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八十 蠻夷一

四方蠻夷 無啟民 帝女子澤 毛人 軒轅國 白民國 歐絲 輆沐國 泥雜國 然丘 盧扶國 浮折國 頻斯 吳明國 女蠻國 都播 骨利 突厥 吐蕃 西北荒 鶴民 契丹 沃沮 僬僥
下一卷 

目录

四方蠻夷编辑

  東方之人鼻大,竅通於目,筋力屬焉;南方之人口大,竅通於耳;西方之人面大,竅通於鼻;北方之人,竅通於陰,短;中央之人,竅通於口。(出《酉陽雜俎》)

無啟民编辑

  無啟民居穴食土。其人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化為人。錄民膝不朽,埋之百二十年化為人。細民肝不朽,八年化為人。(出《酉陽雜俎》。明抄本作出《博物志》。文亦全同《博物志》。)

帝女子澤编辑

  帝女子澤性妒,有從婢散逐四山,無所依託。東偶狐狸,生子曰殃;南交猴,有子曰溪;北通玃猳,所育為傖。(出《酉陽雜俎》)

毛人编辑

  八荒之中,有毛人焉。長七八尺,皆如(「如」原作「於」,據明抄本改。)人形,身及頭上皆有毛,如獼猴。毛長尺餘,短氂甡。(上音生,下音管。)見人則眪(古陌反)目,(「目」原作「自」,據明抄本改。)開口吐舌,上唇覆面,下唇覆胸。憙(許記反)食人,舌鼻牽引共戲,不與即去。名曰髯公,俗曰髯麗,一名髯狎。小兒髯可畏也。

軒轅國编辑

  軒轅之國,在窮山之際,其不壽者八百歲。諸天之野,和鸞鳥舞。民食鳳卵,飲甘露。(出《博物志》)

白民國编辑

  白民之國,有乘黃,狀若狐,背上有角。乘之,壽三千年。(出《博物志》)

歐絲编辑

  歐絲之野,女子乃跪,據樹歐絲。(出《博物志》)

輆沐國编辑

  越東有輆沐之國,(音善愛反)其長子生,則解而食之,謂之宜弟。父死,則負其母而棄之,言鬼妻,不可與共居。楚之南,炎人之國,其親戚死,刳其肉而棄之,然後埋其骨,乃成孝子也。秦之西有義渠之國,其親戚死,聚柴而焚之,薰其煙上,謂之登煙霞,然後成為孝。此上以為政,下以為俗,而未足為非也。見《墨子》。(出《博物志》)

泥雜國编辑

  成王即位三年,有泥雜(明抄本「雜」作「離」)之國來朝。其人稱自發其國,常從雲裡而行,聞雷震之擊在下。或入潛穴,又聞波瀾之聲在上。或泛巨水,視日月,以知方面所向。計寒暑,以知年月。考以中國正朔,則序歷相符。王接以外賓之禮也。(出《拾遺錄》)

然丘编辑

  成王六年,然丘之國,獻比翅鳥,雌雄各一,以玉為樊。其國使者,皆拳頭奓鼻,衣雲霞之布,如今霞布也。經歷百餘國,方至京師。越鐵屼,泛沸海,有蛇州蜂岑。鐵屼峭厲,車輪各金剛為輞,比至京師,皆訛說(明抄本「說」作「銳」)幾盡。沸海皆湧起,如剪魚也魚鱉皮骨,堅強如石,可以為鎧。泛沸海之時,以銅薄舟底,龍蛇蛟不得近也。經蛇州度,則豹皮為屋,於屋內推車。經蜂岑,燃胡蘇之木末,以此木煙能殺百蟲。經途五十餘年,乃至洛邑。成王封太山,禪社首。使發其國之時,人並童稚,乃至京師,鬢髮皆白。及還至然丘,容貌還復壯。比翼鳥多力,狀似鵠,銜(「銜」原作「衝」,據明抄本改。)南海之丹(「丹」原作「舟」,據明抄本改。)泥,巢昆岑之玄木,而至其中,遇聖則來翔集,以表周公輔聖之神力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盧扶國编辑

  盧扶國,燕昭王時來朝。渡玉河萬里,方至其國。國無惡(「國無惡」三字原作「人並」,據明抄本改。)禽獸,水不揚波,風不折枝。人皆壽三百歲,結草為衣,是謂之卉服。至死不老,咸和孝讓。壽登百歲已上,拜敬如至親之禮。葬於野外,以香木靈草,翳掩於屍。閭里弔送,號泣之聲,動於林谷。溪原為之止流,春木為之改色。居喪,水漿不入口,至死者骨為埃塵,然後乃食。昔大禹隨山導川,乃表(「表」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其地為無老純孝之國。(出《王子年拾遺記》)

