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八十二 蠻夷三

苗民 奇肱 西北荒小人 于闐 烏萇 漢槃陀國 蘇都識匿國 馬留 武寧蠻 懸渡國 飛頭獠 蹄羌 扶樓 交趾 南越 尺郭 頓遜 墮婆登國 哀牢夷 訶陵國 真臘國 留仇國 木客 繳濮國 木飲州 阿薩部 孝憶國 婆彌爛國 撥拔力國 昆吾 繡面獠子 五溪蠻 墮雨兒
下一卷 

苗民编辑

  西荒中有人焉,面目手足皆人形,而腋下有翼,不能飛,名曰苗民。書曰:竄三苗於三危,四(《神異經》「四」作「西」)裔,為人饕餮,淫佚無理,舜竄之於此。(出《神異經》)

奇肱编辑

  奇肱國,其民善為機巧,以殺百禽。能為飛車,從風遠行。湯時,西風久下,奇肱人車至於豫州界中。湯破其車,不以示民。後十年,東風復至,乃使乘車遣歸。其國去玉門西萬里。(出《博物志》)

西北荒小人编辑

  西北荒中有小人長一寸,其君朱衣玄冠,乘輅車,馬引,為威儀居處。人遇其乘車,抵而食之,其味辛。終年不為物所咋,(「物」字「咋」字原空缺,據許本、黃本補)並識萬物名字。又殺腹中三蟲,三蟲死,便可食仙藥也。(出《博物志》)

于闐编辑

  後魏,宋雲使西域,行至于闐國。國王頭著金冠,以雞幘,頭垂二尺生絹,廣五寸,以為飾。威儀有鼓角金鉦,弓箭一具,(「具」原作「門」,據明抄本改)戟二枚,槊五張。左右帶刀,不過百人。其俗婦人袴衫束帶,乘馬馳走,與丈夫無異。死者以火焚燒,收骨葬之,上起浮圖。居喪者剪髮,長四寸,即就平常。唯王死不燒,置之棺中,遠葬於野。(出《洛陽伽藍記》)

烏萇编辑

  烏萇國,四熟之稻,苗高沒駱駝,米大如小兒指。(出《洽聞記》)

  又烏萇國民,有死罪,不立殺刑。唯徙空山,任其飲啄。事涉疑似,以藥服之,清濁則驗,隨事輕重,則當時即決。(出《洛陽伽藍記》)

漢槃陀國编辑

  漢槃陀國正在山頂(「山頂」原作「須山」,據《洛陽伽藍記》改)。自蔥嶺已西,水皆西流(明抄本「流」下有「入西海」三字)。世人云,是天地之中,其土人民,決水以種。聞中國待雨而種,笑曰:「天何由可期也?」(出《洛陽伽藍記》)

蘇都識匿國编辑

  蘇都識匿國有野叉城,城舊有野叉,其窟見在。人近窟住者五百餘家,窟口作舍,設關鑰,一年再祭。人有逼窟口,煙氣出,先觸者死,因以屍擲窟中。其窟不知深淺。(出《酉陽雜俎》)

馬留编辑

  馬伏波有餘兵十餘家,不返,居壽洽(據《水經注》三十六,「洽」當作「冷」)縣,自相婚姻,有二百戶。以其流寓,號馬留,飲食與華同。山川移銅柱入海,以此民為識耳。(出《酉陽雜俎》)

武寧蠻编辑

  峽(「峽」字據《酉陽雜俎》卷四補)中俗,夷風不改。武寧蠻好著芒心接離,名曰亭綏。以稻記年月葬時(「稻記年」三字及「葬時」二字原空缺,據黃本補)。以笄向天,謂之刺北斗。相傳磐瓠初死,置於樹上(「樹上」二字原空缺,據黃本補),以笄刺之,其後化(「其後化」三字原空缺,據黃本補)為象。臨邑縣有雁翅以御者(按《酉陽雜俎》卷四「臨邑縣有雁翅以御者」九字係另條,疑抄纂時誤寫入)(出《酉陽雜俎》)

懸渡國编辑

  烏耗西有懸渡國,山溪不通,引繩而渡,朽索相引二千里。土人佃於石間,壘石為室,接手而飲,所謂猿飲也。(出《酉陽雜俎》)

