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九十四 神四

王祐 溫嶠 戴文諶 黃石公 袁雙 商康 賈充 王文度 徐長 陳緒 白道猷 高雅之 羅根生 沈縱 戴氏女 孫盛 湛滿 竺縣遂 武曾 晉孝武帝 藺啟之 王猛 封驅之
下一卷 

目录

王祐编辑

  散騎侍郎王祐,疾困,與母辭訣。既而聞有通賓者曰:「某郡某裡某人。」嘗為別駕,祐亦雅聞其姓字。有頃,奄然來至,曰:「與卿士類,有自然之分,又州裡,情便款然。今年國家有大事,出三將軍,分佈徵發。吾等十餘人,為趙公明府參佐。至此倉卒,見卿有高門大屋,故來投。與卿相得,大不可言。」祐知其鬼神,曰:「不幸篤疾,死在旦夕,遭卿以性命相託。」答曰:「人生有死,此必然之事。死者不係生時貴賤。吾今見領兵千人,須卿,得度薄相付。如此地難得,不宜辭之。」祐曰:「老母年高,兄弟無有,一旦死亡,前無供養。」遂歔欷不能自勝。其人愴然曰:「卿位為常伯,而家無餘財。向聞與尊夫人辭訣,言辭哀苦,然則卿國士也,如何可令死。吾當相為。」因起去:「明日更來。」其明日又來。祐曰:「卿許活吾,當卒恩不?」答曰:「大老子業已許卿,當復相欺耶!」見其從者數百人,皆長二尺許,烏衣軍服,赤油為誌。祐家擊鼓禱祀。諸鬼聞鼓聲。皆應節起舞,振袖颯颯有聲。祐將為設酒食,辭曰:「不須。」因復起去,謂祐曰:「病在人體中如火,當以水解之。」因取一杯水,發被灌之。又曰:「為卿留赤筆十餘枝,在薦下,可與人使著,出入辟惡災。」因道曰:「王甲李乙,吾皆與之。」遂執祐手與辭。時祐得安眠,夜中忽覺,忽呼左右,令開被:「神以水灌我,將大沾濡。」開被而信有水,在上被之下,下被之上,不浸,如露之在荷。量之得三升七合。於是疾三分愈二,數日大除。凡其所道當取者,皆死亡,唯王文英半年後乃亡。所道與赤筆人,皆經疾病及兵亂,皆亦無恙。初有妖書云:「上帝以三將軍趙公明、鍾士季,各督數萬鬼下取人。」莫知所在。祐病差,見此書,與所道趙公明合焉。(出《搜神記》)

溫嶠编辑

  古今相傳:夜以火照水底,悉見鬼神。溫嶠平蘇峻之難,及於湓口,乃試照焉。果見官寺赫奕,人徒甚盛;又見群小兒,兩兩為偶,乘軺車,駕以黃羊,睢盱可惡。溫即夢見神怒曰:「當令君知之。」乃得病也。(出《志怪》)

戴文諶编辑

  沛國戴文諶居陽城山,有神降,妻焉。諶疑是妖魅,神已知之,便去。遂見作一五色鳥,白鳩數十枚從,有雲覆之,不遂見。(出《搜神記》)

黃石公编辑

  益州之西,雲南之東,有神祠。克山石為室,下有人奉祠之。自稱黃公。因言此神,張良所受黃石公之靈也。清淨不烹殺。諸祈禱者,持一百錢,一雙筆,一丸墨,石室中前請乞。先聞石室中有聲,須臾,問來人何欲。既言,便具語吉凶,不見其形。至今如此。(出《搜神記》)

袁雙编辑

  丹陽縣有袁雙廟。真弟四子也。真為桓宣武誅,便失所在。靈在太元中,形見於丹陽,求立廟。未既就功,大有虎災。被害之家,輒夢雙至,催功甚急。百姓立祠堂,於是猛暴用息。今道俗常以二月晦,鼓舞祈祠。爾日,常風雨忽至。元嘉五年,設奠訖,村人丘都,於廟後見一物,人面鼍身,葛巾,七孔端正,而有酒氣。未知為雙之神,為是物憑也。(出《異苑》)

商康编辑

  烏程卞山,本名土山。有項籍廟,自號卞王,因改為名。山足有一石櫃,高數尺。陳郡殷康,嘗往開之,風雨晦暝,乃止。(出《異苑》)

