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介部一 太平御覽
卷九百三十.鱗介部二
鱗介部三 

龍下编辑

孫氏《瑞應圖》曰:黃龍者,神之精、四龍之長也。王者不漉池而魚,德達深淵,則應氣而游池沼。

酈善長《水經注》曰:《浮圖澄別傳》曰:「石虎時,自正月不雨至六月,澄詣滏口祠,稽首曝露。即日,二白龍降於祠下,於是雨遍千里。」

又曰:石勒時天旱,沙門佛圖澄於石井崗掘得死龍,長尺餘。漬之以水,良久乃蘇。咒而祭之,龍騰空而上,天即雨降。因名龍崗。

又曰:交州丹淵有神龍。每旱,村人以崗草置淵上,流魚則多死。龍怒,當時大雨。

《豫章記》曰:吳猛坐郭璞事被收,寄載往南,令舡勿開戶。舡主聞舡下有聲,如在樹杪。試窺之,有二龍負舡,一獸至宮亭湖,還豫章。

《三秦記》曰:河津,一名龍門,巨靈跡猶存,去長安九百里。水懸舡而行,旁有山,水陸不通,龜魚之屬莫能上。江湖大魚集門下數千,不得上,上即為龍。故云:「曝鰓龍門,垂耳轅下。」

又曰:龍首山,長六十里,頭入於渭,尾達樊川。頭高二十丈,尾漸下,高五、六尺。土赤不毛。云昔有黑龍從山南出飲渭,其行道因成王山,故因名也。

《西河記》曰:張駿立謙光殿成,後池死晷有五龍晝日見,移時乃滅。水通變綠色。駿即為銅龍以厭之。駿卒不勝此殿。

《廣雅》曰:有鱗曰蛟龍,有翼曰應龍,有角曰虯龍,無角曰螭龍。

《方言》曰:龍未升天曰蟠龍。

《齊諧記》曰:蛟龍畏楝樹葉、五色絲。

《漢武帝內傳》曰:王母乘紫雲之輦,又駕九色之班龍。

葛洪《神仙傳》曰:費長房與壺公俱去。后壺公謝而遣之,長房憂不能到家,公與所用竹杖,騎之,忽然而睡,已到家。以所騎竹投葛陂中,顧之,乃青龍也。

《管輅別傳》曰:龍者陽精,以潛於陰,幽靈上通,和氣感神。二物相扶,故能興。

《襯搡先賢傳》曰:宋玉對楚王曰:「神龍朝發崐崘之虛,暮宿於孟諸,超騰雲漢植澱,婉轉四瀆之里。夫尺澤之鯢,豈能料江海之大哉?」

《王子年拾遺錄》曰:方丈山,一名蠻雉山。東有龍場,方千里。有龍,皮骨如山阜,膚血如流水。燕昭王時,以龍膏為燈,光清澄若水,光焰五色,人以為瑞。

沉懷遠《南越志》曰:蟠龍,身長四丈,赤黑色,赤帶如錦文。常隨水而下入於海。有毒,傷人即死。

《人物志》曰:龍神不處網罟之水,鳳皇不翔罻羅之鄉。

《博物志》曰:昔禹平天下,會群臣於會稽之野,防風氏後至,殺之。夏德之盛,二龍降之。禹使范成光御之,以行域外。既周而還至南海,經防風,防風之神見禹使,怒而使射之。有迅雷風雨,二龍昇去。二臣恐,以刃自貫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療以不世之草而皆活,是為穿匈民。

又曰:龍肉,以醢漬之,則文章生。

《異苑》曰:陶侃常捕魚,得一織梭,還掛於壁。有頃雷雨,梭變成赤龍,從屋騰躍而去。

任昉《述異記》曰:漢和帝玄年,大雨,有一青龍墮於宮中。帝命烹之,賜群臣龍羹各一杯。故李尤《七命》曰:「味兼龍羹。」

楊咳戤《洛陽伽藍記》曰:西方烏場國西有池,龍王居之。池邊有一事,五十餘僧。龍王每作神變,國王祈請,以金玉昭唉投之池中,在後涌出,令僧取之。此寺衣食恃龍而濟世,人名曰龍王寺。

又曰:西方不可依山,甚寒,冬夏積雪。山中有池,毒龍居之。昔五百商人止宿池側,值龍忿怒,泛殺商人。槃陀王聞之,舍位與子,向烏場國學婆羅門咒。四年擲晷善得其朮,還,復王位,就池咒龍。龍變為人,悔過向王,王乃舍之。

《楚辭》曰:神龍失水而陸居,為螻蟻之所哉。

编辑

《禮記·月令》曰:季秋,伐蛟取鼉。

史記》曰:劉媼常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冥晦,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

