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三十一

卷之一百三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三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三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三十一

 偏霸部十五

  北齊髙殷    髙演    髙湛

    髙緯

     北齊髙殷

北齊書曰廢帝殷字正道文宣帝之長子也母曰李皇后

天保元年立爲皇太子時年六𡻕性敏慧𥘉學友語於跡

字下注云自反時侍者未逹其故太子曰跡字足傍亦爲

跡豈非自反耶文宣毎言太子得漢家性質不似我欲廢

之立太原王𥘉詔國子愽士李寳鼎𫝊之鼎卒復詔國子

愽土邢峙侍講太子雖冨於春秋而温𥙿開㓪有人君之

度貫綜經業省覽時政甚有羙名七年冬文宣召朝臣文

學者及禮學官於東宫宴㑹令以經義相質親自臨聽太

子手筆措問在㘴莫不歎美九年文宣在晉陽太子監國

十年十月文宣崩癸夘太子即帝位於晉陽宣德殿大赦

庚戍尊皇太后爲太皇太后皇后爲皇太后乾興元年

辰春正月癸丑朔改元巳未詔寛傜賦癸亥髙陽王湜薨

車駕至自晉陽戊申以常山王演爲大丞相都督中外諸

軍録尚書事三月甲寅詔軍國事皆申晉陽禀大丞相常

山王規笇秋八月太皇太后令廢帝爲濟南王以大丞相

常山王演入纂大統是日王居別宫皇建二年九月殂于

晉陽時年十七謚閔悼王

     髙演

北齊書曰孝昭皇帝演字延安神武皇帝第六子文宣皇

帝之母弟也㓜而英峙早有大成之量武明皇太后早所

愛重魏元象元年封常山郡公天保𥘉進爵爲王五年除

并省尚書令帝善斷割長於文理省内畏服七年從文宣

還鄴以尚書奏事有異同令帝與朝臣先論定得失然後

敷奏帝長於政術剖斷咸盡其理文宣歎重之八年轉司

空録尚書事九年除大司馬仍録尚書文宣崩帝居禁中

護喪事㓜主即位朝班除太傅録尚書事朝政皆决於帝

月餘乃居藩邸自是詔敕多不𨵿帝客或言於帝曰鷙鳥

捨巢必有探𡖉之患今日之地何宜屢出乾明元年從廢

帝赴鄴居于領軍府時楊愔燕子獻可朱渾天和宋欽道

鄭子黙等以帝威望旣重内懼權逼請以帝爲太師司州牧

録尚書事長廣王湛爲大司馬録并省尚書事解京畿大

都督帝旣以尊親而見猜厈乃與長廣王期獵謀之於野

三月甲戌帝𥘉上省旦發領軍府大風𭧂起壞所御車幔

甚惡之及至省朝士咸集㘴定酒數行於㘴執尚書令楊

愔右僕射燕子獻領軍可朱渾天和侍中宋欽道等於座

帝戎服與平原王叚韶平𥘿王髙歸彦領軍劉洪徽入自

雲龍門於中書省前遇散𮪍常侍鄭子黙又執之同斬於

御府之内帝至東閤門都督成休寧抽刃呵帝帝令髙歸

彦喻之寜厲聲大呼不從歸彦旣爲領軍素爲兵士所服

悉皆弭伏寧方歎息而罷帝入至昭陽殿㓜主太皇太后皇

太后並出臨御㘴帝奏愔等罪求伏專擅之辜時庭中及

兩廊下衛士二千餘人皆𬒳甲待詔武衛娥永樂武力絶倫

𬒳文宣重遇撫刃思效廢帝性吃訥兼倉卒不知所言

太皇太后又爲皇太后誓言帝無異志唯云逼而巳髙歸

彦勑勞衛士解嚴永樂乃内刀而泣帝乃令歸彦引侍衛

之士向華林園以京畿軍入守門閤斬娥永樂於園詔以

帝爲大丞相都督中外諸軍録尚書事相府佐史進位

一等帝尋如晉陽有詔軍國大政咸諮決焉帝旣當大位

知無不爲擇其令典考綜名實廢帝恭巳以聽政太皇太

后尋下令廢少主命帝統大業皇建元年八月壬午皇帝

即位於晉陽宣德殿大赦改乾明元年爲皇建壬辰詔分

遣大使廵省四方觀察風俗問人疾苦考求得失捜訪賢

良二年十一月甲辰詔曰朕嬰此𭧂疾奄忽無逺今嗣子

