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十三 草木八

(菌蕈附) 竹芝 樓闕芝 天尊芝 紫芝 參成芝 夜光芝 隱晨芝 鳳腦芝 白符芝 五德芝 石桂芝 滴芝 木芝 螢火芝 肉芝 小人芝 地下肉芝 異菌 石菌 竹肉 毒菌 苔 敘苔 地錢 蔓金苔 如苣苔 石發 瓦松 瓦松賦
下一卷 

(菌蕈附)编辑

竹芝编辑

  梁簡文延香閣,大同十年,竹林吐芝。長八寸,頭蓋似雞頭實,黑色。其柄似藕柄,內通乾空。皮質皆純白,根下微紅。雞頭實處似竹節,脫之又得脫也。自節處別生一重,如結網羅,四面,周可五六寸,圓繞周匝,以罩柄上。相遠不相著也。其似結網眾自(校者按,「眾自」當為「眾目」),輕巧可愛。其與柄皆得相脫。驗仙書,與威喜芝相類。(出《酉陽雜俎》)

樓闕芝编辑

  隋大業中,東都永康門內會昌門東,生芝草百二十莖,散在地,周十步許。紫莖白頭,或白莖黑頭。或有枝,或無枝。亦有三枝,如古「出」字者。地內根並如線,大道相連著。乾陽殿東,東上閣門槐樹上,生芝九莖,共本相扶而生。中莖最長,兩邊八莖,相次而短,有如樹闕。甚潔白。武賁郎將段文操留守,圖畫表奏。(出《大業拾遺記》)

天尊芝编辑

  唐天寶初,臨川郡人李嘉,所居柱上生芝草,形類天尊。太守張景佚截獻之。(出《酉陽雜俎》)

紫芝编辑

  唐大曆八年,盧州廬江縣紫芝生,高一丈五尺,芝類至多。(出《酉陽雜俎》)

參成芝编辑

  參成芝,斷而可續。(出《酉陽雜俎》)

夜光芝编辑

  夜光芝,一株九實。實墜地如七寸鏡。夜視如牛目。茅君種於句曲山。(出《酉陽雜俎》)

隱晨芝编辑

  隱晨,狀如斗,以星為節,以莖為網。(出《酉陽雜俎》)

鳳腦芝编辑

  《仙經》言,穿地六尺,以環寶一枚種之,灌以黃水五合,以土堅築之。三年,生苗如匏,實如桃,五色。名鳳腦芝。食其實,唾地為鳳,乘升太極。(出《酉陽雜俎》)

白符芝编辑

  白符芝,大雪而白華。(出《酉陽雜俎》)

五德芝编辑

  五德芝,如車馬。(出《酉陽雜俎》)

石桂芝编辑

  石桂芝,生山石穴中,似桂樹而實石也。高如大絞尺,光明而味辛,有枝條。搗服之,一斤得千歲也。(出《酉陽雜俎》)

滴芝编辑

  少室石戶中,更有深谷,不可得過。以石投谷中,半日猶聞其聲也。去戶外十餘丈,有石柱,柱上有偃蓋石,南度徑可一丈許。望之,蜜芝從石上隨石偃蓋中,良久,輒有一滴,有似雨屋後之餘漏,時時一落耳。然蜜芝墮不息,而偃蓋亦終滴也。戶上刻石為科鬥字,曰:「得服石蜜芝一斗者,壽萬歲。」諸道士共思惟其處,不可得往。唯當以碗器置勁竹木端,以承取之。然竟未有能為之者。按此戶上刻題如此,前世必已有之者也。(出《抱樸子》)

木芝编辑

  木芝者,松柏脂淪地千歲,化為茯苓;萬歲,其上生小木,狀似蓮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視有光,持之甚滑。燒之不焦。帶之辟兵。以帶雞,而雜以雞十二頭籠之,去其處十二步,射十二箭,他雞皆傷,帶威喜芝者,終不傷也。(出《抱樸子》)

螢火芝编辑

  良常山有螢火芝,其實是草,大如豆。紫花,夜視有光。食一枚,中心一孔明。食至七,心七竅洞澈。可以夜書。(出《酉陽雜俎》)

肉芝编辑

  昔有人泊渚登岸,忽見蘆葦間,有十餘崑崙偃臥,手足皆動。驚報舟人。舟人有嘗行海中者識之,菌也。往視之,首皆連地。割取食之,菌但無七竅。《抱樸子》云:「肉芝如人形,產於地。」亦此類也。何足怪哉?(出《嶺南異物志》)

小人芝编辑

  或山中見小人,乘車馬,長七八寸者,肉芝也。取服芝,即仙矣。(出《抱樸子》)

地下肉芝编辑

  蘭陵蕭逸人,亡其名。嘗舉進士下第,遂焚其書,隱居潭水上,從道士學神仙。因絕粒吸氣,每旦屈伸支體,冀延其壽。積十年餘,發盡白,色枯而背僂,齒有墮者。一旦引鏡自視,勃然發怒,且曰:「吾棄聲利,隱身田野間,絕粒吸氣,冀得長生。今亦衰瘠如是,豈我之心哉?」即還居鄴下,學商人逐什一之利。凡數年,資用大饒,為富家。後因治園屋,發地得物,狀類人手,肥而且潤,色微紅。逸人得之驚曰:「豈非禍之芽?且吾聞太歲所在,不可興土事。脫有犯者,當有修肉出其下,固不祥也。今果有,奈何?然吾聞:得肉食之,或可以免。」於是烹而食,味甚美,食且盡。自是逸人聽視明,力愈壯,貌愈少。發之禿者,盡黰然而長矣;齒之墮者,亦駢然而生矣。逸人默自奇異,不敢告於人。後有道士至鄴下,逢逸人。驚曰:「先生嘗得餌仙藥乎?何神氣清晤如是?」道士因診其脈。久之又曰:「先生嚐食靈芝矣。夫靈芝狀類人手,肥而且潤,色微紅者是也。」逸人悟其事,以告。道士賀曰:「先生之壽,可與龜鶴齊矣。然不宜居塵俗間,當退休山林,棄人事,神仙可致。」逸人喜而從其語,遂去。竟不知所在。(出《宣室志》)

