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三十七 太平御覽
卷三百九十七.人事部三十八
人事部三十九 

叙夢编辑

《毛詩·鶏鳴》曰:蟲飛薨薨,甘與子同夢。箋云:蟲飛薨薨,東方旦明之時,我猶樂與君子臥而同夢,言親愛之也。

又《節正月》曰:召彼故老,訊之占夢。箋云:君臣在朝侮玄老,召之不問政事,但問占夢而已,不尚道德而信徵祥也。

《尚書·泰誓》曰:朕夢葉朕卜。襲于休祥,戎商必克。

《周禮·春官下》曰:太卜掌三夢之法:一曰《致夢》,二曰《觭夢》,三曰《咸陟》。夢者,人之精神所寤,可占者也。致夢,言夢之所至也。夏後氏作焉。咸,皆也。陟之言得也,周人作焉。觭,讀如諸,戎椅之椅,亦德也。亦言夢所得,殷人作焉。

又《春官·占夢》曰:掌其歲時,觀天地之會,辯陰陽之氣。以日月星辰占六夢之吉凶,一曰正夢,無所感動,平安自夢。二曰噩夢,謂驚愕而夢也。三曰思夢,覺時所思念之而夢。四曰寤夢,覺時道之而夢。五曰喜夢,喜悅而夢。六曰懼夢。恐懼而夢。季冬聘王夢,獻吉夢于王,王拜受之。聘,問也。夢者,事之祥吉凶之占,在日月星辰。季冬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回于天數將幾終,于是發弊而問焉,若休慶之雲爾,因獻群臣之吉夢于王歸美焉。

《左傳·昭七》曰:鄭子産如晋。晋侯有疾。韓宣子曰:「寡君寢疾,于今三月矣。幷走群望,晋望祠山川走往祈禱。有加而無瘳。今夢黃熊入于寢門,其何厲鬼也?」對曰:「以君之明,子爲大政,其何厲之有?昔堯殛鯀于羽山,其神化爲黃熊,入于羽淵,實爲夏郊,三代祠之。晋爲盟主,其或者未之祠也乎?」韓子祠夏郊,晋侯有間。間,差也。

又昭七曰:楚子成章華之台,願與諸侯落之。祭之爲落,台今在華容城內。太宰啓强來召公,公將往,夢襄公祖。祖祭道神。梓慎曰:「君不果行。襄公之楚也,夢周公祖而行。今襄公實祖,君其不行。」子服惠伯曰:「行也,先君未嘗楚,故周公祖以道之。襄公楚矣,而祖以道。君不行,何之?」三月公如楚。

《論語》曰:孔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謝承《後漢書》曰:範式字巨卿,山陽金鄉人。仕郡爲功曹。與汝南張邵字玄伯爲友。後玄伯寢疾,篤,同郡郅君章殷子征省視之。玄伯臨終嘆曰:「恨不見吾死友。」尋乃卒。式忽夢見玄伯,玄冕垂纓,履屐而呼曰:「吾以某日死,某時葬,永歸黃泉。子未我忘,豈能相及。」式覺而驚,悲嘆赴之。

《魏志》曰:周宣字孔和。爲太史。嘗有問宣者曰:「吾夜夢見芻狗,其占何也?」宣答曰:「君欲得美食耳。」有頃,出行,果遇豐膳。後又問:「昨夜復夢見芻狗,何也?」宣曰:「欲墮車折脚,宜戒慎之。」頃之,果如宣言。後又問曰:「昨夜夢見芻狗,何也?」宣對曰:「君家欲失火,當護之。」俄遂火起。已而語宣曰:「前後三時,皆不夢也,聊試君耳,何以皆驗耶?」宣對曰:「此神靈動君使言,故與真夢無异也。」又問:「三夢芻狗,而其占不同,何也?」宣曰:「芻狗者,祭神之物,故君始夢當得飲食也。祭祠訖,則芻狗爲車所轢,故中夢當墮車脚也。芻狗既車轢之,後必載以爲樵,故後夢憂失火也。」宣之叙夢,凡此類也。

