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369

 人事部九 太平御覽
卷三百六十九.人事部十
人事部十一 

頸項编辑

《釋名》曰:頸,徑也,徑挺而長也。

《說文》曰:頸,頭莖也。ㄕ,項也。

《河圖》曰:黑帝修頸。

《毛詩·碩人》曰:領如蝤蠐。領,頸也。

《禮鬥威儀》曰:君乘木而王,其民長頸。宋均曰:以青龍也。

《春秋玄命苞》曰:北方至寒,其人形短頸。短頸畏寒。

《傳》曰:晋伐齊,齊侯禦諸平陰。晋州綽射殖綽,中肩,兩矢夾ㄕ。ㄕ,頸也。

史記》曰:范蠡遺大夫種書曰:「越王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

又曰:沛公軍至灞上,秦王子嬰以組系頸,降軹道傍。

漢書》曰:張耳、陳餘相與爲刎頸之交。刎頸之交者,言托契深重,雖斷頸絕頭無所顧也。

又曰:周昌嘗燕入奏事,高帝方擁戚姬,昌還走。高帝逐得,騎昌項問曰:「我何如主也?」昌仰曰:「陛下即桀、紂主也。」

又曰:田取燕王女爲夫人,太后詔列侯宗室皆往賀。灌夫行酒,至臨汝侯灌賢,賢方與程不識耳語,夫無所發怒,乃駡賢。坐乃起更衣,稍稍去。竇嬰去,因戲音麾,招麾之令出也。夫。夫出,遂怒曰:「此吾驕灌夫罪也。」乃令騎留夫,夫不得出。籍福起爲謝,按夫項令謝,夫愈怒,不肯順。乃戲亦音麾騎令縛夫置傅舍。

《後漢書》曰:董宣既格殺明陽公主家蒼頭,帝使宣謝公主,宣不伏,上使人按其項于地,宣不肯起,因號爲「强項侯。」

《東觀漢記》曰:班超字仲升,常行遇見相工,工謂超曰:「燕頷虎頭,飛而食肉,此萬里封侯相。」

《魏書》曰:文帝既立爲嗣,喜,因抱辛毗頸曰:「辛君知吾喜不?」

《魏志》曰:丘儉使王傾至海上,海上人云:「得一破船,有生人,項有面,與語不曉,不食而死。」

《蜀志》曰:先主率其屬從校尉鄒靖討賊,因有功,除安喜尉。督郵以公事到縣,先主求謁,不通,直入縛督郵,杖二百,解綬系其頸著馬五葬切。弃官亡命。

王隱《晋書》曰:杜預初伐吳,吳人知預病癭,每見大樹似癭者,輒以刀斬破白,題曰「杜預頸」。

《唐書》曰:屈突通或說歸降義軍,通泣曰:「吾蒙國重恩,曆事兩主,受人厚祿,安可逃難,惟死而已。」自摩其頸曰:「要當爲國家受人一刀耳。」

《家語》曰:孔子,其頸似皋陶。

《孔叢子》曰:子高游趙還魯,平原君客鄒文、李節與子高別,文、節流涕交頸,子高撫手而已。

《尸子》曰:禹長頸鳥喙。

《扶南傳》曰:毗塞國王,身長一丈二尺,頸長三尺,自古不死,莫知其年,知未然事,號爲「長頸王」。

繁欽《三胡賦》曰:賓之胡,面象炙猬頂,須如持囊。

编辑

《釋名》曰:肩,堅也。

《說文》曰:肩,也。

《春秋玄命苞》曰:文王龍顔阜肩。

《左傳·昭二十年》曰:衛公孟縶狎齊豹。初,齊鼻見宗魯于公孟薦達也。爲參乘焉。將作亂,而謂之曰:「公孟之不若子,所知也。勿與乘,吾將殺之。」對曰:「吾由子事公孟,今聞難而逃,是僭子也。使子言不信。子行事乎,吾將死之。」公孟有事于蓋獲之門外,宗魯參乘,齊氏用戈擊公孟,宗魯以背蔽之,斷肱,以中公孟之肩,皆殺之。

又《昭二十六年》:成大夫公孫朝告于齊曰:「孟氏,魯之敝室也。敝,壞也。用成已甚,弗能忍也,請息肩于齊。」齊師圍成。

又《定上》曰:楚子涉雎,七餘切。濟江,入于雲中雲夢澤也。王寢,盜攻之,以戈擊王。王孫由于以背受之,中肩。

《爾雅》曰:北方有比肩民焉,迭食而迭望。此即半體之人,各有一目、一鼻、一孔、一臂、一脚,亦由魚鳥之相舍也。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錄》曰:初,太式殿既成,圖畫自古賢聖忠臣烈士,是月皆變爲胡狀。旬餘,頭悉入肩中,惟冠忄介音介。仿佛微出,石虎大惡之。

