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百六十二

卷之九百六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九百六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六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二

 竹部一

     竹上

易曰震爲蒼琅竹

尚書禹貢曰荆州厥貢惟箘簵楛箘簵羙竹又禹貢楊州曰

篠簜旣敷篠竹箭簜大竹禹治水敷布也厥貢瑶琨篠簜

毛詩斯干曰如竹苞矣如松茂矣

又竹竿曰竹竿衛女思歸也適異國而不見荅思而能以

禮者也籊籊竹竿以釣于淇

韓詩外傳曰黄帝時鳯皇栖帝梧桐食帝竹實

周禮春官曰孤竹之管孫竹之管隂竹之管鄭玄注曰孤竹竹特生孫

竹杖根之未生者隂竹生山北者

禮記月令曰仲冬日長至則伐木取竹箭

左傳文下曰賊殺齊懿公於申池納諸竹中

又襄三曰晉伐齊劉難士弱率諸侯之師焚申池之竹木

二子晉大夫也

又曰東南之羙者有㑹稽之竹箭焉會稽山名今在山隂縣竹箭篠也

孝經河圖曰少室之山大竹堪爲釡甑此竹亦㸑器也安思縣多苦竹竹之

醜有四有青苦有白苦有紫苦有黄苦

汲冢周書王㑹曰成王時路人獻大竹

史記曰智伯率韓魏攻趙襄子襄子奔晉陽原過後至見

三人自帶以上可見自帶以下不可見與原過竹三節莫

通曰我以是遺趙无卹襄子自割竹有朱書

又貨殖傳曰渭川千畒竹其人與千戸侯等

漢書曰髙祖爲亭長乃以竹皮爲冠應劭注曰以竹始生皮作冠今鵲尾冠也

又曰上使發卒數萬人塞瓠子河下淇園之竹以爲楗

又曰竹大者一節受一斛小者數斗以爲柙

又曰梁孝王脩兎園多植竹

又地理志曰𥘿地有鄠杜竹林南山檀柘号陸海

後漢書曰郭伋爲并州刺史出行郡童子乗竹馬相待

又曰冦恂爲河内太守移書屬縣講兵肆射伐淇園之竹

爲矢百餘萬前書音義曰淇園衛之苑多竹篠也養馬二千疋収租四百萬

斛轉以給軍

晉書曰杜預討吴州郡多望風歸命衆軍㑹議或曰百年

之冦未可盡剋今向暑水潦方降疾疫將起候來冬更爲

大舉預曰昔樂毅籍濟西一戰以併強齊今兵威巳振譬

如破竹數節之後皆迎刃而解無復著手豦也

又曰武帝平呉之後復納孫皓宫人數千自此掖庭殆將

萬餘人而並寵者甚衆帝莫知所適乗羊車恣其所之至

便宴寢宫人乃取竹葉挿户以塩汁灑地而引帝車

又曰王徽之常居空宅中便令種竹聞其聲徽之嘯詠指

竹曰不可一日無此君

謝靈運𣈆書曰元康二年巴西界竹花紫色結實如麥

晉書載記曰長安謡曰鳯皇鳯皇止阿房符堅以鳯皇非

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乃植桐竹數十萬株于阿房宫城

以待之慕容冲小字鳯皇至是終爲堅賊入止阿城焉

宋書曰卜天興弟天生少爲隊將十人同火屋後有一坑廣

二丈餘十人共跳之皆度唯天生墜天生乃取實中苦竹

削其端使利交横布坑内更呼等𩔖共跳並懼不敢天生

乃復跳之徃反十餘曽無留礙衆並歎服