漢書》曰:武帝玄封五年,帝自尋陽浮江,親射蛟江中,獲之。

《晉書》曰:周處,字子隱,義興陽羨人也。父魴,吳鄱陽太守。處少孤,未弱冠,膂力絕人,好馳騁田獵,不修細行,縱情肆欲,州里患之。處自知為人所惡,乃慨然有改勵擲昃,謂父老曰:「今時和歲丰,何苦而不樂耶?」父老嘆曰:「三害未除,何樂之有?」處曰:「何謂也?」答曰:「南山白額猛獸,長橋下蛟,并子為三矣。」處曰:「若此為患,吾能除之。」父老曰:「子若除之,則一郡之大慶,非徒去害而已。」處乃入山射殺猛獸,因投水搏蛟,或浮或沉,行數十里,而處與之俱,經三日三夜。人謂之死,皆相慶賀。處果殺蛟而反。

《家語》曰:竭澤而漁,則蛟不處其淵。

《山海經》曰:蛟,似蛇而四腳,小頭細頸,有白嬰。大者十數圍,卵生,子如一二斛甕。能吞人。

又曰:禱過山有虎蛟,魚身蛟尾,音如鴛鴦。

《淮南子》曰:蛟龍寢於泉,而卵剖陵。

又曰:一淵不兩蛟,蛟,魚之長,其皮有珠,今世以為刀劍之口是也。一說,魚二十斤,鮫也。一棲不兩雄。一則定,兩則爭。以喻日月不得并明,一國不可兩君也。

又曰:源流千里,深淵百刃,非為蛟龍也。

又曰:山致其高,而雲雨起焉;世曷其深,而蛟龍生焉;君子致其道,而福祿歸焉。

又曰:君子之居民上,若以腐索御奔馬;雍容恐失民意。若展足薄冰,蛟在其下。蛟,龍屬,皮有珠,能害人,故曰蛟在其下。

《孫卿子》曰:積水成川,蛟龍生焉。

《呂氏春秋》曰:前有佽飛者,得寶劍於干將,遂還。及涉江,至於中流,有兩蛟夾繞其船。佽飛仗寶劍曰:「杆中腐骨朽肉也。」赴江刺蛟,殺之。荊王聞之,仕以執圭。

《馬明生別傳》曰:明生捕賊,為賊所傷。道間見神女,以肘後管中一丸藥與服,即愈。隨女入岱宗山石室,金床玉几。安期生從六七仙人見神女,稱「下官」,請陽九百六之數。神女曰:「自頃四海水減,冥湖成山。連城之鯨、萬丈之蛟,不達斯運之度。惟叩天索水,辭訟紛紜。有於上府三反,煩於省察,司陰亦疲於謹案矣。」

《西京雜記》曰:瓠子河決,有蛟龍從九子,自決中逆上入河,噴沫流波,凡數十里。

又曰:董仲舒夢蛟龍入懷,乃作《春秋繁露》。

裴淵《廣州記》曰:新寧郡東溪甚饒蛟,及時害人。曾於魚梁上得之,其長丈餘,形廣如楯,修頸小頭,胸前赭,背上青班,脅邊若錦。

《尋陽記》曰:城東門通大橋,常有蛟,為百姓害。董奉疏一符與死晷,少時,見一蛟死浮出。

《博物志》曰:澹台子羽齎千金之璧渡河,河伯欲之。陽侯波起,兩蛟夾船。子羽左操璧,右操劍,擊蛟,皆死。既濟,三投璧於河,河伯三躍而歸之,子羽毀璧而去。

又曰:荊佽飛度江,兩蛟夾其舡。佽飛下劍盡斷其頭,而風波靜。

又曰:東海上有勇士菑丘沂者,過神淵,強使飲馬,馬沉。欣朝服,拔劍入水,三日三夜,殺二蛟一龍而出。雷電隨而擊之七日七夜,眇其左目。《韓詩外傳》同。

又曰:燕太子丹質於秦,見遣,而為機橋於渭,將殺之。蛟龍夾舉機,不得發。

又曰:人食燕肉者,不可入水,為蛟龍所吞。

《王子年拾遺錄》曰:漢昭帝常游渭水,使群臣漁釣為樂。時有大夫任緒,釣得白蛟,長三丈,若天蛇,無鱗甲,頭有一角,長二尺,軟如肉焉,牙如唇外。帝曰:「此魚䱉之類。非珍祥也。」乃命太官為鮓,骨青肉紫,味甚美。帝後思之,使罾者復覓,終不得也。

郭子橫《洞冥記》曰:文犀國,去長安萬里,在日南之南。人長七尺,被髪至踵,乘犀像,以為車船。乘像入海底取寶,宿蛟人之舍,媳悅淚珠。則蛟人所泣淚而成珠也,亦曰泣珠。

《續齊諧記》曰: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羅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以竹筒貯粉米祭之。漢建武中,長沙區回白日忽見一士人,自稱三閭大夫,謂曰:「聞君常見祭,甚善。但常年所遺為蛟龍所竊,若今有惠,可以楝葉塞其上,五色絲縛之,此二物是蛟龍所憚。」