《國語》曰:叔魚鳶肩,其母曰:「是必爲賄死。」

《莊子》曰:支離疏肩高于頂。

又曰:盧敖見若士,深目鳶肩。

《淮南子》曰:東方之人鳶肩,北方人大肩。

《梁冀別傳》曰:冀鳶肩,文傅曰:「趙壹肩高二尺,高自抗竦,爲鄉黨所擯。」

車頻《秦書》曰:苻堅生,肩背有赤色隱起,狀如篆文。

《洛神賦》曰:肩若削成。

编辑

《釋名》曰:胛,闔也。與胸脅背相會闔。

《說文》曰:,肩胛也。

《春秋玄命苞》曰:胛之爲言,附著也。如龍蟠虎伏,合附著也。

《吳越春秋》曰:專諸刺王僚,貫胛達背。

编辑

《釋名》曰:臂,裨也,在傍曰裨也。

《左傳·莊公》:初,公築台臨黨氏,見孟任,從之。,而以夫人言,許之。割臂盟公,生子般焉。

又《襄公》:公孫丁射尹公佗貫臂。

《春秋玄命苞》曰:湯臂四肘,是謂神剛。象月推移,以綏四方。

史記》曰:吳起東出衛郭門,與其母决,嚙臂而盟曰:「起不爲卿相,不復入衛門。」果如其言。

漢書》曰:李廣,隴西人,猿臂,善騎射。

又曰:陳湯擊郅支時,中寒病,臂不屈伸。湯入,有詔無拜。

又《王莽傳》曰:甄豐子尋,作苻命而誅。尋手理有「天子」字,莽解其臂入視,曰:「此一太子也,或曰一六子也。」明尋子父當戮死也。

又曰:劉歆上議曰:「武帝立五屬國,伐朝鮮,起玄菟、樂浪,以斷匈奴左臂;西伐大宛,結烏孫,以裂匈奴右臂。」

《續漢書》曰:單超,河南人。梁冀振動天下。延熹二年,皇后崩,帝呼單超等入謀誅冀,乃更召徐璜具瑗等五人,遂定其議。帝嚙超臂出血,以爲盟,冀及宗親黨與悉誅之。

《後漢書》曰:楊璇平蒼梧桂陽猾賊,荊州刺史趙凱,誣奏璇實非身破賊,而妄有其功。遂檻車徵璇。防禁嚴密,無由自訟,乃嚙臂出血,書衣爲章,具陳破賊形勢,以付子弟詣闕通之。詔原璇,更拜議郎,凱受誣人之罪。

《魏志》曰:太祖所乘馬,名絕影,流矢所中,幷中太祖右臂。

《吳志》曰:太史慈字子義,東來人也。長七尺,美須髯,猿臂善射。

《蜀志》曰:先主長七尺五寸,自顧見耳,垂臂下膝。

又曰:關爲流矢所中,貫在右臂,陰雨常痛,伸臂與醫,刮骨去毒,血流盤器,而羽割炙引酒,言笑自若。

《晋書》曰:都官從事濟南劉享嘗奏何曾綺麗華飾,瑩牛蹄角。後曾辟享爲掾,因小事杖享破臂。

《晋中興書》曰:交州刺史王諒爲州人梁碩所圍,城陷。碩逼奪諒節,諒不與,碩遂斷諒右臂,諒正色曰:「死不畏,臂斷何有哉?」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趙錄》曰:石勒引李陽歡酣,宣陽臂笑視之曰:「卿雖老,臂中由有力,頗復與人鬥不?孤往日厭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

《後秦記》曰:姚襄垂臂過膝。

《三國典略》曰:陸法和進于巴陵,見王僧辯謂之曰:「貧道已却侯景一臂,更何能爲,檀越宜即逐取侯景。」

《三國典略》曰:高歡營主尉景欲執爾朱兆,歡嚙臂止之。

《唐書》曰:高宗幸東都,太子于京師監國,因留薛玄超以侍太子。臨行,謂玄超曰:「朕之留卿,如去一臂,關西之事,悉以委卿。」

《列子》曰:甘蠅,古之善射者。飛衛學射于甘蠅。紀昌學射于飛衛,盡飛之術,計天下之敵己者,一人而已,乃謀殺飛衛。相遇于野,二人交射,矢鋒觸而墜于地,飛衛矢先窮,紀昌惟一。既發,飛衛以棘刺之端之而無饞攏于是二子泣而投弓,相拜于途,請爲父子。克臂以誓,不得告術于人也。

《莊子》曰:仲尼謂顔淵曰:「吾終身與汝交臂而失之,可不哀與!」

又曰: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吻鶏,予因以求時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爲彈,予因以求鶏炙。

又曰:韓、魏相爭侵地,子華子見昭僖侯,昭僖有憂色。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于君之前,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之必有天下。君攫之乎?」僖侯曰:「寡人不攫也。」子華子曰:「自是觀之,兩臂重于天下也,身又重兩臂,韓之輕于天下遠矣。」

