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豸部三 太平御覽
卷九百四十七.蟲豸部四
蟲豸部五 

蚯蚓编辑

《河圖說徵》曰:黃帝起,大蚓見。

《大戴禮》曰:蚓無爪牙之利、筋脈之強,上食埃土,下蟻泉,用心一也。《文子》、《孫卿子》、《淮南子》同。

《禮記·月令》曰:孟夏,螻蟈鳴。後五日,蚯蚓出。冬至之日,蚯蚓結。

《孝經援神契》曰:蚓無食勞無勢,故無心。

《爾雅》曰:螼羌引切。蚓,[B146]蠶。他典切,即[B11C]亶也。江東呼寒蚓。

《後漢書》曰:王玄說隗囂曰:「神龍失勢,還與蚯蚓同。」

《帝王世記》曰:黃帝時,蚓大如虹。

《淮南子》曰:太陰在上,蚯蚓結,為陽候。

《抱朴子·軍朮》曰:蚯蚓見軍中尤多者,軍罷,又宜備反叛。

《慎子》曰:騰蛇游霧,飛龍乘云。雲罷霧除,與蚯蚓同。失所乘故也。

《呂氏春秋》曰:黃帝時見大螾,土氣勝,故其色尚黃。高誘曰:螾,蚯蚓也。

《淮南萬畢朮》曰:苓皮蚓脂,魚鱉自聚。注曰:取苓皮之漬水斗半,燒石如炭狀,以碎蚓脂中。已,置苓皮死晷。七日已,置沼,則魚鱉自聚矣。

楊泉《物理論》曰:檢身止欲,莫過於蚓。此志士所不及也。

郭義恭《廣志》曰:閩越江北山間,蠻夷啖蚯蚓脯為羞。

崔豹《古今注》曰:蚯蚓,一名[B11C]亶,一名曲亶。善長吟於地中,江東謂為歌女,或謂鳴砌。[B11C]亶,苑善二音。

《述異記》曰:劉德願兄子太宰從事中郎道存,景和玄年五月,忽有白蚓數十,登其齋前砌上,通身白色,人所未常見也。蚓并張口吐舌,大赤色。其年八月,與德願儲誅。

劉敬叔《異苑》曰:孟州王雙,宋文帝玄嘉初,忽不欲見明。常取水沃地,以菰蔣復氏,眠息飲食悉入中。云恆有女著青裙白領巾來就其寢。母聽聞荐下曆曆有聲,發之,見一青色白領蚯蚓,長二尺許。云此女常以一奩香見遺,氣甚清芬。奩乃螺殼,香則菖蒲根。於時咸謂雙暫同阜螽矣。

《廣五行記》曰:陳後主時,隋軍至江,蚯蚓盡出,森然如植箭。陳氏,水鄉;蚯蚓,土蟲像。陳氏自稱土德,盡出,傾其窟穴,以曲歸直。是歲隋平陳。

又曰:隋煬帝大業中,河間婦人養姑不孝。姑兩目暗,婦切蚯蚓為羹以食之,姑怪其味,竊藏一臠以示兒。兒還見,欲送婦詣縣。未及,而雷震其婦,俄而從空落,身如故,而易頭為白狗頭。

