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一百八十二

卷之一百八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一百八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一百八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八十二

 居處部十

     門上

說文曰門捫也在外爲人所捫摸也從二户象形也閶闔

天門也闔門扉也門𨳲也䦳門嚮也闤闠市門也閽門堅

也閽昏也門常昏閉故曰閽即守門𨽻人也閻里中之門

也〇易說卦曰艮爲門

爾雅曰閍謂之門注詩曰祝𥙊於祊是也

又曰正門謂之應門宫中之門謂之闈謂相通小門也

韓楊天文要集角天門也 風俗通曰閈城外郭内里門

也 禮記注云天子五門臯門雉門庫門應門路門魯有庫

雉路三門則諸侯三門也

漢制内至禁省爲殿門外出大道爲掖門

應劭注漢書曰掖者言在司馬門之旁掖王者行幸設車

宫轅門帷宫旌門無宫則供人門鄭注周官云次車爲藩

則仰車轅以表門張帷爲宮則樹旌以表門陳列周衛則

立長人以表門

周禮曰掌舎掌王㑹同之舎設陛枑再重設車宫轅門爲

壇㙺宫𣗥門爲帷宫設旌門無宫則供人門轅門謂次以爲藩卽車以爲門人門謂以人爲衛立

長人以爲門

又曰師氏掌詔王媺居虎門之左司王朝注云虎門路寢

門也王曰視朝於路寢門外也𦘕虎焉以明勇猛於守冝也

尚書曰舜賔于四門四門穆穆

又曰闢四門

詩曰迺立臯門臯門有伉迺立應門應門鏘鏘

又曰北門刺士不得其志也言衛之忠臣不得其志耳出

自北門憂心殷殷

又曰髙門有閌

又曰衡門誘僖公也愿而無立志故作是詩以誘掖其

君也衡門之下可以棲遟

詩義問曰横一木作門而上無屋謂之衡門

易曰重門撃柝以待暴客

又曰出門同人無咎

又曰不出户庭無咎

禮記曰凡與客入者每門讓於客客至於寢門則主人請

入爲席然後出迎客主人入門而右客入門而左

又曰生男懸(⿰弓爪)於門左

又曰立不中門行不履閾

又曰婦人送迎不出門見兄弟不踰閾

又曰兩君相見揖讓而入門入門而懸興

又曰大夫士出入公門由闑右不踐閾

又曰入門而問諱

又曰孔子負手曵杖逍遥於門

又曰天子諸侯臺門此以髙爲貴者

又月令曰孟秋其祀門𥙊先肺隂氣出祀之於門外順隂也

又曰孟冬戒門閭修

左傳啓塞從時門户橋道謂之啓城郭牆塹爲之塞皆啓

閇之急不可一日而闕也

又襄二年王叔 宰曰蓽門圭竇之人而皆陵其上難爲

上矣蓽門柴門閨竇小户穿壁上銳下方狀如圭

又曰新作南門書不時也注本名稷門公吏高之改高門也

又曰鄭大水龍𨷖于時門之外洧淵

又曰公及邾師戰敗績邾人𫉬公胄懸諸魚門杜預曰魚門邾城門

又曰楚子嚢圍宋門于桐門

又曰楚子爲陳夏氏亂遂入陳殺夏徴舒轘諸栗門轘車裂也

栗門陳城門也

論語憲問曰子擊磬於衛有荷蕢而過孔氏之門者曰有

心哉擊磬乎

又曰邦君樹塞門管氏亦樹塞門

又郷黨曰入公門鞠躬如也

史記曰金馬門者宦者署門也門旁有銅馬故謂之曰金

馬門

又曰太史公曰余過大梁求所謂夷門者大梁城東門也

又曰夫以汲鄭之賢有勢則賔客十倍無勢則否况衆人

乎下邽翟公有言始翟公爲廷尉賔客闐門及廢也門外

可設爵羅翟公復爲廷尉客欲往翟公乃大署門曰一死

一生乃知交情一貧一冨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又曰萬石君子慶爲内史慶歸入門不下車萬石君聞之