《說文》曰:蛟,龍屬也。魚滿三千六百歲,蛟為之長,率魚而飛去。

《幼童傳》曰:魏太祖,年十歲,浴於譙水,蛟來逼,自奮水擊蛟,乃退,畢浴而還。

王韶之《始興記》曰:雲水源自湯泉,下流多蛟害。厲濟者遇之,必笑而沒。

盛弘之《荊州記》曰:襄城北沔水極深,有蛟為害。太守鄧遐勇果,時人方樊噲,拔劍入水,蛟繞其足,遐自揮劍截蛟數段,流血丹水,自此無害。

劉敬叔《異苑》曰:承陽人李增行經大溪,見兩蛟在川,引弓射之,中一即死。增歸,因復出市,有一女子素服銜涕,捉所射箭。增怪之,問焉,答曰:「何用問為?若是君箭,便以相還。」授矢而滅。增惡而驟返,未達家,暴死於路。

劉義慶《幽明錄》曰:晉安帝隆安初,曲阿民謝盛乘船入湖彩菱,見一蛟來向舡,舡回避,蛟又從其後,盛便以叉殺之。懼而還家,經年伍錄。至玄興中,普天亢旱,盛與同旅數人步至湖中,見先叉在地,拾取之云:「是我叉。」人問其故,具以實對。行數步,乃得心痛,還家一獸便死。

《續搜神記》曰:長沙有人,忘其姓名,家住邊江,有女子渚次浣沙,覺身中有異,復不以為患。遂妊身,生三物皆如鮧夷,提二音。魚,甚憐異之,乃著藻槃死晷養之。經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字大者為當洪,次者名破祖,小者名揉岸。天暴雨水,三蛟一時俱出,遂失所在。後天欲雨,此物輒來,女亦知當來,便出望之,蛟子亦出頭望母,良久方復去。經年後,女亡。三蛟子至其墓所哭之,經日乃去。聞其哭聲,狀如狗號。

又曰:安城平都縣尹氏,居在郡東十里日黃屯,尹佃舍在焉。玄嘉二十三年六月中,尹兒年十三,守舍。見一人可年二十許,騎白馬,張傘及贛者四人,衣并黃色,從東方而來,於門呼尹兒,來暫寄息。因入舍中,庭下坐床,一人捉傘復之。尹兒看其衣悉無縫,馬五色班,似鱗甲而無毛。有頃,雨氣至,此人上馬去,顧謂尹兒曰:「明日當更來。」尹兒觀其去,西行,躡虛而漸升。須臾,雲四合,白晝為之晦暝。明日,大瞬旦出,山谷沸涌,丘壑淼漫,將掩尹舍。忽見大蛟,長三丈餘,槃屈庇其舍頭焉。

任昉《述異記》曰:夏桀之末,宮中有女子化為龍,不可近,俄而復為婦人,甚麗而食人。桀命為蛟妾,告桀吉凶之事。

《唐明皇雜錄》曰:開玄中,有黃門奉使,自交廣而至,方拜舞於殿下,時國醫紀周顧之,謂上曰:「杆人腹中有蛟龍,明日當產一子,則不可活也。」上驚問黃門曰:「有疾否?」曰:「臣馳馬大庾嶺,時當大熱,既困且渴,因於路旁飲野水,遂腹中堅痞如石。」周即以消石雄黃煮而飲之,立吐一物,不數寸,其大如指,細視之,鱗甲具備。

《楚辭》曰:麇何食兮庭中?鮫何為兮木上?

编辑

《淮南子》曰:乘雲車,云雷之車。服應龍,服,轅中也;應龍,有翼之龍。參青蟉,青虯,青龍。屬絕瑞,席羅圖,蘿圖,車上席也。雲黃路,云黃,所乘路車。前白螭,白螭先導。後賁蛇。

《呂氏春秋》曰:季孫氏劫公家,奪公家政事而自專。孔子欲論朮則見外,孔子欲以進而見遠外。於是受養而便說,孔子欲受其養,而季子便說。魯國以訾孔子。訾,毀。孔子曰:「龍食乎清而游乎清,螭食乎清而游乎濁,魚食乎濁而游乎濁。今丘上不及龍,下不若魚,丘螭耶夫?欲立功者,豈得中繩哉?救溺者濡,追逃者趨。」

《王子年拾遺錄》曰:崐崘山第三層有螭潭百里,多龍螭,皆白色,千歲一蛻其五藏。此潭左側有五色后石,云是白螭之腸化為石。

《楚辭》曰:乘水車兮荷蓋,駕兩龍兮驂螭。

又曰:駕青虯兮驂白螭,吾與重華游兮瑤之圃。

宋玉《高唐賦》曰:乘玉輿兮駟蒼螭。

 鱗介部一 ↑返回頂部 鱗介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