郭景縛《蚯蚓贊》曰:蚯蚓土精,無心之蟲。交不以分,於阜螽。觸而感物,無乃常雄。

《吳氏本草經》曰:蚯蚓,一名白頸螳螾,一名附引。

葛洪《療喉卒腫方》曰:用白頸蚯蚓十四枚,搗以途喉外,立愈。

陶弘景《集注本草經》曰:白頸蚯蚓,一名土龍,生蜚谷平土。白頸者,是其老大耳。

螔蝓编辑

《尚書大傳》曰:鉅定螺。鄭玄曰:鉅定,澤也。今屬樂安,故有縣屬齊。螺,蝸牛也。

《禮記·內則》曰:蝸醢而菰食。

《爾雅》曰:蚹蠃虒蝓。郭璞注曰:音移臾,即蝸牛也。

張揖《廣雅》曰:蠡蠃、蝸牛、虒蝓也。

《莊子》曰:有國於蝸之左角者曰觸氏,有國於蝸之右角者曰蠻氏。時相與爭地而戰,伏尸數萬,逐北,旬有五日而後反。

許慎《說文》曰:蝸,一曰虒蝓。

《山海經》曰:清要之山,北望河曲,是多倮累。郭璞注曰:倮累,蝸牛也。

陶弘景《集注本草經》曰:虒蝓,味咸,寒,無毒。一名陵蠡,一名土蝸,一名附蝸。生泰仙池澤,生陰地沙石垣下。虒蝓入三十六禽限,又是四種角之例,營室之精矣。

编辑

《毛詩·魚藻·彼都人士》曰:彼君子女,卷髪如蠆。

《毛詩義疏》曰:蠆,一名杜伯。河內謂之蚊,幽州謂之蠍。

《左傳·僖二》曰:臧文仲曰:「蜂蠆有毒,而況國乎?」

又《昭二》曰:鄭人謗子產曰:「其父死於路,已為蠆尾。」

《大戴禮》曰:神人國有蜂蠆,不螫嬰兒。

張揖《廣雅》曰:杜伯,蠹,蠆,蠍也。

《說文》曰:蠆,毒蟲也。

《魏志》曰:彭城夫人夜之廁,蠆螫其手,呻吟無賴。華佗令溫湯近熱,漬手其中,卒可得寢。但旁人數為易湯令暖,其日即愈。

《北史》曰:齊後主詔鎖南陽王綽赴行在所,至而宥之。問:「在州何者最樂?」對曰:「多取蠍,將咀漢,看時妓闃。」後主即夜索蠍一斗,比曉得二三升,置諸浴斛,使人祼臥斛中,號叫宛轉。帝與綽臨觀,喜噱不已,謂綽曰:「如此樂事,何不早馳驛奏聞?」綽由是大為後主寵。