不食慶恐肉𥘵請罪不許舉宗及兄建肉𥘵萬石君讓曰

内史貴人入閭里里中長老皆走匿而内史坐車中自如

固當乃謝罷慶慶及諸子入里門趨至家

又曰吕不韋說子楚曰吾能大子之門子楚𥬇曰盍自大

子之門顧乃大吾門不韋曰吾門待子門而大耳

漢書曰太液池有壁門

又曰陳平家貧負郭窮巷以席爲門然門外多長者車轍

又曰魏勃家貧欲見齊相曹叅無以自逹常早起掃其門

人問故勃曰欲見相君無因故爲子掃門乃見叅叅用爲

舎人

又曰梅福居家常以讀書養性爲事至元始中王莽顓政

師古曰顓與專同福一朝棄妻子去九江至今傳以爲仙其後人

有見福於會稽者變名姓爲吴市門卒云

又曰于定國父于公其閭門壞父老方共治之于公謂曰

以髙大閭門令容駟馬髙盖車我治獄多隂徳未曽有𡨚

子孫必有興者至定國爲丞相永爲御史大夫封侯丗傳

又曰張釋之爲公車令頃之太子與梁王共車入朝不下

司馬門如淳曰官衛令諸岀入殿門公車司門者皆下不如令罰金四兩於是釋之追止

太子梁王母入殿門遂劾不下公門不敬奏之薄太后聞

之文帝免冠謝曰教兒不謹薄太后使丞詔赦太子梁王

然後得入文帝繇是竒釋之拜爲中大夫

又曰鄭崇爲尚書上謂曰君門如市何以欲禁切主上

曰言請求者多交通賔客者也崇對曰臣門如市臣心如水

又曰鄒陽諌吴王曰今臣盡智畢義易精極慮則無國不

可姧飾固陋之資則何王之門不可曵長𥚑乎

又曰王尊爲東平相是時東平王以至親驕不奉法度傳

相連坐師古曰前任傅相者頻坐王得罪及尊視事奉璽書至庭中王未

及出受詔尊持璽書歸舎食巳及還致詔尊持後謁者王傅在前

說相䑕之詩師古曰鼠鄘風篇名刺無禮之詩也其辝曰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爲相

視也言視鼠有皮雖處髙顯之地偷食苟得不知廉耻人無禮儀亦與䑕同不如速无也尊曰母持布

鼔過雷門師古曰雷門會稽城門也有大鼔越摯此鼔聲聞洛陽故尊引之也布鼔謂以布爲鼔故無聲

王怒起入後宫尊亦直趨岀就舎

又曰蓋寛饒字次公爲諌議大夫行郎中户將軍師古曰百官公

卿表郎中令屬官有郎中事户𮪍三將盖各以所主爲名也將者主户衛也劾奏衛將軍張安

世子侍中陽都侯彭祖不下殿門師古曰過殿門不下車也并連及安

世居位無𥙷彭祖時實下門寛饒坐舉奏大臣非是左遷爲

衛司馬

又曰蕭望之署小苑東門𠉀時王仲翁出入從倉頭盧兒

顧謂望之不肯録録反抱關爲師古曰録錄謂循常也言望之不能隨例捜索以

忤執政不得大官而守門望之曰各從其志

又曰鉤弋夫人大有寵有娠十四月乃産是爲昭帝武帝

曰昔堯十四月而生今鉤弋亦然乃命其門曰堯母門

范曄後漢書曰孔融云鄭君里門四方所由觀禮其廣令

容髙車結駟名爲通徳之門

又曰郅惲字君章爲上東門𠉀帝常獵夜還惲拒門不開

帝乃逥從中東門入賜惲布貶中東門候

又曰李膺傳曰是時朝廷日亂綱紀頽弛膺獨持風裁以

聲名自髙士有𬒳其容接者名爲登龍門以魚爲喻龍門

河水所下之口在今絳州龍門縣

辛氏三𥘿記曰河津一名龍門水陸不通魚鱉之屬莫能

上江海大魚薄集龍門下數千不得上上則爲龍

表宏漢紀曰建𥘉二年有司依舊典奏封諸舅太后詔曰

前過濯龍門上見外家車如流水馬如龍吾不譴怒之但

絶其歳用

後漢書馬援傳曰孝武皇帝時善相馬者東門京鑄作銅

馬法獻之有詔立馬於魯班門外 更名魯班門爲金馬

又曰赤眉入長安更始單𮪍走從厨城門出三輔黄圖曰洛城門王莽

故曰建于門其内有長安厨官俗名之爲厨城門今長安故城北面之中門是也諸婦女從後連

呼曰陛下當下謝城更始即下拜復上馬去

又郭祚傳曰祚遷尚書右僕射故事令僕中丞騶唱而入

宫門至於馬道及祚爲僕射以爲非盡敬之冝言於丗宗