《燕丹子》曰:荊軻拾瓦投蛙,太子令人奏奉盤金,軻用竭復進。軻曰:「非爲太子愛金也,但臂痛耳。」

《淮南子》曰:羿右臂長而善射。

《新序》曰:崔杼殺莊公。申蒯漁于海,將入死之。門者以告,崔杼令勿內。蒯曰:「汝疑我乎?」乃斷其左臂以與門者以示。杼陳八列,令其入,蒯拔劍呼天而鬥,殺七列,不及崔杼一列而死。

《白虎通》曰:湯臂二肘,是謂抑翼。攘去不義,萬民蕃息。

《瑣語》曰:晋師曠晝侍平公,鼓瑟,輟而笑曰:「齊君與嬖人戲,墜床傷臂。」公書記之,使問齊侯,果如其言。

《山海經》曰:長臂國人,捕魚水中,兩手各操一魚。

又曰:奇肱之國,其人惟有一臂。

劉欣期《交州記》曰:儋耳之東,人臂一骨。

《外國事》曰:大拳國人,猿臂長脅。

《西京雜記》曰:宣帝被收,系郡邸獄,臂上猶帶史良娣合綏宛轉,繩系寶鏡一枚。

《幽明錄》曰:有人相羊叔子父墓有帝王之氣,叔子于是乃自掘斷墓。後相者又云:「此墓由當出折臂三公。」叔子工騎乘,及爲襄陽縣督,盤馬落地,遂折臂。

《論衡》曰:書傅稱曾子孝,與母同氣。曾子出薪于野,客至而欲去,曾子母以右手扼左臂,曾子左臂立痛,即馳至,此虛也。臂痛,曾子臂亦痛;母死,曾子亦死乎?

《俗說》曰:釋道安生,便左臂上一肉,廣一寸許,著臂如釧,將可上下,時人謂之印手菩薩。

《楚辭》曰:九折臂而成醫。

编辑

《釋名》曰:腕者,言宛屈也。

《左傳·定下》曰:晋師將盟衛侯于專阝澤。專阝,音專。趙簡子曰:「群臣誰敢盟衛君者?」涉佗、成何曰:「我能盟之。」將歃,涉佗扌衛侯之手,及腕,衛侯怒。

编辑

《釋名》曰:腋,繹也,言可張翕尋繹也。

《說文》曰:胳,略下也。去,腋下也。胳,音各。去,香劫反,又去魚二切。

《漢書·五行志》曰:高後八年三月,祓霸上,還過軹道,見物如蒼狗,戟高後腋,忽不見。卜之,趙王如意爲崇。遂病腋下而崩。

《東觀漢記》曰:江革爲五官中郎將,將朝會,詔使虎賁迎送扶腋,寵遇甚厚。

孔融上書曰:先帝褒厚老臣,懼其殞越,是故扶接,助其氣力,三公刺腋。近爲憂之,非警戒也,雲備大臣,非其類也。

《神仙傳》曰:老子母感大流星而娠,懷之七十歲乃生,剖母左腋而出。

编辑

《釋名》曰:肘,注也,可隱注也。

《傳》曰:師陣于鞍,郤克傷于矢,曰:「餘病矣。」張侯曰:「自始合而矢貫餘手及肘。余折以禦,左輪朱殷,豈敢言病?吾子忍之。」

又曰:欒盈之亂,范鞅遇欒樂,曰:「樂免之,死將訟汝于天。」樂射之,不中。又注,則乘槐本而覆。或以戟鈎之,斷肘而死。

《春秋後語》曰:知伯率韓、魏之兵以伐趙襄子于晋陽,决晋水以灌晋陽之城,不沒者三板。知伯行水,魏桓子禦,韓康參乘。知伯曰:「吾不知水之可以亡人國,乃今知之。然汾水可以灌安邑,絳水可以灌平陽。」魏桓子肘韓康子,韓康子履桓子之足,接于車上。而知伯地分、身死、國亡,爲天下笑。

謝承《後漢書》曰:羊續爲南陽太守,志在矯俗,裳不下膝,彈琴出肘。

段龜龍《凉州記》曰:呂光左肘生肉印。及征西域,印內隱起文字曰「巨霸」也。

《莊子》曰:子貢往見原憲,憲杖策而應,正衿肘見。

又曰:支離叔與滑介叔觀于冥伯之丘,昆侖之墟,黃帝之所休。俄而,柳生于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惡之。支離叔曰:「子惡之乎?」滑介叔曰:「亡,予何惡?生者,假借也。假之而生,生者,塵垢也。死生爲晝夜。且吾與子觀化,化及我,何惡哉?」

《呂氏春秋》曰:密子賤治單父,恐魯君聽讒,令己不得行術。將行,請迎史二人俱至單父,使其書。將書,密子掣其肘,書不善則怒。史患之,請歸,報魯君。魯君太息曰:「密子以此諫寡人。自今以去,單父非寡人有。」

 人事部九 ↑返回頂部 人事部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