太平寰宇記/序

自序编辑

聞四海同風,九州共貫,若非聖人握機蹈杼,織成天下,何以逮此?自唐之季,率土纏兵,裂水界山,窺王盜帝。至于五代,環五十年,雖奄有中原,而未家六合。不有所廢,其何以興?祖龍為炎漢之梯,獨夫啟成周之路。皇天駿命,開我宋朝,太祖以握斗步天,掃荊蠻而幹吳蜀;陛下以呵雷叱電,蕩閩越而縳并汾。自是五帝之封區,三皇之文軌,重歸正朔,不亦盛乎!有以見皇王之道全,開闢之功大。其如圖籍之府未修,郡縣之書罔備,何以頌萬國之一君,表千年之一聖?眷言闕典,過在史官。雖則賈耽有《十道述》,元和有《郡國志》,不獨編修太簡,抑且朝代不同。加以從梁至周,郡邑割據,更名易地,暮四朝三。臣今沿波討源,窮本知末,不量淺學,撰成《太平寰宇記》二百卷,并目錄二卷,起自河南,周於海外。至若賈耽之漏落,吉甫之闕遺,此盡收焉。萬里山河,四方險阻,攻守利害,沿襲根源,伸紙未窮,森然在目。不下堂而知五土,不出戶而觀萬邦,圖籍機權,莫先於此。臣職居館殿,志在坤輿,輒撰此書,冀聞天聽,誠慙淺畧,仰冒宸嚴。謹上。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