浮折國编辑

  元封元年,浮折歲貢蘭金之泥。此金湯淵,盛夏之時,水常沸湧,有若湯火,飛鳥不能過。國人行者,常見水邊有人,冶此金為器。混若泥,如紫磨之色,百鑄,其色變白,有光如銀,名曰銀燭。常以為泥,封諸函匣及諸宮門,鬼魅不敢乾。當漢世,上將出征,及使絕國,多以泥為印封。衛青、張騫、蘇武、傅介子之使,皆受金泥之璽封也。帝崩後乃絕。(出《玉子年拾遺記》)

頻斯编辑

  魏帝為陳留王之歲,有頻斯國人來朝,以五色玉為衣,如今之鎧。不食中國滋味,自有金壺,中有神漿,凝如脂,嘗一滴則壽千年。其國有大風木為林,高六七十里,善算者以里計之,雷電常出樹之半。其枝交陰上蔽,不見日月之光。其下平淨掃灑,雨霧不能入焉。樹東有大石室,可容萬人坐。壁上刻有三皇之像,天皇十二頭,地皇十一頭,人皇九頭,皆龍身。亦有膏燭之處。緝石為床,床上有膝痕二三寸,床前有竹簡長二寸,如大篆之文,皆言開闢已來事,人莫能識。言是伏羲畫卦之時有此書,或言蒼頡造書之處。旁有丹石井,非人工所鑿,下及漏泉,水常沸湧。諸仙欲飲之時,以長綆引汲。頻斯國民皆多力發,(「發」原作「拳頭」,據明抄本改。)不食五穀,月中無影,食桂漿。其人發,引之則長,置則自縮如螺。續此人發以為繩,以及丹井,方冬得升合之水。水中有白蛙,兩翅,常去來井上,徵者食之。至周王子晉臨井而窺,有青雀吐杓,以授子晉,取而飲之,乃有雲起雪飛。子晉以衣袖撝雪,則雲霽雪止。白蛙化為白雁,入雲搖搖遂滅。此則頻斯人所記,蓋其人年不可測也。使圖其山川地勢瑰異之屬,以示張華。華云:「此神異之國,難可驗信。」使車馬珍服,送之出關。(出《拾遺錄》)

吳明國编辑

  貞元八年,吳明國貢常燃鼎鸞蜂蠻。雲,其國去東海數萬里,經揖婁沃沮等國。其土宜五穀,多珍玉,禮樂仁義,無剽劫,人壽二百歲。俗尚神仙術,一歲之內,乘雲駕鶴者,往往有之。常望黃氣如車蓋,知中國土德王,遂願貢奉。常燃鼎,量容三斗,光潔似玉,其色紫,每修飲饌,不熾火而俄頃自熟,香潔異於常等。久而食之,令人返老為少,百疾不生也。鸞蜂蜜,雲其蜂之聲,有如鸞鳳,而身被五彩。大者可重十餘斤,為窠於深巖峻嶺間,大者佔地二三畝。國人彩其蜜,不逾三二合,如過度,即有風雷之異。若螫人生瘡,以石上菖蒲根傅之,即愈。其色碧,貯之於白玉碗,表裡瑩徹,如碧琉璃。久食令人長壽,顏如童子,發白者應時而黑。逮及沉痾眇跛,無不療焉。(出《杜陽雜編》)

女蠻國编辑

  大中初,女蠻國貢雙龍犀,有二龍,鱗鬣爪角悉備。明霞錦,雲(明抄本「雲」作「雲」)煉水香麻以為色,光渾映耀,芬馥著人,五色相間,而美於中華錦。其國人危髻金冠,纓(「纓」原作「頭」,據明抄本改。)絡被體,故謂之菩薩蠻。當時倡優,遂制《菩薩蠻》曲,文士亦往往聲其詞。更女王國貢龍油綾魚油錦,文采多異,入水不濡,雲有龍油魚油也。優者更作《女王國》曲,音調宛暢,傳於樂部矣。(出《杜陽雜編》)

都播编辑

  都播國,鐵勒之別種也,分為三部,自相統攝。其俗結草為廬,無牛羊,不知耕稼。多百合,取以為糧。衣貂鹿之皮,貧者亦緝鳥羽為服。國無刑罰,偷盜者倍徵其贓。(出《神異錄》)

骨利编辑

  骨利國居回紇北方,瀚海之北。勝兵四千。地出名馬。晝長夜短,天色正曛,煮一羊胛才熟,東方已曙,蓋近日入之所也。(出《神異錄》)

突厥编辑

  突厥事祆神,無祠廟,刻氈為形,盛於毛袋,行動之處,以脂蘇涂,或繫之竿上,四時祀之。堅昆部落,非狼種。其先所生之窟,在曲漫山北,自謂上代有神,與牸牛交於此窟。其人發黃目綠,赤髭髯。其髭髯俱黑者,漢將李陵及兵眾之後也。西屠,俗染齒令黑。(出《酉陽雜俎》)

