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一十六

卷之一百一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一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一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六

  皇王部四十一

   唐僖宗恭定皇帝 黄巢附

   昭宗景文皇帝  哀帝

    僖宗恭定皇帝 黄巢附

唐書曰僖宗恭定皇帝諱儇懿宗第五子母曰惠安皇后

王氏咸通三年五月生於東内𥘉封普王名儼十四年十月

懿宗疾大漸其月十八日制曰朕守大器之重居兆人之

上囬慎一日如履如臨旰呉勞懷寢興思理渉道猶淺導

化未孚而攝養乖方寒暑成癘實有慮於闕政且無暇于

怡神竟未少瘳日加寖劇萬務繁㹅湏有主張爰考舊章

謀于卿士思闡鴻業式建皇儲第五男普王儼改名儇孝敬

温恭寛和愽厚日新令德天假英姿言皆中規動必由禮俾

邦本允叶人心冝立爲皇太子權勾當軍國政事咨爾中

外卿士洎于腹心之臣敬保天子輔成子志各竭乃心以

安𥠖獻是日懿宗崩即皇帝位于柩前年十二左軍中尉

劉行深右軍中尉韓文約居中執軍政並封國公八月皇

帝釋服𠕋聖母王氏爲皇太后河南大水九月守司空門

下侍郎平章事韋保衡貶賀州刺史乾符元年十一月庚

寅上有事於郊廟禮畢御丹鳯門大赦改元二年春正月

巳丑宰相崔彦昭率文武百官上尊號上御正殿受𠕋四


月海賊王郢攻剽浙西郡邑五月濮州賊首王仙芝聚徒

於長垣縣其衆三千進䧟濮州俘丁壯萬人鄆州節度使

牛穜出兵擊之爲賊所敗二年七月王仙芝㓂掠河南十

五州其衆數萬是月賊逼頴許攻携曲下之四年三月𡨚朐

賊黄巢聚數萬人攻鄆州䧟之七月黄巢自沂海其徒數萬

趍潁蔡入查牙山遂與王仙芝合七月賊䧟隋州五年二月

王仙芝餘黨攻江西招討使宋威出軍屢敗之仍宣詔書招

諭仙芝仙芝致書於威求節龯威僞許之仙芝令其大將尚

君長蔡温玉奉表入朝威乃斬君長温玉以徇仙芝怒急攻

洪州䧟其郛宋威赴援與賊戰大敗之殺仙芝傳首京師廣

明元年春正月乙夘朔上御宣政殿改元二月黄巢自衡永

州下嶺䧟湖南江西屬郡三月黄巢尚讓東下攻鄂州䧟

江南饒信等十五州七月渡江㓂淮南十月乃悉衆渡淮

巢自號率𡈽大將軍其衆冨足自淮巳北整衆而行不剽

財貨唯驅丁壯爲兵十一月䧟東都留守劉允章率分司

官屬迎謁之賊供頓而去坊市晏然壬申䧟SKchar州丙子犯

潼𨵿守𨵿諸將望風自潰十二月辛巳賊據潼𨵿時左軍

中尉田令孜專政宰相盧雋曲事之相與誤謀以至傾敗令

孜恐衆罪加巳請貶携官命學士王徽裴徹爲相甲申宣制

以户部侍郎翰林學士王徽裴徹同平章事貶右僕射門下

侍郎平章事盧携爲太子賔客携聞賊至仰藥而死是日上

與諸王妃后數百𮪍自子城由含光殿金光門出幸山南文

武百寮不之知並無從行者京城晏然是日晡晚賊入京城

時右驍衛大將軍張直方率武官十餘迎黄巢於坡頭壬辰

黄巢據大内僣號大齊稱年號金統悉陳文物據丹鳯門僞

