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百九十八

卷之七百九十七 太平御覽 卷之七百九十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七百九十九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九十八

 四夷部十九

  西戎七

  吐蕃  大羊同   悉立   章求拔

  且末  烏耗    西夜

     吐蕃

唐書曰吐蕃在長安之西八千里本漢西羗之地其種落

莫知所出或云南涼秃髮利鹿孤之後也利鹿 孤有子

曰樊尼及利鹿孤卒樊尼尚㓜弟傉檀嗣位以樊尼爲安

西將軍後魏神瑞元年傉檀爲西秦乞佛盤熾所滅樊尼

招集餘衆以投沮渠蒙遜蒙遜以爲臨松太守及蒙遜㓕

樊尼乃率衆西奔濟黄河逾積石於羗中建國開地千里

樊尼威惠夙著爲群羗所懷皆撫以恩信歸之如市遂改

姓爲窣勃野以秃髮爲國号語訛謂之吐蕃其後子孫蕃

昌又侵伐不息土宇漸廣歴周及隋猶隔諸羗未通於中

國其國人号其王爲賛普置大論小論以統理國事無文

字刻木結繩爲約雖有官不常厥職臨時統領徴兵用金

箭㓂至舉烽燧百里一亭用刑嚴峻小罪剜眼劓刖或皮

勒鞭鞭之但隨喜怒而無常科囚人於地牢深數丈二三

年方出之宴異國賔客必驅𭒀牛令客自射牲以供饌與

其臣下一年一小盟刑羊狗猕猴先折其足而殺之繹其

膓而屠裂之令巫者告于天地山川日月星辰之神云(⿱艹石)

