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五十九 女仙四

明星玉女 昌容 園客妻 太玄女 西河少女 梁玉清 江妃 毛女 秦宮人 鉤翼夫人 南陽公主 程偉妻 梁母 董永妻 酒母 女几
下一卷 

目录

明星玉女编辑

  明星玉女者,居華山。服玉漿,白日昇天。山頂石龜,其廣數畝,高三仞。其側有梯磴,遠皆見。玉女祠前有五石臼,號曰玉女洗頭盆。其中水色,碧綠澄澈,雨不加溢,旱不減耗。祠內有玉石馬一匹焉。出《集仙錄》

昌容编辑

  昌容者,商王女也,修道於常山,食蓬蔂根二百餘年,顏如二十許。能致紫草,鬻與染工,得錢以與貧病者,往來城市,世世見之。遠近之人,奉事者千餘家,竟不知其所修之道。常行日中,不見其影。或云:「昌容能煉形者也。」忽沖天而去。出女仙傳

園客妻编辑

  園客妻,神女也。園客者,濟陰人也,美姿貌而良,邑人多欲以女妻之,客終不娶。常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服食其實。忽有五色蛾集香草上。客收而存之以布。生華蠶焉。至蠶出時,有一女自來助客養蠶,亦以香草飼之。蠶壯,得繭百三十枚。繭大如甕,每一繭,繰六七日乃盡。繰訖,此女與園客俱去,濟陰今有華蠶祠焉。出《女仙傳》

太玄女编辑

  太玄女,姓顓,名和,少喪父。或相其母子,皆曰不壽。惻然以為憂。常曰:「人之處世,一失不可復生。況聞壽限之促,非修道不可以延生也。」遂行訪明師,洗心求道,得王子之術。行之累年,遂能入水不濡。盛雪寒時,單衣冰上,而顏色不變,身體溫暖,可至積日。又能徙官府宮殿城市屋宅於他處,視之無異,指之即失其所在,門戶櫝櫃有關鑰者,指之即開,指山山摧,指樹樹拆,更指之,即復如故。將弟子行山間,日暮,以杖叩石,即開門戶。入其中,屋宇床褥幃帳,廩供酒食如常。雖行萬里,所在常爾。能令小物忽大如屋,大物忽小如毫芒。或吐火張天,噓之即滅。又能坐炎火之中,衣履不燃。須臾之間,或化老翁,或為小兒,或為車馬,無所不為。行三十六術甚效,起死回生,救人無數。不知其何所服食,亦無得其術者。顏色益少,鬢髮如鴉。忽白日昇天而去。出《女仙傳》

西河少女编辑

  西河少女者,神仙伯山甫外甥也。山甫雍州人,入華山學道,精思服食,時還鄉里省親族。二百餘年,容狀益少。入人家,即知其家先世已來善惡功過,有如目擊。又知將來吉凶,言無不效。見其外甥女年少多病,與之藥。女服藥時,年已七十,稍稍還少,色如嬰兒。漢遣使行經西河,於城東見一女子,笞一老翁。頭白如雪,跪而受杖。使者怪而問之,女子答曰:「此是妾兒也。昔妾舅伯山甫,得神仙之道,隱居華山中。憫妾多病,以神藥授妾,漸復少壯。今此兒,妾令服藥不肯,致此衰老,行不及妾,妾恚之,故因杖耳。」使者問女及兒年各幾許,女子答云:「妾年一百三十歲,兒年七十一矣。」此女亦入華山而去。出《女仙傳》

梁玉清编辑

  《東方朔內傳》云,秦並六國,太白星竊織女侍兒梁玉清、衛承莊,逃入衛城少仙洞,四十六日不出。天帝怒,命五嶽搜捕焉。太白歸位,衛承莊逃焉。梁玉清有子名休,玉清謫於北斗下。常春,其子乃配於河伯,驂乘行雨。子休每至少仙洞,恥其母淫奔之所,輒回馭,故此地常少雨焉。出《獨異志》

江妃编辑

  鄭交甫常游漢江,見二女,皆麗服華裝,佩兩明珠,大如雞卵。交甫見而悅之,不知其神人也。謂其僕曰:「我欲下請其佩。」僕曰:「此間之人,皆習於辭,不得恐罹悔焉。」交甫不聽,遂下與之言曰:「二女勞矣。」二女答曰:「客子有勞,妾何勞之有?」交甫曰:「桔是橙也,我盛之以笥,令附漢水,將流而下,我遵其旁搴之,知吾為不遜也,願請子佩。」二女曰:「桔是橙也,盛之以莒,令附漢水,將流而下,我遵其旁,卷其芝而茹之。」手解佩以與交甫,交甫受而懷之。即趨而去,行數十步,視懷空無珠,二女忽不見。《詩》云:「漢有游女,不可求思。」言其以禮自防,人莫敢犯,況神仙之變化乎?出《列仙傳》

毛女编辑

  毛女女原作氏。據明抄本改,字玉姜,在華陰山中。山客獵師,世世見之。形體生毛,自言秦始皇宮人也。秦亡,流亡入山,道士教食松葉,遂不饑寒,身輕如此。至西漢時,已百七十餘年矣。出《列仙傳》