中和元年春正月車駕在興元六月車駕幸成都府西川

節度使陳敬瑄自來迎奉之乙夘車駕至西蜀丁巳御成都

府改廣明二年中和元年大赦天下二年春正月天下勤

王之師雲㑹京畿京師食盡賊食樹皮以金玉買人於行營

之師人獲數百萬山谷避亂百姓多爲諸軍之所執賣八月

庚子賊同州防禦使朱温殺其監軍嚴實與大將胡真謝

曈等來降王鐸承制拜温華州刺史三年四月庚子沙陁忠

武義成義武等軍趍長安賊悉衆拒之於渭橋入敗而還

李克用乗勝追之己夘黄巢收其殘衆由藍田𨵿而遁庚辰

收京城天下行營兵馬都監楊復光上章告捷行在四年七

月癸酉賊將林言斬黄巢黄揆黄秉三人首級降時⿰氵専𥘉

徐將李師恱與賊戰于瑕丘賊殊死戰其衆殆盡林言與

巢走至太山狼虎谷之襄王村懼追至併命乃斬賊降師

恱壬午捷書至行在十二月丁亥朔大明宫留守王徽與

留司百官上表請車駕還宫詔以來年正月還京光啓元

年春正月車駕在成都府己夘還京三月丁夘車駕至京

師御宣政殿大赦改元時李昌符據鳯翔王重榮據蒲陜

葛爽據河陽洛陽孟方立據邢洺李克用據太原上黨

朱全忠據汴滑秦宗權據許蔡時⿰氵専據徐泗朱瑄據鄆齊

曹濮王敬武據淄青髙駢據淮南八州秦彦據宣歙劉漢

宏據浙東皆自擅兵賦迭相吞噬朝廷不能制江淮轉運

路絶兩河江淮賦不上供但歳時獻奉而巳國命所能制

者河西山南劒南嶺南西道數十州大約郡將自擅常賦

殆絶藩侯廢置不自朝廷王業於是蕩然五月宰臣蕭遘

率文武百寮上徽號曰至德光烈孝皇帝御宣政殿受𠕋

大赦十二月乙亥沙陁逼京師田令孜奉僖宗出幸鳯翔

𥘉黄巢據京師九衢三内宫室宛然及諸道兵破賊争貨

相攻縱火焚剽宫室居市里十焚六七賊平之後令京兆

尹王徽經年𥙷葺僅獲安堵至是亂兵復焚宫闕蕭條鞠

爲茂草矣二年春正月車駕在鳯翔李克用旋師河中與

朱玫王重榮同上表請駕駐蹕鳯翔仍數田令孜之罪乃以

飛龍使楊復恭知内樞宻事戊子田令孜迫乗輿請幸興

元庚寅車駕次寳鷄授刑部尚書孔緯兼御史大夫令率

從官赴行在時車駕夜出宰相蕭遘裴徹鄭昌圖及文武

百寮不之知扈從不及故令孔緯從之蕭遘惡令孜弄權

再亂京國因邠州奏事判官李松年至鳯翔乃令亟召朱

玫迎奉癸已朱玫別領歩𮪍五千至鳯翔令孜聞邠州軍至

奉帝入大散𨵿令禁軍守靈壁玫至禁軍潰散遂長驅追

駕至遵途驛嗣襄王煴疾爲玫所得時興元節度使石君

渉聞車駕入𨵿乃毁徹棧道柵絶險要車駕由他道僅逹

爲邠州軍踵後﨑嶇危殆者數四四月壬子朱玫李昌言

迫宰相蕭遘等於鳯翔驛舎請嗣襄王煴權監軍國事玫自

爲大丞相兼左右神䇿十軍軍容使遂驅率文武百寮奉襄

王還京師五月庚辰襄王僣即皇帝位年號建貞十二月

朱玫將王行瑜受密詔自鳯州率衆還長安辛酉行瑜斬

朱玫及其黨與數百人縱兵大掠是冬苦寒九衢積雪兵

入之夜寒冽尤劇民吏剽剥之後僵凍而死者蔽地百官

奉襄王奔河中王重榮給稱迎奉執李煴斬之文德元年

正月車駕在鳯翔蔡賊孫儒斬𥘿彦華師鐸于髙郵二月

壬午車駕至京師戊子御承天門大赦改元宰臣韋昭度

率文武百寮上徽號曰聖文睿德光武𢎞孝皇帝三月戊

戍朔御正殿受𠕋庚子上𭧂不康壬寅大漸癸夘立親弟

壽王傑爲皇太弟勾當軍國事是夕崩於武德殿壽二十

七謚曰惠聖恭定孝皇帝廟號僖宗葬靖陵

