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三百四十一

卷之三百四十 太平御覽 卷之三百四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三百四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四十一

 兵部七十二

   斾  幟  幡  旒   旄

   眊  麾  幢  節   龯

    斾

說文曰斾者斾然垂也

爾雅曰續旐曰斾帛續旐末爲燕尾也

左傳曰楚令尹南轅反斾

又曰抜斾𭠘衡乃出

又曰晉楚戰子玉以(⿱艹石)敖之六卒將中軍子玉楚令尹也子西將

左子上將右子西𨷖冝申子上𨷖勃也胥臣蒙馬以虎皮先犯陳蔡陳

蔡奔楚右師潰陳蔡属楚之右師也狐毛設二斾而退之斾大旗也又建旗而

退(⿱艹石)大將稍却也

東京賦曰通帛蒨斾

    幟

史記曰沛公祠黄帝蚩尤於沛庭旗幟皆尚赤

又曰韓信代趙令輕𮪍二百人人持一赤幟入趙壁拔趙

幟立漢幟

東觀漢記曰漢兵守成都公孫述謂延岑曰事當奈何岑

曰男兒當死中求生可坐窮乎財物易聚耳不冝有愛𫐠

乃悉散金帛募敢死士五千餘人以配岑於市橋僞建旗

幟鳴鼓挑戰而潜遣竒兵出吴漢軍後襲擊破漢漢墮水

縁馬尾得出

𡊮山松後漢書曰赤眉復入長安止桂宫逢安將千餘人

攻延岑於杜陽鄧禹以赤眉精兵出在外唯盆子羸弱在

長安攻之與謝禄夜戰槀街中鄧禹敗走逢安西與延牙

⿱⺾⿰𩵋禾茂李寳戰於杜陽大破之寳茂降牙收散卒還戰寳茂

從内抜赤眉旗自立其幟赤眉還驚亂走自𭠘川死者十

餘萬人

墨子曰凡幟帛長五丈廣半幅

太白經曰右一將行得水黒幡旗幟圖熊旗額白脚青右二將

行得火赤幡旗幟圖鶚旗額白脚青右三將行得木青幡旗幟

圖熊旗額白脚青右四將行得金白幡旗幟圗狼旗額白脚青右五

將行得土黄幡旗幟圖虎旗額白脚青左一將行得水黒幡旗

幟圗熊旗額白脚黄左二將行得火赤幡旗幟圗鶚旗額青脚白

三將行得木青幡旗幟圖熊旗額青脚黄左四將行得金白幡

旗幟圖狼旗額青脚黑左五将行得土黄幡旗幟圖虎旗額青脚赤

     幡

釋名曰幡也其皃幡幡然也

說文曰幡幟也

麟角曰信幡古之麾號也所以題表官號以爲符信故謂

之信幡乗輿則𦘕爲白虎取其義而有威信之德也魏朝

有青龍朱雀𤣥武白虎黄龍等五幡以詔四方詔東方郡

國以青龍信南朱鳥西白虎北玄武朝廷畿甸則以黄龍

亦以騏麟信幡髙貴郷公討晉文自秉黄龍幡以麾號令

晉朝唯用白虎書信幡用鳥取其飛騰輕疾一曰鴻鴈有

去來之信也

漢書曰甘延壽出西域部勒行陣别爲校尉踰葱嶺入亦

谷至郅支城望見單于城上五采幡幟

又曰武帝伐南越禱太一以牡荆書幡名曰靈旗

獻帝春秋曰董卓未誅有書三尺布幡上作兩口相銜之

負之於道歌曰布乎及吕布殺卓負布者不復見

吴志曰陸遜取冝都獲秭歸枝江還屯夷陵守峽口以備

蜀𨵿羽還當陽西保夌城權使誘之羽僞降立幡旗爲象

人於城上因遁走

王隠晉書曰河間王伐齊王囧火燒觀閣及千秋神虎二

宫門囧盗白虎幡唱云長沙王矯詔長沙更以白幡唱稱

大司馬謀反

晉書曰長沙王乂攻齊王囧囧令王胡悉盗騶虞幡唱云

長沙王矯詔乂稱大司馬謀反助者誅五族

又張華傳曰楚王瑋受宻詔殺太宰汝南王亮太保衛瓘

等内外兵擾朝廷大恐計無所出華白帝以瑋矯詔擅害

