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三十七 徵應三(人臣休徵)

呂望 仲尼 文翁 董仲舒 何比乾 五鹿充宗 王溥 應樞 袁安 陳仲舉 張承 張氏 司馬休之 杜慈 武士彟 張文成 上官昭容 崔行功 李正己 李揆 賈隱林 張子良 鄭絪
下一卷 

目录

呂望编辑

  呂望釣於渭濱,獲鯉魚。剖腹得書曰:呂望封於齊。(出《說苑》)

仲尼编辑

  周靈王二十一年,孔子生魯襄之代。夜有二神女,擎香露,沐浴徵在。天帝下奏鈞天樂,空中有言曰:「天感生聖子,故降以和樂。」有五老,列徵在之庭中。(五者者,蓋五星精也。)夫子未生之前,麟吐玉書於闕裡人家,文云:「水精子,繼衰周為素王。」徵在以繍紱係麟之角,相者云:「夫子殷湯之後,水德而為素王。」至定公二十四年,鉏商畋於大澤,得麟,示夫子,係紱尚存。夫子見之,抱而解紱,涕下沾襟。(出《王子年拾遺記》)

文翁编辑

  漢文翁當起田,斲柴為陂。夜有百十野豬,鼻載土著柴中,比曉塘成。稻常收。嘗欲斷一大樹,欲斷處,去地一丈八尺,翁先咒曰:「吾得二千石,斧當著此處。」因擲之,正砍所欲,後果為蜀郡守。(出《小說》)

董仲舒编辑

  漢董仲舒常夢蛟龍入懷中,乃作《春秋繁露》。(出《小說》)

何比乾编辑

  漢何比乾夢有貴客,車騎滿門,覺以語妻子。未已,門首有老姥,年可八十餘,求避雨,雨甚盛而衣不沾濡。比乾延入,禮待之。乃曰:「君先出自后稷,佐堯至晉有陰功,今天賜君策。」如簡,長九寸,凡九百九十枚,以授之曰:「子孫能佩者富貴。」言訖出門,不復見。(出《幽明錄》)

五鹿充宗编辑

  漢五鹿充宗受學於弘成子。成子少時,嘗有人過己,授以文石,大如燕卵。成子吞之,遂大明悟,為天下通儒。成子後病,吐出此石,以授充宗,又為名學也。(出《西京雜記》)

王溥编辑

  後漢永初三年,國用不足,令民吏入錢者得為官。瑯琊王溥,其先吉,為昌邑中尉。溥奕世衰凌,及安帝時,家貧無貲,不得仕。乃挾竹簡,搖筆洛陽市傭書。為人美形貌,又多文詞,僦其書者,丈夫賜其衣冠,婦人遺其金玉。一日之中,衣寶盈車而歸。積粟十廩,九族宗親。莫不仰其衣食。洛陽稱為善而富也。溥先時家貧,穿井得鐵印,銘曰:「傭力得富至億瘐,一土三田軍門主。」溥以億錢輸官,得中壘校尉。三田一土壘字,校尉掌北軍壘門,故曰軍門主也。(出《拾遺錄》)

應樞编辑

  後漢汝南應樞生四子,見神光照社。樞見光,以問卜人。卜人曰:「此天符也,子孫其興乎。」乃探得黃金。自是諸子官學,並有才名。至瑒,七世通顯。(出《孝子傳》)

袁安编辑

  漢袁安父亡,母使安以雞酒詣卜工,問葬地。道逢三書生,問安何之,具以告。書生曰:「吾知好葬地。」安以雞酒禮之,畢,告安地處,云:「當此世為貴公。」便與別,數步顧視,皆不見。安疑是神人,因葬其地。遂登司徒,子孫昌盛,四世五公焉(出《幽明錄》)

