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四十一 徵應七(人臣咎徵)

孔子 蕭士義 王導 謝安 庾亮 王仲文 諸葛侃 劉波 鄭微 周超 謝南康 傅亮 王徽之 劉興道 郭仲產 沈慶之
下一卷 

孔子编辑

  孔子謂子夏曰:「得麟之月,天當有血書魯端門。」孔聖沒,周室亡。子夏往觀,逢一郎云:「門有血,飛為赤鳥,化而為書云。」(出《說題辭》)

蕭士義编辑

  後漢黃門郎蕭士義,和帝永元二年被戮。數日前,家中常所養狗,來向其婦前而語曰:「汝極無相祿,汝家尋當破敗,當奈此何?」其婦默然,亦不駭。狗少時自去。及士義還內,婦仍學說狗語。未畢,收捕便至。(出《續異記》)

王導编辑

  晉丞相王導夢人欲以百萬錢買長豫。導甚惡之,潛為祈禱者備矣。後作屋,忽掘得一窖錢,料之百億。大不歡,一皆藏閉。俄而長豫亡。長豫名悅,導之次子也。(出《世說新書》)

謝安编辑

  東晉謝安於後府接賓。婦劉氏,見狗銜安頭來。久之,乃失所在。是月安薨。(出《異苑》)

庾亮编辑

  晉庾亮初鎮武昌,出石頭,百姓看者,於岸上歌曰:「庾公上武昌,翩翩如飛鳥;庾公還揚州,白馬牽流旐。」又曰:「庾公初上時,翩翩如飛鴉;庾公還揚州,白馬牽旐車。」後連徵不入,尋薨,還都葬之。(出《世說新書》)

王仲文编辑

  王仲文為河南主簿,居緱氏縣。夜歸,道經大澤中,顧車後有一白狗,甚可愛,便欲呼取。忽變為人,形長五六尺,狀似方相,或前或卻,如欲上車。仲文大怖,走至舍,捉火來視,便失所在。月餘日,仲文將奴共在路,忽復見,與奴並頓伏,俱死。(出《幽明錄》)

諸葛侃编辑

  葛侃,晉孝武大和中於內寢婦高平張氏窗外聞有如雞雛聲,甚畏。驚而視之,見有龜蛇之象,似今畫玄武之形。侃位登九棘,而竟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劉波编辑

  劉波字道則,晉孝武太元年,移居京口。晝寢,聞屏風外悒咤聲。開屏風,見一狗蹲地而語,語畢自去。波,隗孫也,後為前將軍,敗見殺。(出《異苑》)

鄭微编辑

  晉時信安鄭微,少見一老公,以囊與微,云:「此是命,慎勿令零落。若有破碎,便為凶兆。」言訖,失所在。後密開看,是一梃炭。意甚秘之,雖家人不知也。後遭盧龍寇亂,恒保錄之。至宋永初三年,微年八十三,疾篤,語弟云:「吾齒盡矣,可試啟此囊。」見炭悉碎折,於是遂卒。(出《廣古今五行記》)

周超编辑

  宋初,義興周超為謝晦司馬。在江陵,妻許氏在家,遙見屋裡有光,人頭在地,血流甚多。大驚怪,即便失去。後超被法。(出劉義慶《幽明錄》)

謝南康编辑

  宋永初三年,謝南康家婢行,逢一黑狗,語婢曰:「汝看我背後人!」婢舉頭,見一人長三尺,有兩頭。婢驚怖返走,人狗亦隨婢後。至家庭中,舉家避走。婢問狗:「汝來何為?」狗云:「欲乞食耳!」於是婢與設食,並食食訖,兩頭人出。婢因謂狗曰:「人已去。」狗曰:「正巳復來。」良久沒,不知所在。後家人死喪。(出《續搜神記》)

傅亮编辑

  宋永初中,北地傅亮為護軍。兄子珍,住府西,夜忽見北窗外樹有物,面廣三尺,眼橫豎,狀若方相。珍遑遽,以被自蒙。久乃自滅。後亮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徽之编辑

  王徽之,宋文帝元嘉四年為交州刺史。在道,有客,命索酒炙。炙至,取自割之,終不入。投地怒,顧視向炙,已變為徽之頭,又睹其首在空中。至州便殞。(出《異苑》)

劉興道编辑

  零陵太守廣陵劉興道,罷郡住齋中,安床在西壁下。忽見東壁邊有一眼,斯須之間,便有四。漸漸見多,遂至滿室。久乃消散,不知所在。又見床前有頭髮,從土中稍稍繁多,見一頭而出,乃是方相頭,奄忽自滅。劉憂怖,沈疾不起。(出《續異記》)

郭仲產编辑

  宋郭仲產為南郡王從事。宅有枇杷樹。元嘉末,起齋屋,以竹為栭。竹遂漸生枝葉,條長數尺,扶疏蓊翠,鬱然如林。仲產以為吉祥。俄而同義室之謀,被誅焉。(出《渚宮故事》)

沈慶之编辑

  宋太尉沈慶之求致仕,上不許。慶之曰:「張良名賢,漢高猶許其退。臣有何用,為聖朝所須?」乃啟顙流涕。帝有詔,授開府,便詣廷尉待罪。慶之目不識字,手不知書,而聰悟過人。嘗對上為詩,令僕射顏師伯執筆,慶之口占曰:『微生值多幸。』得逢時運昌,衰朽筋骨盡,徒步還南岡。辭榮此聖代,何愧張子房。」並歎其辭意之美。慶之嘗歲旦夢人餉絹兩疋,曰:「此絹足度!」覺而歎曰:「兩疋八十尺,足度無盈餘,老子今年不免矣。」其年,果為原(按《宋書》:「廢帝紀元景和,」「原」疑「景」之誤。)和所誅。(出《談藪》)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