秦宮人编辑

  漢成帝時,獵者於終南山中見一人,無衣服,身生黑毛。獵人欲取之,而其人逾坑越谷,有如飛騰,不可追及。於是乃密伺其所在,合圍而得之。問之;言:「我本秦之宮人,聞關東賊至,秦王出降,宮室燒燔,驚走入山。饑無所餐,當餓死,有一老翁,教我食松葉鬆實。當時苦澀,後稍便之,遂不饑渴,冬不寒,夏不熱。」計此女定是秦王子嬰宮人,至成帝時,一百許歲,獵人將歸,以谷食之。初時聞谷臭,嘔吐,累日乃安。如是一年許,身毛稍脫落,轉老而死。向使不為人所得,便成仙人也。出《抱樸子》

鉤翼夫人编辑

  鉤翼夫人,齊人也,姓趙,少好清淨。病臥六年,右手卷,飲食少。漢武帝時,望氣者雲東北有貴人氣,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偉,武帝發其手而得玉鉤,手得展。幸之,生昭帝。武帝尋害之,殯屍不冷而香。一月後,昭帝即位,更葬之,棺空,但有絲履,故名其宮曰鉤翼,後避諱改為弋。出《列仙傳》

南陽公主编辑

  漢南陽公主,出降王咸。屬王莽秉政,公主夙慕空虛,崇尚至道。每追文景之為理世,又知武帝之世,累降神仙,謂咸曰:「國危世亂,非女子可以扶持。但當自保恬和,退身修道,稍遠囂競,必可延生。若碌碌隨時進退,恐不可免於支離之苦,奔迫之患也。」咸曰黽俯世祿,未從其言。公主遂於華山結廬,棲止歲餘。精思苦切,真靈感應,遂舍廬室而去。人或見之,徐徐絕壑,秉雲氣冉冉而去。咸入山追之,越巨壑,升層巔,涕泗追望,漠然無跡。忽於嶺上見遺朱履一雙,前而取之,已化為石。因謂為公主峰,潘安仁為記,行於世。出《集仙錄》

程偉妻编辑

  漢期門郎程偉妻,得道者也。能通神變化,偉不甚異之。偉當從駕出行,而服飾不備,甚以為憂。妻曰:「止闕衣耳,何愁之甚耶?」即致兩匹縑,忽然自至。偉亦好黃白之術,煉時即不成,妻乃出囊中藥少許,以器盛水銀,投藥而煎之,須臾成銀矣。偉欲從之受方。終不能得。雲,偉骨相不應得。逼之不已,妻遂蹶然而死。屍解而去。出《集仙錄》

梁母编辑

  梁母者,盱眙人也,寡居無子,舍逆旅於平原亭。客來投憩,咸若還家。客還錢多少,未嘗有言。客住經月,亦無所厭。自家衣食之外,所得施之貧寒。常有少年住經日,舉動異常,臨去曰:「我東海小童也。」母亦不知小童何人也。宋元徽四年丙辰,馬耳山道士徐道盛暫至蒙陰,於蜂城西遇一青牛車,車自行。行雲笈七簽一一五作住見一童呼為徐道士前,道盛行進,去車三步許止。又見二童子,年並十二三許,齊著黃衣,絳裹頭上髻,容服端整,世所無也。車中人遣一童子傳語曰:「我平原客舍梁母也,今被太上召還,應過蓬萊尋子喬,經太山考召,意欲相見,果得子來。靈轡飄飄,崗嶮巇崗嶮巇原作玄綱陰。據雲笈七簽改,津驛有限,日程三千日程三千原作三日程三字。據雲笈七簽改。侍對在近,我心憂勞,便當乘煙三清,此三子見送到玄都國。汝為我謝東方諸清信士女,太平在近,十有餘一,好相開度,過此憂危。」舉手謝云:「太平相見。」馳車騰逝,極目乃沒。道盛還逆旅訪之,正梁母度世日相見也。出《集仙錄》

董永妻编辑

  董永父亡,無以葬,乃自賣為奴。主知其賢,與錢千萬遣之。永行三年喪畢,欲還詣主,供其奴職。道逢一婦人曰:「願為子妻。」遂與之俱。主謂永曰:「以錢丐君矣。」永曰:「蒙君之恩,父喪收藏,永雖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報厚德。」主曰:「婦人何能?」永曰:「能織。」主曰:「必爾者,但令君婦為我織縑百匹。」於是永妻為主人家織,十日而百匹具焉。出《搜神記》

酒母编辑

  酒母,闕下酒婦。遇師呼於老者,不知何許人也。年五十餘,雲已數百歲。酒婦異之,每加禮敬。忽來謂婦曰:「急裝束,與汝共應中陵王去。」是夜果有異人來,持二茅狗,一與於老,一與酒婦,俱令騎之,乃龍也。相隨上華陰山上,常大呼云:「於老酒母在此。」出《女仙傳》

女幾编辑

  女幾者,陳市上酒婦也,作酒常美。仙人過其家飲酒,即以素書五卷質酒錢。幾開視之,乃仙方養性長生之術也。幾私寫其要訣,依而修之。三年,顏色更少,如二十許人。數歲,質酒仙人復來,笑謂之曰:「盜道無師,有翅不飛。」女幾隨仙人去,居山歷年,人常見之。其後不知所適,今所居即女幾山也。出《女仙傳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