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二十四

卷之九百二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二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二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二十四

羽族部十一

  鸚鵡    白鸚鵡    赤鸚鵡

   五色鸚鵡  孔雀     翡翠

   鷓鴣    白鷼      鶡

   䳺       鶉     萬春鳥

   舎利鳥   兵曹鳥     巢衣鳥

    鸚鵡

禮記曰鸚鵡能言不離飛鳥

漢書曰献帝興平元年益州蠻夷獻鸚鵡三詔曰徃者益州

獻鸚鵡三枚夜食三𦫵麻子今榖價騰貴此鳥無益有損

可付空西將軍陽定國令歸本土

江表𫝊曰孫權曽大㑹有白頭鳥集殿前權曰此何鳥諸

葛恪對曰白頭公張昭自以坐中最老疑恪以鳥名戲之

因曰恪欺陛下未甞聞鳥名白頭翁者試使恪復索白頭

母恪曰鳥名鸚䳇未必有對試使輔吴復求鸚父也昭不

能荅

山海經曰黄山有鳥焉其狀如鶚青羽赤啄人舌能言名

曰鸚鵡郭璞曰鸚鵡舌似児扶南徼外有色如赤有純赤赤者大如鴈也

又曰鸚鵡慧鳥栖林啄蘂四指中分行則啄地

淮南子曰鸚鵡能言而不可使長官是得其所言不得所

以言

說文曰鸚䳇能言鳥也

文士𫝊曰黄祖丗子射賔客大㑹有獻鸚鵡鳥射舉巵酒

扵禰衡曰願先生爲之賦事具賦門

成公綏鸚鵡賦曰小鳥以其能言解意故育以金籠昇之堂

殿然未得鳥之性

張華鷦鷯賦曰鸚鵡慧而入籠

𫝊咸荅李斌書曰吾作左丞未幾而以吾爲京兆雖心知

此爲不合然是家親郷里自願便𣣔從耳時足下問吾當

去否吾荅鸚鵡子言阿安樂今到阿安樂何爲不去

宣驗記曰有鸚鵡飛集山中禽獸輙相愛重鸚鵡不可乆

也便去後月山中大火鸚鵡遥見便入水沾羽飛而洒之

天神言汝雖有志何足云也鸚鵡曰猶知不能然甞僑是

山禽獸行善皆爲兄弟不忍見耳天神嘉感即爲滅火

南方異物志曰鸚鵡鳥有三種一種青大如鳥臼一種大如鴟鶚一種五色

大如青而小於白者交州以南盡有之白及五色出杜薄

州凡鳥四指三向後此鳥兩向前兩指向後異於凡鳥也

行則以口啄地然後足從之

又曰廣管雷羅春勤等州多鸚鵡野者翠毛丹觜可效人

言但稍小不及隴山者毎羣飛皆數百𨾏山果熟者遇之

立盡南中云養之切忌以手捫摸其背犯者即不飲不啄

病而卒余寓畨禺曽遊新㑹縣遇安南歡好使麴將軍

美見代爲交趾使也見養一鸚鵡背尾有深淺翠毛臆前淡紫嫰紅

間出兩腋別垂黄毛翅尾甚竒

雲南行記曰瞿笇館磴道﨑危又過兩重髙山上下各十四五

里山頂平四望無人煙多鸚鵡

又曰新安城路多縵山盡是松林其上多鸚鵡飛鳴

周宣夢書鸚鵡爲亡人居宅也夢見鸚鵡是亡人也其在

堂上憂豪賢

    白鸚鵡

笁法眞登羅浮山記曰山中有純白鸚鵡

異𫟍曰張華字茂先有一白鸚鵡華毎行還鳥輙說僮

使善惡後寂無言華問其故鳥云見藏瓮中何由得知公

後在外令喚鸚鵡鸚鵡曰昨夜夢惡不出户公猶強之至

庭爲鸇所撥敎其啄鸇脚僅而𫉬免

南史曰婆皇國宋大明三年獻赤白鸚鵡

又曰婆利國梁普通三年其王頻伽遣使珠智獻白鸚鵡

隋書曰杜正玄㓜聦敏愽渉多通開皇末舉秀才㑹林邑

獻白鸚鵡僕射楊素促召正玄使作賦正玄倉卒之際援

