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二十九

卷之二百二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二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三十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二十九

 職官部二十七

  太常少卿       丞

  愽士         太祝

  恊律郎        太廟令

  陵令         太樂令

  太醫令        廪犧令

  光禄令        少卿    太官令

     太常少卿

六典曰凢有事於宗廟少卿太師祝齋郎入薦香燭整拂

神幄出入神主將享則與良醖令實鐏罍

後魏書曰太和十五年置少卿官太常少卿一人第三品

上至二十二年降爲正四品

又曰景明𥘉班職令太常少卿第四品上第一清選明禮

兼天文隂陽者爲之

又曰元順爲太常少卿以父憂去職哭泣歐血身自負

時年二十五便有白髮免䘮抽去不復更生世人以爲孝

思所致

三國典略曰齊太常少卿𡊮聿修廵省河南諸州兖州刺

史刑部與聿修故舊嘗於省中盛呼聿修爲清郎至是遣

送白紬爲信聿修不受與邵書郎曰𤓰田李下古人所愼

多言可畏譬之防川願表此心不貽厚責邵亦忻然報書

曰一日之贈率尓不思老夫忽忽意不及此敬丞來旨吾

無間然弟昔爲清郎今作清卿矣

唐書曰馮定爲太常少卿文宗每聽樂鄙鄭衛聲詔奉常

習開元中霓裳羽衣舞以雲韶樂和之舞曲成定揔樂工

閱於庭定立於其間文宗以其端凝(⿱艹石)植問其姓氏翰林

學士李珏對曰此馮定也文宗喜問曰豈非能爲古章句

者耶乃召升階文宗自吟定送客西江詩吟罷益嘉因錫禁中瑞

錦仍令大録所著古體詩以獻

     太常丞

六典曰太常丞二人從五品上𥘿有奉常丞漢因之比千

石魏晉宋皆置一人

漢書曰韋弘爲太常職掌陵庿煩劇多過父賢勑令自免懷嫌

不 去官及賢疾篤果坐廟事繫獄

宋百官春秋曰太常丞視尚書郎銅印黄綬一梁冠品第

七掌舉陵廟非法

陶氏家傳曰覆之字孫宗爲太常丞凢宗廟疑義多所决

定時人爲之語曰定禮决疑問陶覆之

陶氏職官要録曰晉宋九卿丞皆進賢一梁冠介幘皂衣

銅印黄綬齊梁墨綬

     太常愽

六典曰太常愽士掌辨五禮之儀式本先王之法制適變

隨時而損益焉凢大𥙊祀及有大禮則與卿導賛其儀凢

王公巳下擬謚皆跡其功徳而爲之褒貶

通典曰愽士魏官也魏文帝𥘉置晉因之事掌引道乗輿

王公巳下應追謚者則愽士議定之

晉中興書曰愽士之職端委佩玉朝之大典必於詢度當

以正道克厭人望然後爲可

唐書曰王彦威太原人世儒家少孤貧苦學尤通三禮無

由自逹元和中遊京師求爲太常散吏部卿知其書生𥙷

爲檢討官彦威於禮閣掇拾自隋巳來朝廷㳂革𠮷㐫五

禮以𩔖區分成三十卷獻之號曰元和新禮繇是知名時

授太常愽

又曰陸亘爲太常愽士寺有禮生孟真乆於其事凢𠮷㐫

大儀官不能逹率訪真真亦頼是湏姑息元和七年𠕋皇

太子將撰儀注真亦欲叅預亘笞之由是禮儀不專於胥

郭子曰張慿舉孝廉詣劉真長還舡湏㬰真長至遣覔張

孝廉舡同旅愕然旣同載俱詣撫軍劉前進謂撫軍曰今

日爲公得一士太常愽士之選旣前撫軍與之言咨咾嗟

稱善乃曰張慿勃倅爲理窟即用爲太常愽

     太祝

六典曰太祝掌出納神主于太廟之九室而奉享薦禘祫

之儀

周禮曰太祝掌六祝之辭以事鬼神示祈福祥求永貞一

曰順祝二曰年祝三曰𠮷祝四曰化祝五曰瑞祝六曰筴

祝鄭司農曰順祝順農年也年祝求永貞也𠮷祝祈福祥

也化祝弭災兵也瑞祝逆時雨寧風旱也筴祝逺罪疾也

漢書百官表曰太常属官有太 祝令 丞景帝六年更

名爲祝祀武帝太𥘉元年更曰廟祝

東觀漢記曰隂猛好學温良稱於儒林以郎遷爲太祝令

續漢書曰太祝令秩六百石掌祠讃祝近臣神巫主祝小

     恊律郎

六典曰恊律郎掌知六律六吕以辨四時之風氣八風五

音之節

漢書曰武帝時李延年善新聲以爲恊律都尉

魏志曰武帝平荆州得杜䕫知音識舊樂故以爲恊律郎

     太廟令

漢書百官表曰太常属官有諸廟令長丞

續漢書曰髙廟令一人六百石主守宗廟掌按行掃除無丞丞世祖廟令

一人

宋書太廟令一人主守宗廟案行洒掃衆事領齊郎二十

四人

齊職儀曰周有守祧之官掌先王廟令

     陵令

六典曰陵令掌先帝山陵率户守衛之事丞爲之貳凢朔

望元正冬至寒食皆修饗於諸陵若橋陵則曰獻羞焉凢

功臣宻戚請陪陵葬者聽之以文武分爲左右而列(⿱艹石)