心遷變懷姦反覆神明鑒之同於羊狗三年一大盟夜於

壇墠之中陳設肴饌殺人馬牛驢以爲牲呪曰尓等咸湏

同心勠力共保我家惟天地神祗共知尓志有負此盟使

尓身體屠裂同於此牲其地氣𠉀大寒不生秔稻有青䴹

麥䝁豆小夌蕎麥畜多𤛆牛猪犬羊馬又有天䑕狀如雀

䑕其大如猫皮可爲裘又多金銀銅錫其人或隨畜牧而不

常厥居然頗有城郭其國都城号爲邏些城屋皆平頭髙者

至數十尺貴人處於大氈帳名爲拂廬寢處汙穢絶不櫛沭

接手飲酒以氈爲盤捻麸爲椀實以羮酪并而食之多事

羱羝之神人信巫覡不知節𠉀夌熟爲歳首圍碁六愽

蠡鳴鼔爲戲弓劒不離身重壯賤老母拜於子子倨於父

出皆少者前老者後軍令嚴肅毎戰前隊皆死後隊方進

重兵死惡疾終累代戰没以爲甲門臨陣敗死者懸狐尾

於其首表其似狐之怯稠人廣衆必以徇焉其俗恥之以

爲次死拜必兩手據地作狗吠之聲以身再揖而止居父

母喪截髮青黛塗靣衣服皆黒旣葬即𠮷其賛普死以人

殉葬衣服珎翫及常所乗馬弓劒之𩔖悉埋之

又曰貞觀八年其賛普弃宋弄讃始遣使朝貢弄讃弱冠

嗣位性驍武多英略其隣國羊同及諸羗並賔伏之太宗

遣行人馮徳遐徃撫慰之見德遐大恱聞突厥及吐谷渾

皆尚公主乃遣使献金随德遐入朝多賫金寳奉表求婚太宗

未之許

又曰弄讃常率衆二十餘萬頓於松州西境遣使貢金帛云

來迎公主太宗遣吏部尚書侯君集等擊破之弄讃大懼

遣使謝罪因復請婚太宗許之弄讃乃遣其相禄東賛至

禮獻金五千兩自餘寳玩數百事貞觀十五年太宗以文

成公主妻之令禮部尚書江夏郡王道宗主婚持節送公

主于吐蕃弄讃率其部兵次柏海親迎于河源見王人執

子壻之禮甚恭旣而歎大國服飾禮儀之美俯仰有愧沮

之色及與公主歸國謂所親曰我祖父未有通婚上國者

今我得尚大唐公主爲幸實多當爲公主築一城以誇

示後代遂築城邑立棟宇以居處焉公主惡其人赭靣弄

讃令國中權且罷之身亦釋氈裴襲紈綺漸慕華風仍遣

酋豪子弟請入國學以習詩書又請中國識文之人典其

表䟽

又曰太宗伐遼東還弄讃遣禄東賛來賀奉表曰聖天子

平定四方日月所照之國並爲臣妾而髙麗恃逺闕於臣

禮天子自領百萬渡遼致討隳城䧟陣指日凱還夷狄𦆵

聞陛下發駕少進之間巳聞歸國鷹飛迅越不及陛下速

疾奴忝預子壻喜百常夷夫鵝猶鴈也故作金鵝奉献其

鵝黄金鑄成髙七尺中可實酒三斛

又曰髙宗嗣位授弄讃爲駙馬都尉封西海郡王賜物二

千叚弄讃因致書與司徒長孫無忌等云天子𥘉即位(⿱艹石)