賈充编辑

  賈充伐吳時,嘗屯項城,軍中忽失充所在。充帳下都督周勒,時晝寢,夢見百餘人,錄充,引入一逕。勒驚覺,聞失充,乃出尋索之。忽睹所夢之道,遂往求之。果見充行至一府舍,侍衛甚盛,府公南面坐,聲色甚厲,謂充曰:「將亂吾家事,必爾與荀勖。既惑吾子,又亂吾孫。間使任愷黜爾而不去,又使庾純詈汝而不改,今吳寇當平,汝方表斬張華,汝之闇戇,皆此類也。若不悛慎,當旦夕加罪。」充因叩頭流血。公曰:「汝所以延日月而名器如此者,是衛府之勛耳。終當使孫嗣死於鍾簴之間,大子斃於金酒之中,小子困於枯木之下。荀勖亦略同。然其先德小濃,故在汝後。數年之外,國嗣亦替。」言畢命去。充忽然還營,顏色憔悴,性理昏喪,經日乃復。其後孫謐死於鍾下。賈后(后原作後。據明鈔本改。)服鴆酒而死,賈午考竟。用大杖。皆如所言。(出《晉書》)

王文度编辑

  晉王文度鎮廣陵,忽見二騶,持鵠頭板來召之。王大驚,問騶:「我作何官?」騶云:「尊作平北將軍徐兗二州刺史。」王曰:「吾已作此官,何故復召耶?」鬼云:「此人間耳,今所作是天上官也。」王大懼之。尋見迎官玄衣人及鵠衣小吏甚多,王尋病薨。(出《法苑珠林》)

徐長编辑

  吳興徐長夙與鮑靚有神明之交,欲授以秘術。先請徐宜有約,誓以不仕,於是授錄。以常見八大神在側,能知來見往。才識日異,州鄉翕然美談。欲用為州主簿。徐心悅之。八神一朝不見七人,餘一人倨傲不如常。徐問其故,答云:「君違(原來違下有不字。據明抄本刪。)誓,不復相為。使身一人留衛錄耳。」徐乃還錄,遂退。(出《世說》)

陳緒编辑

  新城縣民陳緒家,晉永和中,旦聞扣門,自通云:「陳都尉。」便有車馬聲,不見形。徑進,呼主人共語曰:「我應來此,當權住君家,相為致福。」令緒施設床帳於齋中。或人詣之,齋持酒禮求願,所言皆驗。每進酒食,令人跪拜,授闈裡,不得開視。復有一身,疑是狐狸之類,因跪,急把取。此物卻還床後,大怒曰:「何敢嫌試都尉?」此人心痛欲死,主人為扣頭謝,良久意解。自後眾不敢犯,而緒舉家無恙,每事益利,此外無多損益也。(出《幽明錄》)

白道猷编辑

  章安縣西有赤城山,週三十里,一峰特高,可三百餘丈。晉泰元中,有外國道(道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人白道猷,居於此山。山神屢遣狼怪形異聲往恐怖之,道猷自若。山神乃自詣之云:「法師威德嚴重,今推此山相與,弟子更卜所託?」道猷曰:「君是何神?居此幾時,今若必去,當去何所?」答云:「弟子夏王之子,居此千餘年。寒石山是家舅所住,某且往寄憩,將來欲還會稽山廟。」臨去,遺信贈三奩香。又躬來別,執手恨然,鳴鞞響角,凌空而逝。(出《述異記》)

高雅之编辑

  晉太元中,高衡為魏郡太守,戍石頭。其孫雅之,在廄中,云:「有神來降,自稱白頭公,柱杖光耀照屋。與雅之輕舉宵行,暮至京口,晨已來還。」後雅之父子,為桓玄所滅。(出《幽明錄》)

羅根生编辑

  豫章有廬松村。郡人羅根生,來此村側墾荒,種瓜果。園中有一神壇。瓜始引蔓,忽見壇上有一新板,墨書云:「此是神地,可速出去。」根生祝曰:「審是神教,願更朱書賜報。」明早往看,向板猶存,字悉以朱代墨。根生謝而去也。(出《述異記》)

