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十六 卜筮一

管輅 淳于智 柳林祖 隗照 郭璞 蔡鐵 吳中察聲者 王子貞 張璟藏 湊州筮者 蔡微遠 車三 李老 開元中二道士 蔣直
下一卷 

管輅编辑

  管輅洞曉術數。初有婦人亡牛,從卜。曰:「可視東丘塚中,牛當懸向上。」既而果得。婦人反疑輅,告官按驗。乃知是術數所推。又洛中一人失妻。輅令與擔豕人鬥於東陽門。豚逸入一舍,突壞其牆。其婦出焉。輅鄉里范玄龍苦頻失火。輅云:「有角巾諸生駕黑牛,從東(「從東」原作「故車」,據明抄本改)來,必留之宿。」後果有此生來,玄龍因留之。生急求去,不聽,遂宿。主人罷入。生懼圖己,乃持刀門外,倚薪假寐。忽有一物,以口吹火。生驚斲之死。而視之則狐也。自是不復有災。又有人捕鹿,獲之,為人所竊。詣輅為卦云:「東巷第三家,候無人時,發其屋頭第七椽,以瓦著椽下。明日食時,自送還汝也。」其夜盜者父患頭痛,亦來自占。輅令歸之。病乃愈。又治內吏失物。輅使候人靜,於寺門,令指天畫地,舉手四向。暮果獲於故處。(出《異苑》)

  又平原太守劉邠取山雞毛置器中,使輅筮之。輅曰:「高岳巖巖,有鳥朱身。羽翼玄黃,鳴不失晨。此山雞毛也。」(出《異苑》)

淳于智编辑

  鮑瑗家多喪及病,淳于智為筮之。卦成云:「宜入市門數十步,有一人持荊馬鞭,便就買取,懸東北桑樹上,無病。三年當得財。」如其言。後穿井得錢,及銅器二十萬。(出《獨異志》)

柳林祖编辑

  有日者柳林祖善卜筮。其妻曾病鼠瘺,積年不差。漸困(「困」原作「因」,據明抄本改)垂命。林祖遂占之,得「頤」之「復」。按卦曰:「應得姓石者治之,當獲灸鼠而愈也。」既而鄉里有一賤家,果姓石。自言能除此病。遂灸病者頭上三處。覺佳。俄有一鼠,色黃秀,逕前。噞噞然伏而不動。呼犬噬殺之。視鼠頭上,有三灸處。病者自差。(出《洞林》)

隗照编辑

  晉隗照善易。臨終謂妻子曰:「後雖大荒,勿賣宅。後五年,詔使龔負吾金,以吾所書板告之。」後如其言。妻齎板詣之。使者惘然,沈吟不語。取蓍筮之。卦成曰:「妙哉隗生,吾不負金。賢夫自藏金,以待太平。知吾善易,書板寄意。金有五百斤,盛以青瓷,埋在堂屋。去壁一丈,入地九尺。」妻掘之,果得金也。(出《國史補遣》,明抄本作出《係蒙》。)

郭璞编辑

  楊州別駕顧球娣生十年便病,至年五十餘。令郭璞筮之。得「大過」「之升」。其辭曰:「大過卦者義不嘉,塚墓枯楊無英華。振動遊魂見龍車,身被重累嬰天邪。法由斬樹(「樹」原作「祀」,據明抄本改)殺靈蛇,非己之咎先入瑕。」案卦論之可奈何,球乃訪跡其家事。先世曾伐大樹,得大蛇殺之。女便病。病後有群鳥數千迴翔屋上,人皆怪之,不知何故。有縣農行過舍邊,仰視,見龍牽車,五色晃爛。甚大非常。有頃遂天。(出《搜神記》)

蔡鐵编辑

  宋南郡王義宣在鎮,府史蔡鐵者善卜。王嘗在內齋見一白鼠緣屋樑上,命左右射得之。內函中,命鐵卜函中何物。卦成笑曰:「得之矣。」王曰:「狀之。」「白色之鼠背明戶,彎孤射之,絕其左股。鼠孕五子,三雄二雌。若不見信,剖腹而立知。」王便剖之。皆如鐵言。賜萬錢。(出《渚宮舊事》)

吳中察聲者编辑

  後魏末,有吳士至北間。目盲而妙察聲。丞相嗣渤海王澄使試之。聞劉桃枝之聲曰:「當代貴王侯將相死於其手。然譬如鷹犬,為人所使耳。」聞趙道德之聲曰:「亦貴人也。」聞太原公洋之聲曰:「當為人主。」聞澄之聲,不動。崔暹私掐之,乃繆言:「亦國王也。」王曰:「我家群奴,猶當極貴,況吾身手。」後齊諸王大臣賜死,多為桃枝之所拉殺焉。而澄竟有蘭京之禍。洋受禪,是為文宣王。(出《三國典略》)

