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一十六 報應十五 崇經像

謝晦 尼智通 王襲之 周宗 沈僧復 僧道志 唐文伯 崔平業 王鎮惡 郭祖深 衛元宗 姜勝生 傅奕 并州人 薛孤訓 嵩州縣令 丁零 唐武宗 王義逸 贅肉 西明寺 明相寺 僧義孚 開照寺盜 僧紹明 潼江軍
下一卷 

目录

謝晦编辑

  宋尚書謝晦為荊州刺史,謂塔寺不宜在人間,當移之郭外,乃自率部下至新寺門,遣隊士八十,持刀斧,毀壞浮圖,尊像縱橫,瓦木傾墜。俄而雲霧暗天,風塵勃起,晦冥即怖走,隊人驚散,莫知所以。晦等夜夢,咸見沙門,飛騰空中,光明顯赫。又見二人,形悉丈餘,容姿甚偉,厲聲嗔曰:「所行反道,尋當自知。其後,隊人滿明抄本「滿」作「史」雙字身著癩疾,經時而死。餘人並犯法就終,謝晦連年患瘠病,後因謀叛,合家被誅,皆非命而卒。出《辨正論》

尼智通编辑

  宋尼智通,京師簡靜尼也,年貌殊少,信道不篤。元嘉九年,師死罷道,嫁為魏郡梁甫妾,生一男,年七歲,家甚貧窮,無以為衣。智通為尼時,有數卷素無量壽法華等經,悉練搗之,以衣其兒。居一年而得病,恍惚驚悸,肌體壞爛,狀若火瘡,有細白蟲,日去升餘,慘痛煩毒,晝夜號叫。常聞空中語云:「壞經為衣,得此報也。」旬餘而死。出《冥祥記》

王襲之编辑

  宋吳興太守瑯琊王襲之,有學問,愛老莊而不信佛,唯事宰殺。初為晉西省郎中,性好賓客,於內省前養一雙鵝,甚愛玩之。夜忽夢鵝口「口」原本作「曰」,據明抄本改。銜一卷經,可十紙許,取看皆說罪福之事,明旦果見,乃是佛經。因是不敢宰殺,篤信過人。出《辨正論》

周宗编辑

  周宗者,廣陵郡人也。宋元嘉七年,隨到彥之北伐。王師失利,與同邑六人逃竄。間行於彭城北,遇一空寺,無有僧徒,中有形像,以水晶為相,因共竊取之,乃出村貸食。其一人羸病,等輩皆輕之,獨不得分與。既而各還家,三四年中,宗等五人,相繼病癩而死。不得分者獨獲免。出《冥祥記》

沈僧復编辑

  宋吳興沈僧復,大明末,本土饑荒,逐食至山陽。晝入村野乞食,夜還寄寓寺舍左右。時山陽諸小形銅像甚眾,僧復與其鄉里數人,積漸竊取,遂囊篋數四悉滿,復因將還家,共鑄為錢。事既發覺,執送出都,入舡便云:「見人以火燒之。」晝夜叫呼,自稱楚毒不可忍,未及刑坐而死,舉體皆拆裂,狀如火燒。吳郡朱亨,親識僧復。具見其事。出《冥祥記》

僧道志编辑

  宋沙門僧道志者,北多寶僧也。嘗為眾僧令知殿塔,自竊幡蓋等寶飾。所取甚眾,後遂偷像眉間珠相,既而開穿垣壁,若外盜者,故僧眾不能覺也。積旬餘而得病,便見異人,以戈矛刺之,時來時去,輒驚叫,應聲流血。初猶日中一兩如此,其後病甚,刺者稍數,瘡痍變遍體,呻呼不能聲。同寺僧眾,頗疑其有罪,欲為懺謝。始問,猶諱而不言。將盡二三日,乃具自陳列,泣涕請救曰:「吾愚悖不通,謂無幽途,失意作罪,招此殃酷,生受楚拷,死嬰刀鑊,已糜之身,唯垂哀恕,今無復餘物,唯衣被氈履,或足充一會。」並頻請願,具為懺悔者。偷像相珠有二枚,一枚已屬嫗人,不可復得;一以質錢,在陳昭家,令贖取。道志既死,諸僧合集,贖得相珠,並設齋懺。初工人復相珠時,輾轉回趣,終不安合,眾僧復為禮拜燒香,乃得著焉。年餘,而同學等於昏夜間,聞空中有語,詳聽即道志聲也。自說云:「自死已來,備嬰痛毒,方累年劫,未有出期。賴蒙眾僧哀憐救護,贖像相珠,故苦酷之中,時有間息,感恩無已,故暫來稱謝。」言此而已,聞其語時,腥腐臭氣,苦痛難過。言終久之,乃稍歇。出《冥祥記》