筆立成素見文不加㸃始異之

又曰獨孤師受蕃客鸜鵡帝察知遂斬之

唐書曰貞觀中陁洹國王察失利多婆末郍遣使獻白鸚

鵡毛羽皓素頭上有紅毛數十垂與翅齊并五色鸜鵡各

一〇明皇𮦀録曰開元中嶺南獻白鸚鵡養之宫中歳乆

頗聦慧洞曉言詞上及貴妃皆呼雪衣女性旣馴擾常假其

飲啄飛鳴然亦不離屏帷間上令以近代詞臣詩篇授之

數遍便可諷誦上毎與貴妃及諸王愽戲上稍不勝左右

呼雪衣娘必飛入局中一鼔舞以亂其行列或啄嬪御及

諸王手使不能争道忽一日飛上貴妃鏡臺語曰雪衣娘

昨夜夢爲鷙鳥所搏將盡於此乎上使貴妃授以多心經

記誦頗精熟日夜不息(⿱艹石)懼禍難有所攘者上與貴妃出

於別殿貴妃致雪衣娘於歩輦竿上與之同去旣至上命

從官校獵於殿下鸚鵡方戲於殿檻瞥有鷹至立時而斃

上與貴妃歎息乆之遂命瘞於𫟍中爲立冢呼爲鸚鵡塜

    赤鸚鵡

沈約宋書曰謝莊爲太子庶子時南平王鑠上赤鸚鵡普

詔羣臣爲賦太子左衛率𡊮淑文冠當時作賦畢賫以示

莊莊賦亦竟淑見而歎曰江東無我卿當獨秀我(⿱艹石)無卿

亦一時傑也遂隱其賦

南史曰西南夷訶羅陁國宋元嘉七年遣使貢金指環赤

鸚鵡

    五色鸚鵡

吴時外國傳曰扶南東漲海中有洲出五色鸚鵡曽見其

白者如母鷄廣志

唐書曰玄宗有五色鸚鵡能言育於宫中上命左右試牽

御衣鳥輙瞋目吨咤歧王能文學 因獻鸚鵡篇以賛

其事上以示百寮尚書左丞相張說上表賀曰伏見天恩

以靈異鸚鵡及所述篇出示朝列臣按南海異物志有時

樂鳥鳴皆太平天下有道則見臣験其圖丹首紅臆朱

冠緑翼與此鸚鵡無異而心聦性辯護主報恩故非常品

凡禽實瑞經所謂時樂鳥也歧王雖叙其事未正其名望

編國史以彰聖瑞

又曰元和十年訶陵國遣使獻五色鸚鵡頻伽鳥嶺表

異録曰容管廉白州産𥘿𠮷了大約似鸚鵡觜脚皆紅

兩眼後夾腦有黄SKchar冠善效人言語音雄大分明於鸚

鵡以熟鷄子和飰如𬃷飼之或云容州有純白色者俱未

之見也

    孔雀

春秋元命苞曰火離爲孔雀

周書曰成王時方獻孔雀方亦戎別名

漢書曰𦋺賔國出孔雀

又曰尉佗獻文帝孔雀二雙

續漢書曰西南夷魚池出孔雀

又曰西域條支國出孔雀

張璠漢記曰條支國臨西海出師子孔雀

江表傳曰魏文帝遣使於吴求孔雀羣臣以爲非禮欲不

與孫權勑付使

魏文帝與朝臣詔曰前于寘王所上孔雀尾萬枚文采五

色以爲金根車盖遥望耀人眼

吴志曰孫休永安五年使察獸到交趾調孔雀大猪

又曰薛綜上䟽曰日南逺致孔雀充備寳玩不抑其賦以

益中國

吴録地理志曰交阯西子縣多孔雀在山草中郡内及朱

崖皆有之

晉書公卿賛曰丗祖時西域獻孔雀解人語彈指應聲起儛

晉書公孫皓時交趾太守孫諝貪累爲百姓所患㑹察獸

鄧荀至擅調孔雀三千頭人畜一頭遣送秣稜和旣苦逺

役咸思爲亂郡吏吕興殺諝及荀以郡内附

齊書曰武帝年十三夢人以筆𦘕身左右爲兩翅又着孔

雀羽衣裳空中飛舉

又曰文惠太子長懋製珎翫之物織孔雀毛爲裘光采金

翠過於雉頭逺矣

後魏書曰龜兹國地多孔雀羣飛山谷人取養及食乳如

雞鶩

唐書曰髙祖穆皇后少時父母私相謂曰我女貌非常不

可妄以許人當爲之求賢夫矣乃於門屏𦘕二孔雀相對

公子有求婚者輙與兩箭令射之父母潜相謂曰(⿱艹石)中孔

雀之目者即以妻之前後射者數千人莫能中髙祖後至

發各中一目肅公大恱因即與㛰

山海經曰南方多孔鳥郭璞曰孔雀也

列仙傳曰蕭史吹簫致孔雀

西京雜記曰魯恭王好闘鴨鴈養孔雀鵁鶄奉榖一年二千