臣下有不忠之心者當勒兵以赴國并獻金銀珠寳十五

種髙宗嘉之進封爲寳王賜雜綵三千叚因請蚕種及造

酒碾磑紙墨之匠並許焉

又曰髙宗聞劉審禮等敗召侍臣問以綏禦之䇿中書舎

人郭正一曰吐蕃作梗年歳巳深命將興師相継不絶空

勞士馬虚費粮儲近討則徒損兵威深入則未窮巢穴臣

望少發兵募且遣備邊明立烽候勿令侵抄使國用豐足

人心叶同寛之數年可一舉而滅給事中劉齊賢皇甫文

亮等皆言嚴守之便

又曰長壽元年武威軍揔管王孝傑大破吐蕃之衆克復

龜兹于闐踈勒碎葉等四鎮乃於龜兹置安西都護府

發兵以鎮守之

又曰聖暦三年畨將賛婆率所部千餘人及其兄弟莽布

支等來降則天遣羽林飛𮪍郊外迎之授賛婆輔國大將

軍行右衛大將軍封歸德郡王優賜甚厚

又曰神龍元年賛普之祖母遣其大臣悉董然來献方物

爲其孫請婚中宗以所養雍王守禮女爲金城公主許嫁

與之自是頻歳貢献景龍三年十一月又遣其大臣尚賛

吐等來逆女中宗宴之于苑内毬塲命駙馬都尉楊慎交

與吐蕃使打毬中宗率侍臣以觀之四年正月下制曰聖

人布化用百姓爲心王者垂仁以八荒無外故能光宅遐

迩財成品物由是隆周理暦恢柔逺之圗強漢乗時建和

親之義斯盖御㝢長䇿經邦茂軌朕受命上靈克纂洪業

庻幾前烈永致和平睠彼吐蕃僻在西服皇運之始早申

朝貢太宗文武聖皇帝德侔覆載情深億兆思偃兵甲遂

通姻好數十年間一方清浄自文成公主化往其國因多

變革我之邊隅亟興師旅彼之蕃落頗聞凋弊頃者賛普

及祖母可敦酋長等屢披誠𣢾積有歳時思託舊親請崇

親好金城公主朕之少女豈不鍾念但爲人父母志恤𥠖元

若允乃誠祈更敦和好則邊土寧晏兵役休息遂割深慈爲

國大計築兹外館聿膺嘉禮降彼吐蕃賛普即以今月進

發朕親自送于郊外命大將軍楊矩使焉其月帝幸始平

縣以送公主設帳殿於百頃泊側引王公宰臣賦詩餞別

改始平縣爲金城縣改其地爲鳯池郷

又曰開元二年秋吐蕃大將蚠逹延乞力徐等率衆十餘

萬㓂臨洮軍又進㓂蘭渭等州掠監牧羊馬而去𤣥宗令

攝左羽林將軍薛訥及太僕少卿王晙率兵邀擊之仍下

詔將大舉親征召募將士克期進發俄而晙等與賊相遇

于渭源之武階驛前軍王海濵力戰死之晙等乗之而進

大破吐蕃之衆殺數萬人盡收得所掠羊馬則賊餘黨奔

北相枕藉而死洮水爲之不流上遂停親征命紫微舎人

(⿱艹石)水往按軍實仍吊𥙊王海濵而還

又曰開元十七年𤣥宗遣皇甫惟明等使土畨惟明等旣

見賛普及公主具宣上意賛普等欣然請和盡出貞𮗚巳

來前後𠡠書以示惟明等令其重臣名悉獵隨惟明入朝

上表曰外甥是先皇帝𪧐親又蒙降金城公主遂和同爲

一家天下百姓普皆安樂中間爲張𤣥表李知古等東西

兩處先動兵馬侵抄吐蕃邊將所以互相征討迄至今日

遂成釁𨻶外甥以先代文成公主今金城公主之故深識

尊卑豈敢失禮又縁年小枉𬒳邊將䜛搆闘亂令舅致怪

伏乞垂察追留死將万足承前數度使人入朝皆𬒳邊將

不許所以不敢自奏去冬公主遣使人婁衆失(⿱艹石)將狀專

往蒙降使看公主來外甥不勝喜荷謹遣論名悉獵及副

使押衙將軍浪些紇夜悉獵入朝奏取進百兩國事意悉

獵所具外甥蕃中巳處分邊將不許抄掠(⿱艹石)有漢人來投

便令却送伏望皇帝舅逺察赤心許從舊好長令百姓快

樂如𮐃聖恩千年万歳外甥終不敢先違盟誓謹奉進金

胡瓶一金盤一椀一馬腦盃一零羊衫叚一謹充微國之禮

金城公主又别進金鴨盤盞𮦀器物等十八年十月名悉

獵等至京師上御宣政殿列羽林仗以見之悉獵頗曉書

記先曽迎金城公主至長安當時朝廷皆稱其材辯及是

上引入内宴與語甚禮之賜紫𫀆金帶及魚袋并時服繒

綵銀盤胡瓶等仍於别舘供擬甚厚悉獵受𫀆帶器物而

却進魚袋辝曰本國無此章服不敢當殊異之賞上喜而

許之詔御史大夫崔琳充使報聘仍於赤嶺各竪分界之

碑約以更不相侵時吐蕃使奏云公主請毛詩禮記左傳

文選各一部制令祕書省冩與之正字于休烈上䟽諌曰

臣聞戎狄國之㓂也經籍國之典也戎之生心不可以無

備典有𢘆制不可以假人傳曰裔不謀夏夷不亂華所以

革其非心在乎有備無患昔者東平王入朝求史記諸子

漢帝不與盖以史記多兵謀諸子雜詭術夫以東平漢之

懿戚尚不欲示征戰之書今西戎國之㓂讎豈可貽經典

之事且臣聞吐蕃之性慓悍果决敏情持銳善學不𢌞(⿱艹石)

