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七十七 夢二

夢 閭英 宋瓊 宋穎妻 盧元明 元淵 許超 北齊李廣 蕭鏗 徐孝嗣 梁江淹 代宗 徐善 夢休徵上 隋文帝 唐高祖 戴胄 婁師德 顧琮 天后 薛季昶 玄宗 魏仍 陳安平 李瞿曇 趙良器 奚陟 張鷟 裴元質 潘玠 樊係 呂諲
下一卷 

目录

编辑

閭英编辑

  後魏閭英為肥城令,夢日墮所居黃山水中,林人以車牛挽致不出,英抱戴而歸。後至散騎常侍。(出《夢雋》)

宋瓊编辑

  後魏宋瓊母病,冬月思瓜。瓊夢見人與瓜,覺。得之手中。時稱孝感。(出《夢雋》)

宋穎妻编辑

  後魏宋穎妻鄧氏,亡十五年。忽夢亡妻向穎拜曰:「今被處分為高崇妻,故來辭。」流涕而去。數日崇卒。(出《夢雋》)

盧元明编辑

  後魏盧元明,字幼章,為中書侍郎。孝武永熙末,乃居洛東緱山。時元明夢友(友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人王由攜酒就之言別。賦詩為贈。及覺,憶其詩十字云:「自茲一去後,朝市不復遊。」元明歎曰:「由性不狎俗,旅寄人間,乃有今夢。詩復如此,必有他故也。」經三日,果聞由為亂兵所害。尋其亡日,乃是發夢之夜焉。(出《夢記》)

元淵编辑

  後魏廣陽王元淵,夢著袞衣倚槐樹,問占者楊元稹。元稹言:「當得三公。」退謂人曰:「死後得三公耳,槐字木旁鬼。」果為朱榮所殺,贈司徒。(出《酉陽雜俎》)

許超编辑

  許超夢盜羊入獄,問楊元稹,元稹曰:「當得城陽令。」後封城陽侯。(出《酉陽雜俎》)

北齊李廣编辑

  北齊侍御史李廣,博覽群書。修史。夜夢一人曰:「我心神也。君役我太苦,辭去。」俄而廣疾卒。(出《獨異志》)

蕭鏗编辑

  齊宜都王鏗年七歲,出閣,陶弘景為侍讀。八九年中,甚相接遇。後鏗遇害。時弘景隱山中,夢鏗來,慘然言別曰:「某今命過,無罪,後三年。當生某家。」弘景訪之以幽中事,多秘不出。及覺,即使人至都參訪,果與夢符。弘景因此著《夢記》。(出《夢記》)

徐孝嗣编辑

  徐孝嗣,字始昌。曾在率府,晝臥北壁下。夢兩童子,遽云:「移公床。」孝嗣驚起,壁有聲,行數步而壁倒,壓床。(出《談藪》)

梁江淹编辑

  宣城太守濟陽江淹少時,嘗夢人授以五色筆,故文采俊發。後夢一丈夫,自稱郭景純,謂淹曰:「前借卿筆,可以見還。」探懷得五色筆,與之。自爾淹文章躓矣。故時人有「才盡」之論。(出《南史》)

代宗编辑

  李輔國恣橫無君,代宗漸惡之。因寢,夢登樓,見高力士領數百鐵騎,以戟刺輔國,流血灑地,前後歌呼,自北而去。遣謁者問其故,力士曰:「明皇之命也。」帝覺。不輒言。及輔國為盜所殺,帝異之,方以其夢話於左右。(出《杜陽雜編》)

徐善编辑

  江南偽中書舍人徐善,幼孤,家於豫章。楊吳之克豫章,善之妹為一軍校所虜。既定,軍校得善,請以禮聘之。善自以為舊族,不當與戎士為婚,固不許,乃強納幣焉,悉擲棄之。臨以白刃,亦不懼,然竟虜之而去。善即詣楊都,求見吳楊渥而訴之。時渥初嗣藩服,府廷甚嚴,僣擬王者。布衣遊士,旬歲不得一見。而善始至白沙,渥夜夢人來言曰:「江西有秀才徐善,將來見公。今在白沙逆旅矣,其人良士也。且有情事,公可厚遇。」且即遣騎迎之。既至,禮遇甚厚,且問所欲言,善具白其妹事。即命贖歸於徐氏。時歙州刺史陶雅聞而異之,因闢為從事。(出《稽神錄》)