《後魏書》曰:莊帝永安中,北海王顥入洛。莊帝北巡,城陽王徽投前洛陽令寇祖仁。祖仁聞爾朱兆捕徽,乃斬首送之。兆夢徽曰:「我有金二百斤,馬一百匹,在祖仁家,卿可取之。」兆于上懸祖仁首于樹,以石墜足,鞭之求金、馬。祖仁死,時人以爲立報。

崔鴻《十六國春秋·前凉錄》曰:索ヨ字叔徹。善數術、占夢。孝廉令狐策夢立冰上與冰下人語。ヨ曰:「冰上有陽,冰下爲陰,陰陽事也。士如歸妻,迨冰未泮,婚姻事也。君在上與冰下人語,爲陰陽介事,君當爲人媒,冰泮而婚成。」策曰:「老夫耄矣,不爲媒也。」會太守田邈因策爲子求張公徵女,仲春而婚。郡主簿張宅夢走馬上山,還舍三周,但見松柏,不知門處,ヨ曰:「馬爲離,離爲火,禍也。人上山爲凶字。但見松柏,墓門像也,不知門處。爲無門也。三周,三期也。後三年必有大禍。宅果與賈摹等謀反,伏誅焉。興平問ヨ曰:「我昨夜夢舍馬舞,數十人向馬拍手,何也?」ヨ曰:「馬者,火也。舞爲火起,向馬拍手,救火人也。」平未歸而火起。郡功曹張邈嘗奉使詣州,夜夢狼啖一脚。ヨ曰:「脚肉被啖,爲却字。」會東虜反,遂不行。張斌當舉孝廉,夢竪竿中天。ヨ曰:「此未字也。」斌果停。凡所占夢,莫不中驗。

皇甫謐《帝王世紀》曰:黃帝夢大風,吹天下之塵垢皆去。又夢人執千鈞之弩,驅羊數萬群。帝寤而嘆曰:「風爲號令,執政者。垢去土解,清治者。天下豈有姓風名後者也哉?夫千鈞之弩,异力能運者也。驅羊數萬群,是能善牧者也。天下豈有姓力名牧者也?」于是,依二夢之占而求之,得風後于海隅,登以爲相。得力牧于大澤,進以爲將。

又曰:湯思賢夢見有人負鼎抗俎,對己而笑。寤而占曰:「鼎爲和味,俎者割截,天下豈有人爲吾宰者哉?」初,力牧之後曰伊摯,耕于有莘之野,湯聞以幣聘。有莘之君留而不進。湯乃求婚于有莘之君。有莘之君遂嫁女于湯,以摯爲媵臣。至亳,乃負鼎抱俎見湯也。

《列子》曰:覺有八徵,夢有六候。奚謂六候?一曰正夢,二曰噩夢,三曰思夢,四曰寤夢,五曰喜夢,六曰懼夢。此六者,神所交也。一體之盈虛消息,皆通于天地,應于物類。故陰氣壯則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壯則夢涉大火而燔{灬},陰陽俱壯則夢生殺。以浮虛吻疾者則夢揚,以沉實吻疾者則夢溺。藉帶而寢則夢蛇,飛鳥銜則夢飛。將陰夢火,將疾夢食。飲酒者憂,歌舞者哭。故神遇爲夢,形接爲事,古之真人其覺自忘,其寢不夢。

又曰:西極之南隅有國名古莽。陰陽之氣所不交,寒暑亡辯。日月之光所不照,晝夜亡辯。其民不食不衣而多眠,五旬一覺,以夢中所爲者實,覺之所見者妄。

又曰:周之尹氏大治産。其下趣役者侵晨昏而弗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夜則昏憊而熟寐。而昔昔夢爲國君,游燕宮觀,恣意所欲,其樂無比。覺則復役人。有慰喻其勤者,役夫曰:「人生百年,晝夜各分。吾晝爲僕夫,苦則苦矣。夜爲人君,其樂無比,何所怨哉!」尹氏盧鍾家業,心形俱疲,昏憊而寐。昔昔夢爲人僕,趨走作役,無不爲也,數駡杖撻,無不至也。尹氏病之,以訪其友。其友曰:「若夜夢爲僕夫,苦逸之復,數之常也。若欲覺夢兼之,豈可得耶?」

