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七十七 昆蟲五

張景 蛇醫 山蜘蛛 蟲變 蠍化 蝨建草 法通 登封士人 蝨徵 壁鏡 大蠍 紅蝙蝠 青蚨 滕王圖 異峰 寄居 異蟲 蠅壁 魚 天牛蟲 白蜂窠 毒蜂 竹蜂 水蛆 水蟲 抱搶 避役 蜳蝺 灶馬 謝豹 碎車蟲 度古 雷蜞 腹育 蛺蝶 蟻 蟻樓
下一卷 

張景编辑

  平陽人張景者,以善射,為本郡裨將。景有女,始十六七,甚敏惠,其父母愛之,居以側室。一夕,女獨處其中,寢(「寢」原作「寤」,據明抄本改。)未熟,忽見軋其戶者。俄見一人來,被素衣,貌充而肥,自欹身於女之榻。懼為盜,默不敢顧。白衣人又前迫以笑,女益懼,且慮為怪焉。因叱曰:「君豈非盜乎?不然,是他類也。」白衣者笑曰:「東選吾心,謂吾為盜,且亦誤矣。謂吾為他類,不其甚乎!且吾本齊人曹氏子也,謂我美風儀,子獨不知乎?子雖拒我,然猶寓子之舍耳。」言已,遂偃於榻,且寢(「寢」原作「寤」,據明抄本改。)焉。女惡之,不敢竊視,迨將曉方去。明夕又來,女懼益甚。又明日,具事白於父。父曰:「必是怪也。」即命一金錐,貫縷於其末,且利鋩,以授女。教曰:「魅至,以此表焉。」是夕又來,女強以言洽之,魅果善語。夜將半,女密以錐倳其項,其魅躍然大呼,曳縷而去。明日,女告父,命僮逐其跡,出舍數十步,至古木下,得一穴而繩貫其中。乃窮之,深不數尺,果有一蠐螬,約尺餘,蹲其中焉,錐表其項,蓋所謂齊人曹氏子也。景即殺之,自此遂絕。(出《宣室志》)

蛇醫编辑

  王彥威鎮汴之二年,夏旱,時表(明抄本「表」作「袁」)王傅李玘過汴,因宴。王以旱為慮,李醉曰:「欲雨甚易耳,可求蛇醫四頭,十石甕二,每甕實以水,浮二蛇醫,覆以木蓋,密泥之,分置於鬧處。甕前設席燒香,選小兒十歲已下十餘,令執小青竹,晝夜更擊其甕,不得少輟。」王如其言試之,一日兩度雨,大注數百里。舊說,龍與蛇師為親家。(出《酉陽雜俎》)

山蜘蛛编辑

  相傳裴旻山行,有山蜘蛛,垂絲如匹布,將及旻。旻引弓射卻之,大如車輪,因斷其絲數尺,收之。部下有金瘡者,剪方寸貼之,血立止。(出《酉陽雜俎》)

蟲變编辑

  河南少尹韋絢,少時,嘗於夔州江岸見一異蟲。初疑一棘刺,從者驚曰:「此蟲有靈,不可犯之,或致風雨。」韋試令踏地驚之,蟲飛,伏地如滅,細視地上,若石脈焉。良久漸起如舊,每刺上有一爪,忽入草,疾走如箭,竟不知何物。(出《酉陽雜俎》)

蠍化编辑

  蠍負蟲巨者,多化為蠍。蠍子多負於背,段成式嘗見一蠍負十餘子,子色猶白,才如稻粒。又嘗見張希復言,陳州古倉有蠍,形如錢,螫人必死,江南舊無。(出《酉陽雜俎》)

蝨建草编辑

  舊說,蝨蟲症,(「蟲症」原作「蟲」,據《酉陽雜俎》卷十七改。)飲赤龍所浴水則愈。蝨惡水銀,人有病蝨者,雖香衣沐浴不能已,惟水銀可去之。道士崔白言,荊州秀才張告,嘗捫得兩頭蝨。又有草生山足濕處,葉如百合,對葉獨莖,莖微赤,高一二尺,名蝨建草,能去蟣蝨。(出《酉陽雜俎》)