夢休徵上编辑

隋文帝编辑

  隋文帝未貴時,常舟行江中。夜泊中,夢無左手。及覺,甚惡之,及登岸。詣一草庵。中有一老僧,道極高。具以夢告之。僧起賀曰:「無左手者,獨拳也,當為天子。」後帝興建此庵為吉祥寺。居武昌下三十里。(出《獨異志》)

唐高祖编辑

  唐太宗為秦王時,年十八,與晉陽令劉文靖首謀之夜。高祖夢墮床下,見遍身為蟲蛆所食,甚惡之。諮詢於安樂寺智滿禪師。師俗姓賈氏,西河人也,戒行高潔。師曰:「此可拜乎!夫床下者,陛下也。群明食者,所謂群生共仰一人活耳。」高祖嘉其言。又云:「貧僧頗習《易》,以卦之象,明夷之兆。按《易》曰,巽在床下,紛若無咎,而早吉晚凶。斯固體大,不可以小,小則敗。大則濟,可作大事。以濟群生,無往不亨,乃必成乎。」高祖動容曰:「雖蒙善誘,未敢當。」禪師眄秦王曰:「郎君與大人並葉兆夢,是謂乾父之盅,考用無咎。天理人事,昭然可知,不可固拒,天之與也。天與不取,必受其咎。無乃不可乎?」高祖拜而謝曰:「弟子何幸,再煩鄭重叮嚀之意,敢不敬從。」(出《廣德神異錄》)

戴胄编辑

  戴胄素與舒州別駕沈裕善。胄以唐貞觀七年死。至八年八月,裕在州,夢其身行於京師義寧坊西南街。每見胄著故弊衣,顏容甚悴,見裕悲喜。問公生平修福,今者何為?答曰:「吾昔誤奏殺人,吾死後,他人殺羊祭我。由此二事,辯答辛苦,不可具言。今亦勢了矣。」因謂裕曰:「吾平生與君善友,竟不能進君官位,深恨於懷。君今自得五品,文書已過天曹,相助欣慶,故以相報。」言畢而寤,向人說之,冀夢有徵。其年冬,裕入京參選。有銅罰,不得官。又向人說所夢無驗。九年春,裕將歸江南,行至徐州,奉詔書,授裕五品,為婺州治中。(出《冥報記》)

婁師德编辑

  婁師德布衣時,常因沉疾,夢一人衣紫,來榻前再拜曰:「君疾且間矣,幸與其偕去。」即引公出。忽覺力甚捷,自謂疾愈。行路數里,見有廨署,左右吏卒,朱門甚高,曰:「地府院。」驚曰:「何地府院而在人間乎?」紫衣者對曰:「冥道固與人接跡,世人又安得而知之?」公入其院,吏卒辟易四退。見一空室,曰「司命署」。問職何如?對曰:「主世人祿命之籍也。」公因竊視之,有書數千幅,在幾上。傍有綠衣者,稱為案掾。公命出己之籍,按取一軸以進,公閱之,書己名,載其祿位年月,周歷清貫,出入台輔,壽凡八十有五。覽之喜,謂案椽曰:「某一布衣耳,無饑凍足矣,又安敢有他望乎?」言未畢,忽有一聲沿空而下,震徹簷宇。案椽驚曰:「天鼓且動,君宜疾歸,不可留矣。」聞其聲,遂驚悟,始為夢游耳。時天已曙,其所居東鄰有佛寺,擊曉鍾。蓋案椽所謂天鼓也。是日疾亦間焉。後入仕曆官,咸如所載者。及為西京(明抄本京作涼)帥,一日,見黃衣使者至閣前曰:「冥途小吏,奉命請公。」公曰:「吾嘗見司命之籍,紀吾之位,當至上台,壽凡八十有五,何為遽見命耶?」黃衣人曰:「公任某官時,嘗誤殺無辜人,位與壽為主吏所降,今則窮矣。」言訖,忽亡所見。自是臥疾,三日乃薨也。(出《宣室志》)

顧琮编辑

  顧琮為補闕,嘗有罪係詔獄,當伏法。琮一夕憂愁,坐而假寐。忽夢見其母下體,琮愈懼,形於顏色。流輩問,琮以夢告之,自謂不祥之甚也。時有善解者賀曰:「子其免乎?」問何以知之?曰:「太夫人下體,是足下生路也。重見生路,何吉如之。吾是以賀也。」明日。門下侍郎薛稷奏刑失入,竟得免。琮後至宰相。(出《廣異記》)