陳仲舉编辑

  陳仲舉微時,嘗行宿主人黃申家。申家夜產,仲舉不知。夜三更,有扣門者,久許,聞應云:「門裡有貴人,不可前,宜從後門往。」俄聞往者還,門內者問之:「見何兒?名何?當幾歲?」還者云:「是男兒,名阿奴,當十五歲。」又問曰:「後當若為死?」答曰:「為人作屋,落地死。」仲舉聞此,默志之。後十五年,為豫章太守,遣吏往問,昔兒阿奴所在,家云:「助東家作屋,墮棟而死矣。」仲舉後果大貴。(出《幽明錄》)

張承编辑

  氏懷張承時,乘輕舠於江浦,忽見白蛇長三丈,騰入舟中。咒曰:「若為吉祥,勿毒噬我。」縈而將還,置於房中,一宿不復見,母嗟惜之。鄰中相謂曰:「昨者張家有白鵠,聳翮入雲,以告承母。母使筮之。筮者曰:「吉祥。鵠是延年之物,從室入雲,自卑升高之象。昔吳闔閭葬其妹,殉以美人寶劍珍物,窮江南之富。未及千年,雕雲覆其溪谷,美女游於塚上,白鵠翔乎林中,白虎嘯於山側,皆昔時之精靈。今出於世,當使子孫位極人臣,擅名江表。若生子,可以名為白鵠。」後承生昭,位輔吳將軍,年九十,蛇鵠之祥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張氏编辑

  晉長安有張氏者,晝獨處室,有鳩自外入。止於床。張氏惡之,披懷而咒曰:「鳩,爾來為我禍耶,飛上承塵,為我福耶,飛入我懷。」鳩飛入懷,乃化為一銅鉤。從爾資產巨萬。(出《法苑編珠》,明抄本作出《法苑珠林》)

司馬休之编辑

  晉司馬休之,安帝族子,遇難出奔。所乘騅,常於床前養之,忽連鳴不食,注目視鞍。休之即試鞴之,則不動。休之還坐,馬又驚。因騎馬,即驟出,行十里餘,慕容超收使已至,奔馳,僅得歸晉。(出《廣古今五行記》)

杜慈编辑

  秦符生、壽光年,每宴集,後入者皆斬之。尚書郎杜慈奔馳疲倦,假寢省中,夢一人乘黑驢曰:「寧留而同死,將去而獨生。」慈聞驚覺,取馬遁走,乃免。餘皆斬。(出《廣古今五行記》)

武士彟编辑

  唐武士彟,太原文水縣人。微時,與邑人許文寶,以鬻材為事。常聚材木數萬莖,一旦化為叢林森茂,因致大富。士彟與文寶讀書林下,自稱為厚材,文寶自稱枯木,私言必當大貴。及高祖起義兵,以鎧胄從入關,故鄉人云:「士彟以鬻材之故,果逢構夏之秋。」及士彟貴達,文寶依之,位終刺史。(出《太原事跡》)

張文成编辑

  唐率更令張文成,梟晨鳴於庭樹。其妻以為不祥,連唾之。文成云:「急灑掃,吾當改官。」言未畢,賀客已在門矣。(出《國史異纂》)又一說,文成景雲二年,為鴻臚寺丞,帽帶及綠袍,並被鼠齧。有蜘蛛大如栗,當寢門懸絲上。經數日,大赦,加階,授五品。男不宰,鼠亦齧腰帶欲斷,尋選授博野尉。(出《朝野僉載》)

上官昭容编辑

  唐上官昭容者,侍郎儀之孫也。儀子有罪,婦鄭氏填宮,遺腹生昭容。其母將誕之夕,夢人與秤曰:「持此秤量天下文士。」鄭氏冀其男也,及生昭容,母視之曰:「秤量天下,豈是妝耶?」口中嘔嘔,如應曰「是」。(出《嘉話錄》)

崔行功编辑

  唐秘書少監崔行功,未得五品前,忽有鴝鵒,銜一物入其室,置案上去,乃魚袋鉤鐵。不數日,加大夫也。(出《國史異纂》)