石〇鹽鐵論曰南越以孔雀珥門户今貴其所饒非所以厚

中國也○太玄經曰孔鴈之義可法則也虞翻注曰鴈飛成列亦成行故可法

○郭子曰梁國陽氏子年九歳甚聦慧孔君平詣其父不

在乃呼兒岀爲之設果有楊梅孔指以示兒此實君家果應

聲荅曰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

南越志曰義寧縣杜山多孔雀爲鳥不必疋合止以音影

相接便有孕

楚辭曰孔雀盖兮翠旌王延曰以孔雀之翅爲車盖登九天兮撫慧星

華陽國志曰雲南郡出孔雀常以二月來翔月餘而去

異物志曰孔雀其大如鴈而足髙毛皆有班文采捕得畜

之拍手則舞

又曰孔雀形體旣大細頸隆背似鳯凰自背及尾皆作珠文五彩光耀長短相次羽毛末皆作

文五色相繞如帶千錢文長二三尺頭戴三毛長寸以爲

冠足有距栖遊岡陵迎晨則鳴相和

𫝊巽奢儉論曰豐狐以赤色禍身翡翠孔雀亦灾斯文

楊孝元交州異物志曰孔雀人指其尾則儛

劉欣期交州記曰孔雀色青尾長六七尺能舒舞足爲節

出諸處〇嶺南異物志曰交趾郡人多養孔雀或遺人以

充口腹或殺之以爲脯腊人又養其鶵以爲媒傍施網𦊙

捕野孔雀伺其飛下則牽網横掩之採其金翠毛裝爲扇

拂或全株生截其尾以爲方物云生取則金翠之色不減耳

    翡翠

爾雅曰翠鷸也郭璞注曰似鷰紺色出鬰林

孝經援神契曰神靈滋液則翠羽曜

周書曰成王時蒼梧獻翡翠

漢書曰尉佗獻文帝翠鳥千

又曰燕刺王旦郎中侍從豸羽黄金附蟬晉灼曰以翠羽飾冠

徐廣車服注曰天子輅金根車翠羽盖皇后首飾歩摇八

雀九革加翡翠

吴録曰薛綜上䟽曰日南逺致翡翠充備寳玩

晉令曰翡鳥不得西度隴

倉頡解詁曰鷸翠別名也

說文曰翡翠青赤雀也

異物志曰翠鳥似鷰翡赤而翠青其羽可以爲飾

南州異物志曰翠唯六翮毛長寸餘青茸翡大於鷰小於

烏曰

楊孝元交趾異物志曰翠鳥先髙作巢及生子愛之恐墜

稍下作巢子生羽毛復益愛之又更下作巢也

南中八郡異物志曰翠大如鷰腹背純赤民捕食之不知

貴其毛羽也

廣志曰翡色赤紺背出交趾興古縣

交州記曰翡翠出九真頭黒腹下赤青縹色似鷓鴣

太玄經曰翡翠狐䑕好作也

離騷曰翾飛兮翠層曽舉也言巠舞工巧翾然(⿱艹石)翠舉

楚辭曰翡翠幬王逸注曰翡翠之羽彫飾幬帳

宋玉登徒子賦曰眉如翠羽

司馬相如子虚賦曰錯翡翠之葳蕤以翡翠之飾歩置之䈂頭也

左司吴都賦曰山鷄歸飛而來栖翡翠列巢以重行

劉邵七華曰剪儁陵之縹翠承䓤嶺之碧鷄

秦書曰符堅時西域獻翠鳥四頭雄雌各二籠盛之月餘

並死

左傳曰鄭子臧好聚鷸冠

戰國䇿曰趙且伐燕⿱⺾⿰𩵋禾代謂燕惠王曰今者臣來過水蚌

方岀曝而鷸啄其SKchar蚌合而拑其啄鷸曰今日不雨明日

不雨即見蚌脯蚌亦謂鷸曰今日不岀明日不岀必有死

鷸蚌鷸兩不肯解漁者併擒之今趙且伐燕燕趙乆相支

以𡚁衆臣恐強𥘿之爲漁父也

范子計然曰計然者蔡丘濮上人晉三公子姓辛氏字文

愽學無所不通范蠡知其賢人卑身事之請受道藏於

石室乃刑白鷸而盟焉

    鷓鴣

崔鴻蜀録曰蜀連有災天雨血地仍震地生毛鷓鴣集城

異物志曰鷓鴣其形似雌雞其志懷南不思北其名呼飛

但南不北其SKchar肥美冝炙可以飲酒爲諸膳也

嶺表録異曰鷓鴣臆前有白圎㸃背上間紫赤毛其大如

小野雞多對啼

南越志云鷓鴣雖東西廽翔然開翅之始必先南翥

馬嘶北之義也其鳴自呼社薄州本草云自呼鈎輈格𣩊李群玉

山行聞鷓鴣詩云方穿詰曲﨑嶇路又聽鈎輈格磔聲