唐文伯编辑

  宋唐文伯,東海贛榆人也。弟好蒲博,家資都盡。村中有寺,經過人或以錢上佛,弟屢竊取。後病癩,卜者云:「祟由盜佛錢。」父怒曰:「佛是何神,乃令我兒致此!吾當試更虜奪,若復能病,可也。」前縣令何欣之婦,上織成寶蓋帶四枚,乃盜取為腰帶。不百日,復得惡病。發瘡之始,起腰帶處。出《冥祥記》

崔平業编辑

  梁人崔平業者,善弓馬,為武士監軍。一生以偷佛熔銅為業,賣銅以供酒肉,心無慚懼。年五十,妻子兄弟並死,業一身忽病目障,饑寒並至,餓死。出《辨正論》

王鎮惡编辑

  梁人進《辨正論》注八「進」作「道」士王鎮惡,有學問而無善心,出言多所非毀,亦為時人所嫌。輕慢佛法,見僧必侮誚。後以教學為業,時有鹿溪寺僧法滿寄銅鍾一口於其學內,未取之間,鎮惡盜以鑄錢。後與僧法滿對誓,經年重病,而舌彎縮,口不得言。既知負誓,乃舍資鑄鍾贖罪。至死,口不得言。出《王氏戒》

郭祖深编辑

  梁人郭祖深,上樑武一十八條事,請廢郭內小寺及無業僧尼,梁武不納。後夢見神唾之,遂病癩,雖悔不差。出《辨正論》

衛元宗编辑

  衛元宗毀法之後,身著熱風,委頓而死。出《辨正論》

姜勝生编辑

  冀州故觀城人姜勝生,唐武德末年,忽遇惡疾,遂入蒙山醫療,積年不損。後始還家,身體瘡爛,手足指落。夜眠,忽夢見一白石像,可長三尺許,謂之曰:「但為我續手,令爾即差。」至旦,忽憶於武德初年,在黍地裡打雀,於故村佛室中,取維摩經裂破,用係杖頭嚇雀。有人見者云:「盜裂經大罪。」勝生反更惡罵,遂入堂中,打白石像右手落,夢中所見,宛然舊像。遂往佛前,頭面作禮,盡心悔過。顧匠續其像手,造經四十卷,營一精舍。一年之內,病得痊,鄉人號為聖像。出《冥報記》,明抄本作出《冥報拾遺記》

傅奕编辑

  唐太史令傅奕,本太原人,隋末,徙至扶風。少好博學,善天文曆數,聰辯,能劇談。自武德貞觀中,嘗為太史令,性不信佛法,每輕僧尼,至以後像為磚瓦之用。貞觀十四年秋,暴病卒。初奕與同伴傅仁均、薛頤,並為太史令,頤先負仁均錢五千,未償而仁均死,後頤夢見仁均,言語如平常。頤因問曰:「先所負錢,當付誰人?」仁均曰:「可以付泥犁人。」問是誰,答曰:「太史令傅奕是也。」既而寤。是日夜,少府監馮長命又夢己在一處,多見先亡人,長命問經文說罪福之報,未知審定有否,答曰:「皆悉有之。」又問如傅奕者,生平不信,死受何報,答曰:「罪福定有,然傅奕已配越州為泥犁矣。」出《地獄苦記》

并州人编辑

  并州有人解畫,曾陷北虜,突厥可汗遣畫佛像。此人時偷彩色,恐被搜獲,紙裹塞鼻中,鼻中血出數升。此人後為僧,唐貞觀中,於山東住寺,漸漸患鼻。二三年,後鼻中生肉,甚大如桃,膿血狼藉,酸痛不已。後請僧靈顗懺悔,病亦不癒,十年始亡。靈顗嘗住慈恩寺,說其事。出《廣古今五行記》

薛孤訓编辑

  唐貞觀二十年,徵龜茲。有薛孤訓者,為行軍倉曹。軍及屠龜茲後,乃於精舍剝佛面金,旬日之間,眉毛盡落。還至伊州,乃於佛前悔過,以所得金皆為造功德。未幾,眉毛復生。出《冥祥記》

巂州縣令编辑

  唐貞觀中,有人任巂州一縣令,往高昌,於寺得一真珠像。至京師,諸大寺欲與千貫錢買之,不肯,遂毀破,賣得一千三百貫。後月餘患腫,寤寐之間,見一僧云:「何因毀壞尊像?」遂遣人拔其舌,長尺餘,苦痛呻吟,數日而死。德安縣令薛逵備知此事。出《冥祥記》,明抄本作出《廣古今五行記》

丁零编辑

  相州鄴城中,有丈六銅立像一軀。賊丁零者,志性凶悖,無有信心,乃彎弓射像,箭中像面,血下交流,雖加瑩飾,血痕猶在。又選五百力士,令挽仆地,消鑄為銅,擬充器用。乃口發大聲,響烈雷震,力士亡魂喪膽,人皆仆地,迷悶宛轉,怖不能起。由是賊侶慚惶,歸信者眾。丁零後時著疾,被誅乃死。出《宣驗記》