冲眇未聞政術社稷業重理歸上德右丞相長廣王研機

測化體道居宗人雄之望海内瞻仰同胞共氣家國所慿

可遣尚書左僕射趙郡王叡喻旨徴王統兹大寳先是帝

不豫而無闕聽覽是日崩於晉陽宫時年二十七大寧元

年閏十二月癸夘梓宫還鄴上謚曰孝昭皇帝葬於文野

陵帝聦敏有識度深沉能斷不可窺測身長八尺腰帶十

圍儀望風表逈然獨秀自居臺省留心政術閑明簿領吏

所不逮及正位宸居彌所尅勵輕傜薄賦勤恤人隱内無私寵

外収人物雖后父位亦特進無別日𣅳臨朝務知人之善

惡毎訪問左右冀獲直言曽問舎人裴澤在外議論得失

澤率爾對曰陛下聦明至公自可逺侔古昔而有識之士

咸言傷細帝王之度頗爲未弘帝𥬇曰誠如卿言朕𥘉臨

萬機慮不周悉故致爾耳此事度可乆行恐後又嫌踈漏

澤因𬒳寵遇其樂聞過也如此趙郡王叡與庫狄安侍坐

帝曰湏抜我同堂弟顯安我親姑子今序家人禮除君臣

之敬可言我之不逮顯安曰陛下多妄言曰(⿱艹石)何對曰陛

下昔見文宣以馬鞭撻人常以爲非而今行之非妄言耶

帝握其手謝之又使直言對曰陛下太細天子乃更似吏

帝曰朕甚知之然無法來乆將整之以至無爲耳又問王

晞晞荅如顯安皆從容受納

     髙湛

北齊書曰丗祖武成皇帝諱湛神武皇帝第九子孝昭皇

帝之母弟也儀表瓌傑神武尤所鍾愛神武方招懷荒逺

乃爲帝娉蠕蠕而蠢太子菴烏含羅辰女隣和公主帝時

年八𡻕冠服端嚴神情閑逺華戎歎異元象中封長廣郡

公天保𥘉進爵爲王拜尚書令尋兼司徒遷太尉乾明𥘉

楊愔等密相踈忌以帝爲大司馬領并州刺史帝旣與孝

昭謀誅諸執政遷太𫝊録尚書事領京畿大都督皇建𥘉

進位右丞相孝昭幸晉陽帝以懿親居守鄴政事咸見委

託二年孝昭崩遺詔徴帝入統大位及晉陽宫發喪於崇

德殿皇太后令所司遺詔左丞相斛律金率百僚郭敦勸

三奏乃許之大寧元年冬十一月癸丑皇帝即位於南宫大赦

皇建二年爲大寧庚申詔大使廵行天下求政善惡問

人疾苦擢進賢良是𡻕周武帝保定元年河清元年

正月乙亥車駕至自晉陽辛巳祀南郊壬午享太廟景戍

立妃胡氏爲皇后子緯爲皇太子大赦四月乙巳青州刺

史上言今月庚寅河濟清以河濟清改大寧二年爲河清二年

癸未春正月乙卯帝詔臨朝堂䇿試秀才以太子少𫝊魏収爲

兼尚書右僕射十二月大雨雪連月南北千餘里平地數

尺雪晝下雨血於太原四年三月彗星見有物隕於殿庭如赤

⿰氵𭝠鼓帶小鈴殿上石自起兩兩相對又有神見於後園萬壽

堂前山穴中其體壯大不辨其面兩齒絶白長出於脣帝直

𪧐嬪御巳下七百人咸見焉帝又夢之夏四月戊午大將

軍東安王婁叡坐事免乙亥陳人來聘太史奏天文有變

其占當有易王景子乃使太宰叚韶兼太尉持節奉皇帝璽

綬傳位於皇太子大赦改元爲天統元年百官進級降罪各有

差又詔皇太子妃斛律氏爲皇后於是羣公上尊號爲太上

皇帝軍國大事咸以奏聞始將傳政使内叅乗子尚乗驛送

詔書於鄴子尚出晉陽城見人𮪍馬隨後忽失之尚未至鄴

而其言巳布矣天統四年十二月辛未太上皇帝崩於鄴宫

乾壽堂時年三十二謚曰武成皇帝廟號丗祖葬永平陵

     後主髙緯

北齊書曰後主諱緯字仁綱武成皇帝之長子也母曰胡

皇后夢於海上㘴玉盆日入裙下遂有娠天保七年五月

五日生帝於并州邸帝少羙容儀武成特所愛寵拜王丗

子及武城入纂太業立爲皇太子河清四年武成禪位於

天統元年乙酉夏四月景子皇帝即位於晉陽宫大赦

河清四年天統三年二月壬寅朔帝加元服大赦四

年秋周人來通和太上皇帝詔侍中斛斯文略報聘于周

十二月辛未太上皇帝崩武平三年二月侍中祖珽爲左

僕射是月敕撰𤣥洲𫟍御覽後改名聖壽御覽三月辛酉

詔文武官五品以上各舉一人秋七月戊辰誅左丞相咸

陽王斛律光及其弟幽州行臺荆山公豐樂八月庚寅廢

皇后斛律氏爲庶人是月聖壽堂御覽成敕付史閤後改