三公將士倉卒謂是國家意故從之耳今可遣騶虞幡使

外軍解嚴理必風靡上從之瑋兵果散及瑋誅華以首謀

有功拜右光禄大夫

又曰衛瓘旣誅瓘女與國臣書曰先公名謚未顯無異凡

人每恠一國蔑然無言春秋之失其各安在悲憤感慨

以示意於是主簿劉繇等執黄幡撾登聞鼓上言論之

又曰楚王瑋之誅二公也守東掖門會騶虞幡出乂投弓

流涕曰楚王𬒳詔是以從之

宋書曰元嘉四年車駕出北堂使三更竟開廣莫門南臺

云應湏白獸幡銀字SKchar不肯開尚書左丞羊玄保奏免御

史中丞𫝊隆巳下曇首曰旣無異勑又闕幡SKchar雖稱上旨

不異單刺元嘉元年二月雖有開門例此乃前事違令今

守舊未爲非禮其不請白獸幡銀字SKchar致開門不時由尚

書相承之失亦合糺正上特無問更立科條

北史曰後魏元孚持白虎幡勞阿那瓌於柔玄懷荒二鎮

間阿那瓌衆號三十萬隂有異意遂拘留孚載以轒

車日給酪一升SKchar一段每集其衆坐孚東廂稱爲行䑓

甚加禮敬

晉起居注曰太陽佐伺承有母云感老君生丞相中貴

𦘕作九龍幡遂群聚弃市

晉諸公讃曰楚王瑋矯詔害汝南王亮其夜帝臨東堂張

華唱議乃遣左右以白虎幡麾之然後衆散

鍾離意别傳曰意爲瑕兵今立春遣户曹史擅建賫青幘

幡白督郵督郵不受建留於家還白意言受他日意見督

郵而督郵謝意言所以不受青幘幡者巳自有也意還召

建問狀建惶怖叩頭意曰勿叩頭使外聞也出因轉署主

記史假遣無期建歸家父問之曰朝大士衆賢能者多子

何功才旣獲顯榮假乃無期寵厚將何謂也無得有不信

於賢主耶建長跪以青幘幡意語父父嘿然有頃令妻設

酒殺雞與建相樂謂建曰吾聞有道之君以義理殺人無

道之君以血刄加人長假無期唯死不還將何以自栽乎

酒畢進藥建遂物故

石虎鄴中記曰勒爲石虎諱呼白虎幡爲天鹿幡

鹽鐡論曰發春之後懸青幡築土牛殆非明主勸耕稼之

意春令之論也

軍令曰五聞皷音舉黄帛兩半幡合旗爲三靣負陣𢈔肅

之教曰大赦蕩然萬物更新陽幡旣建事從寛簡羗可得

詢求民瘼撫循物性

     旒

周禮曰龍旂九斿象大火也鳥旟七斿象鶉火也熊旗六

斿以象伐也龜旐四斿以象營室也大尾九星朱鳥七星參七星營室四星

又曰全羽爲旒

公羊傳曰諸侯(⿱艹石)贅旒

禮含文嘉曰天子之旗九仞十二旒曳地旗者旌旗也所以別尊卑序貴

諸侯七仞九旒齊𨋎𨋎車後横木也諸侯之旗斉於𨋎卿大夫五仞五

旒齊𨋎士三仞三旒齊首首頭

廣雅曰天子十二旒至地諸侯九旒至𨋎卿大夫七旒至

轂士三旒至肩

東京賦曰建神旒之太常

     旄

尚書曰武王右秉白旄孔安國注曰手秉旄有事施教也

又曰羽畎夏翟雉名可飾旄

毛詩曰建彼旄矣

又曰干旄羙好善也衛文公之臣子多好善賢者樂告以

善道也孑子干旄在浚之郊

左傳曰晉人假羽旄于齊而不歸齊人始貳

漢書武紀曰征和二年更加節黄旄應邵注曰戾太子發節加其上黄以嗣之也

晉書曰王珣字元琳弱冠與陳郡謝玄爲桓温SKchar俱爲温

所重嘗謂之曰謝掾年四十必擁旄杖節王椽當作黒頭

公皆未易才也

鬻子曰武王伐紂乃命太公把旄以麾之紂軍反走

列仙傳曰𥘿文公時有梓樹化爲牛以𮪍擊之𮪍不勝或

墜髻解𬒳髮牛畏之入河故𥘿因致旄頭𮪍使先驅

文選曰羽旄掃霓

又曰羽旄楊蕤

又曰素旄一麾渾一區宇

洛神賦曰左𠋣彩旄右䕃桂旌

楚詞曰建脩虹之采旄

甘泉賦曰流星旄以電燭

又曰建雄虹之采旄係綴螮蝀文紛錯也五色雜而炫耀衆采雜厠而明朗

     眊