齊書曰南海王子罕字雲華武帝第十一子也頗有學問

母尚容華有寵故武帝留心母常寢疾子罕晝夜祈禱于

時以竹爲燈纉照夜北纉𪧐昔枝葉大茂母病亦愈咸以

爲孝感所致

又曰徐伯珎少孤貧學書無𥿄常以竹華箭箬(⿱艹石)甘庻及

地上學書

南史隱逸傳曰沈麟士字雲禎居貧織簾誦書郷里号爲織簾先生甞爲人作

竹誤傷手便流淚而還同作者謂曰此不足損何至涕零

荅曰此本不痛但遺體毀傷感而悲耳

梁書曰武帝臨雍州命吕僧珎爲中兵叅軍委以心膂僧

珎隂養死士歸之者甚衆武帝頗招武猛士庻饗從㑹者

萬餘人因命按行城西空地將起數千間屋爲止舎多伐

林竹沉於檀溪積茅蓋(⿱艹石)山阜皆未之用僧珎獨悟其㫖

因私具櫓數百張及兵起悉取檀溪林竹裝爲舡艦葺之

以茅並立辦衆軍將發患諸將須櫓甚多僧珎乃出先所

具毎舡付二張爭者乃息

隋書曰明克讓字弘道平原鬲人也父山賔梁侍中克讓

少好儒善談論愽渉書史所覽將萬卷三禮禮論尤所研

精龜筴曆象咸得其妙年十四釋褐湘東王法曹叅軍時

舎人朱异在儀賢堂講老子克讓預焉堂邊有脩竹异令

克讓詠之克讓𭣄筆輒成其卒章曰非君多愛賞誰貴此

貞心异甚竒之

唐書曰南詔理無刑名桎梏之其罪以竹五夲束之伏犯

者撻其背

又曰開成四年襄陽三縣山竹結實成米百姓採食

莊子曰鵷鶵非練實而不食練實竹實也取其㓗白

淮南子曰太清之治也鳯麟降蓍龜兆甘露下竹實盈

鳯皇

又曰瓦以火成不可以得火竹以水生不可以得水瓦得火則

破竹得水浸則死也

又曰槁竹有火弗鑚不㸐土中有水弗掘無泉掘猶窮也

梅子曰弘農冝陽縣金門山竹爲律管河内葭莩以爲灰 -- 灰

可以候氣取灰 -- 灰 實管端置之𭰹宫覆以緹幕勿令見風日

節至則灰 -- 灰 飛管通矣

唐子曰希見食笋歸煑竹根

家語曰子路見孔子孔子曰君子不可學子路曰南山有

竹不揉自直斬而爲用射逹於犀革以此言之何學之爲

孔子曰括而羽之鏃而礪之其入不益𭰹乎

吕氏春秋曰昔黄帝命伶倫作爲律伶倫自大厦之西西

乃之沅渝之隂取竹谿之谷以生空竅厚釣者斷兩

節間竹生谿谷者取其釣厚以爲律谿或作嶰其長三寸九分而吹之

山海經曰長石之山西有共谷其中多竹衛丘山南帝俊

郭璞曰俊舜字假借音竹林在焉大可爲舟言舜林中竹一節則可以爲舡

又曰竹生花其年便枯竹六十年一易根易根必經結實

而枯死實落土復生六年還成

穆天子傳曰天子西征至于玄池天子休于玄池之上乃

奏廣樂三日而終是曰樂池乃樹之竹是曰竹林

吴越春秋曰越王問范蠡用兵對曰越有處女願君王問

之處女北見於王道逢老人自稱𡊮公跪披林杪竹末折

墮地處女即捷其末公操其本而刺處女處女舉杖擊之

飛上樹變爲白猿具猿〇三輔舊事曰武帝作延陵及廟竇

將軍有青竹田在廟南恐犯蹈之言作陵不便○丗說曰魏

武征𡊮本𥘉治餘有數十斛竹片咸長數寸衆並謂不堪

用正合燒除太祖意甚惜思所以用之謂可爲竹甲而未

顯其言馳使以問楊主簿德祖德祖意懸同

風俗通曰殺青按殺青作簡書之新竹有汁後加於火上故作

簡者於火上炙乾之

水經曰東陽定縣夾岸縁溪悉生支竹及芳枳木連𮦀以

霜菊金橙

說文曰竹冬生草也

