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二十五 龍八

龍 張溫 郭彥郎 王宗郎 犀浦龍 井魚 安天龍 曹寬 夢青衣 蛟 漢武白蛟 潯陽橋 王述 王植 陸社兒 長沙女 蘇頲 鬥蛟 洪氏女 洪貞 老蛟 武休潭 伐蛟
下一卷 

编辑

張溫编辑

  王蜀時,梓州有張溫者好捕魚,曾作客館鎮將。夏中,攜賓觀魚,偶游近龍潭之下。熱甚,志不快。自入水舉網,獲一魚長尺許,鬐鱗如金,撥刺不已。俯岸人皆異之。逡巡晦暝,風雨驟作。溫惶駭,奔走數里,依然烈景。或曰:「所獲金魚,即潭龍也。」是知龍為魚服,自貽其患。苟無風雨之變,亦難逃鼎俎矣。龍潭取魚,亦宜戒慎。(出《北夢瑣言》)

郭彥郎编辑

  世言乖龍苦於行雨,而多竄匿,為雷神捕之。或在古木及楹柱之內,若曠野之間,無處逃匿,即入牛角或牧童之身。往往為此物所累而震死也。蜀邸有軍(「軍」原作「青」,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將郭彥郎者,行舟俠江,至羅雲溉。方食而臥,心神恍惚如夢,見一黃衣人曰:「莫錯。」而於口中探得一物而去。覺來,但覺咽喉中痛。於是篙工輩但見船上雷電晦暝,震聲甚厲。斯則乖龍入口也。南山宣律師,乖龍入中指節,又非虛說。所以孔聖之言,迅雷風烈必變,可不敬之乎?」(出《北夢瑣言》)

王宗郎编辑

  蜀庚午歲,金州刺史王宗郎奏洵陽縣洵水畔有青煙廟。數日,廟上煙雲昏晦,晝夜奏樂。忽一旦,水波騰躍,有群龍出於水上,行入漢江。大者數丈,小者丈餘,如五方之色,有如牛馬驢羊之形。大小五十,累累接跡,行入漢江,卻過廟所。往複數里,或隱或見。三日乃止。(出《錄異記》)

犀浦龍编辑

  癸酉年,犀浦界田中有小龍青黑色。割為兩片,旬日臭敗,尋亦失去。摩呵池大廳西面亦有龍井,甚靈,人不可犯。(出《錄異記》)

井魚编辑

  成都書台坊武侯宅南,乘煙觀內古井中有魚。長六七寸。往往游於井上。水必騰湧。相傳井中有龍。(出《錄異記》)

安天龍编辑

  後唐同光中,滄洲民有子母苦於科徭,流移近界堼店(上恨音)。路逢白蛇,其子以繩繫蛇項,約而行,無何擺其頭落。須臾,一片白雲起,雷電暴作,撮將此子上天空中,為雷火燒殺墜地。而背有大書,人莫之識。忽有一人云,何不以青物蒙之,即識其字。遂以青裙被之。有識字讀之曰:「此人殺害安天龍,為天神所誅。」葆光子曰:「龍神物也,況有安天之號,必能變化無方。豈有一豎子繩繫而殞之?遽致天人之罰。斯又何哉!」(出《北夢瑣言》)

曹寬编辑

  石晉時,常山帥安重榮將謀幹紀。其管界與邢台連接,鬥殺一龍。鄉豪有曹寬者見之,取其雙角。前有一物如簾,文如亂錦,人莫知之。曹寬經年為寇所殺。壬寅年,討鎮州,誅安重榮也。葆光子讀《北史》,見陸法和在梁時,將兵拒侯景將任約於江上。曰:「彼龍睡不動,吾軍之龍。甚自躍踴。」遂擊之大敗,而擒任約。是則軍陣之上,龍必先鬥。常山龍死,得非王師大捷,重榮授首乎?黃巢敗於陳州,李克用脫梁王之難,皆大雨震雷之助。(出《北夢瑣言》)

夢青衣编辑

  孟蜀主母后之宮有衛聖神龍堂,亦嘗修飾嚴潔。蓋即世俗之家神也。一旦別欲廣其殿宇,因晝寢,夢一青衣謂后曰:「今神龍意欲出宮外居止,宜於寺觀中安排可也。」后欲從之,而子未許。后又夢見青衣重請,因選昭覺寺廊廡間,特建一廟。土木既就,繪事雲畢,遂宣教坊樂。自宮中引出,奏送神曲;歸新廟中,奏迎神曲。其日玄雲四合,大風振起,及神歸位,雨即滂沱。或曰:「衛聖神龍出離宮殿,是不祥也。」逾年,國亡滅而去,土地歸廟中矣。(出《野人閒話》)