服䖍通俗文曰毛飾曰眊

漢魏故事曰與外國節皆二赤眊一黒眊十異於常節

魏略曰諸葛亮見劉備備性好眊時適以旄牛尾與備者

備手自結之亮曰將軍當復有逺志耶止結眊而巳備知

亮非常人乃投眊而謂曰以忘憂耳

吴時外國傳曰黒白眊出天笁國

陶公故事曰臣𠈉奉獻金鐥白毦四枚

續異記曰竟陵王誕在廣陵左右侍直眠中夢人告之曰

官湏髮爲矟眊覺則巳失髮矣如此者數十人

說曰謝安小兒時使有名譽流聞逺國慕容廆餉謝白

狼眊一𩀱謝時年十三一作慕容垂也

魏武與楊彪書曰今贈足下十鈴眊一具

葛亮與瑾書曰兄嫌白帝兵非精練到所督則先主帳

下白眊西方上兵也嫌其少者當復部分江州兵以廣益

之𢈔翼與燕王書曰今致孔雀眊二枚

葛亮與吴王書曰所送白毦薄少重見辭謝益以憎慙

𢈔翼與慕容皝書曰今致𥜗鎧一領兠牟白毦自副

又曰今致朱⿰氵𭝠銏二十張絳碧𦘕幡黒眊自副銏所諫切

    麾

左傳曰楚人謂夫旍子重之麾也

榖梁曰日有食之皷用牲于社用牲非禮也天子救日置

五麾陳五兵五皷諸侯置三麾陳三兵三皷大夫擊門士

擊柝

後漢書曰班超拜爲將兵長史假皷吹幡麾

王隱晉書曰戴洋病亡天神使爲酒藏吏授符持幡麾將

士蓬萊諸山五日更生

華陽國志曰曹公察𨵿羽不安使張遼以情問之羽嘆曰

吾極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劉將軍恩誓以共死不可背

之要當立効報公曹聞而義之是歳紹征官渡遣驍𮪍將

軍顔良攻東郡太守劉延於白馬公使遼羽爲先鋒羽望

見良麾䇿馬刺良於萬衆中斬其首還遂解延圍公即表

封羽漢壽亭侯重加賞賜羽盡封其物拜書告辭而歸先

主也

晉令曰兩頭進戰視麾所指聞三金音止二金音還

軍令曰凢戰臨陣皆無讙明聽皷音謹視幡麾麾

前則前麾後則後麾左則左麾右則右麾不聞令而擅前

後左右者斬

淮南子曰譬(⿱艹石)軍之持麾者也妄指而亂矣

     幢

釋名曰幢童也其㒵童童然也

晉公卿禮秩曰安平王孚汝南王亮太𫝊楊駿義陽王望

齊王囧魯王賈充河間王顒梁王SKchar秦王東長沙王乂皆

給羽葆幢

後魏書曰韓茂膂力絕人尤善𮪍射太宗曽親征丁零翟

猛茂爲中軍執幢時大風諸軍旌旗皆偃仆茂於馬上持

幢𥘉不傾倒太宗異而問之徴茂所属具以狀對太宗謂

左右曰記之㝷徴詣行在所試以𮪍射太宗深竒之以茂

爲虎賁中郎將

兵書曰赤幢常在大將不得動揺赤者火也火土之母故

軍主長服赤幢

     節

周禮曰守國者用玉節守都鄙者用角節掌邦國之使者

用虎節土國用人節澤國用龍節皆金爲之門户用符節貨賄

用璽節使用管節道用旌節以竹爲之

漢書曰蘇武在匈奴北海牧羊起卧操節節麾

又曰張騫使月支匈奴得之留騫五六年漢節不失

東觀漢記曰鄭衆謂匈奴曰不忍將大漢節對氊裘也

唐書曰潁王璬爲蜀郡都督璬性儉率將渡綿州江登舟

見以綵縁席爲籍者顧曰此可以爲寢處奈何踐之命徹

去之璬𥘉奉命之藩卒遽不遑受節綿州司馬史賁進說

曰王帝子也且爲節度大使今之藩而不持節單𮪍徑進

人何所瞻請建大槊𮐃之油囊爲旌節狀先駈道路足以

威衆璬𥬇曰但爲眞王何用假旌節乎

    龯

釋名曰龯豁也所司莫敢當前豁然破散也

宋林曰龯王斧也

開元文字云斧也或爲龯

尚書牧誓曰王左杖黄龯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