異菌编辑

  唐開成元年春,段成式修行裡思第書齋前,有枯紫荊數株蠹折,因伐之,餘尺許。至三年秋,枯根上生一菌,大如斗,下布五足,頂黃白兩暈,綠垂裙,如鵝鞴,高尺餘。至冬(「冬」原作「午」,據陳校本改),色變黑而死。焚之,氣如茅香。成式嘗置香炉於枿台上唸經,問僧。以為善徵。後覽諸志怪:南齊吳郡褚思莊,素奉釋氏。眠於梁下,短柱是柟木,去地四尺餘,有節。大明中,忽有一物如芝,生於節上,黃色鮮明,漸漸長。數日,遂成千佛狀。面目指爪及光相衣服,莫不宛具,如金鐷隱起(「隱起」原作「起隱」,據陳校本改),摩之殊軟。嘗以春末落,落時佛形如故,但色褐耳。至落時,其家貯之箱中。積五年,思莊不復住其下,亦無他顯盛。闔門壽老:思莊父終九十七;兄年七十,健如壯年。(出《酉陽雜俎》)

石菌编辑

  宋州莆田縣破崗山,唐武宗二年,巨石上生菌,大如合簣,莖及蓋黃白色。其下淺紅。盡為過僧所食。云:美倍諸菌。(出《酉陽雜俎》)

竹肉编辑

  竹肉。江淮有竹肉,如彈丸,味如白雞(「雞下」原有「竹皆」二字,據明抄本、陳校本刪)。代(「代」原作「向」,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北又有大樹雞,如杯棬。呼為胡獼頭。盧山有石耳,性熱。(出《酉陽雜俎》)

毒菌编辑

  江夏漢陽縣出毒菌,號茹閭。非茅搜也。每歲供進。縣司常令人於田野間候之,苟有此菌,即立表示人,不敢從下風而過,避其氣也。彩之日,以竹竿芟倒,遽舍竿於地,毒氣入竹。一時爆裂。直候毒歇,仍以櫸柳皮蒙手以取,用氈包之,亦櫸柳皮重裹。縣宰封印在而進。其齎致役夫,倍給其直,為其道路多為毒薰,以致頭痛也。張康隨侍其父宰漢陽,備言之。人有為野菌所毒而笑者,煎魚椹汁服之,即愈。僧光遠說也。(出《北夢瑣言》)

编辑

敘苔编辑

  苔錢亦謂之澤葵,又名董錢草,亦呼為宣癬,南人呼為垢草。(出《述異記》)

地錢编辑

  地錢,葉圓莖細,有蔓,多生谿澗邊。一曰積雪草,亦曰連錢草。(出《酉陽雜俎》)

蔓金苔编辑

  晉梨國獻蔓金苔。色如金,若螢火之聚,大如雞卵。投之水中,蔓延波瀾之上,光出照日,皆如火生水上也。乃於宮中穿池,廣百步,時時觀此苔,以樂宮人。宮人有幸者,則以金苔賜之。以置漆碗中,照耀滿室,名曰夜明苔。著衣襟則如火光矣。帝慮外人得之,炫惑百姓,詔使除苔塞池。及皇家喪亂,猶有此物。皆入胡中。(出王子年《拾遺記》)

如苣苔编辑

  慈恩寺唐三藏院後簷楷,開成末,有苔狀如古苣,布於磚上,色如藍綠,輕軟可愛。談論僧義林,大和初,改葬基法師,初開塚,香氣襲人。側臥磚台上,形如生。磚上苔厚二寸餘,作金色,氣如爇檀。(出《酉陽雜俎》)

石發编辑

  張乘言,南中水底有草,如石發。每月三四日始生,至八九已後可採。及月盡,悉爛。似隨月盛衰也。(出《酉陽雜俎》)

瓦松编辑

  《廣雅》:「在屋曰昔耶,在牆曰垣衣。」《廣志》謂之蘭香。生於久屋之瓦。魏明帝好之,命長安西載其瓦(「魏明帝」等十二字原缺,據《酉陽雜俎》十九補)於洛(「洛」原作「落」,據《酉陽雜俎》十九改)陽,以覆屋。前後詞人詩中,多用「昔耶」。梁簡文帝《詠薇》曰:「緣階覆碧綺,依簷映昔耶。」或言構木上多松栽,土木氣泄,則瓦生松。大曆中,修含元殿,有一人投狀請瓦,且言瓦工唯我所能。祖父時嘗瓦此殿矣,眾工不能服。因曰:「若有能瓦畢不生瓦松乎?」眾方服焉。又有李阿黑者,亦能治(「治」原作「至」,據《酉陽雜俎》十九改)屋,布瓦如齒,間不通綖,亦無瓦松。《本草》:「瓦衣謂之屋游。」(出《酉陽雜俎》)

瓦松賦编辑

  崔融《瓦松賦.序》云:「崇文館瓦松者,產於屋溜之下。謂之木也,訪山客而未詳;謂之草也,驗農皇而罕記。」賦云:「煌煌特秀,狀金芝之產溜。歷歷虛懸,若星榆之種天。葩條鬱毓,根祗連拳。間紫苔而裛露,凌碧瓦而含煙。」又曰:「慚魏宮之烏悲,恧漢殿之紅蓮。」崔公學博,無不該悉,豈不知瓦松已有著說乎?(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