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道部一 太平御覽
卷六百二十一.治道部二
治道部三 

编辑

韋昭《釋名》曰:臣,慎也。慎於其事以奉上也。

《孝經說》曰:臣者,堅也。守節明度,修義奉職也。

《易》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蹇卦。

《書》曰:臣無有作福作威王食。臣之有作福作威王食,其害于而家,凶于而國。

又曰:熊羆之士,不二心之臣,保乂王家,用端命于上帝。

《詩》曰:進厥虎臣,闞如虎。闞,呼檻切。

《禮》曰:衛有大史曰柳莊,寢疾。公曰:「若疾革,雖當祭必告。」公再拜稽首,請于尸曰:「有臣柳莊也者,非寡人之臣,社稷之臣也。聞之死,請往。」不釋服而往,遂以襚之。

又曰:爲人臣者,殺其身,有益于君,則爲之。况于其身以善其君乎?周公優爲之。于讀爲迂。迂,廣也,大也。

又曰:故仕于公曰臣,仕于家曰僕。

又曰:大臣法,小臣廉,官職相序,君臣相正,國之肥也。

又曰:爲人臣下者,有諫而無訕,有亡而無疾。頌而無諂,諫而無驕,怠則張而相之,相,助也。廢則扌帚而更之,謂之社稷之役。役,爲也。

又曰:子言之:事君先資其言,拜自獻其身,以成其信。是故君有責于其臣,臣有死于其言,故其受祿不誣,其受罪益寡。子曰:事君大言,入則望大利,小言,入則望小利。故君子不以小言受大祿,不以大言受小祿。子曰:事君不下達,不尚辭,非其人弗自。子曰:事君遠而諫,則諂也;近而不諫,則尸利也。子曰:邇臣守和,宰正百官,大臣慮四方。子曰:事君欲諫不欲陳。《詩》云︰「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子曰:事君難進而易退,則位有序;易進而難退,則亂也。子曰:事君三違而不出境,則利祿也。雖曰不要,吾弗信也。子曰:事君慎始而敬終。子曰:事君可貴可賤,可富可貧,可生可殺,而不可使爲亂。亂謂違廢事君之禮。

又曰:子曰:大臣不親,百姓不寧,則忠敬不足而富貴已過也。大臣不治而邇臣比矣。忠敬不足謂臣不忠于君,君不敬其臣。邇,近也。言近以見遠,言大以見小,互言之記私相親也。故大臣不可不敬也,是民之表也;邇臣不可不慎也,是民之道也。民之道,言民猶從也。君毋以小謀大,毋以遠言近,毋以內圖外,則大臣不怨,邇臣不疾,而遠臣不蔽矣。

《左傳》曰:石昔,純臣也,怨州吁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又曰:晋惠公卒,懷公,命無從亡人。期期而不至,無赦。狐突之子毛及偃從重耳在秦,弗召。懷公執狐突曰:「子來則免。」對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策名委質,貳乃辟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數矣。若又召之,教之貳也。父教子貳,何以事君?刑之不濫,君之明也,臣之願也。淫刑以逞,誰則無罪?臣聞命矣。」乃殺之。

又曰:秦醫和謂晋侯曰:「良臣將死,天命不估。」趙孟曰:「誰當良臣?」對曰:「主是謂矣。主相晋國,于今八年。晋國無亂,諸侯無闕,可謂良矣。和聞之:國之大臣榮其寵祿,任其大節,有灾禍興而無改焉,必受其咎。」

又曰:陳無宇謂楚王曰:「天子經略,諸侯正封。封略之內,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誰非君臣。毛,草也。故《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詩·小雅》。濱,涯。天有十日,甲至癸。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皂,皂臣輿,輿臣隸,隸臣僚,僚臣僕,僕臣台。馬有圉,牛有牧,以待百事。」

《春秋說》曰:正氣爲帝,間氣爲臣,臣之。

《論語》曰: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亂,治也。

又曰:季子然問:「仲由、冉求可謂大臣與?」子曰:「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今由與求也,可謂具臣矣。」言備官數而已。

《孝經》曰:君子之事上也,進思盡忠,退思補過,將順其美,匡救其惡。故上下能相親也。

漢書》曰:張良未嘗持兵爲將,常爲畫策臣。

又曰:絳侯周勃爲丞相,罷,趨出,意甚得。上禮之恭,常目送之。袁盎進曰:「丞相何如人也。」上曰:「社稷臣。」盎曰:「絳侯所謂功臣,非社稷臣。社稷臣者,主存與存,主亡與亡。」