祖陵陪子孫從葬者亦如之

周禮曰冢人下大夫二人中士四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

域先王之葬居中以昭穆爲左右

漢書曰太常属官有諸陵令元光元年分諸陵邑属三輔

又曰司馬相如爲茂陵令

續漢書曰太常職掌先帝陵每園令各一人秩六百石

園陵按行掃除丞及校長各一人校長主戒賊盗

齊職儀曰周有墓大夫冢人之職掌先王之墓

又曰每陵令一人品第七秩四百石銅印墨綬進賢一梁

冠絳朝服

唐書官品志曰梁天監七年又詔以爲陵監之名不出前

誥且宗廟憲章旣備典禮園寢職司理不容異諸正陵先

立監者改爲令於是陵置令矣

胡廣陵令箴曰昔在黄葉葬野衣薪禮非極哀不樹不封瓦

棺墍周聚夏攸謂壤不毀膚賄不害生是謂皇極百王此

經故厚不可 皇薄不可王乃眷西顧爰矩孝文陵臣司

墓敢告守人

     太樂令

六典曰太樂令掌教樂人詞合鍾律以供邦國之𥙊祀饗

讌承爲之貳

漢書百官表曰太常屬官有太樂令丞

續漢書曰明帝永平十三年曹褒奏尚書琔璣鈐曰有帝

漢徳合作樂名天子下詔改太樂令丞以應圖䜟

又曰太樂令秩六百石掌𠆸樂人凡國𥙊祀掌奏樂及大

司樂掌其陳序

晉起居注曰成帝咸和中詔太樂令載綏教官𠆸樂勤勞

賜米百石布二十疋

     太醫令

六典曰太醫令掌諸醫療之法丞爲之貳其屬有四曰醫

師針師按摩師呪禁師皆有愽士以教之考試登用如國

子監之法

漢書曰百官表曰少府屬官有太醫令丞無貟多至數十

續漢書曰太醫一人秩六百石有藥丞主藥方丞

魏略曰脂習字元升除太醫令與孔融親善融𬒳誅習獨

往哭之黄𥘉中以習有欒布之節賜拜中散大夫

應劭漢官注曰太醫周官也兩梁冠秩千石

典論曰中常侍張讓子奉爲太醫令與人飲酒輙掣引衣

裳發露形體亂其舄履使小大無不傾倒

崔寔太醫令箴曰動不肆勤静不宴逸有疾歸天醫無能

恤晉平好内四時是一非鬼非食惑以自失雖有秦和焉

所施術太上防疾其次萌牙腠理不蠲骨髓奈何

     廪(“㐭”換為“面”)犧令

六典曰廪犧令掌薦犧牲及粢盛之事丞爲之貳凢三祀

之牲牢各有名數昊天上帝以蒼地皇祗以黄神州以黝五帝之牲各以方色

韋昭辨釋名曰釋云廪(“㐭”換為“面”)犧犧戯也廪養之也辨云六牲取

其純毛者别養之以奉𥙊祀純色者少故名犧犧希也

周禮曰牧人下士掌牧六牲以供𥙊祀

漢書百官表曰内史屬官有廪(“㐭”換為“面”)犧令丞尉後屬司農

齊職儀曰周牧人之職也掌六牲陽祀用騂隂祀用黝

純毛者光武中興属河南秩六百石

     光禄卿

六典曰光禄卿之職掌邦國醪醴膳羞之事揔太官珍羞

良醖掌醢四署之官屬修其儲備謹其出納少卿爲之貳

有大𥙊祀則省牲鑊視濯漑

漢官解詁曰士之權貴不過尚書其次諸吏諸吏光禄勲是也