王子貞编辑

  唐貞觀中,定州鼓城縣人魏全家富,母忽然失明。問卜者王子貞。子貞為卜之曰:「明年有從東來青衣者,三月一日來療,必愈。」至時,候見一人著青紬襦,遂邀為重設飲食。其人曰:「僕不解醫,但解作犁耳,為主人作之。」其持斧繞舍求犁轅,見桑曲枝臨井上,遂斲下。其母兩眼煥然見物。此曲枝葉蓋井之所致也。(出《朝野僉載》)

張璟藏编辑

  周郎中裴珪妾趙氏,有美色。曾就張璟藏卜年命。藏曰:「夫人目長而慢視。准相書,豬視者淫。婦人目有四白,五夫守宅。夫人終以奸廢,宜慎之。」趙笑而去。後果與人奸,沒入掖庭。(出《朝野僉載》)

湊州筮者编辑

  杜景佺,信都人也,本名元方,垂拱中更為景佺。剛直嚴正,進士擢第。後為鸞台侍郎平章事。時內史李昭德以剛直下獄。景佺庭稱其公清正直。則天怒,以為面欺。左授湊(明抄本湊作溱,下同)州刺史。初任湊州,會善筮者於路,言其當重入相,得三品而不著紫袍。至是夏終,服紫衫而終。(出《御史臺記》)

蔡微遠编辑

  瀛州人安縣令張懷禮,滄州弓高令晉行忠,就蔡微遠卜。轉式訖,謂禮曰:「公大親近,位至方伯。」謂忠曰:「公得京官,今年祿盡。宜致仕可也。」二人皆應舉。(明抄本舉作選)懷禮授左補缺,後至和復二州刺史。行忠受城門郎,至秋而卒。(出《朝野僉載》)

車三编辑

  車三者,華陰人,善卜相。進士李蒙宏詞及第,入京注官。至華陰,縣官令車三見。誑雲李益。車云:「初不見公食祿。」諸公云:「應緣不道實姓名,所以不中。此是李蒙,宏詞及第,欲注官去。看得何官?」車云:「公意欲作何官?」蒙云:「愛華陰縣。」車云:「得此官在,但見公無此祿。奈(「奈」原作「如」,據明抄本改)何。」眾皆不信。及至京,果注華陰縣尉授官。相賀於曲江舟上宴會。諸公令蒙作序,日晚序成,史翽先起,於蒙手取序看。裴士南等十餘人,又爭起看序。其船偏,遂覆沒。李蒙、士南等,並被沒溺而死。(出《定命錄》)

李老编辑

  開元中,有一人姓劉不得名。假蔭求官,數年未捷。忽一年銓試畢,聞西市有李老善卜,造而問之。老曰:「今年官未合成,生曰:「有人竊報我,期以必成。何不然也?」老人曰:「今年必不成,來歲不求自得矣。」生既不信。果為保所累,被駁。生乃信老人之神也。至明年試畢,自度書判微劣,意其未遂。又問李老。李老曰:「勿憂也,君官必成,祿在大梁。得之,復來見我。」果為開封縣尉。又重見老人。老人曰:「君為官,不必清儉,恣意求取。臨滿,請為使入城。更為君推之。」生至州,果為刺史委任。生思李老之言。大取財賄。及滿,貯積千萬。遂謁州將,請充綱使。州將遣部其州租稅至京。又見李老。李老曰:「公即合遷官。」生曰。某今向秩滿後選之,今是何時。豈得更有官也?」老曰:「但三日內得官,官亦合在彼郡得之,更相見也。」生疑之,遂去。明日,納州賦於左藏庫,適有鳳凰見其處。敕云:「先見者與改官。」生即先見,遂遷授濬儀縣丞。生益見敬李老。又問為官之方。云:「一如前政。」生滿歲,又獲千萬。還鄉居數年,又調集,復詣李老。李老曰:「今當得一邑,不可妄動也,固宜慎之。」生果授壽春宰。至官未暮,坐贜免。又來問李老。老曰:「今當為君言之,不必慚諱。君先代曾為大商,有二千萬資,卒於汴州。其財散在人處。故君於此復得之,不為妄取也。故得無尤。此邑之人,不負君財。豈可過求也?」生大伏焉。(出《原化記》)

開元中二道士编辑

  開元二年,梁州道士梁虛舟以九宮推算張鷟云:「五鬼加年,天罡臨命,一生之大厄。」以周易筮之。遇「觀」之「渙」,主驚恐。後風行水上,事即散。又安國觀道士李若虛不告姓名,暗使推之。云:「此人今年身在天牢,負大辟之罪,乃可以免。不然,病當死,無有救法。」果被御史李全交致其罪,敕令處死。(「死」原作「盡」,據明抄本改)而刑部尚書李日知、左丞張庭珪、崔玄升、侍郎程行謀咸請之,乃免死。配流嶺南。二道士之言,信有徵矣。(出《朝野僉載》)

蔣直编辑

  天寶十二載,永嘉人蔣直云:「郡城內有白幕。太守李江忽丁憂。」李欲歸江北。蔣又云:「公至縉雲郡卻回。當有一緋一綠、一碧人來相推按,然終無事。」後果採訪使張願著緋,大理司直杜喬著綠,判官張璘著碧,來推。遇赦而止。(出《定命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