    黄巢

唐書曰黄巢曹州𡨚句人本以販鹽爲事乾符中仍歳凶

荒人饑爲盗河南尤甚𥘉里人王仙芝尚君長聚盗起於

濮陽攻剽城邑䧟曹濮及鄆州詔左金吾衛上將軍齊克

讓爲兖州節度使以本軍討仙芝仙芝懼引衆歷陳許襄鄧

無少長皆虜之衆號三十萬三年七月䧟江陵十月又遣

將徐唐莒䧟洪州時仙芝表請符不允以神䇿統軍使宋

威爲荆南節度招討使中使楊復光爲監軍復光遣判官

吴彦宏諭以朝旨釋罪别加官爵仙芝乃令尚君長詣闕

請罪且求恩命時宋威害復光之功擒送闕斬之賊怒悉

銳擊官軍威軍大敗復光收其餘衆以統之朝廷以王鐸代

爲招討五年八月收復荆州斬仙芝首獻於闕下先是君

長弟譲以兄奉使見誅率部衆入查牙山黄巢揆昆仲八

人率盗數千依譲月餘衆至數萬䧟汝州大掠𨵿東官軍

加討屢爲所敗其衆十餘萬尚譲乃與羣盗推巢爲王曰

衝天大將軍署官屬藩鎭不能制時天下承平日乆人不知

兵僖宗以㓜主臨朝號令出於臣下巢馳檄四方章奏論

列皆指目朝政之弊巢徒黨旣盛與仙芝爲影援及仙芝

敗東攻亳州不下乃襲破沂州虜之仙芝餘黨悉附焉時

王鐸緩于攻取髙駢鎭淮南表請詔討賊許之巢乃渡淮僞

降于駢駢遣將張璘率兵受降于天長鎭巢擒璘殺之因

虜其衆尋南䧟湖湘遂據交廣託越州觀察使崔璆奏乞

天平軍節度朝議不允又自表乞安南都護廣州節度亦

不允是歳自春及夏其衆大疫死者十三四衆勸請北歸

以圖大利廣明元年北踰五嶺犯湖湘江浙進逼廣陵髙

駢閉門自固所過鎭戍望風降賊九月渡淮十一月䧟洛

陽繼攻陜SKchar逼潼𨵿䧟華州留將喬鈐守之朝廷以田令

孜率神䇿博野等軍十萬守潼𨵿𨵿之左有谷可通行人

平時禁人出入謂之禁谷及賊至官軍但守潼𨵿不坊禁

谷尚譲林言率前鋒由禁谷而入夾攻潼𨵿官軍大潰博野

都徑還京師燔掠西市十二月三日僖宗夜自開逺門出趍

駱谷四日賊至昭應五日䧟京師時巢衆累年爲盗行伍不

勝其冨遇窮民於路爭行施遺旣入青門坊市聚觀尚譲

慰曉市人曰黄王爲生靈不似李家不惜汝輩但各安家

業賊衆競投物遺人十三日巢僣位國號大齊仍御樓宣

赦且陳符命曰唐帝知朕起義改元廣明以文字言之唐

巳無天分矣唐去丑口而安黄天意令黄在唐下乃黄家

日月也土生金予以金王宜改年爲金統中和元年二月

尚譲宼鳯翔鄭畋出師禦之大敗賊於龍尾坡畋乃馳檄

告諭天下藩鎭四月涇原行軍唐弘夫之師屯渭北河中

王重榮之師屯沙𫟍易定王處存之師屯渭橋鄜延托䟦

思恭之師屯武功鳯翔鄭畋之師屯盩厔六月邠寕朱玫

之師屯興平忠武之師三千屯武功是歳諸侯勤王之師

四面俱㑹十二月宰臣王鐸率荆襄之師自行在至鄭

畋帳下小校竇玫者驍敢無敵每夜率敢死之士百人直

入京師放火燔諸門斬級而還賊人悚駭二年王處存合

忠武之師敗賊將尚讓乗勝收京師賊遁去處存不爲備

是夜復爲賊宼襲官軍不利九月賊將同州刺史朱温降

王重榮十一月李克用率代北之師自夏陽渡河屯沙𫟍

三年正月敗黄揆於沙𫟍進營乾坑二月尚讓率衆十萬

援華州克用合河中易定忠武之師戰於梁田坡大敗賊

軍俘斬數萬乗勝攻華州塹柵以環之黄揆棄華州官軍

收城四月八日克用合忠武𮪍將龐從遇賊於渭南决戰三

捷大敗賊軍十日夜巢黨散走詰旦克用收京師巢賊出藍