華陽國志曰有竹王者興於遯水有一女浣於水濵有三

節大竹流入女足間推之不去聞有兒聲持歸破竹得男

長飬有武才遂雄夷狄氏竹爲姓所破竹於野成林今王

祠竹林是也

又曰何隨家養竹園人盗其竹何隨遇行見恐盗者覺怖

走竹傷其足挈履徐歩而歸

文士傳曰蔡邕經㑹稽髙遷亭見屋椽竹從東間數第十

六可以爲籥取用果有異聲

神仙傳曰離婁公服竹汁餌桂得仙

又曰壷公欲與費長房俱去長房畏家人覺公乃書一青

竹戒曰卿以此竹歸家便稱病以此置卿卧處黙便來還

長房如言家人見此竹云是屍哭泣行䘮

荆楚歳時記曰夏至節日食糉周豦謂爲角𮮐人並以新竹

爲筒糉練葉揷五絲繫臂謂爲長命縷

王子年拾遺記曰蓬山有浮筠之簳葉青莖紫子如大珠

有青鸞集其上下有砂礰細如粉𭧂風至竹條飜起拂細

砂如雪霰仙者來觀戯焉風吹竹折聲如鍾磬之音

南越志曰羅浮山生竹皆七八圍節長一二尺謂之鍾龍

湘州記曰邵陵髙平縣有文竹山上有石牀四面緑竹扶

踈常隨風委拂此牀

永嘉記曰陽嶼仙山有平石方十餘丈名仙壇有一䈥竹

垂壇旁風來輙掃拂壇上

東陽記曰崑山去蕪城山十里峯嶺髙峻故老傳云嶺上

有圎池魚鼈具有池邊有竹極大風至垂屈掃地𢘆㓗如

人掃之

丹陽記曰江寜縣南二十里慈姥山積石臨江生筲管竹

王子淵洞蕭賦即此也其竹圎緻異於他處自伶倫

採竹嶰谷其後唯此簳見珎故歴代常給樂府而俗呼曰

皷吹山

風𡈽記曰陽羡縣有𡊮君冢壇邊有數枚大竹髙二三丈

枝皆兩兩枝下垂如有塵穢則掃拂壇上𢘆浄㓗

𡊮山松冝都山川記曰佷山縣方山上有靈祠祠中有特

生一竹擅美髙危其妙下垂忽有塵穢起風動竹拂蕩如

荆州記曰臨賀謝休縣東山有小竹生其旁皆四五寸圍

下有盤石俓四五丈極髙方正青滑如彈碁𡱈兩竹屈垂

掃其上𥘉無塵穢未至數十里聞風吹此竹如簘管之音

武昌記曰陽新縣有朔山山有兩大竹長十餘丈圍數尺

有聲如風雨爲官長凶候縣人占之有驗

雲南記曰雲南有實心竹文采班駮殊好可爲器物其土

以爲槍簳交床

述征記曰仙陽縣城東北二十里有中散大夫嵆康宅今

悉爲田墟而父老猶種竹木

崔豹古今注曰牛亨問曰籍者何也荅曰籍者尺二竹牒

記人之年名字物色懸之宫門按省相應乃得入也

劉敬叔異苑曰吴郡桐廬人甞伐竹見一竹竿雉頭虵身

猶未變此亦竹爲虵虵爲雉也

任昉述異記曰湘水去岸三十許里有相思宫望帝䑓舜

南廵不返殁葬於蒼梧之野堯之二女娥皇女英追之不

及相思慟哭淚下沾竹文悉爲之班班然

又曰衛有淇園出竹在淇水之上詩云瞻彼淇澳緑竹猗

又曰南中生子母竹今慈竹是也漢章帝三年子母竹笋

生白虎殿前謂之孝竹羣臣作孝竹頌

又曰東海畔孤竹生焉斬而復生中爲管周武王時孤

人獻笋一株

楊泉物理論曰冝陽金門竹爲律管河内葭爲灰 -- 灰 可謂同

冝陽洛州西北故縣名

夲草曰竹花一名華草

夢書曰竹爲處士田居夢見竹者憂處士也

楚詞七諌曰便姢之竹𭔃生江潭上葳㽔而防露下泠泠

而來風

江逌竹賦曰含虚中以象道體圎質以儀天古詩曰種竹

𭰹井中三年乃成竿





太平御覽卷第九百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