帝約之詔御在太極唱至止車門御在朝堂至司馬門騶

唱不入宫自此始也

又曰張湛建武𥘉爲左馮翊在郡修典禮設條教政化大

行後告歸平陵望寺門而歩告請也告歸謂請假歸寺門即平陵縣門也主簿

進曰明府位尊徳重不冝自輕湛曰禮下公門軾輅馬

也君所居曰寢車馬曰輅馬軾車前横來也乘車曰必正之有所敬則撫軾爲小俛也

禮記曰大夫士下公門式輅馬孔子於郷黨恂恂如也父

母之國所冝盡禮何謂輕哉

又曰虞延爲陳留督郵勑延一人從駕到魯還經封丘城

門門下小不容羽蓋帝怒使撻侍御史延因   引咎

以爲罪在督郵言辭激揚有感上意乃制詔曰以陳留督

郵虞延故侍御史罪冝放

魏書曰文帝𥘉在東宫集諸儒於肅城門内講論大義𠈉

𠈉無倦

吴志曰張昭諌孫權不從稱疾不朝權自出過其門呼昭

辭疾篤權使燒其門欲恐之昭更閇户權使滅火住門良

乆昭諸子共扶昭起權載以還宫

又曰𥘉平中謡曰黄金車班蘭耳閶闔門岀天子閶闔吴

西郭門夫差所作

又曰諸葛恪有遷都意更起武昌宫是月武昌門災改作

端門

𣈆書曰王衍旣有盛才羙貌明悟若神常自比子貢聲名

藉甚傾動當世妙善𤣥理唯談莊老每捉玉柄塵尾與手

同色義理有所不安隨即改更世號口中雌黄朝野翕然

謂之一世龍門

又曰賀循時廷尉張闓住在小市將奪左右近宅以廣其

居乃𥝠作都門早閇晏開人多患之訟於州府皆不見省

會循出至破崗連名詣循質之循曰見張廷尉當爲及之

闓聞而遽毀其門詣循致謝其爲世所敬服如此

又曰陳頵字延思陳國若人也少好學有文義父訢立宅

起門頵曰當使容駟馬車訢𥬇而從之

又曰稽含自號即丘子門曰歸厚之門

崔鴻十六國春秋夏録曰赫連勃勃宫殿大成乃刻石都

南頌其功徳其南門曰宋朝門東門曰招魏門西門曰平

朔門又起冲天臺于南山欲登之望長安

又後趙録曰建武十年白虹出自大杜經鳯陽門東南連

天十餘刻乃滅於是閉鳯陽門唯元日乃開

又後𥘿録曰姚興從朝門遊于文武苑及昏而還將自平

朔門入前駈旣至城門校尉王滿聦𬒳甲持杖閉門拒之

乃廻從朝門而入旦而召聦謂之曰卿社稷之臣也朕有

嘉焉於是進位二等

隋書曰髙祖𥘉爲定州㹅管先是定州城西門乆閇不行

齊文宣帝時或請開之以便行路帝不許曰當有聖人來

啓之及髙祖至而開焉莫不驚異

陳書曰髙宗七年改作雲龍神虎二門案宫殿簿曰雲龍門

第二重宫牆東西門晉本名中東華門夲晉東掖門也梁改

之西對第三重牆萬春門神虎門第二重宫牆西門𣈆夲

名中西華門     夲𣈆西掖門宋改名西華東入

對第三重牆千秌門

水經注曰長安城惠帝元年築六年成即咸陽也本離宫

無城故城之十二門東出北頭第一門宣平門王莽更名

春正門正月亭民曰東城門其郭門曰東都門逢萌桂冠

處也第二清明門一曰凱門王莽更曰宣徳門布思亭内

有籍田倉亦曰籍田門第三霸門王莽更名仁壽門無疆

亭民見門色青又名青城門亦曰青綺門邵平種𤓰處也

南出東頭第一門覆盎門王莽更曰永春門長茂亭其南

有下杜城應劭曰故杜陵之下聚落也故曰下杜門又曰

端門北對長樂宫第二門安門亦曰鼎路門王莽改曰光

禮門顯樂亭第三西安門北對未央宫夲名平門王莽更

名信平門城正亭西岀南頭第一章門王莽更名萬秋門

億年亭亦曰故光畢門也又曰便門第二直門王莽改曰

直道門端路亭故龍樓門也第三西城門亦曰雍門王莽

更名章義門著𧨏亭其水北有函里民名曰函里門又曰

光門亦曰突門北出西頭第一門横門王莽更名朔都門

左幽亭如淳曰横音光外郭有𣗥門徐廣曰在渭北漢書

徐厲軍此以備匈奴又有通亥門也第二門洛門又曰朝

門王莽更名建子門廣世亭一名髙門



太平御覽卷第一百八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