田七盤路東走𨵿東五月巢賊先鋒將孟揩攻蔡州節度

使秦宗權稱臣於賊遂攻陳許營於溵水陳州刺史趙犨

逆戰敗賊前鋒生擒孟揩斬之巢乃悉衆攻陳州營於是

自唐鄧許汝孟洛鄭汴曹濮徐兖數十州畢罹其毒賊圍

陳郡三百日𨵿東仍歳無耕稼人餓𠋣牆壁間賊俘人而

食趙犨求援於太原四年二月李克用率山西諸軍由蒲

陜濟河㑹𨵿東諸侯赴援陳州三月諸侯之師復集四月

官軍敗賊於太康俘斬萬計收其四壁又敗賊將黄鄴於

西華收其壁巢賊大恐收軍營於故陽里官軍進攻之五

月大雨震電平地水深三尺壞賊壘賊自離散復聚於尉

氏逼中牟翌日營汴水北是夜復大雨震雷溝塍漲溢賊

分㓂汴州李克用自鄭州引軍襲擊大敗之殘衆保胙縣

𡨚句官軍追討賊無所保其將李讜張歸霸等各率部下

降于大梁尚讓率部下萬人歸時⿰氵専賊自相猜間相殺於營

中所殘者千人中夜遁去克用追擊至濟隂而旋賊散於

兖鄆界黄巢入㤗山徐帥時溥遣將張友與尚譲之衆掩

捕之至狼虎谷巢將林言斬巢及二弟鄴揆等七人首并

其妻子函送徐州

    昭宗景文皇帝

唐書曰昭宗景文皇帝諱曄懿宗第七子母曰惠安太后

王氏以咸通八年三月生於東内十三年封壽王名桀乾

符四年授開府儀同三司幽州大都督幽州盧龍等軍節度

使帝於僖宗母弟也尤相親睦自艱難播越甞隨侍左右

文德元年二月僖宗𭧂不䂊𥘉復宫闈人心傾瞩遽聞𬒳

疾軍民駭愕及大漸之夕未知所立軍容楊復恭請以壽

監國遺詔立爲皇太弟柩前即帝位時年二十二以司

空韋昭度攝冢宰巳丑見羣臣始聽政帝攻書好文尤重

儒術神氣雄俊有㑹昌之遺風以先朝威武不振國命䆮

微而尊禮大臣詳延道術意在恢張舊業號令天下即位

之始中外稱之四月庚午追謚聖母惠安太后曰恭獻龍

紀元年春正月上御武徳殿受朝賀大赦改元文武臣寮

進秩頒爵有𦍑五月漢州刺史王建䧟成都府迁陳敬瑄

于雅州建自稱西川兵馬留後用田令孜爲監軍十一月己

辛朔將有事於圎丘改名曰曄辛亥上𪧐齋於武徳殿甲寅

圎丘禮畢御承天門大赦大順元年春正月御武德殿受

朝賀宰臣百寮上徽號曰聖文睿德光武𢎞孝皇帝禮畢

大赦改元乾寧元年春正月上御武徳殿受朝賀大赦改

元二年五月甲子李茂貞王行瑜韓建等各率精甲數千

人入覲京師大駭人皆亡竄吏不能止帝御安福門以俟

之三帥旣至拜舞樓下帝臨軒喻之曰卿等藩侯冝存臣

節稱兵入朝不由奏請意在何也茂貞行瑜汗流洽背不

能對唯韓建陳叙入覲之日上並召昇樓賜巵酒宴於同

文殿茂貞行瑜極言南北司相傾深蠧時政請誅其太

甚者乃貶宰相韋昭度李磎尋殺之殺曰官數人而去王

行瑜留弟行約茂貞留假子閻圭各以兵二千人𪧐衛時

三帥同謀廢帝立𠮷王聞太原起軍乃止留兵𪧐衛而還

七月李克用舉軍渡河以討王行瑜李茂貞韓建等庚申

同州節度使王行實棄郡入京師謂兩軍中尉駱全瓘劉

景宣曰沙陁十萬至矣請奉車駕幸邠州且有城守時景

宣對鳯翔癸亥夜閻圭與劉景宣子繼晟同州王行實縱

火剽東市脅上出幸上聞亂登承天門遣諸王率禁兵禦

之捧日都頭李筠率本軍侍衛樓前閻圭以鳯翔之卒攻

李筠矢及御座之樓扉上懼下樓與親王公主内人數百幸

永興坊李筠軍扈蹕都頭李君實以兵繼至乃與筠兩都

兵士侍衛出啓夏門憩於華嚴寺以俟内人繼至其日晚