又曰:上居禁中,召周亞夫賜食。因趨出,上目送之曰:「此怏怏,非幼主臣也。」

又曰:辛慶忌居處恭儉,食飲被服尤節約。然性好輿馬,號爲鮮明,惟是爲奢。

荀悅《漢紀》曰:臣有六:有王臣,有良臣,有直臣,有具臣,有嬖臣,有佞臣。以道事君,匪躬之故,達節通方,立功興化,是謂王臣;忠順不失,夙夜匪懈,循理愛和,以輔上德,是謂良臣;犯顔拂意,砥矢弗撓,直諫遏非,不避死罪,是爲直臣;奉法守職,無能往來,是謂具臣;便僻苟容,順意從諛,是謂嬖臣;傾險讒回,誣上惑下,專權擅寵,惟利是務,是謂佞臣。或有君而無臣,或有臣而無君。用善則治,用惡則亂,難則交爭,故明主慎所用焉。

又《東觀記》曰:祭遵死後,每至朝會,上常嘆曰:「安得憂國奉公之臣如祭征虜者!」

沈約《宋書》曰:謝弘微爲鎮西諮議參軍。太祖即位,爲黃門侍郎,與王華、王曇首、殷景仁、劉湛等號曰五臣。遷尚書侍部郎。

《唐書》曰:或有言魏征阿党親戚者,帝使御史大夫溫彥博按驗無狀。彥博曰:「征爲人臣,須存形迹,不能遠避嫌疑,遂招此謗。」帝令彥博讓征,曰:「自今以後,不得不存形迹。」它日,征入奏曰:「臣聞君臣葉契,義同一體,不存公道,惟事形迹。若君臣上下同遵此路,則邦之興喪或未可知。願陛下使臣爲良臣,勿使臣爲忠臣。」帝曰:「忠良有異乎?」征曰:「良臣,稷、契、皋陶是也;忠臣,龍逢、比干是也。良臣使身獲美名,君受顯號,子孫傳世,福祿無疆。忠臣身受誅夷,君陷大惡,家國幷喪,空有其名。以此而言,相去遠矣。」

又曰:盧懷慎臨終遺表曰:「宋璟立性公直,執心貞固。文學足以經務,識略足以佐時。動惟直道,行不苟合。聞諸朝野之說,實爲社稷之臣。」

《晏子春秋》曰:景公問于晏子曰:「忠臣之事君何若?」對曰:「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公不說,曰:「君裂地而富之,疏爵而貴之,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其說何也?」對曰:「言而見用,終身無難,臣何死焉?諫而見從,終身不出,臣何送焉?」

《孔叢子》曰:夫爲人臣,見非而不爭,以陷主于危亡,罪之大者也。人主疾臣弼已而惡之,資臣以箕子、比干之忠,惑之大者也。

又曰:魏主問:「何如可謂大臣?」子高答曰:「大臣則必取衆人之選,能犯顔諫爭,公正無私者。陳計事成,主裁其賞,事敗,臣執其咎。主任之而無疑,臣當之而弗避。君總其契,臣行其義。然則不猜其人,臣不隱于其君。故動無過計,舉無敗事。是以臣主幷有德也。」

又曰:衛出公使人問孔子曰:「寡人之任臣,無大小,言問觀察之,猶復失人,何故?」答曰:「如君之言,此即所以失之也。人旣難知,非言問所監、觀察所盡。且人君所慮者多,多慮則意不精。以不精之意,察難知之人,宜其有失也。君未之聞乎?昔者舜臣堯,官才任士,堯一從之,左右曰:『人君用士,當自任耳目,而取信于人,無乃不可乎?』堯曰:『吾之舉舜,己耳目之矣。今舜所舉,吾又耳目之。是則耳目人,終無已已也。』君苟付可付者,則己不勞,賢才不失矣。」

又曰:孟懿子問:「《書》曰:『欽四鄰』何謂也?」孔子曰:「王者前有疑,後有丞,左有輔,右有弼,謂之四近。言前後左右近臣,當敬畏之。不可以非其人也。」

又曰:孟氏之臣畔。武伯問孔子曰:「如何?」答曰:「人臣而畔,天下之所不容也。其將自反,子姑待之。」三旬,果自歸孟氏。武伯將執之,訪于夫子。夫子曰:「無也。子之于臣,禮意不至,是以去子。今其反,罪以反除,又何執焉?子修禮以待之,則臣去子,將安往哉?」武伯乃止。

《孟子》曰:孟子見齊宣王曰:「所謂故國者,世臣之謂也。世臣,先世舊國也。王者當有累世修德之臣,常能輔其君以道也。王無親臣矣。今王無可親任之臣。昔者所進,今日不知其亡也。」言王取人不詳審,往日之所知臣,今日爲惡當誅亡,王無知之。王曰:「吾何以識其不才而舍之?」曰:「國君進賢如不得已,將使卑逾尊,疏逾戚,可不慎與?」言國君欲進用人,當留意考擇,如使忽言不精心意,如不得已而取備官,則使尊卑親疏相逾也。