又曰:黃帝十有五年,晝夢游于華胥氏之國。其國在州西,台州北,不知距齊國幾千萬里也。非舟車足力之所及。彼中無師長,無嗜欲。不知樂生,不知惡死,無夭殤。不知親己,不知疏物。帝寤,怡然而召輔相而告之曰:「朕思有以養身治物之道,弗獲疲而睡。若此,知至道不可以情求。朕得之矣!」

《莊子》曰:夢者,陰陽之精也。心所喜怒,則精氣從之。

又曰:夢飲酒者,旦而哭泣。夢哭泣者,旦而田獵。此寤寐事變也。方其夢也,不知其夢,夢之中又占其夢焉。覺而後知其夢。

又曰:昔者,莊周夢爲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爲胡蝶與?胡蝶之夢爲周與?

《傅子》曰:夢攀日月,覺而不上天庭。夢入九泉,寤而不及地下。高宗得說,偶中耳。

《淮南子》曰:若人萬化,而未始有極也。弊而復新,其爲樂可勝計耶!譬若夢,夢爲鳥而飛于天,夢爲魚而沒于淵。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覺而後知其夢也。今將有所大覺,乃後知今此之爲大夢也。

《博物志》曰:太公爲灌壇瘤攏于時,文王夢見一婦人哭于道,因問其故。答曰:「吾是太岳之女,嫁爲西海之婦。吾行往來必以暴風疾雨。今灌壇令當吾道,吾不敢以暴風疾雨過也。」夢覺,遂召太公。三日果有暴風疾雨過其灌壇也。

《始興記》曰:林水源里有石室。室前磐石上行羅十瓮,中悉是餅銀。采伐過之,不得取之,取必迷悶。晋孝武、太玄初,封驅之家奴竊三餅,歸發看,有蛇螫之而死。其夜驅之夢神語之曰:「君奴不謹,盜銀三餅,即日顯戮。」覺,奴已死,銀由在,復還之矣。

《論衡》曰:趙簡子夢見天帝也。以夢占之,知樓臺山陵,官位之象也。人夢上樓,升山陵,輒得官位,實樓臺山陵非官位也。則智簡子夢見帝,非天帝也。

《世說》曰:衛總角時,嘗問樂廣夢。樂云:「是想。」衛曰:「神形所不接而夢,豈是想?」樂曰:「因也。」衛思因不得,遂成病。樂聞,故命駕爲剖析之。衛病即小饞攏樂嘆曰:「此兒胸中當必無膏肓。」

《夢書》曰:夢者,像也,精氣動也。魂魄離身,神來往也。陰陽感成,吉凶驗也。夢者,語其人,預見過失,如其賢者,知之自改革也。夢者,告也,告其形也。目無所見,耳無所聞,鼻不喘嗅,口不言也。魂出游,身獨在。心所思念忘身也。受天神戒,還告人也。受戒不精,忘神言也。名之爲寤,告苻臻也。古有夢官,世相傅也。

又曰:昔聖帝明王之時,神氣昭然先見,故堯夢乘龍上太山,舜夢擊天鼓,禹夢其手長,湯夢布令天下,後皆有天下。桀夢疾風壞其宮,紂夢大雷擊其手,齊桓夢爲大禽所中,秦二世夢虎嚙其馬。王者夢之,皆失天下。

