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三十九 徵應五(邦國咎徵)

池陽小人 背明鳥 王琬 張聘 張林 東瀛公 長廣人 黃丘村 韓僧真 洛陽金像 梁武帝 惠炤師 周靖帝 蘇氏 突厥首領 陳後主 渭南人 貓鬼 長星 大烏 蝦蟆 幽州人 默啜 張易之 孫儉 太白晝見
下一卷 

池陽小人编辑

  王莽建國三年,池陽有小人,長一尺餘,或乘馬,或步行,操持萬物,小人皆自相稱。三日乃止。莽甚惡之。自後兵盜日盛,而竟被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背明鳥编辑

  黃龍元年,吳始都武昌。時越雟之南獻背明鳥,形如鶴狀,止不向明,巢常對北,多肉少毛,其聲百變,聞鐘磬笙竽之聲則奮翅搖頭。時人以為吉瑞。是歲遷都建業,殊方多貢珍奇。吳人語訛,呼為背亡鳥。國中以為大妖,不及百年,當有喪亂背叛流亡之事,散逸奔逃,墟無煙火。果如斯言。後此鳥不知所在。(出《王子年拾遺記》)

王琬编辑

  晉武帝太康七年,郊壇下有一白狗,高三尺,光色鮮明,恒臥壇側。覺見人前則去。騎督王琬,以駿馬追之。狗徐行,馬不可及,射又逃,琬去復還。郊丘非狗所守,後遂大亂。又武帝時,幽州有狗,鼻行地三百餘步。帝不思和嶠之言而立惠帝,以致衰亂。(出《郭頌世語》,明抄本「頌」作「頒」)

張聘编辑

  晉惠帝太安中,江夏張聘所乘牛言曰:「天下亂,乘我。」聘懼而還。犬又言曰:「歸何早?」尋牛人立而行。聘□□□□曰:「天下將亂,非止一家。」其年張昌作亂,先(「先」明抄本作「將」。)略江夏,眾推為(「江夏眾推為」五字原空闕,據黃本補。)帥。於是五州殘亂,聘方族滅。(出《廣古今五行記》)

張林编辑

  晉懷帝永嘉中,嘉興張林有狗名阿永。時天下饑荒,狗行欲倒。林言:「阿永汝言得肉(明抄本「言」作「前」,「肉」作「食」)。」故健,今餓不復行耶。狗忽語云:「我道天下人饑死!」狗語不已,聞者怖走。時天下荒亂,帝沒於胡。(出《廣古今五行記》)

東瀛公编辑

  晉東瀛公騰,字元邁,以永嘉元年鎮鄴。時大雪,當其門前方十數步,獨液不積。騰怪而掘之,得玉馬,高尺許,齒皆缺。騰以為馬者國姓,稱吉祥馬。或謂馬無齒則不食。未幾,晉大亂。(出《異苑》)

長廣人编辑

  宋文帝元嘉末,長廣人病瘥,便能食而不得臥,一飯輒覺身長。如此數日,頭遂出屋。段究為刺史,度之為三丈,復還漸縮如舊,經日而亡。俄而文帝為元凶所害。(出《廣古今五行記》)

黃丘村编辑

  宋江陵黃丘村,有羊生羔,兩頭一頸,在上者鳴,在下者不鳴。俄而劉義、司馬休之相繼作亂,人多兵死。(出《渚宮舊事》)

韓僧真编辑

  後魏肅宗熙平二年,并州祁縣人韓僧真女,從母右肋而出。胡太后令付掖庭養之。太后臨朝,為元乂、劉騰幽於永巷,後竟被爾朱榮沈於河。魏室因茲大亂。(出《廣古今五行記》)

洛陽金像编辑

  後魏普泰元年,洛陽金像生毛眉鬢髮,悉皆具足。尚書左丞魏季景謂人曰:「張天錫有此事,其國遂滅,此亦不祥之徵。」至明年,而廣陵被廢死焉。(出《洛陽伽藍記》)

梁武帝编辑

  梁武帝大同元年,幸玄武湖。湖中魚皆驤者,見於水上,若顧望焉,帝入宮方沒。此下人將舉兵睥睨乘輿之象。尋有侯景之亂。(出《廣古今五行記》)