法通编辑

  荊州有帛師號法通,本安西人,少於東天出家。言蝗蟲腹下有梵字,或自天下來者。及忉利天梵天來。西域驗其字,作本天壇法禳之。今蝗蟲首有王字,固自可曉。或言魚子變,近之矣。舊言蟲食谷者,部吏所致,侵漁百姓,則蟲食谷。蟲身黑頭赤,武官也;頭黑身赤,儒吏也。(出《酉陽雜俎》)

登封士人编辑

  唐嘗有士人客游十餘年,歸莊,莊在登封縣。夜久,士人睡未著。忽有星火發於牆堵下,初為螢,稍稍芒起,大如彈丸,飛燭四隅,漸低,輪轉來往。去士人面才尺餘。細視光中,有一女子,貫釵,紅衫碧裙,搖首擺臂,(「臂」原作「尾」,據明抄本改。)具體可愛。士人因張手掩獲,燭之,乃鼠糞也,大如雞棲子。破視,有蟲首赤身青,殺之。(出《酉陽雜俎》)

蝨徵编辑

  相傳人將死,蝨離身。或云,取病者蝨於床前,可以卜病。將差,蝨行向病者,背則死。(出《酉陽雜俎》)

壁鏡编辑

  一日,江楓亭會,眾說單方。段成式記治壁鏡,用白礬。重訪許君,用桑柴灰汁,三度沸,取汁,白礬為膏,涂瘡口即差,兼治蛇毒。自商鄧襄州,多壁鏡,毒人必死。(身匾五足者是)坐客或云,已年不宜殺蛇。(出《酉陽雜俎》)

大蠍编辑

  安邑縣北門,縣人云,有一蠍如琵琶大,每出來,不毒人,人猶是恐。其靈積年矣(出《傳載》)

紅蝙蝠编辑

  劉君雲,南中紅蕉花時,有紅蝙蝠集花中,南人呼為紅蝙蝠。(出《酉陽雜俎》)

青蚨编辑

  青蚨似蟬而狀稍大,其味辛,可食。每生子,必依草葉,大如蠶子。人將子歸,其母亦飛來,不以近遠,其母必知處。然後各致小錢(「錢」字原空缺,據黃本補。)於巾,埋東行陰牆下,三日開之,即以母血塗之如前。每市物,先用子,即子歸母;用母者,即母歸子。如此輪還,不知休息。若買金銀珍寶,即錢不還。青蚨者,一名魚伯。(出《窮神秘苑》)

滕王圖编辑

  一日,紫極宮會。秀才劉魯封雲,嘗見滕王《蜂蝶圖》。有名江夏斑,大海眼,小海眼,村裡來,菜花子。(出《酉陽雜俎》)

異蜂编辑

  異蜂,有蜂狀如蠟蜂,稍大,飛勁疾。好圓裁樹葉,捲入木竅及壁罅中作窠。段成式嘗發壁尋之,每葉卷中,實以不潔。或云,將化為蜜。(出《酉陽雜俎》)

寄居编辑

  寄居之蟲,如螺而有腳,形似蜘蛛。本無殼,入空螺殼中,載以行,觸之縮足,(「足」原作「定」,據明抄本改。)如螺閉戶也。火炙之,乃出走,始知其寄居也。(出《酉陽雜俎》)

異蟲编辑

  溫會在江州,與賓客看打魚。漁子一人忽上岸狂走,溫問之,但反手指背,不能語。漁者色黑,細視之,有物如黃葉,大尺餘,眼遍其上,齧不可取。溫令燒之,方落。每對一眼底,有嘴如釘。漁子出血數升而死。莫有識者。(出《酉陽雜俎》)

编辑

  長安秋多蠅。段成式嘗日讀百家五卷,頗為所擾,觸睫隱字,驅不能已。偶拂殺一焉,細視之,翼甚似蜩,冠甚似蜂。性察於腐,嗜於酒肉。按理首翼。其類有蒼者聲雄壯,負金者聲清,聽其聲在翼也。青者能敗物,巨者首如火。或曰,大麻蠅,芋根所化。(出《酉陽雜俎》)

壁魚编辑

  壁魚,補闕張周封言,嘗見壁上白瓜子化為白魚。因知列子言朽瓜為魚之義。(出《酉雜俎》)

天牛蟲编辑

  天牛蟲,黑甲蟲也。長安夏中,此蟲或出於籬壁間,必雨。段成式七度驗之,皆應。(出《酉陽雜俎》)

