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部一 太平御覽
卷七百六十九.舟部二
舟部三 

敘舟中编辑

《方言》曰:舟,自關而東謂之舡,自關而西或謂之舟。方舟或謂之航。

又曰:舩首謂之閭,或謂之鷁首。郭樸注曰:今江東貴人舡前作青雀,是其象也。

《東觀漢記》曰:鄧訓為護羗校尉,縫革為舡,置於箄上,以渡河,掩擊明羗。

張璠《漢記》曰:梁冀弟池中,舡無故自覆。問椽朱穆,穆曰:「舟所以濟渡萬物,不施游戲而已。今覆者,天戒將軍濟渡萬民,不可長念游戲也。」

《漢宮殿疏》曰:武帝作大池,周匝四十里,名昆明池。作豫章大舡,可載萬人,舡上起宮室。

《吳記》曰:孫皓問中書令張尚:「《詩》言『泛彼柏舟』,惟柏中舟乎?」尚曰:「《詩》云:『檜楫松舟』,亦中也。」皓忌其勝己,因下獄。

《晉令》曰:水戰,飛雲舡相去五十步,蒼隼舡相去四十步,金舡相去三十步,小兒先登,飛鳥舡相去五十步。

《晉朝雜事》曰:太康八年七月,大雨,殿前地陷,方五尺,深數丈,中有破舡。

《晉宮閣記》曰:天淵池有紫宮舟、升進舡。曜陽池有飛龍舟、射獵舟。靈芝池有鳴鶴舟、指南舟。舍利池有雲母舟、無極舟。都亭池有華潤舟、常安舟。

崔鴻《後趙錄》曰:張彌帥眾一萬徙洛陽。鍾簴九龍、翁仲銅駞、飛廉鍾,一沒於河。募浮沒三百人,入河,以竹絙牛頭轆轤引之,乃出。造萬斛舟以渡之,至於鄴。

《穆天子傳》曰:天子乘鳥舟龍本,浮於大沼。沼,池。「龍」下宜有「舟」,皆以龍、鳥為形制,今吳之青雀舫遺象。

《山海經》曰:大人之國,坐而削船。

《世本》曰:共鼓、貨狄作舟。共鼓、貨狄,黃帝二臣。

又曰:廩君名曰豫相,姓已氏,即與樊氏、音審氏、柏氏、鄭氏凡五姓爭神。以土為船,雕文畫之,而浮水中,其船浮者,神以為君。他姓船不能浮,獨廩君船浮,因立為君。

《蜀王本記》曰:秦為舶船萬艘,欲攻楚。

《呂氏春秋》曰:虞句作舟。句,音劬、詡二音。

又曰:荊有飛者,得寶劍。涉江中流,而有蛟夾繞其船。飛拔寶劍,赴江刺蛟,殺之,舟中人皆活。荊王聞之,位以執圭。

又曰:楚人有涉江者,其劍自舟中墜於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劍所從墜也。」舟去,從所契處入求之,而舟已行,劍不行,若此,不亦惑乎!

又曰:伍員如吳,過於荊。至江上,欲涉,見一丈人刺小船方將渡。從而請焉,丈人渡之。

又曰:管夷吾、百里奚,霸王之船、驥也。絕江者托於船,致遠者托於驥。

《淮南子》曰:湯、武,聖主也,而不能與越人乘ぎ舟而浮於江湖。ぎ舟,小船者也。

又曰:楚人有乘船而遇大風者,投於水,非不貪生而畏死也,或於死而反忘於生。

又曰:龍船首,浮吹以虞,此游於水也。於船中吹籟與竽以為樂,故曰浮吹以虞者也。

《衡波傳》曰:孔子使子貢,久而不來。孔子謂弟子占之,遇《鼎》,《鼎》,易卦也。皆言無足不來。顏回掩口而笑,子曰:「回也哂,謂賜來也。曰:「無足者,乘舟而來至矣。」

《說苑》曰: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墮水中,船人救之,曰:「子欲何之而遽也?」曰:「梁無相,吾欲往相之。」船人曰:「子居船楫之間而溺,無我則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曰:「居艘長楫之間,不如子;至於安國家社稷,子比我蒙,如未視狗耳!」

又曰:晉平公使叔向聘吳,吳人飾舟以逆之,左右各五百人,有繡衣豹裘者,錦衣狐裘者。叔向歸,以告平公:「吳其亡乎!」

《潛夫論》曰:人行之動天地,譬車上御駟馬,蓬中棹舟,雖有覆載,猶在我所之。

蔣子《萬機論》曰:吳、越爭於五湖,用舟楫而相觸,怯勇共覆,鈍利俱傾。

顧譚《新言》曰:蓬蒿生於泰山之上,豫章長於窮藪之中,良匠造舟、興宮、建廟,必不取泰山之陋質而棄窮藪之美材,明矣!

又曰:奔車失轄,泛舟無楫,欲以不覆,未之有也。

譙周《法訓》曰:以道為天下者,猶乘安舟而由廣路:安舟難成,可久處也;廣路難至,可常行也。

又曰:乘船曲折,不失其瀆,是善乘舟者。

袁准《正書》曰:非其所事而強學,猶以百萬之師,積之河濟之中,其用舟楫,固不如江漢之良。

杜夷《幽求》曰:輕舟可以救溺,濡幕可以濟焚。

《抱朴子》曰:欲以弊藥必升騰者,何異策蹇驢而欲尋遺風,棹藍舟而欲濟大川!