幸莎城鎮京師士庻從幸者數十萬比至南山谷口暍死

三之一至暮爲盗㓂掠慟哭之聲殷動山谷信𪧐宰相徐

(⿱艹石)搏崔胤三人至乃移幸石門鎮之佛宫乃令知樞

宻劉光𥙿薛王知柔歸京師制置令禁軍以備宫禁丙寅

李克用遣牙將閻諤奉表奔問奏屯軍河中候進止發赴

邠州丁夘上遣内官張承業傳詔克用軍便令監太原行

營兵馬發赴新平又令内官郄廷立傳詔涇州令張鐇起

涇原之師㑹克用軍上在南山半月餘克用仍在河中未

至渭北上懼鳯翔兵士刧遷乃令延王將御服鞍馬玉器

等至河中宣諭八月李克用遣子存貞奉表行在請車駕

還宫辛亥車駕還宫三年六月鳯翔軍犯京畿覃王拒之於

婁館接戰不利秋七月𡵨軍逼京師諸王率禁兵奉車駕

將幸太原癸巳次渭北華州韓建遣子允奉表起居請駐

蹕華州乙未次下邽丙申駐蹕華州時歧軍犯京師宫室

𫑮閈鞠爲灰 -- 灰 燼光化元年八月車駕自華還京御端門大

赦改元二年十一月左右軍中尉劉季述王仲先廢帝幽

於東内問安宫請皇太子𥙿監國是日迎皇太子𥙿監

矯宣昭宗命稱上皇甲午宣上皇制太子登皇帝位十二月

癸未夜護駕孫昭德周承誨等以兵攻劉季述王仲先携其

首詣東宫門呼曰逆賊王仲先巳斬首訖請陛下出宫慰諭

兵士宫人破鑰帝與后方得出天復元年正月昭宗反正登

長樂門樓受朝賀四月甲戌有事於宗廟是日御長樂門大

赦改元十月戊戍朱全忠引四鎮之師七萬赴河中京師聞

之大恐民皆亡竄山谷十一月中尉韓全誨與鳯翔護駕

都將李繼徽奉車駕出幸鳯翔三年正月車駕出鳯翔幸

全忠軍全忠素服待罪泣下不自勝上親解玉帶賜之乙

丑次扶風令朱友倫揔兵侍衛丁夘次興元宰臣崔㣧率

百官迎謁戊辰次咸陽己巳入京師天子素服𡘜于太廟

改服冕旒謁九廟禮畢御長樂樓大赦天祐元年正月全

忠率師屯河中遣牙將㓂彦卿奉表請車駕遷都洛陽全

忠令長安居人按籍遷居徹屋木自渭浮河而下連甍號哭

月餘不息秦人大罵於路曰國賊崔胤朱温傾覆社稷俾我

及此天乎天乎丁巳車駕發京師癸亥次陜州全忠迎謁于

路四月甲辰車駕由徽安門入朱全忠張全義宰相裴樞

孤損前導是日大風雨土跬歩不辨物色日暝稍止上

謁太廟禮畢還宫御正殿宣勞從官衛士乙巳上御光

政門大赦八月壬寅夜朱全忠令朱友恭氏叔琮蔣玄暉弑

帝於椒殿帝自離長安日憂不測與皇后内人惟沉飲自

寛時年三十八謚曰聖穆景文孝皇帝廟號昭宗葬和陵

    哀帝

唐書曰哀帝諱柷昭宗第九子母曰積善太后何氏景福

元年九月生乾寧四年封輝王名祚天復三年拜開府儀

同三司充諸道兵馬元帥天祐元年八月昭宗遇弑翌日

蔣玄暉矯宣遺詔又矯宣皇太后令皇太子柩前即位二

年四月甲辰夜彗起北河貫文昌其長三文在西北方十二

月戊申全忠令知樞宻王殷害皇太后何氏于積善宫四年

二月禪位于梁全忠建國奉帝爲濟隂王遷於曹州時太原

幽州鳯翔西川猶稱天祐正朔天祐五年二月帝爲全忠所

害時年十七謚曰哀皇帝以王禮葬於濟隂縣之定陶郷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一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