白蜂窠编辑

  白蜂窠,段成式修行裡私第,果園數畝。壬戌年,有蜂如麻子,蜂膠土為巢,於庭前簷,大如雞卵,色正白可愛。家弟惡而壞之。其冬,果疊(明抄本「疊」作「釁」)鍾手足。《南史》言宋明帝惡言白問。(明抄本「問」作「門」)金樓子言子婚日,疾風雪下,帷幕變白,以為不祥。抑知俗忌白久矣。(出《酉陽雜俎》)

毒蜂编辑

  毒蜂。嶺南有毒菌,夜明,經雨而腐,化為巨蜂。黑色,喙若鋸,長三分餘。夜入人耳鼻中,斷人心繫。(出《酉陽雜俎》)

竹蜂编辑

  蜀中有竹蜜蜂,好於野竹上結窠。窠大如雞卵,有蒂,長尺許。窠與蜜並紺色可愛,甘倍於常蜜。(出《酉陽雜俎》)

水蛆编辑

  水蛆,南中水谿澗中多此蟲,長寸餘,色黑。夏深,變為虻,螫人甚毒。(出《酉陽雜俎》)

水蟲编辑

  象浦,其川渚有水蟲,攢木食船,數十日船壞。蟲甚細微。(出《酉陽雜俎》)

抱搶编辑

  水蟲形似蛣蜣,大腹下有刺,有棘針,螫人有毒。(原缺出處。明抄本、陳校本作出《酉陽雜俎》)

避役编辑

  南中有蟲名避役,應一日十二辰。其蟲狀如蛇醫,腳長,色青赤,肉鬣。暑月時見於籬壁間,俗見者多稱意事。其首倏忽更變,為十二辰狀。段成式再從兄尋常睹之。(出《酉陽雜俎》)

蜳蝺编辑

  蜳蝺形如蟬,其子如蟲,著(「著」原作「者」,據明抄本改。)草葉。得其子則母飛來就之,煎食,辛而美。(出《酉陽雜俎》)

灶馬编辑

  灶馬狀如促織,稍大,腳長,好穴於灶側。俗言灶有馬,足食之兆。(出《酉陽雜俎》)

謝豹编辑

  虢州有蟲名謝豹,常在深土中,司馬裴沈子嘗掘穴獲之。小類蝦蟆,而圓如球。見人,以前兩腳交覆首,如羞狀。能穴地如鼢鼠,頃刻深數尺。或出地,聽謝豹鳥聲,則腦裂而死,俗因名之。(出《酉陽雜俎》)

碎車蟲编辑

  碎車(赤即反)蟲狀如唧聊,蒼色,好棲高樹上,其聲如人吟嘯。終南有之。(出《酉陽雜俎》)

度古编辑

  則斷。常趁蚓,蚓不復動,乃上蚓掩之,良久蚓化,唯腹泥如涎。有毒,雞食則死。俗呼土盅。(出《酉陽雜俎》)

雷蜞编辑

  雷蜞大如蚓,以物觸之,及蹙縮,圓轉若鞠。良久引首,鞠形漸小,復如蚓焉。或云,齧人毒甚。(出《酉陽雜俎》)

腹育编辑

  蟬未脫時名腹育,相傳言蛣蜣所化。秀才韋翾莊在杜曲,嘗冬中掘樹根,見腹育附於朽處,怪之。村人言蟬固朽木所化也。翾因剖一視之,腹中猶實爛木。(出《酉陽雜俎》)

蛺蝶编辑

  蛺蝶,尺蠖繭所化也。秀才顧非熊少時,嘗見鬱棲中壞綠裙幅,旋化為蝶。工部員外郎張周封言,百合花合之,泥其隙,經宿,化為大蝴蝶。(出《酉陽雜俎》)

编辑

  蟻,秦中多巨黑蟻,好鬥,俗呼為馬蟻。次有色竊赤者細蟻,中有黑遲鈍,力舉等身鐵。有竊黃者,最有兼弱之智。段成式兒戲時,常以棘刺摽蠅,直其來路,此蟻觸之而返。或去穴一尺或數寸,入穴中者,如索而出,疑有聲而相召也。其行每六七,有大首者間之,整若隊伍。至徙蠅時,大首者或翼或殿,如備異蟻狀也。(出《酉陽雜俎》)

蟻樓编辑

  程執恭在易定野中,見(「見」字原缺,據明抄本補。)蟻樓,高二尺餘。(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