《語林》曰:劉道真遭亂,於河側自牽船。見一老嫗,釆桑逆旅,劉謂之曰:「女子何不調機利杼,而釆桑逆旅?」女答曰:「丈夫何不跨馬揮鞭,而牽船河側?」

王子年《拾遺記》曰:周昭王二十四年,塗修國獻青鳳、丹鵠,各一雌一雄。孟夏之時,鳳、鵠皆脫易毛羽。聚鵠翅為羽扇,鳳羽以飾車蓋。扇名游飄,二名條翮,三名虧光,四名側影。時東甌獻二美女,一名延娟,二名造娛。使此二人更搖此扇,侍於王側,輕風乍至,泠然自涼。昭王淪於江漢,二女與乘舟來,願同沒漢水。故江漢之民,到今思之,立祠於江湄。數十年間,人於江漢之上,猶見王與二女,乘舟戲於水際。至暮春上已之日,禊集於祠間,或以時鮮甘味,釆杜蘭之葉,以包裹之,沉於水中;或結五色紗囊盛食,或用金鐵之器,并沉於波中。以驚蛟龍水蟲,使畏之,不侵食也。其祠號曰招祗之祠。

又曰:軒皇變乘桴以造舟楫,水物為之翔踴,滄海為之恬波。

又曰:周武王東伐夜郎,濟河時,雲明如晝。八百之旅,皆荐賢而歌。有大蜂,狀如丹鳥,飛集王舟,因以鳥畫幡旗。翌日而梟紂,名其船曰蜂舟。魯哀公二年,鄭人擊趙,簡子得其蜂旗,則其遺類也。事出太公《六韜》。

又曰:漢成帝嘗與飛燕泛舟戲太液池。以沙棠為舟,貴不沉沒也。以雲母飾於首,一名雲母舟。又刻大桐木為虯龍,雕飾如真像,以夾雲舟而行。

又曰:比翼鳥多力,狀以鵠。銜南海之丹泥,巢昆岑之玄木,而止其中,遇聖人則來翔集,以表周公輔聖人之力也。

又曰:漢武思李夫人之儔,不可復得。時始穿昆靈池,泛翔螭舟,帝自歌曲,使女伶歌之。時日已西傾,涼風激水,女伶歌甚遒,自賦《葉落哀蟬》之曲。

又曰:張丞之母孫氏,懷丞之時,乘輕舫游於江浦之際。忽有白蛇,長三尺,騰入舟中。母咒曰:「若禎吉,勿毒噬我。」乃將還,置諸房內。一宿視之,不復見蛇,嗟而惜之。

《韻集》曰:蠲,首,天子船也。

《吳越春秋》曰:吳王僚二年,使公子光伐楚,以報前來誅慶封也。吳師敗而亡舟,光懼,困復得王,舟乏而還。

又曰:范蠡既滅吳,乃乘扁舟,出三江,入五湖,人莫知其所適。

《郡國志》曰:濟州有浮山,故老相傳云:堯時大雨,此浮水上。時有人纜船於岩石間,今猶有斷鐵鎖。

《吳時外國傳》曰:扶南國伐木為船,長者十二尋,廣肘六尺,頭尾似魚,皆以鐵鑷露裝。大者載百人,人有長短橈及篙各一。從頭至尾,面有五十人作,或四十二人,隨船大小。立則用長橈,坐則用短橈,水淺乃用篙。皆當上應聲如一。

《杜蘭香別傳》曰:香降張碩,碩既成婚,香便去,絕不來。年余,碩船行,忽見香乘車於山際。碩不勝驚喜,遙往造香。見香悲喜,香亦有悅色。言語頃時,碩欲登其車,其婢舉手排之,嶷然山立。碩復欲車前上車,奴攘臂排之,碩於是遂退。

《續搜神記》曰:臨淮公荀序,字休玄。母華夫人,憐愛過常。年十歲,從南臨歸,經青草湖,時正帆風駃,序出塞郭上落水。比得下帆,已行數十里,洪波淼漫。母撫膺遠望,少頃,見一掘頭船,漁父以楫撥船如飛,載序還之,云:「送府君還。」荀後位至常伯長沙相,故云「府君」也。

又曰:合肥口有大舶船,云是曹公舶船。常有漁人夜宿其傍,以船系之。但聞箏弦之音,又音氣非常。漁人又夢人驅遣去,云「勿近官船!」此人驚覺,即移船去。相傳云:曹公載數妓,船覆於此,今猶存焉。

《異苑》曰:扶南國治生,皆用黃金僦船,東西遠近雇一觔。時有不至所屆,欲減金數,船主便作幻誑,使船底砥折,狀欲淪滯海中,進退不動。眾人驚怖,還請賽,船合如初也。 又曰:越郡會無縣,有元馬河,中有銅舫船。

《嵩陽記》曰:山東北五丫山上,有池。池有破舟,云禹乘來也。

《三秦記》曰:俗云:太一山有水,神人乘船。今有故漆船也。

劉欣期《交州記》曰:安定縣有越王銅船,潮退時有見者。合浦四十里有潮,陰雨日,百姓樵釆,見銅船出水上。

《南州異物志》曰:外域人名船曰舡,大者長二十餘丈,高去水三二丈,望之如閣道,載六七百人,物出萬斛。

 舟部一 ↑返回頂部 舟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