天后编辑

  唐則天后夢一鸚鵡,羽毛甚偉,兩翅俱折。以問宰臣,群公默然。內史狄仁傑曰:「鵡者陛下姓也。兩翅折者,陛下二子,廬陵相王也。陛下起此二子,兩翅全也。」武承嗣、武三思連項皆赤。後契丹圍幽州,檄朝廷曰:「還我廬陵相王來。」則天乃憶狄公之言曰:「卿曾為我占夢。今乃應矣。朕欲立太子,何者為得?」杰曰:「陛下內有賢子,外有賢姪,取捨詳擇,斷在聖衷。」則天曰:「我自有聖子,承嗣、三思是何疥癬。」承嗣等懼,掩耳而去。即降敕追廬陵,立為太子,充元帥。初募兵,無有應者。聞太子行,北邙山頭皆兵滿,無容人處。賊自退散。(出《朝野僉載》)

薛季昶编辑

  唐薛季昶為荊州長史,夢貓兒伏臥於堂限上,頭向外。以問占者張猷,猷曰:「貓兒者爪牙,伏門限者。閫外之事,君必知軍馬之要。」未旬日,除桂州都督嶺南招討使。(出《朝野僉載》)

玄宗编辑

  玄宗嘗夢落殿,有孝子扶上。他日以問高力士,力士云:「孝子素衣,此是韋見素耳。」帝深然之。數日,自吏部侍郎拜相。(出《廣異記》)

编辑

  玄宗夢入井,有一兵士,著緋褌,背負而出。明日。使於兵號中尋訪,總無此人。又於苑中搜訪,見一掌關,著緋褌,便引見。上問:「汝昨夜作何夢?」對曰:「從井中背負日出登天。」上睹其形狀,與夢相似。乃問:「汝欲官乎?」答曰:「臣不解作官,臣家貧。」遂敕賜錢五百千。(出《定命錄》)

魏仍编辑

  魏仍與李龜年同選。相與夢。魏夢見侍郎李彭年,使人喚,仍於銓門中側耳聽之。龜年夢有人報,侍郎注與君一畿丞。明日共解此夢,以為門中側耳是聞字,應是聞喜。果唱聞喜尉,李龜年果唱蘄州蘄縣丞。仍後貶齊安郡黃崗尉,准敕量移。乞夢,夢拾得一毛蠅子。與李龜年占議,云:「毛字千下有七,應去此一千七百里。」如其言。(出《定命錄》)

陳安平编辑

  給事中陳安平子,年滿赴選。與鄉人李仙藥臥,夜夢十一月養蠶。仙藥占曰:「十一月養蠶,冬絲也。君必送東司。」數日,果送吏部。(出《朝野僉載》)

李瞿曇编辑

  饒陽李瞿曇,勛官番滿選。夜夢一母豬極大。李仙藥占曰:「母豬,狘主也。君必得屯主。」數日,果如其言。(出《朝野僉載》)

趙良器编辑

  趙良器嘗夢有十餘棺,並頭而列。良器從東歷踐其棺,至第十一棺破,陷其腳。後果歷任十一政,至中書舍人卒。高適任廣陵長史,嘗謂人曰:「近夢於大廳上,見疊累棺木,從地至屋脊。又見旁有一棺,極為寬大,身入其中,四面不滿。不知此夢如何?」其後累歷諸任,改為詹事,亦寬漫之官矣。(出《定命錄》)

奚陟编辑

  奚侍郎陟,少年未從官,夢與朝客二十餘人,就一廳中吃茶。時方甚熱,陟東行首坐,茶起西,自南而去。二碗行,不可得至,奚公渴甚,不堪其忍。俄有一吏走入,肥大,抱簿書近千餘紙,以案致筆硯,請押。陟方熱又渴,兼惡其肥,忿之,乘高推其案曰:「且將去。」濃墨滿硯,正中文書之上,並吏人之面手足衣服,無不沾污。及驚覺。夜索紙筆細錄,藏於巾笥。後十五年,為吏部侍郎。時人方漸以茶為上味,日事修潔。陟性素奢,先為茶品一副,餘公卿家未之有也。風炉越甌,碗託角匕,甚佳妙。時已熱,餐罷,因請同舍外郎就廳茶會。陟為主人,東面首侍。坐者二十餘人。兩甌緩行,盛又至少,揖客自西而始,雜以笑語,其茶益遲。陟先有痟疾,加之熱乏,茶不可得,燥悶頗極。逡巡,有一吏肥黑,抱大文簿,兼筆硯,滿面瀝汗,遣押。陟惡忿不能堪,乃於階上推曰:「且將去。」並案皆倒,正中令史面,及簿書盡污。坐客大笑。陟方悟昔年之夢。語於同省。明日,取所記事驗之,更無毫分之差焉。(出《逸史》)