    白鷼

西京雜記曰南越王獻髙帝白鷼黒鷼各一𨾏

後漢書班固傳西都賦曰招白鷼下𩀱鵠榆文竿出比目

王彪之閩中賦曰林鷼繡白○謝惠連雪賦曰白鷼失素

南雲記曰韋齊休使至雲南其國饋白鷼皆生致之

    鶡

說文曰鶡似雉出上黨

列子曰黄帝與炎帝戰以鵰鶡爲旗幟

漢書曰京兆尹張敞言鶡雀飛集丞相府丞相黄霸以爲

神雀欲以上聞敞劾奏之霸大慙

續漢書輿服志曰虎賁武𮪍皆鶡者勇雉也其𨶜死乃止

故趙武靈王以表武士焉

晉八王故事曰張方將移惠帝於長安入殿奉迎自領五

千𮪍皆捉鐵SKchar2槊二節髮眊繫兠鍪皆用凉州白鶡毛望

(⿱艹石)茶天子見之大驚

山海經曰惲諸之山其鳥多鶡郭璞注曰以雉而大者色有毛角角徤𨶜至死乃止

蘇子曰帶方寸之印施丈尺之組載貂鶡之尾建千丈之

城此丗俗之冨貴也

    䳺

爾雅曰鴇母也其子鸋郭璞注曰䳺青州呼鷄母廣雅曰鴽䳺也

說文曰䳺鶉属也一曰牟母一曰鴽

吕氏春秋曰季春之日桐始華䑕化爲鴽桐梧也是月故曰始華田鼠

化鴽幽州謂之䳺

    鶉

詩曰鶉之奔奔刺衛宣姜也鶉之奔奔鵲之疆疆人之無

良我以爲兄

又曰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懸鶉兮

爾雅曰鷯鶉其雄鶛牝庫其子文郭璞曰鶉䳺属者也

春秋運斗樞曰機星散爲鶉德義少殘百家則鶉生狗

大戴禮夏小正曰三月田䑕化爲鴽鴽鷯也化而之善故

盡其辭也鴽爲䑕化而不善故不盡其辭也

廣志曰宛鶉以供御

孔元舒在窮記曰趙太龍以鶉二十枚奉上老母

南方草物狀曰短頭細黄魚以九月中因秋風而變成鶉

上圃吏民捕取鹽炙食滋味肥美出交趾合浦郡

東方朔別傳曰占人𬒳召見人以罔求鶉鶉飛入罔知必

有罪非入罔罪字故也

莊子曰田䑕化爲鶉

淮南萬畢術曰蝦蟇得𤓰平時爲鶉注云取瓜去辨置生蝦蟇其中敎鶉以血

塗𤓰堅塞之埋東垣北角深三尺其平日發出之矣爲鶉矣

賈𧨏新書曰宋康王時有雀生鶉占之曰小生巨必霸天

下康王大喜射天笞地斬杜焚之爲齊所滅

徐幹中論曰俗士之牽逹人猶鶉鳥之欺孺子鶉之性善

近人飛不迅行不速似將可𫉬故孺子逐之不巳俗士以

將可悟終難可移逹人所以緩脣鳴聲而不捨也

周書時訓曰清明之日又五日田䑕化爲鴽䑕不化國多

貪殘

兵書曰兩敵相當鶉華壁上軍十五日敗

于寳晉記曰趙王倫SKchar位有鶉入太極前殿有雉集於東

堂〇楚辭曰鸇鷂兮軒軒鶉䳺兮甄甄哀我兮寡獨靡有

兮疋倫

窮神祕苑曰安定原上築時奠𥙊以觚爵忽有一鶉飛於

觚之上因名鶉觚之城

後魏文帝天統中立爲鶉觚縣

夢書曰鶉鷃爲闘相見怒也夢見鶉鷃憂闘也

劉欣期交州記曰武寜縣秋九月黄魚上化爲鶉鳥

三國典畧曰北齊髙緯時有萬春鳥見齊仙都苑上爲

造萬春堂以應嘉瑞

    舎利鳥

隋書曰婆利國有鳥名舎利解人語大業十年遣使入貢

後遂絶

    兵曹鳥

唐書曰崔希喬爲并州兵曹㕔前叢葦有小鳥如鷦鷯來

巢孕𡖉五色且如鷄子數日𪅏毀鶵見巳踰於母月餘五

色成文大如鷄馴擾閑暇頃之飛翔時歸舊所人到令号

兵曹鳥

    巢衣鳥

SKchar記曰漢武帝時忽有細鳥集於帷帟或集人衣𬓛

名曰巢衣鳥宮内嬪好皆恱之有鳥集其衣者輙𮐃愛幸

至武帝末稍自死人猶愛其皮服其皮者多爲丈夫所媚

王莽末猶有一兩箇去來莽羅得之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