沈縱编辑

  餘姚人沈縱,家素貧。與父同入山,還未至家,見一人。左右導從四五百許,前車輻馬鞭,夾道鹵簿,如二千石。遙見縱父子,便喚住,就縱手中燃火。縱因問是何貴人?答曰:「是斗山王,在餘杭南。」縱知是神,叩頭云:「願見祐助。」後入山,得一玉枕,從此如意。(出《幽明錄》)

戴氏女编辑

  豫章有戴氏女,久疾不瘥。見一小石,形像偶人。女謂曰:「爾有人形,豈神?能差我宿疾者。吾將重汝。」其夜夢有人告之:「吾將佑汝。」自後疾漸差。遂為立祠山下。戴氏為巫,故名戴侯祠。(出《搜神記》)

孫盛编辑

  衡山白槎廟。古老相傳:昔有神槎,皎然白色,禱之靈無不應。晉孫盛臨郡,不信鬼神,乃伐之。斧下流血。其夜波流神槎向上,但聞鼓角之聲,不知所止。開皇九年廢,今尚有白槎村在。(出《湘中記》)

湛滿编辑

  須江縣江郎山。昔有江家在山下居,兄弟三人,神化於此。故有三石峰之異。有湛滿者,亦居山下。其子仕洛,永嘉之亂,不得歸。滿乃使祝宗言於三石之靈,能致其子,靡愛斯牲。旬日中,湛子出洛水邊,見三少年,使閉目伏車欄中間,去如疾風。俄頃,從空中墮,恍然不知所之。良久,乃覺是家園中。(出《十道記》)

竺曇遂编辑

  晉太元中,謝家沙門竺曇遂,年二十餘,白皙端正,流落沙門。嘗行經青溪廟前過,因入廟中看。暮歸,夢一婦人來,語云:「君當來作我廟中神,不復久。」曇遂問:「婦人是誰?」婦人云:「我是青溪姑。」如此一月許,便卒。臨死,謂同學年少曰:「我無福,亦無大罪,死乃當作青溪廟神。諸君行便,可見看之。」既死後,諸年少道人詣其廟。既至,便靈語相勞問,音聲如其生時。臨去云:「久不聞唄聲,甚思之。」其伴慧覲,便為作唄訖,猶唱贊。語云:「歧路之訣,尚有悽愴。況此之乖,形神分散。窈冥之歎,情何可言。」既而歔欷不自勝,諸道人等皆為流涕。(出《續搜神記》)

武曾编辑

  侯官縣常有閣下神。歲終,諸吏殺牛祀之。沛郡武曾作令,斷之。經一年,曾選作建威參軍。當去,神夜來問曾:「何以不還食?」聲色極惡,甚相譴責。諸吏便於道中買牛,共謝之,此神乃去。(出《幽明錄》)

晉孝武帝编辑

  晉孝武帝,殿北窗下見一人,著白帢,黃練(「練」原作「疏」,據明抄本改。)單衣,自稱華林園水池中神,名曰淋涔君。帝取所佩刀擲之,空過無礙。神忿曰:「當令君知之。」少時而暴崩。(出《幽明錄》)

藺啟之编辑

  藺啟之家在南鄉,有樗蒲婁廟。啟之有女名僧因,忽厥(「厥」原作「氣」,據明抄本改。)而寤,云:「樗蒲君遣婢迎僧坐斗帳中,仍陳盛筵。以金銀為俎案,五色玉為杯碗。與僧共食,一宿而醒也。」(出《述異記》)

王猛编辑

  王猛者,北海人。少貧賤,曾至洛陽貨畚。有一人,於市貴買其畚,而云無直,家近在此,可隨我取。猛隨去。行不覺遠,忽至深山中。此人語猛,且住樹下,當先啟道君來。須臾,猛進,見一公據胡床,頭鬢悉白。侍從十許人。有一人引猛云:「大司馬公可進。」因拜,老公曰:「王公何緣拜?」即十倍售畚價,遣人送猛出。既顧視,乃嵩山也。(出《中興書》)

封驅之编辑

  始興林水源裡有石室,室前磐石上,行羅十甕,中悉是餅銀。採伐遇之,不得取,取之迷悶。晉大元初,民封驅之家僕,密竊三餅歸,發看,有大蛇螫之而死。《湘州記》曰:「其夜,驅之夢神語曰:『君奴不謹,盜銀三餅。即日顯戮,以銀相償。』覺視,則奴死銀在矣。」(出《水經》)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