《唐史》曰:劍南本無蠍。常有人任主簿,將擲炅。今呼為主簿蟲。

《莊子》曰:老聃曰:「三皇擲戟,上悖日月之明,下暌山川之精,中隳四時之施。其智慘於{刀蟲}蠍之尾,而猶自以為聖人,不可恥乎?」

唐景《龍文館記》曰:上巳日,上幸於渭濱,宴侍臣。其日,賜侍臣等柳卷各一,云帶之寬{刀蟲}毒,辟溫氣。

干寶《搜神記》曰:安陽城南有亭,宿者輒死。有書生入亭宿,明,掘得蠍,大如琵琶,毒長數尺。亭遂安靜。

《葛洪方》曰:蠍,中國屋中多,江東即尾

稽含《遇蠆賦序》曰:玄康二年,余中夜遇{刀蟲},客有戲余曰:「俗諺云:過滿百,為{刀蟲}戍螫。斯言信哉!」雖內省不疚,而逢此害,喟然而嘆,遂作賦。

编辑

焦贛《易林·震之蹇》曰:蟻封戶穴,大雨將集。

又《復之萃》曰:蜱蜉戴怨,不能上山。卻推蹶,損傷其顏。

《韓詩外傳》曰:夫吞舟之魚大矣,蕩而失水,則為蟻所制。

《大戴禮》曰:十二月,玄駒賁。蟻也。賁者,走於地中也。

《周官》曰:饋食之豆,蜃氐醢。蜃,蛤也。氐,蟻子也。

《禮記檀弓》曰:子張之喪,公明儀為志焉。褚幕丹質,蟻結於四隅。鄭玄注曰:畫褚之四角,其文如蟻行塗卻相交錯也。蟻,蚍蜉也。殷之蟻結,似今之蛇文畫也。

又《內則》曰:氐醢。氐,蚍蜉子也。

又《學記》曰:蟻子,時朮之,其此之謂乎?蟻,蚍蜉也。蚍蜉之子,微蟲耳。時蜉之所為其功,乃復成大垤也。

《爾雅》曰:蚍蜉,大蟻。俗呼為馬蚍蜉。小者蟻。齊人呼蟻蟻蛘。龔,音龍。直耕切。蟻。赤駁蚍蜉。{尉蟲}音尉。飛蟻。有翅。其子氐。氐,蟻卵。《周禮》曰:蜃蟻醬。

《後漢書》曰:鉅鹿張角賊起,皆著黃巾為標幟,時人謂之黃巾,亦名為蛾賊。蛾音魚綺切,即蟻字。喻賊眾多,故以為名。

張勃《吳錄》曰:九真移風縣有赤絮膠人,視土知有蟻,因墾發,以木枝插其中,則蟻緣而生漆,堅凝如螳螂子螵蛸也。折漆以染絮,其色正赤,所作赤絮則此膠也。

《孟堅》曰: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羶也。

《莊子》曰:函牛之鼎沸,蟻不得置一足焉。喻聖主之法明,奸至不敢蹈也。

又曰:東郭子問莊子曰:「道安在?」織子曰:「道在螻蟻。」

又曰:吞舟之魚,蕩而失水,則螻蟻能苦之。

《孫卿子》曰:不食者蟻,不飲者蜉蝣。

《韓子》曰:桓公伐孤竹,行山中,無水。隰朋曰:「蟻冬居山之陽,夏居山之陰。蟻壤寸而有水。」乃掘,遂得水。

又曰:千丈之堤,以螻蟻之穴而潰。

又曰:以骨去蟻,蟻愈多;以肉驅蠅,蠅愈至。

《呂氏春秋》曰:吞舟之魚,陸處不勝螻蟻。

《淮南子》曰:千里之堤,以螻蟻之穴漏;而百尋之屋,以突隙之焚。突,竈突也。

《抱朴子》曰:雞有專棲之雄,雉有擅澤之喬音嬌。蟻有兼弱之智,蜂有攻寡之計。人相役御,亦猶是耳。

又曰:周髀家云:「天圓如張蓋,地方如棋局,而旁轉如推磨,日左行,月右行,隨而左轉,如推於磨。蟻行磨石之上,磨左旋而蟻右去,磨疾而蟻遲,故不得不舒磨,以左回焉。」

又曰:百尋之山,焚於分寸之飈;千丈之陂,潰於一蟻之穴。

《符子》曰:東海有鰲焉,冠蓬萊而浮游於滄海。騰躍而上,則千雲之峰類邁於群岳;沉沒而下,則隱天之丘潛喬於重川。有氐蟻聞而悅之,與群蟻相要乎海畔,欲觀鰲焉。月余日,鰲潛未出,群蟻將反。遇長風激浪,崇濤萬仞,海水沸地,雷震。群蟻曰:「杆將鰲之作也。」數日,風止雷默,海中隱如岳。群蟻曰:「彼之冠山,何異我之戴粒?逍搖封壤之顛,伏乎窟穴也。」

《山海經》曰:朱蟻,其狀如蟻,郭璞曰:蟻,蚍蜉。在昆侖之虛。

京房《易妖占》曰:蟻無故當道,若門戶城郭聚土,水且傷人。

揚雄《方言》曰:蚍蜉,齊魯之間謂之句蟓,音駒養。西南梁益之間謂之玄駒,燕謂之蛾咩。楚郢以南,蟻土謂之封。

王充《論衡》曰:人坐巒瑩之上,察地之螻蟻,尚不見其體,安能聞其聲?何則?螻蟻之體細,不若人形。夫聲音孔氣不能達也。今天之崇高非直巒瑩,人體陛甓天,非若螻蟻於人也?謂天聞人之言,隨善惡,為吉凶,誤矣!

《揚子法言》曰:食如蟻,衣如華,不以泰乎?