李正己编辑

  唐李正己本名懷玉,侯希逸之內弟也。侯鎮淄青,署懷玉為兵馬使。尋構飛語,侯怒囚之,將置於法。懷玉抱冤無訴,於獄中疊石像佛,默祈冥助。時近臘月,心慕同儕,歎咤而睡。覺有人在頭上語曰:「李懷玉,汝富貴時至。」即驚覺,顧不見人,天尚黑,意甚怪之。復睡,又聽人謂曰:「汝看牆上有青鳥子噪,即是富貴時至。」即驚覺,復不見人。有頃天曙,忽有青鳥數十,大如雀,時集牆上。俄聞三軍叫呼,逐出希逸,壞鎖。取懷玉,權知留後。(出《酉陽雜俎》)

李揆编辑

  唐代宗將(「將」原作「帝」,據明抄本改。)臨軒送上計郡守,百僚外辦,御輦俯及殿之橫門。帝忽駐輦,召北省官謂曰:「我常記先朝每餞計吏,皆有德音,以申誡勵,今獨無有,可乎?」宰相匆遽不暇奏對,帝曰:「且罷朝撰詞,以俟異日。」中書舍人李揆越班伏奏曰:「陛下送計吏,敕下已久,遠近咸知,今忽臨朝改移,或恐四方乍聞,妄生疑惑。今止須制詞,臣請立操翰,伏乞陛下稍駐鑾輅。」帝俞之,遂命紙筆,即令御前起草。隨遣書工寫錄,頃刻而畢。及宣詔,每遇要處,帝必目揆於班。中外日俟揆之新命,時方盛暑,揆夜寢於堂之前軒,而空其中堂,為晝日避暑之所。於一夜,忽有巨狐鳴噪於庭,仍人立跳躍,目光迸射,久之,逾垣而去。揆甚惡之,是夜未艾,忽聞中堂動盪喧豗,若有異物,即令執燭開門以視。人輩驚駭返走,皆曰:「有物甚異。」揆即就窺,乃有暇蟆,大如三斗釜,兩目朱殷,蹲踞嚼沫。揆不令損害,階前素有漬瓜果大銅盆,可受一斛,遂令家人覆其盆而合之。因扃其門,亦無他變。將曉,揆入朝,其日拜相。及歸,親族列賀,因話諸怪,即遣啟戶,揭盆視之,已失其物矣。(出《異苑》)

賈隱林编辑

  唐德宗欲西幸,有知星者奏云:「逢林即住。」帝曰:「豈敢令朕止於林木間?」姜公輔曰:「不然,但地亦應。」乃奉天尉賈隱林謁帝於行在,帝觀隱林氣色雄杰,兼是忠烈之家,而名葉星者所奏之語。隱林即天寶末賈修之猶子,帝因召於臥內,以探籌略之深淺。隱林於御榻前,以手板畫地,陳攻守之策,帝甚異之。隱林奏曰:「臣昨夢日墮於地,臣以頭戴日上天。」帝曰:「朕此來也,乃已前定。」遂拜隱林為侍御史,糾劾行在,尋遷左常侍。(出《神異錄》)

張子良编辑

  唐永貞二年,春三月,彩虹入潤州大將張子良宅。初入漿(「漿」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甕,水盡,入井飲之。是月九日,節度使李錡,詔召不赴闕,欲亂。令子良領兵收宣歙,子良翻然反兵圍城,李錡就擒,子良拜金吾將軍,尋拜方鎮。(出《祥異集驗》)

鄭絪编辑

  唐丞相鄭絪宅,在昭國坊南門,忽有物來投瓦礫,五六夜不絕。及移於安仁西門宅避之,瓦礫又隨而至。久之,復遷昭國。鄭公歸心釋門,宴處常在禪室,及歸昭國,入方丈,絪子滿室懸絲,去地一二尺,不知其數。其夕瓦礫亦絕,翌日拜相。(出《祥異集驗》)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