编辑

  突厥之先曰射摩。舍利海有(「有」原作「神」,據明抄本改。)神,在阿史得蜜西。射摩有神異,海神女每日暮,以白鹿迎射摩入海,至明送出,經數十年。後部落將大獵,至夜中,海神謂射摩曰:「明日獵時,爾上代所生之窟,當有金角白鹿出。爾若射中此鹿,畢形與吾來往;或射不中,即緣絕矣。」至明入圍,果所生窟中,有白鹿金角起。射摩遣其左右固其圍,將跳出圍,遂殺之。射摩怒,遂手斬阿唲首領,仍誓之曰:「自此之後,須以(「以」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人祭天。(明抄本「天」作「纛」。)常取阿唲。」(明抄本「常取阿唲」四字作「如阿唲例。」)即取部落子孫斬之以祭也。至今突厥以人祭纛,(「纛」字原缺,據明抄本補。)部落用之。射摩既斬阿唲,至暮還。海神女執射摩曰:「爾手斬人,血氣腥穢,因緣絕矣!」(出《酉陽雜俎》)

吐蕃编辑

  唐貞元中,王師大破吐蕃於青海。臨陣,殺吐蕃大兵馬使乞藏遮,遮及諸者。(明抄本「及」作「乃」,「者」作「酋」。)或云,是尚結贊男女。吐蕃乃收屍歸營。(「營」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有百餘人,行哭隨屍,威儀絕異。使一人立屍旁代語,使一人問,「瘡痛乎?」代語者曰:「痛。」即膏藥塗之。又問曰:「食乎?」代者曰:「食。」即為具食。又問曰:「衣乎?」代者曰:「衣。」即命裘衣之。又問:「歸乎?」代者曰:「歸。」即具輿馬,載屍而去。譯語者傳也。若此異禮,必其國之貴臣也。(出《咸通錄》。明抄本作出《咸通甸圍錄》。)

西北荒编辑

  西北荒中,有玉饋之酒,酒泉注焉。廣一丈,深三丈,酒美如肉,清澄如鏡。有玉樽玉籩,取一樽,復生焉,與天同休,無干時。石邊有脯焉,味如獐脯。飲此酒,人不生死。此井間人,與天同生,雖男女不夫婦,故言不生死。(出《神異記》)

鶴民编辑

  西北海戌亥之地,(「地」字原缺,據陳校本補。)有鶴民國。人長三寸,日行千里,而步疾如飛,每為海鶴所吞。其人亦有君子小人。如君子,性能機巧,每為鶴患。常刻木(「木」原作「吐」,據明抄本改。)為己狀,或數百,聚於荒野水際,以為小人,吞之而有患。凡百千度,後見真者過去,亦不能食。人多在山澗溪岸之旁,穿穴為國,或三十步五十步為一國,如此不啻千萬。春夏則食路草實,秋冬食草根,值暑則裸形,遇寒則編細草為衣。亦解服氣。(出《窮神秘苑》)

编辑

  一說,四海之外,有鵠國焉。男女皆長七寸,為人自然有禮,好經諭跪拜。其人皆壽三百歲,行千里,百物不敢犯之。雖畏海鶴,陳章與齊桓公言,鵠遇吞之,亦壽三百歲。此人鵠中不死,而鵠亦一舉千里。陳章與齊桓公所言小人也。(出《神異錄》)

契丹编辑

  盧文進,幽州人也,至南,封范陽王。嘗云,陷契丹中,屢又絕塞射獵,以給軍食。正晝方獵,忽天色晦黑,眾星粲然。眾皆懼,捕得蕃人問之。至所謂笡卻日也,此地以為常,尋當復矣。頃之乃明,日猶午也。又云,常於無定河,見人胸(「胸」原作「腦」,據明抄本改)骨一條,大如柱,長可七尺云。(出《稽神錄》)

沃沮编辑

  毋丘儉遣王傾追高麗王官,(明抄本無「官」字,按《博物志》「官」作「宮」)盡沃沮東東界。問其耆老,海東有人不。耆老言。國人嘗乘船捕魚,遭風,見吹數十日,東得一島。上有人,言語不相曉。其俗嘗以七月,取童女沉海。又言有一國,亦在海中,純女無男。

  又說,得一布衣,從海中浮出,其身如中人衣,其兩袖長二丈。(「丈」原作「尺」,據明抄本改。)又得一破船,隨浪出,在海岸邊。有一人,項中復有面,生得(「得」原作「的」,據明抄本改。)之,與語不相通,不食而死。其地皆在沃沮東大海中。(出《博物志》)

僬僥编辑

  李章武有人臘三寸餘,頭髀肋成就,眉目分明,言是僬僥國人。(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