脩文殿御覽六年八月周師入洛川屯芒山攻逼洛城縱火舩焚

浮橋河橋絶閏月巳丑遣右丞相髙阿那肱自晉陽禦之

師次河陽周師夜遁七年冬十月帝太狩於祁連池周師

攻晉州癸亥帝還晉陽甲子出兵大集晉陽庚午帝發晉

陽列陣而行上雞栖原與周齊王憲相對至夜不戰周師

斂陣而退十一月周武帝退還長安留偏師守晉州阿郍

肱等圍其城戊寅帝至圍所十二月戊申周武帝來救晉

州庚戌戰于城南齊軍大敗帝弃軍先還癸丑入晉陽

憂不知所之甲寅大赦帝謂朝臣曰周師甚盛(⿱艹石)何群臣

咸曰天命未改一得一失自古皆然宜停百賦安朝野收

遺兵背城死戰以存社稷帝意猶預欲向北朔州乃留安

得王延宗廣寜王孝珩等守晉陽(⿱艹石)晉陽不守即欲奔

突厥群臣皆曰不可帝不從其言開府儀同三司賀拔伏恩輔

相慕容鍾葵等與𪧐衛近臣三十餘人西奔周師乙卯詔募

兵遣安德王延宗爲左廣寧王孝珩爲右延宗入見帝告

欲向北朔州延宗泣諌不從帝宻遣王康德與中人齊紹

等送皇太后皇太子於北朔州景辰帝幸城南軍勞將士

其夜欲遁諸將不從丁巳大赦改武平七年隆化元年

其日穆提婆降周詔除安德王延宗爲相國委以備禦延宗

流涕受命帝乃夜斬五龍門而出欲走突厥從官多散領軍

梅勝郎叩馬諌乃廻之鄴時唯阿郍肱等十餘𮪍廣寧王

孝珩襄城王彦道續至得數十人同行戊午延宗從衆議

即皇帝位於晉陽改隆化爲德昌元年庚申帝入鄴辛酉

延宗與周師戰於晉陽大敗爲周師所虜帝遣募人重加

官賞雖有此言而竟不出物廣寧王孝珩奏請出宫人及

𤤽寳班賜將士帝不恱斛律孝卿居中受委帶甲以處分

請帝親勞軍爲帝撰辭且曰宜慷慨流涕感激人心帝旣

出臨衆將令之不復記所受言遂大𥬇左右無辭將士莫

不解體於是自大丞相巳下太宰三師大司馬大將軍三

公等官並増貟而授或三或四不可勝數甲子皇太后從

北道至引文武一品巳上入朱華門賜酒食及𥿄筆問以

禦周之方略群臣各異議帝莫知所從又引髙元海宋士

素盧思道李德林等欲議禪位皇太子先是望氣者言當有

革易於是依天統故事傳位㓜主帝自稱太上皇㓜主名恒

帝之長子也母曰穆皇后武平元年六月生於鄴其年十月立

爲皇太子隆化二年正月乙亥即皇帝位時年八𡻕改元

承光元年大赦於是黄門侍郎顔之推中書侍郎薛道

衡侍中陳徳信等勸太上皇往河外募兵更爲經略(⿱艹石)

濟南𭠘陳國從之丁丑太皇太后太上皇自鄴先趣濟州周

師漸逼癸未㓜主又自出鄴東巳丑周師至紫陌橋癸巳燒

城西門太上皇將百餘𮪍東走乙亥渡河入濟州其日㓜主

禪位於大丞相任城王湝令侍中斛律孝卿送禪文及璽

綬於瀛州孝卿仍以之歸周又爲任城王詔尊太上皇爲

無上皇㓜主爲宋國天王留太后於濟州遣阿郍肱留守

太上皇并皇后携㓜主走青州韓長鸞鄧顒等數十人

從太上皇旣至青州即爲入陳之計而阿郍肱召周軍約生

致齊主而屬使人吿言賊軍在逺巳令人燒斷橋路太上所

以停後周軍奄至青州太上窘急將遜於陳置金囊於鞍

後與長鸞淑妃等十數𮪍至青州南鄧林爲周將尉遲剛

所獲送鄴周武帝與抗賔主禮并太后㓜主諸王俱送長

安封帝温國公在位凡一十三年帝業昏亂加之𭧂虐崔

季舒斛律光等皆以直見殺帝好自彈琵琶而唱無愁曲

每處深官羞見朝士三日一臨小殿啓事者走如飄風頭

著于胷不得平視凡諸犬馬皆有儀同郡君之號又於宫

中立貧窮材舎帝自弊衣爲乞兒毎好不急之求一夜索

蝎及暁得三斗置之浴斛使人祼卧斛中觀其號呌宛轉

而爲𥬇樂又賣官爵各分州郡下至卿官皆降中旨於是

州縣官人多出富啇大賈競爲貪縱人不聊生以至於敗

也𥘉武成夢大蝟攻破鄴城乃悉索境内蝟膏以絶之議

者以帝之名聲與蝟和恊亡齊之徴也  百三十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