張鷟编辑

  張鷟曾夢一大鳥,紫色,五彩成文,飛下,至庭前不去。以告祖父,云:「此吉祥也。昔蔡衡云:鳳之類有五,其色赤文章鳳也,青者鸞也,黃者鵷雛也,白者鴻鵠也,紫者鸑鷟也。此鳥為鳳凰之佐,汝當為帝輔也。」遂以為名字焉。鷟初舉進士,至懷州,夢慶雲復其身。其年對策,考功員外騫味道,以為天下第一。又初為岐王屬,夜夢著緋乘驢。睡中自怪,我衣綠裳,乘馬,何為衣緋卻乘驢。其年應舉及第,授鴻臚丞,未經考而授五品。此其應也。(出《朝野僉載》)

裴元質编辑

  河東裴元質初舉進士。明朝唱策,夜夢一狗從竇出,挽弓射之,其箭遂撆。以為不祥,問曹良史,曰:「吾往唱策之夜,亦為此夢。夢神為吾解之曰:狗者第字頭也,弓第字身也,箭者第豎也,有撆為第也。」尋而唱第。果如夢焉。(出《朝野僉載》)

潘玠编辑

  潘玠自稱,出身得官,必先有夢。與趙自勤同選,俱送名上堂,而官久不出。後玠雲,已作夢,官欲出矣。夢玠與自勤同謝官,玠在前行,自勤在後。及謝處,玠在東,公在西,相視而笑。其後三日,果官出。玠為御史,自勤為拾遺。同日謝。初引,玠在前先行,自勤在後。入朝,則玠於東立,自勤於西立,兩人遂相視而笑。如其夢焉。(出《定命錄》)

樊係编辑

  員外郎樊係,未應舉前一年,嘗夢及弟。榜出,王正卿為榜頭。一榜二十六人。明年方舉,登科之後,果是王正卿為首。人數亦同。係又自校書郎調選,吏部侍郎達奚珣,深器之,一注金城縣尉。係不受。達奚公云:「校書得金城縣尉不作,便作何官?」係曰:「不敢嫌畿尉,但此官不是係官。」經月餘,本缽更無缺與換,抑令入甲,係又不伏。其時崔異於東銓注涇陽尉,緣是優缺,不授。異,尚書崔翹之子。遂別求換一缺,適遇係此官不定。當日榜引,達奚謂云:「不作金城那,與公改注了。公自云合得何官耶?」親云:「夢官合帶陽字。」達奚歎曰:「是命也。」因令唱示,(「示」原作「雲」,據明抄本改)乃涇陽縣令。(出《定命錄》)

呂諲编辑

  呂諲嘗晝夢地府所追,隨見判官。判官云:「此人勛業甚高,當不為用。」諲便仰白:「母老子幼,家無所主。」控告甚切,判官令將過王。尋聞(「聞」原作「問」,據明抄本改。)左右白王:「此人已得一替。」問替為誰?雲是蒯適。王曰:「蒯適名士,職當其任。」遂放諲。諲時與妻兄顧況同宿。即覺,為況說之。後數十日,而適攝吳縣丞,甚無恙。而況數玩諲。以為歡笑。適月餘罷職,修第於吳之積善裡。忽有走卒衝入,謁云:「丁侍御傳語,令參三郎。」適云:「初不聞有丁侍御,為誰?」卒曰:「是仙芝。」適曰:「仙芝卒於餘杭,何名侍御?」卒曰:「地下侍御耳。」適惡之曰:「地下侍御,何意傳語生人。」卒曰:「兼令相追,不獨傳語。名籍已定,難可改移。」適求其白丁侍御:「己未合死,乞為求代。」卒去復來,云:「侍御不許,催令促裝。」因中疾,數日而死。(出《廣異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