又顧命曰一人冕執劉立于東堂一人冕執龯立于西堂

云冕皆大夫也龯属也立於東西廂之前堂

詩曰武王載斾有䖍秉龯如火烈烈則莫我敢遏䖍固

禮記曰天子賜諸侯樂則以柷將之賜伯子男樂則以鼗

將之諸侯賜弓矢然後征賜鈇龯然後殺賜圭瓉然後

爲鬯

又曰軍旅鈇龯先王之所以飾怒也

又曰是故君子不賞而民勸不怒而民威於鈇龯

左傳曰魏絳至授㒒人書將伏劒士魴張老止之公讀其

書曰君合諸侯臣敢不敬君師不武執事不敬罪莫大焉

臣懼其死以及楊干無所逃罪不能致訓至於用龯臣之

罪重敢有不從以怒君心請歸死於司宼也

又曰將戮慶封椒舉曰臣聞無瑕者可以戮人慶封唯逆

命是以在此其肯從於戮乎播於諸侯焉用之王弗聽負

之斧龯以徇於諸侯

又曰其後襄之二輅鏚龯耟鬯SKchar弓虎賁文公受之以有

南陽之田晉文公也

史記殷本紀曰當是時桀爲虐亂媱荒酖酗于酒不脩厥

政天下叛之而諸侯昆吾氏爲亂湯迺興師率諸侯伊尹

從湯湯自把龯以伐昆吾遂伐桀

又曰紂囚西伯於羑里西伯之臣閎天之徒求美女竒物

善馬以獻紂紂廼赦西伯西伯出而獻洛之地以請除炮

烙之刑紂乃許之賜弓矢斧龯使征伐

又曰周本紀曰紂嬖妾二女皆經自殺武王又射三發擊

以劒斬以玄龯

又曰周公旦把大龯畢公把小龯以夾武王

漢書刑法志曰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龯中刑用刀鋸其

次用鑚鑿薄刑用鞭朴

後漢書郭躬傳曰竇固出擊匈奴𮪍都尉𥘿彭爲副彭在

別屯而輙以法斬人固奏彭專擅請誅之顯宗乃引公卿

朝臣平其罪科躬以明法律召入議者皆然固奏躬獨曰

於法彭得斬之帝曰畢征校尉一統於督彭旣無斧龯何

得專殺人乎躬對曰一統於督者謂在部曲也今彭專軍

別將有異於此兵事呼吸不容先關督帥且漢制棨㦸即

爲斧龯於法不合罪帝從躬之議

吴志陸遜傳曰遜假節龯爲大督逆曹休斬獲萬餘

吴録曰假陸遜黄龯吴主親執鞭以見之

晉書天文志曰天槍三星在北斗杓東一曰天龯天之武

備也

又曰參十里一曰參伐一曰大辰一曰天市一曰鈇龯主

斬刈

又曰青龍三年六月丁未鎮星犯井龯占曰爲兵氣也

又曰甘露元年七月乙夘熒惑犯井龯占曰竝有兵事

唐書曰天寳中制黄龯古來以金爲飾金者應五行之數

有肅殺之威去金稱黄理或未當其龯冝改爲金龯副威

武之義馬

司馬法曰夏執玄龯

崔豹古今輿服注曰玄龯諸公主得建之武王以黄龯斬

紂故王者以爲戒太公以玄龯斬妲巳故婦人以爲戒

博物志曰武王伐紂度河太風波武王操龯乗麾麾之風

波立濟

正部曰奔逃之士不避斧龯

張平子西京賦曰於是蚩尤秉龯𡚒鬣𬒳般禁禦不(⿱艹石)

知神姦

張平子東京賦曰緫輕武於後陳奏麗皷之嘈獻戎士介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揮載金鉦而建黄龯

又曰方相秉龯巫覡操茢桃弧𣗥矢所發無臬

又曰我光武忿之乃龍飛白水鳯翔參墟授龯四七共工

是除

潘元茂𠕋魏公九錫文曰錫以二輅虎賁鈇龯

陳孔章檄吴將校部曲文曰丞相秉龯鷹楊順風烈火元

戎啓行未皷而破

又曰伏鈇嬰龯首𦝫分離

范蔚宗䆠者傳論曰梁兾受鉞迹罔公正思固主心故中

外服從上下屏氣

曹植王仲宣誅曰我公𡚒龯耀威南楚荆人或違陳戎講



太平御覽卷第三百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