飛頭獠编辑

  鄴鄯之東,龍城之西南,地廣千里,皆為鹽田。行人所經,牛馬皆布氈臥焉。嶺南溪洞中,往往有飛頭者,故有飛頭獠子之號。頭飛一日前,頸有痕,匝項如紅縷,妻子遂看守之。其人及夜,狀如病,頭忽離身而去。乃於岸泥,尋蟹蚓之類食之,將曉飛還,如夢覺,其腹實矣。梵僧菩薩勝又言,闍婆國中有飛頭者,其人無目瞳子。聚落時。有一人據於民志怪。南方落民,其頭能飛,其欲所祠,名曰蟲落,因號落民。昔朱桓有一婢,其頭夜飛。《王子年拾遺》言,漢武時,因墀國有南方有解形之民,能先使頭飛南海,左手飛東海,右手飛西海,至暮,頭還肩上,兩手遇疾風,飄於海外。(出《酉陽雜俎》)

  又南方有落頭民,其頭能飛,以耳為翼,將曉,還復著體。吳時往往得此人也。(出《博物志》)

蹄羌编辑

  蹄羌之國,其人自膝已下,有毛。如馬(「馬」原作「水」。據明抄本改)蹄。常自鞭其脛。日行百里。(出《博物志》)

扶樓编辑

  周成王七年,南垂有扶樓之國,其人能機巧變化,易形改服。大則興雲起霧,小則入於纖毫之裡。綴金玉毛羽為衣裳。能吐雲噴火,鼓腹則如雷霆之聲。或化為巨象獅子龍蛇犬馬之狀,或變虎,或口中吐人於掌中,備百獸之樂,旋轉屈曲於指間。見人形,或長數分,或複數寸。神怪欻忽,炫於時,樂府皆傳此伎,代代不絕。故俗謂婆侯伎,則扶樓之音訛替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交趾编辑

  交趾之地,頗為膏腴,從民居之,始知播植。厥土惟黑壤,厥氣慘雄,故今稱其田為雄田,其民為雄民。有君長,亦曰雄王;有輔佐焉,亦曰雄侯。分其地以為雄將。(出《南越志》)

南越编辑

  南越民不恥寇盜,其時尉陀治番禺,乃興兵攻之。有神人適下,輔佐之。家為造弩一張,一放,殺越軍萬人,三放,三萬人。陀知其故,卻壘息卒,還戎武寧縣下,乃遣其子始為質,請通好焉。(出《南越志》)

尺郭编辑

  南有人焉,周行天下,其長七丈,腹圍如其長。朱衣縞帶,以赤蛇繞其項(「項」原作「頂」,據明抄本改)。不飲不食,朝吞惡鬼三千,暮吞三百。此人以鬼為食,以霧為漿,名曰尺郭,一名食邪,一名黃父。(出《神異經》)

頓遜编辑

  頓遜國,梁武朝,時貢方物。其國在海島上,地方千里,屬扶南北三千里。其俗,人死後鳥葬。將死,親賓歌舞送於郭外,有鳥如鵝而色紅,飛來萬萬,家人避之,鳥啄(「啄」原作「之」,據明抄本改)肉盡,乃去。即燒骨而沉海中也。(出《窮神秘苑》)

墮婆登國编辑

  墮婆登國在林邑東,南接訶陵,西接述黎。種稻,每月一熟。有文字,書於貝多葉。死者口實以金缸,貫於四支,然後加以婆律膏及檀沉龍腦,積薪燔之。(出《神異經》)

哀牢夷编辑

  哀牢夷,其先有婦人名沙壺,居牢山。捕魚水中,若有所感(「若有所感」四字原空缺,據黃本補),妊孕十月而生十子,今西南夷其裔也。(出《獨異志》)

訶陵國编辑

  訶陵在真臘國之南,南海洲中,東婆利,西墮婆,北大海。豎木為城,造大屋重閣,以棕皮覆之。以象牙為床,以柳花為酒,飲之亦醉。以手撮食。有毒,與常人居止宿處,即令身上生瘡。與之交會,即死。若旋液,沾著草木即枯。俗以椰樹為酒,味甘,飲之亦醉。(出《神異錄》)

真臘國编辑

  真臘國在歡州南五百里。其俗,有客設檳榔龍腦香蛤屑等,以為賞宴。其酒比之淫穢,私房與妻共飲,對尊者避之。又行房,不欲令人見,此俗與中國同。國人不著衣服,見衣服者,共笑之。俗無鹽鐵,以竹弩射蟲鳥。(出《朝野僉載》)