惠炤師编辑

  齊末惠炤師者,不知從何許而來。騎一竹枝為馬,振策馳驛,盤躄回轉。或時厲聲云:「某處追兵甚急,何不差遣?」遂放杖馳走,不遑寧息。或晨往南殿,暮至北城。如其所言,果有烽檄之急。每遙見黑雲飛烏群豕,但是黑之物,必低身恭敬。忽自稱雲,伏嘍囉語。國人見者,莫不怪笑。京內咸識。不知名字者,呼為伏喻調馬。(「伏喻調馬」四字原闕,據明抄本補。)齊未動之前,惠炤走杖馬,來到殿西騎省,密告諸貴唐邕等,急救東方,吳兒大欲入,曉夕孜孜,守闕不去。數日,吳明徹自廣陵北侵淮楚。國家遣兵將救,始集兵馬。惠炤已去城四十里,於白壁南待軍,指麾號令。大將至,謂齊安王高敬德曰:「努力,好慎漿水!」後吳人縱水淹漬,齊軍多有傷沒。在京百官朝集,惠炤亦騎杖執策,立於武成之後。敕付天平寺,常令三人守之。勿(「勿」原作「忽」,據明抄本改。)聽浪語。炤狂言如舊,不可止約。後於天平寺宿,與一大德僧共密語:「天地開闢,上古無為。』下至君臣父子、道德仁義、老經佛法,優劣多少?」凡所顧涉幽隱之事,無所不論。迨至天曉將去,謂曰:「慎莫漏我此語!若泄,打殺汝。」去後,此僧語一二老宿名德者雲,伏喻乃是大聖人,非尋常,不可輕忽。聞其所說,諸佛得道者,咸經親事,序述猶如指掌。見語勿道,恐諸不知,懷驕慢心,將來獲罪,所以相告。午後,惠炤密將拳石手巾裹來,語此僧云:「戒你莫說乃不能忍。」以巾打之,一下死。寺家執以奉聞,恕而不問。齊將破之時,北宮東北角割十步為弘善寺,惠炤曾到寺宿。其夜騫牆住太后宮院,盜入宮人房裡,被捉。炤曰:「不久人人皆入,何為獨自約我?」又以狀奏,詔復舍之。時宮校貴人內外戚妃媵出家者,朔望參謁,車馬衣服,侍從綺麗。惠炤尋逐車後,眼語挑弄,云:「罷道之日,與我作婦。」官者驅逐。且語且前。貴人等以炤狂悖,為後主所容,但笑而不責。每逢見僧眾,則惡罵嗔打,手執磚瓦,不避頭面。云:「無用之時除剪!」僧徒值者亦必避之。於後失經五六日,忽復自來,則廁上而眠。或把杖坐睡。云:「官府甚多,軍馬遍滿,晝夜供承,不可周悉。圖籍不得不造。及周兵入晉陽,炤到太后寺浮圖前,合掌落淚云:「**傾!」即伏地不起。武帝平東夏,不收圖籍,府庫典誥,州縣戶口,洛京故實,並為軍人毀棄。至今大比民貫,(「至今大比民貫」六字原缺。據明抄本補。)創始營造。炤所說造籍,悉符驗焉。而炤競不知所在。(出《廣古今五行記》)

周靖帝编辑

  周靖帝大象元年夏,滎陽汴水北,有龍鬥。初見白光直屬天,自東方而來,有白龍長十許丈,西北向,舐掌而鳴。西北有黑龍,亦乘雲而至。風雷相擊,乍合乍離,暴雨大注,自午至申。白龍昇天,黑龍墜地。復有大鯉魚三,從小魚無數,乘空而鬥。雷雨又甚,大風發屋,至瞑乃止。魚不復見。明日,有兩黑蛇,大者長丈五,小者半之,並傷腰頸,死於竇前。黑蛇者,周天元帝及靖帝之象,大魚三而鬥者,尉遲回、王謙、司馬消難,(「消難」二字原闕。據明抄本補。)三方起兵亂之異。(出《廣古今五行記》)

蘇氏编辑

  周靖帝大象中,陽武蘇氏,家臨河。聞園中有犬聲,往視之,見三獸,狀如水牛,一黃一赤一黑者。鬥久之,黑者死,黃赤者俱入於河。黑者周所尚色也,死者滅亡之象。後數歲,周遂滅。隋有天下,旗牲尚赤,戎服尚黃。(出《廣古今五行記》)

突厥首領编辑

  隋開皇初,突厥阿波未叛之前,有首領數十騎,逐一兔至山。山上有鹿,臨崖告人云:你等無事觸他南方聖人之國,不久當滅。俄而國內大亂。(出《廣古今五行記》)