编辑

漢武白蛟编辑

  漢武帝恒以季秋之月,泛靈溢之舟於琳池之上,窮夜達晝。於季台之下,以香金為鉤,縮絲綸,以舟鯉為餌,不逾旬曰,釣一白蛟長三四丈,若龍而無鱗甲。帝曰:「非龍也。」於是付太官為鮮。而肉紫青,脆美無倫。詔賜臣下,以為神感所獲。後竟不得。(出《王子年拾遺記》)

潯陽橋编辑

  潯陽城東門通大橋,常有蛟為百姓害。董奉疏符沉水中,少日,見一蛟死浮出。(出《潯陽記》)

王述编辑

  吳大帝赤烏三年七月,有王述者採藥於天台山。時熱,息於石橋下,臨溪飲。忽見溪中有一小青衣長尺餘,執一青衣(「衣」字原闕,據明抄本補)乘赤鯉魚,徑入雲中,漸漸不見。述良久登峻岩四望,見海上風雲起,頃刻雷電交鳴,俄然將至。述懼,伏於虛樹中。見牽一物如布,而色如漆,不知所適。及天霽,又見所乘之赤鯉小童,還入溪中,乃黑蛟耳。(出《三吳記》)

王植编辑

  王植,新贛人也。乘舟過襄江。時晚日遠眺,謂友朱壽曰:「此中昔楚昭王獲萍實之處,仲尼言童謠之應也。」壽曰:「他人以童謠為偶然,而聖人必知之。」言訖,見二人自岸下。青衣持蘆杖謂植曰:「卿來何自?」植曰:「自新贛而至於此爾。」二人曰:「觀君皆儒士也,習何典教?」植、壽曰,各習詩禮。二人且笑曰:「尼父云:『子不語神怪』。又云:『敬鬼神而遠之』。何也?」壽曰:「夫子聖人也,不言神怪者。恐惑典教。又言『敬鬼神而遠之』者。以戒彝倫,其意在奉宗之孝。」二人曰:「善。」又曰:「卿信乎?」曰:「然。」二人曰:「我實非鬼神,又非人類。今日偶與卿談,乃天使也。」又謂植曰:「明日此岸有李環、戴政,俱商徒,以利剝萬民,所貪未已。上帝惡,欲懲其罪於三日內。卿無此泊。慎之。」言訖,沒於江。壽、植但驚異之,未明何怪也。及明,植謂壽曰:「有此之不祥,可移於遠矣。」乃牽舟於上流五有餘步。纜訖,見十餘大舟自上流而至,果泊於植木處。植曰:「可便詳問其故,要知姓字。」於是壽杖策而問之。二商姓字,果如其所言。壽心驚曰:「事定矣。」乃謂植曰:「夫陰晦之間,惡人之不善,今夕方信之矣。」植曰:「夫言幽明者,以幽有神而神之明,奈何不信乎?」時晉恭帝元熙元年七月也。八日至十日,果有大風雷雨。而二商一時沉溺。植初聞二人之言,私告於人。及是共觀者有數百人。內有耿譚者年七十,素諳土事,謂植曰:「此中有二蛟如青蛇,長丈餘,往往見於波中,時化游於洲渚,然亦不甚傷物。卿所見二人青衣者,恐是此蛟有靈,奉上帝之命也。」(出《九江記》)

陸社兒编辑

  陸社兒者,江夏民,常種稻於江際。夜歸,路逢一女子,甚有容質。謂社兒曰:「我昨自縣前來,今欲歸浦裡,願投君宿。」然辭色甚有憂容。社兒不得已,同歸,閉室共寢。未幾,便聞暴風震雷明照。社兒但覺此女驚惶,制之不止。須臾雷震,只在簾前。社兒寢室,有物突開。乘電光,見一大毛手拿此女去。社兒仆地,絕而復甦。及明,鄰里異而問之。社兒告以女子投宿之事。少頃,鄉人有渡江來者,雲,此去九里,有大蛟龍無首,長百餘丈,血流注地,盤泊數畝。有千萬禽鳥,臨而噪之也。(出《九江記》)

長沙女编辑

  長沙有人忘姓名。家江邊。有女下渚浣衣,覺身中有異,後不以為患,遂妊身。生三物,皆如蝦魚。女以己所生,甚憐之,著澡盤水中養。經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各有字,大者為當洪,次者名破阻,小者曰撲岸。天暴雨,三蛟一時俱去,遂失所在。後天欲雨,此物輒來。女亦知其當來,便出望之。蛟子亦出(「出」字原闕。據陳校本補。)頭望母,良久復去。經年,此女亡後,三蛟一時俱至墓所哭泣,經日乃去。聞其哭聲,狀如狗嗥。(出《續搜神記》)