《黃帝針經》曰:歧伯曰:「正邪外襲內,而未有定舍也。反淫于藏,榮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人臥不得安而夢喜。氣淫于府,則有餘于外,不足于內。氣淫于藏,則有餘于內,不足于外。陰氣盛則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盛則夢涉大火而燔灼,陰陽俱盛則夢相殺毀傷。上盛則夢飛,下盛則夢墮。甚飽則夢與,甚饑則夢取。肝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恐懼,心氣盛則夢喜笑,脾氣勵則夢歌樂,體重身不舉。腎氣盛則夢脊兩解,不屬其氣。客于心則夢見丘山爝火。客于肺則夢飛揚,見金鐵之奇物。客于肝則夢山林樹木。客于脾則夢見丘陵大澤,壞屋風雨。客于腎則夢臨淵沒居水中。客于膀胱則夢游行。客于胃則夢飲食。客于大腸則夢田野。客于小腸則夢聚邑街衢。客于膽則夢鬥訟自刳。客于陰則夢接內。客于頂則夢斬首。客于足則夢行走而不能及,居深井內。客於股肱則夢禮節拜跪。」

王子年《拾遺錄》曰:融高西有夢草,莖似蓍柯,采之爲占,則智吉凶。懷之以占夢,立知禍福。

吉夢上编辑

《尚書·說命》曰:高宗夢得說,盤庚弟,小乙子,名武丁,德高可尊,故號高宗,夢得賢相,名曰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岩。使百官以所夢之形象經營求之于外野,德之于傅岩之

《毛詩·鴻雁·斯干》曰: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維虺維蛇。大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又《鴻雁·無羊》曰:牧人乃夢,衆維魚矣,旐維旟矣。大人占之:衆維魚矣,實維豐年;旐維旟矣,室家溱溱。

《左傳·僖下》曰:晋侯夢與楚子搏,搏,手搏也。楚子伏己而盬其腦。盬,睫也。子犯曰:「我得天,楚伏其罪,吾且柔之矣。」晋侯上向故得天,楚子下向地故伏其罪也。腦所以柔物。

又宣上曰:鄭文公有賤妾曰燕姞,夢天使與己蘭,曰:「余爲伯。余,而祖也。以是爲而子。以蘭有國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見之,與之蘭而禦之。生穆公,名之曰蘭。

又昭玄曰:昔武王邑姜方震大叔,邑姜,武王后,齊太公女也,懷胎爲震大叔,成王之弟虞。夢帝帝,天也。吻己曰:「余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諸參而蕃育其子孫。」

又哀下曰:宋景公無子,取公孫周之子得與啓,畜諸公宮,未有立焉。公卒,得夢啓北首而寢于盧門,盧門,宋東門也,北首死處在門外,失國之象也。己爲烏而集于上,朱加于南門,尾加于桐門,桐門北至。曰:「餘夢美,必立。」乃立得。

《春秋玄命苞》曰:堯爲天子,夢白帝遺吾馬喙子。其母爲扶,始升丘,睹白帝上有虎,感己生皋陶。此盡夢所見告之辭也。雲虎,有雲狀如虎。堯聘,索狀如。問之如堯言,徵與語,明于刑法。

《周書》曰:文王去商在程。正月既生魄,大姒夢見商之庭産棘。小子發取周庭之梓樹乎闕間,梓化爲松柏棫作。寤驚,以告文王。王及太子發幷拜。告夢受商之大命于皇天上帝。

史記》曰:秦文公夢黃蛇自天下屬地,其口止于畦衍。李奇曰:畦,昔乎山;阪曰衍。問史敦,敦曰:「此上帝之徵,君其祠之。」

又曰:王太后母曰臧兒,嫁爲槐里王仲妻,生兩女,長女嫁爲金王孫婦。臧兒卜女當貴,乃奪金氏,內之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任身時,王美人夢日入懷。太子曰:「此貴徵也。」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爲皇后,其男爲太子。景帝崩,太子襲號爲武皇帝。

漢書》曰:高祖薄姬內後宮,歲餘不得幸。始,姬與管夫人、趙子兒相愛,曰:「先貴無相忘。」已而,管夫人、子兒先幸漢王。漢王四年,坐河南城,四幸靈台,此兩美人侍而薄姬不得見。二人相與笑薄姬初時約。漢王問其故,兩人俱以實告。漢王心凄然憐薄姬。是日,召欲幸之。對曰:「昨夢龍據胸。」上曰:「是貴徵也!吾爲汝成之。」幸,有身,生文帝。

 人事部三十七 ↑返回頂部 人事部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