逹於書必能知戰深於詩則知武夫有師干之試深於禮

則知月令有廢興之兵深於傳則知用師多詭詐之智深

於史則知往來有書檄之刺何異備㓂兵而資盗粮也臣

聞魯秉周禮齊不加兵吴獲乗車楚屢奔命一以守典存

國一以喪法危邦可取鑒也且公主出嫁從人逺適異國

合慕夷禮返求良書愚臣料之恐非公主本意也慮有奔

北之𩔖𭄿教於中(⿱艹石)陛下慮失蕃情以備國信必不得巳

請去春秋當周德旣衰諸侯強盛禮樂自岀戰伐交興情

僞於是乎生変詐於是乎起則以臣召君之事取威定覇

之名(⿱艹石)與此書國之患也傳曰于奚請曲縣鞶纓仲尼云

惜也不如多與之邑惟名與器不可假人狄固貪婪貴貨

易土正可錫之錦綺厚以玉帛何必率從其求以資其智

臣忝叨列位職刋祕籍實痛經典弃在戎夷昧死上聞惟

陛下深察

又曰開元二十二年遣將軍李佺於赤嶺與吐蕃分界立

碑二十四年正月吐蕃遣使貢方物金銀器玩數百事皆

形制竒異上令列於提象門外以示百寮

又曰開元二十八年春章求兼瓊宻與安戎城中吐蕃翟

都局及維州別駕董承宴等通謀都局等遂飜城歸欵因

引官軍入城盡殺吐蕃將士使監察御史許逺率兵鎮守

上聞之甚恱中書令李林甫等上表曰伏以吐蕃此城正

當衝要慿險自固恃以窺邊積年己來蟻聚爲患縱有百

萬之衆難以施功陛下親紆祕䇿不興師旅湏令中使李

思敬曉諭羗族莫不懷恩飜然改圖自相謀䧟神筭運於

不測睿略通於未然累載逋誅一朝蕩滅又臣等今日奏

事陛下從容謂臣等曰卿等但看四夷不乆當漸淪喪德

音纔降遽聞戎捷則知聖與天合應如響至前古巳來

所未有也請宣示百寮編諸史䇿手制荅曰此城儀鳯年

中羗引吐蕃遂𬒳固守歳月旣乆攻伐亦多其地險隘非

力所制朝廷羣議不勸取之朕以小蕃無知事湏處置授

以竒計所以行之獲彼戎心歸我城守有足爲慰也

     大羊同

通典曰大羊同東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闐東西千

餘里勝兵八九萬其人辮髮氈裘畜牧爲業地多風雪冰

厚丈餘所出物産頗同吐蕃俗無文字但刻木結绳而巳

刑法嚴峻其酋豪死扶於穴去其䐉實以珠玉剖其五臟

易以黄金假造金鼻銀齒以人爲殉卜以吉辰藏諸岩穴

地人莫知其所多殺㹀牛莫馬以充𥙊祀葬畢服除其王

姓姜葛有四大臣分掌國事自古未通

     悉立

通典曰悉立在吐蕃西南户五萬餘有城邑村落依溪澗

丈夫以繒綵纒頭衣氈褐婦人辮髮着短裙以蒸報爲俗

畜多水牛羖羊雞豕糓冝秔稻麥豆饒甘蔗諸菓死葬於

中野不爲封樹喪制以黒爲衣一年就吉刑有刖劓羈事

吐蕃

     章求㧞

通典曰章求㧞或云章掲抜本西羗種也在悉立西南居

四山之内近代移出山西接東天笁遂改衣服變西羗之

俗其地延袤八九百里勝兵二千餘人居無城郭好爲㓂

掠啇旅患之聞悉立入朝亦遣使朝貢

     且末上子余切

漢書曰且末國王治且末城去長安六千八百二十里有

蒲桃諸果西通精絶二千里

北史曰且末西北有流沙數百里夏日有熱風爲行旅之

患風至唯老駞預知之即嗔而聚土埋其口鼻於沙中

人毎以爲候亦即將氈擁蔽鼻中其風迅駃斯湏過盡(⿱艹石)

不防者必至危斃後魏大統八年其兄鄯善未率衆内附

     烏秅上一加切下爽加切

漢書曰烏秅王治烏秅城去長安九千九百五十里田石

間有白草累石爲室民接手飲師古曰自高山下谿潤中飲水接連其手也

小歩馬師古曰小步也所謂百歩千跡也

     西夜

漢書曰西夜國王號子合王治呼犍谷犍音巨言切去長安萬

二百五十里與胡異其種𩔖羗氐行國師古曰言不着土地隨畜逐

水草往來而地出玉石

後漢書曰西夜國去洛陽萬四千四百里地生白草青毒

國人煎以爲藥𫝊箭鏃所中輙死



太平御覽卷第七百九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