蘇頲编辑

  唐蘇頲始為烏程尉。暇日,曾與同寮泛舟沿溪,醉後諷詠,因至道磯寺。寺前是雪溪最深處。此水深不可測,中有蛟螭,代為人患。頲乘醉步行,還自駱駝橋,遇橋壞墮水,直至潭底。水中有令人扶尚書出,遂冉冉至水上,頲遂得濟。(出《廣異記》)

闘蛟编辑

  唐天寶末,歙州牛與蛟闘。初水中蛟殺人及畜等甚眾,其牛因飲,為蛟所繞,直入潭底水中,便爾相觸。數日牛出,潭水赤。時人謂為蛟死。(出《廣異記》)

洪氏女编辑

  歙州祁門縣蛟潭。俗傳武陵鄉有洪氏女,許嫁與鄱陽黎氏。將娶,吉日未定,蛟化為男子。貌如其婿,具禮而娶去。後月餘,黎氏始到,知為蛟所娶,遂就蛟穴求之。於路逢其蛟化為人,容貌殊麗,其婿心疑為蛟。視,見蛟竊笑,遂殺之。果復蛟形。又前到蛟穴,見其妻,並一犬在妻之旁。乃取妻及犬以歸。始登船,而風雨暴至,木石飛騰,其妻及犬,皆化為蛟而去。其婿為惡風飄到餘姚,後數年歸焉。其後道人許旌陽又斬蛟於此,仍以板窒其穴。今天清日朗,尚有彷彿見之。(出《歙州圖經》)

洪貞编辑

  雞籠山在婺源縣南九十五里,高一百六十丈,迴環一十五里九十步,形如雞籠焉。唐開元中,有蛟龍變為道人,歙人洪貞以弟子之禮師之。道流將卜居,尋諸名山。到黃山,貞問此山何如,道流曰:「確而寒。」次到飛布山,又問之。道流曰:「高而無輔。」到此山,又問之。道流曰:「此山宜葬。葬者可致侯王。不然,即出妖怪而已。」貞問其所以,而不之告。道流於室中寢,貞入,但見蛟龍,由是候睡覺而辭歸。道流遂入鄱陽而去。貞歸,遷其父於此山。後二年,鄱陽洪水大發,漂蕩數千家。貞本好道,常焚香持念,頗有方術。居於祁南之回玉鄉,鄉人遂稱其變現神通,將圖非望。潛署百官,州中豪傑皆應之。後州發兵就捕,獲數十人,而貞竟不知所在。(出《述異記》。陳校本作出《婺州圖經》)

老蛟编辑

  蘇州武丘寺山,世言吳王闔閭陵。有石穴,出於岩下,若嵌鑿狀。中有水,深不可測。或言秦王鑿取劍之所。唐永泰中,有少年經過,見一美女,在水中浴。問少年同戲否,因前牽拽。少年遂解衣而入,因溺死。數日,屍方浮出,而身盡乾枯。其下必是老蛟潛窟,媚人以吮血故也。其同行者述其狀云。(出《通幽記》)

武休潭编辑

  王蜀先主時,修斜谷閣道,鳳州衙將白(忘其名)。掌其事焉。至武休潭,見一婦人浮水而來,意其溺者,命僕夫鉤至岸濱。忽化為大蛇,沒於潭中。白公以為不祥,因而致疾。愚為誦岑參《招北客賦》云:「瞿塘之東,下有千歲老蛟。化為婦人,炫服靚妝,游於水濱。」白公聞之,方悟蛟也,厥疾尋瘳。又內官宋愈昭,自言於柳州江岸,為二三女人所招,里民叫而止之,亦蛟也。岑賦所言,斯足為證。(出《北夢瑣言》)

伐蛟编辑

  《月令》:「季秋伐蛟取鼍,以明蛟可伐而龍不可觸也。」蛟之為物,不識其形狀。非有鱗鬣四足乎?或曰,虯蜧蛟蝹,狀如蛇也。南僧說蛟之形,如馬蟥,即水蛭也,涎沫腥黏,掉尾纏人,而噬其血。蜀人號為「馬絆蛇」。頭如貓鼠,有一點白,漢州古城潭內馬絆蛇,往往害人。鄉里募勇者伐之,身涂藥,游泳於潭底,蛟乃躍於沙汭,蟠蜿力困,裡灌噪以助,竟斃之。(出《北夢瑣言》)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