劉義慶《世說》曰:殷仲堪父,病虛悸,聞床下蟻動,云是牛斗。孝武不知殷父,問:「有一殷病如此不?」仲堪流涕而起曰:「臣進退惟谷。」

郭義恭《廣志》曰:有飛蟻,有木蟻,古曰玄駒者也。又有黑黃大小數種之蟻。

劉欣期《交州記》曰:大和中,人有至武嶺,穴中有大蚍蜉,甚大。

《西京雜記》曰:長安化度廢寺內有礓石,徑二尺餘,孔穴通連,若欄椅巒瑩之狀,號曰蟻宮。常云於中見蟻,金色,其大若蜂,動逾萬計,乃掘及泉,因得此石。

張茂先《博物志》曰:蟻知將雨。

伏侯《古今注》曰:漢光武建武玄年,山陽有小蟲,類人形,甚眾。明日,皆懸樹枝而死,乃大蟻也。

崔豹《古今注》曰:牛亨問:「蟻曰玄駒,何也?」答曰:「河內人無何而見有人馬數千萬騎,皆大如黍米,旋動塗卻,從朝至暮。家人以火燒殺之,人皆是蚊蚋,馬皆成大蟻。故今人呼蚊蚋曰黍民,蟻曰玄駒。《揚子法言》曰:『吾見玄駒』是也。」

揚孚《異物志》曰:鯪鯉吐舌,蟻附之,因吞之。又開鱗甲,使蟻入其中,乃奮迅則舐取之。

劉敬叔《異苑》曰:桓謙,字敬祖。太玄中,忽有人皆長寸余,悉被鎧持槊、乘具裝馬自坎中出,緣機登竈,尋飲食之所。或有切肉,輒來叢聚,力所能勝者,以槊刺取,徑入穴。蔣山道士朱應子,令以沸湯澆所入處,寂不復出。因掘之,有斛許大蟻死在窟中。謙後以門釁同滅。

《古今五行記》曰:後魏顯宗天安玄年六月,兗州有黑蟻與赤蟻交斗,長六十步,廣四寸。赤蟻斷頭而死。黑主北,赤主南。時齊明帝殺少帝子業而自立,大為魏軍所破。東魏孝靜帝武定四年,鄴下有黃蟻與黑蟻斗。黃,東魏戎衣色;黑,西魏戎衣色。是時黃蟻盡死。時高歡圍玉璧,五旬不拔。歡疾,班師而薨。

《嶺表錄異》曰:嶺南蟻類極多,有席袋貯蟻子巢鬻於市者。蟻巢如薄絮囊,皆連帶枝葉,蟻在其中,和巢而賣,有黃色大於常蟻而腳長者。云南中柑子樹無蟻者實多蛀,故人競買之,以養柑子。

又曰:交廣溪澗間,酋長得收蟻卵,淘擇令淨,鹵以為醬。或云其味酷似肉醬,非官客親友不可得也。

《夢書》曰:蚍蜉為小盜銜食行也。夢見蚍蜉,小盜眾也。

《神光占》曰:行造酒家,蟻聚中庭,急去之。

應璩《百一詩》曰:大魏承衰敝,復欲密其羅。蚍蜉猶見得,何云鰍與蝦?狴犴既已備,倏復置黃沙。

《楚辭·招魂》曰:南方赤蟻若像,玄蟻若靈壺。

應璩《與曹昭伯箋》曰:空城寥廓,所聞者悲風,所見者鳥雀。其陳司空為邑宰,所在幽閑,獨坐愁思,幸賴游蟻,以娛其意;以今況之,知不虛矣。

郭璞《蚍蜉賦》曰:飾殷人之喪輿,在四隅而交結。濟齊桓之窮師,由山東之高垤。感萌陽以潛步,知將雨而封穴。伊斯蟲之愚昧,乃先識而似哲。

又《蚍蜉贊》曰:蚍蜉絲±,蟲之不才。感陽而出,應雨講台。物之蕪壞,自然知來。

 蟲豸部三 ↑返回頂部 蟲豸部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