又曰:景子曰:「內則父子,外則君臣,人之大倫也。父子主恩,君臣主敬。」

又曰:故將大有爲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謀焉,則就之。故湯之于伊尹,學焉而後臣之。故不勞而王。桓公之于管仲,學焉而後臣之,故不勞而霸。

又曰:欲爲君,盡君道;欲爲臣,盡臣道。二者皆法堯、舜而已矣。

又曰:在國曰市井之臣,在野曰草莽之臣。

《董子》曰:上臣事君以人,中臣事君以身,下臣事君以質。

《韓子》曰:爲臣也,北面委質,無有二心。朝廷不辭賤,軍旅不辭難,順主之法而無是非也。故有口不以私言,有目不以私視。

《呂氏春秋》曰:魏襄王與群臣飲,酒酣,主爲群臣祝,令群臣皆得志。史起興而對曰:「群臣或賢或不肖,賢者得志則可,不肖者得志則不可。」王曰:「皆如西門豹之爲人臣也。」史起對曰:「魏氏之行田也以百畝,鄴獨二百畝,是田惡也。漳水在旁,而西門豹不知用,是其愚也。」

又曰:柱厲叔事莒敖公,自以爲不知而去,居于海上。莒敖公有難,柱厲叔辭其友而往死之。其友曰:「子自以爲不知,故去,今又往死之,是知與不知無異別也。」柱厲叔曰:「不然。自以爲不知,故去;今死而不去,是果知我也。吾將死之,以醜後世之人不知其臣者也。所以激君人者之行,而厲人臣之節也。行激節厲,忠臣幸于得察。忠臣察,則君道固矣。」

《淮南子》曰:周公事文王,行無專制,事無由己,身若不勝衣,言若不出口。有所奉籌褸前,洞洞囑囑,如不能,如將失之,可謂能子矣。及繼文武之業,履天子之國,則平夷狄之亂,誅管蔡之罪,無所顧問。威動天地,聲懾海內。可謂能武矣。成王長,北面致政,委質而臣事之,請而後行,無擅恣之意,無矜伐之色,可謂能臣矣。

《說苑》曰:人臣之術,隨順覆命,無所敢專。議不苟合,位不苟尊,必有益于國,必有補于君,故其身尊而子孫保之。臣之行有六邪六正,行六正則榮,犯六邪則辱。賢臣處六正之道,不行六邪之術,故上安而下治。生則見樂,死則見思。此人臣之本也。

又曰:子貢問孔子:「爲臣孰大?」曰:「齊有鮑叔,鄭有東里子皮。」子貢曰:「齊無管仲,鄭無子産乎?」孔子曰:「吾聞進賢爲善。鮑叔進管仲,子皮進子産。未聞管仲、子産有所進也。」

《新序》曰:秦欲伐楚,使者往觀楚之寶器。楚王聞之,召令尹子西而問焉,曰:「秦欲觀楚寶器,吾和氏之璧,隋侯之珠,可示諸乎?」令尹子西對曰:「臣不知也。」召昭奚恤而問焉,昭奚恤對曰:「此欲觀吾國之得失而圖之。國之寶器在于賢臣,夫珠玉玩好之物,非國所重寶者。」于是遂使昭奚恤應之。奚恤稱曰:「楚國之所寶者,賢臣也。理百姓,實倉廩,使民人各得其所,令尹子西在此。奉璋,使諸侯,解忿狷之難,交兩國之忻,使無兵革憂,大宗子敖在此。守封疆,謹境界,不侵鄰國,鄰國亦不見侵,葉公子高在此。理師旅,整兵戎,以當强敵;提桴鼓,以動百萬之衆,使赴湯火,蹈白刃,出萬死不顧一生,司馬子反在此。若懷霸王之餘義,撮治亂之餘風,昭奚恤在此。惟大國之所觀。」秦使者瞿然無以對,反言于秦曰:「楚多賢臣,未可謀也。」遂不敢伐。

又曰:周舍事趙簡子,立門三日三夜。簡子使人出問之:「夫子將何以令我?」周舍曰:「臣願爲諤諤臣,墨筆操牘,隨君之後,司君之過而書之。日有記也,月有效也,歲有約也。」簡子悅之。

賈誼《新書》曰:智足以謀國事,行足以爲人師,仁足以爲上下之聲;國有法則守之,君有難則死之,謂之大臣也。《古詩》:「爲君旣不易,爲臣良獨難。」

應璩《百一詩》曰:茫茫九州內,莫非帝者民。民有忠信行,莫非帝者臣。

 治道部一 ↑返回頂部 治道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