留仇國编辑

  煬帝令朱寬徵留仇國,還,獲男女口千餘人並雜物產,與中國多不同。緝木皮為布,甚細白,幅闊三尺二三寸。亦有細斑布,幅闊一尺許。又得金荊榴數十斤,木色如真金,密致,而文采盤蹙有如美錦,甚香極精。可以為枕及案面,雖沉檀不能及。彼土無鐵。朱寬還至南海郡,留仇中男夫壯者,多加以鐵鉗鎖,恐其道逃叛。還至江都,將見,為解脫之。皆手把鉗,叩頭惜脫,甚於中土貴金。人形短小,似崑崙。(出《朝野僉載》)

木客编辑

  郭仲產《湘州記》云,平樂縣西七十里,有榮山,上多有木客。形似小兒,歌哭衣裳,不異於人。而伏狀隱現不測。(「現不測」三字原空缺,據黃本補)宿至精巧。時市易作器,與人無別。就人換物亦不計其值(「物亦不計其值」六字原空缺,據黃本補)。今昭州平樂縣(出《洽聞記》)

繳濮國编辑

  永昌郡西南一千五百里,有繳濮國。其人有尾,欲坐,輒先穿地作穴,以安其尾。若邂逅誤折其尾,即死也。(出《廣州記》)

木飲州编辑

  木飲州,朱崖一州。其地無泉,民不作井,皆仰樹汁為用。(出《酉陽雜俎》)

阿薩部编辑

  阿薩部,多獵蟲鹿,剖其肉,重疊之,以石壓瀝汁。稅波斯拂林等國米及草子釀於肉汁之中,經數日,即變成酒,飲之可醉。(出《酉陽雜俎》)

孝憶國编辑

  孝憶國,界週三千餘里。在平川中,以木為柵,周十餘里。柵內百姓二千餘家,周圍木柵五百餘所。氣候常暖,冬不凋落。宜羊馬,無駝牛。俗性質直,好客侶。軀貌長大,褰鼻,黃髮綠睛,赤髭被發,面如血色。戰具唯矟一色。宜五穀,出金鐵,衣麻布。舉俗事妖,不識佛法,有妖祠三百餘所。馬步兵一萬。不尚商販,自稱孝憶人。丈夫婦人俱佩帶。每一日造食,一月食之,常吃宿食。仍通國無井及河澗,所有種植,待雨而生。以纊鋪地,承雨水用之。穿井即苦,海水又咸。土俗伺海潮落之後,平地收魚以為食。(出《酉陽雜俎》)

婆彌爛國编辑

  婆彌爛國去京師二萬五千五百五十里。此國西有山,巉巖峻險,上多猿,猿形絕長大,常暴田種,每年有二三十萬。國中起春已後,屯集甲兵,與猿戰。雖歲殺數萬,不能盡其巢穴。(出《酉陽雜俎》)

撥拔力國编辑

  撥拔力國在西南海中,略不識五穀,食肉而已。常針牛畜脈取血,和乳生飲。無衣,唯腰下用羊皮掩之。其婦人潔白端正,國人自掠賣與外國商人,其價數倍。土地唯有象牙及阿未香(「香」原作「看」,據《酉陽雜俎》改)。波斯商人欲入此國,團集數千人,齎紲布,沒老幼共刺血立誓,乃市其物。自古不屬外國。戰用象牙排,野牛角矟,衣甲弓矢之器,步兵二十萬。大食頻討襲之。(出《酉陽雜俎》)

昆吾编辑

  昆吾陸鹽,周十餘里,無水,自生(「生」原作「坐」,據明抄本改)朱鹽。月滿則如積雪,味甘;月虧則如簿霜,味苦;月盡,鹽亦盡。又其國累塹(「塹」字原空缺,據明抄本改)為丘,象浮圖,有三層。(「層」原作「僧」,據明抄本改)屍乾居上,屍濕居下。以近葬為至孝,集大氈屋,中懸衣服彩繒,哭化之。(出《酉陽雜俎》)

繡面獠子编辑

  越人習水,必鏤身以避蛟龍之患。今南中有繡面獠子,蓋雕題之遺俗也。(出《酉陽雜俎》)

五溪蠻编辑

  五溪蠻,父母死,於村外閣其屍,三年而葬。打鼓路歌,親屬飲宴舞戲,一月餘日。盡產為棺,餘(黃本「餘」作「飲」)臨江高山,半助(《朝野僉載》「助」作「肋」)鑿龕以葬之,山上懸索下柩,彌高者以為至孝,即終身不復祠祭。初遭喪,三年不食鹽。(出《朝野僉載》)

墮雨兒编辑

  魏時,河間王子充家,雨中有小兒八九枚,墮於庭,長五六寸許。自云,家在海東南,因有風雨,所飄至此。與之言,甚有所知,皆如史傳所述。(出《述異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