陳後主编辑

  陳後主時,秣陵有泉,深不可測,產魚鱉甚眾。恒有聲如牛,邑人懼之,不敢犯。無何,忽見牛頭於岸下,里民牽而出之。於是爭捕,其魚乃盡。江東舊以牛頭山為天關,今牛頭已獲,蓋示國將滅而關毀也。後年,隋平陳。(出《廣古今五行記》)

渭南人编辑

  隋時,渭南有人寄宿他家。夜中聞二豕對語,其一曰:「歲將盡,阿耶明殺我供歲,何處避之?」其一答曰:「可向水北婦家,」因相隨而去。天將曉,主人覓豕不得。宿客言狀,至人如其言得豕。其後蜀王秀得罪,將殺,樂平公主救之得全。後數歲而帝崩,天下大亂,秀竟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貓鬼编辑

  隋大業之季,貓鬼事起。家養老貓為厭魅,頗有神靈,遞相誣告。京都及郡縣被誅戮者,數千餘家。蜀王秀皆坐之。隋室既亡,其事亦寢。(出《朝野僉載》)

長星编辑

  唐儀鳳年中,有長星半天,出東方,三十餘日乃滅。自是吐蕃叛、匈奴反、徐敬業亂、白鐵餘作逆、博豫騷動、忠萬強梁、契丹翻營府、突厥破趙定,麻仁節、張玄遇、王孝杰等,皆沒百萬眾。三十餘年,兵革不息。(出《朝野僉載》)

大烏编辑

  唐調露之後,有烏大如鳩,色如烏雀,飛若風聲,千萬為隊。時人謂之鵽雀,亦名突厥雀。若來,突厥必至。後則無差。(出《朝野僉載》)

蝦蟆编辑

  唐高宗嘗患頭風,召名醫於四方,終不能療。宮人有自陳世業醫術,請修藥餌者,帝許之。初穿地置藥炉,忽有一蝦蟆躍出,色如黃金,背有朱書武字。宮人不敢匿,奏之。帝頗驚異,遽命放於苑池。宮人別穿地,得蝦蟆如初。帝深以為不祥,命殺之。其夕,宮人暴卒。後武後竟革命。(出《瀟湘錄》)

幽州人编辑

  天授中,則天好改新字,又多忌諱。有幽州人尋如意,上封云:「國字中或,或亂天象。請□中安武以鎮之。」則天大喜,下制即依。月餘,有上封者云:「武退在□中,與囚字無異。不祥之甚。」則天愕然,遽追制,改令中為八方字。後孝和即位,果幽則天於上陽宮。(出《朝野僉載》)

默啜编辑

  唐長安二年九月一日,太陽蝕盡,默啜賊到并州。至十五日,夜月蝕盡,賊並退盡。俗諺云:棗子塞鼻孔。懸樓閣卻種。又云:蟬鳴蛁蟟喚,黍種糕糜斷。又諺云:春雨甲子,赤地千里;夏雨甲子,乘船入市;秋雨甲子,禾頭生耳,鵲巢下近地,其年大水。(出《朝野僉載》)

張易之编辑

  唐長安四年十月,陰雨雪,一百餘日不見星。正月誅逆賊張易之、昌宗等,則天廢。(出《朝野僉載》)

孫儉编辑

  唐幽州都督孫儉之入賊也,薛訥與之書曰:「季月不可入賊,大凶也。」儉曰:「六月宣王北伐,訥何所知?有敢言兵出不復者斬。」出軍之日,有白虹垂頭於軍門。其夜,大星落於營內。兵將無敢言者。軍行後,幽州界內鴉烏鴟鳶等並失,皆隨軍去。經二旬而軍沒,烏鳶食其肉焉。(出《朝野僉載》)

太白晝見编辑

  唐延和初七日,(按《通鑑》卷二百十:「延和秋七月彗星出西方」,「日」疑是「月」。)太白晝見經天。其月,太上皇遜帝位。此易主之應也。至八月九月,太白又晝見,改元先天。至二月七日。(按《唐書.玄宗紀》:「先天二年七月甲子誅太平公主蕭至忠岑義等」,「二月七日」疑是「二年七月」。)太上皇廢,誅中書令蕭至忠、侍中岑羲,流崔湜,尋誅之。(出《朝野僉載》)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