唐武宗编辑

  長安城北有古塚,高十數丈,傳云周穆王陵也。唐會昌六年,正月十五日,有人夜行至陵下,聞人語於林間,意其盜也,因匿於草莽中伺焉。俄有人自空而來,朱衣執版,宣曰:「塚尉何在?」二吏出曰:「在位。」因曰:「錄西海君使者,何時當至?」吏曰:「計程十八日方來。」朱衣曰:「何稽?」對曰:「李某武宗名坐毀聖教,減一紀算,當與西海君同日錄其魂。」忽有賈客鈴聲自東來,朱衣與二吏俱不復見。後數月,帝果晏駕。帝英毅有斷,勤於庶政,至如迎貴主以破羌族,復內地而殲狡穴,武功震耀,肅憲之次也。然金人之教,不可厚誣,則秦時焚書坑儒,後華山中有告祖龍之死者,事不謬矣。出《傳神錄》,明抄本作出《傳記補錄》

王義逸编辑

  唐會昌中,有王義逸者,護鳳翔軍,值武宗斥毀佛剎。義逸以家財易諸瓦木,取其精者,遂大營市邸,並治其第,為岐下之甲焉。居三年,一日有小吏入告,有不便事,且泣曰:「某適方就室假寐,有紫衣人招入一朱戶,則類將軍之第也。見絲竹綺羅,賓客列坐滿堂,獨無將軍。紫衣人指階下一徑曰:『此路可見公主人。』因北趨,見荊棘滿地,其路才可容人,步至低屋,排戶而入,見將軍臥於床上,係其手足,有人持火至,方爇其發,因出涕而言曰:『吾不幸,生好賈販僧寺材礎,以貪其利,今係於此,後三日當死。君歸為我告其家,速毀邸第,以歸佛寺,不可輒留。既而燄熾,不能盡言,」義逸怒而叱之。明日,果腦發癰,三日而卒。出《傳記附錄》,明抄本作出《傳記補錄》

贅肉编辑

  釋氏因果,時有報應。近歲有一男子,既貧且賤,於上吻忽生一片贅肉,如展兩手許大,下覆其口,形狀丑異,殆不可言。其人每饑渴,則揭贅肉以就飲啜,頗甚苦楚。或問其所因。則曰:「少年無賴,曾在軍伍,常於佛寺安下,同火共刲一羊,分得少肉,旁有一佛像,上吻間可置之,不數日嬰疾,遂生此贅肉焉。」出《玉堂閒話》

西明寺编辑

  長安城西明寺鍾,寇亂之後,緇徒流離,闃其寺者數年。有貧民利其銅,袖錘鏨往竊鑿之,日獲一二斤,鬻於闤闠。如是經年,人皆知之,官吏不禁。後其家忽失所在,市銅者亦訝其不來。後官欲徙其鍾於別寺,見寺鍾平墮在閣上,及僕之,見盜鍾者抱錘鏨,儼然坐於其間,既已乾枯矣。出《玉堂閒話》

明相寺编辑

  鳳州城南有明相寺,佛數尊,皆飾以金焉。亂罹之後,有貧民刮金,鬻而自給,迨至時寧,金彩已盡。於是遍身生癬,癢不可忍,常須以物自刮,皮盡至肉,肉盡至骨而死焉。毀佛之咎,昭報如此。出《冥祥記》

僧義孚编辑

  僧義孚,青社人,解琴。寓於江陵龍興寺,行止詭譎。府主優容之,俾齎錢帛,詣西川寫藏經。或有人偷竊社戶所造藏經出貨,義孚以廉價贖之,其羨財遂為所有。一旦發覺,賣經者斃於枯木下。此僧雖免罪,未久得疾,兩唇反引,有以驢口,其熱痛不可忍也,人皆畏見,苦楚備極而死。同寺有數輩,販鬻經像,懼而舍財,修功德,以孚為鑒戒。出《冥報記》,明抄本作出《北夢瑣言》。

開照寺盜编辑

  偽蜀金堂縣三學山開照寺,夜群寇入寺,劫掠緇徒罄盡。寺元有釋迦藕絲袈裟,為千載之異物也,賊曹分取,與其妻拆而易之。夫妻當時,手指節節墮落,須鬢俱墜,尋事敗。戮於市。出《儆戒錄》

僧紹明编辑

  偽蜀大慈寺賜紫慈昭大師紹明,主持文殊閣,常教化錢物,稱供養菩薩聖像。積有星歲,所獲太半入己。後染病,恒見火燒頂至足,週而復始,不勝其苦。悔過懺謝,唱施衣,竟不獲免。出《儆戒錄》

潼江軍编辑

  偽蜀潼江,起軍攻取閬州,兵火燒劫,閭里蕩盡。佛寺有大鍾在地,有一卒運大石擊鍾,令碎而鬻之。鍾破裂流迸,正中卒脛,雙折而死。出《儆戒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