應劭漢官儀曰光明也禄爵也勲功也言光禄典郎謁諸

虎賁羽林學不安得賞不失勞故曰光禄勲

唐書官品志曰光禄卿位視太子中庶子掌宫尉門户統

守黃門華林園𭧂室等令漢書曰郎中令𥘿官武帝太𥘉

元年更名光禄勲掌中殿門户秩中二千石

又曰石建爲郎中令奏事下建省讀驚曰書馬者與尾而

五今乃不足一獲譴死矣其謹愼如此

又曰周仁景帝時爲郎中令爲人隂重不洩服䖍曰質重

不泄人之隂謀也師古曰隂宻也言爲性宻重不泄人言

也以是得幸出入卧内於宫祕戯仁常在傍終無所言

又曰張安世字孺子爲光禄勲郎有醉小便殿上主事白

行法安世曰何以知其不覆水𫆀郎有滛官婢婢兄自言

安世怒以奴滛汚衣冠告署撻奴其隱人過皆此𩔖也

東觀漢記曰孫堪字子雅爲光禄勲以清廉稱與周澤相

𩔖澤字雅都京師號之爲二雅

又曰劉昆字桓公爲光禄勲授皇太子及諸王小侯五十

人經昆老退位以二千石禄終其身

又曰邵訓字伯春郷里號之曰徳行恂恂邵伯春章和中

爲光禄勲

後漢書曰杜林字伯山扶風人也林少沉審愽學多聞世

稱通儒爲光禄勲内奉𪧐衛外㹅三署郎有好學者輙見

引進朝夕滿堂

又曰馬防字公平林風人也防貴寵最盛與九卿絶席拜

光禄卿

又曰張湛字子孝拜光禄勲光武臨朝或有惰容輙陳諌常

乗白馬上後見湛輙曰白馬生且復諌矣

又曰𡊮彭順帝𥘉爲光禄勲行至清爲吏麄𫀆糲食

續漢書曰荀爽字慈明爲光禄勲視事三月䇿拜司空

謝承後漢書曰楊賜字伯欽拜爲光禄勲嘉徳殿前有青

赤氣詔特進遣中使問賜祥異禍福𠮷㐫所在以賜愽學頭

儒故宻諮問其極陳其意嘗上䟽陳請案春秋䜟天投蜺

海内亂今妄嬖閹尹共專國朝之所致也

魏志曰鄭袤爲光禄勲母丘儉作亂帝自征之百官祖送

時袤疾不任㑹上謂王肅唯不見鄭光禄爲恨袤聞白輿

追上上𥬇曰知生必來遂與同載問以計謀帝甚重之

又曰王肅字子雍爲光禄勲時有二魚長尺集武庫之屋

有司以爲𠮷祥肅辨之曰魚生於泉而見於屋鱗介之物

失其所也邊將其殆有弃甲之變乎其後果有東関之

又曰𡊮渙字曜卿爲中郎令時言劉備死群臣皆賀渙以

嘗爲備吏獨不賀卒官太祖爲之流涕

吴志曰石偉字公操南郡人少好學修節不殆爲獨六有

不可奪之志舉茂才賢良方正皆不就孫休即位將徴偉

累遷至光禄勲及皓即位朝政昏亂爲乃辭老耄固疾乞

又曰薛瑩字道言以時法政多謬舉措煩苛瑩每上便冝

陳緩刑簡役以濟  育百姓頗或施行迁光禄勲


晉中興書曰鄭黙字思元轉光禄勲寛冲愽受不以聲色

矜人雖卒徒厮養皆遇之以恩

宋書曰王惠宋國𥘉建當置郎中令髙祖難其人謂𫝊亮

曰今用郎中令不可令减𡊮曜卿也旣而曰吾得其人矣

乃以惠居之

孟宗别傳曰宗爲光禄勲大㑹宗先少酒偶有強者飲一

杯便吐傳詔司察宗吐麥飯察者以聞上乃歎息曰至徳

清純如此

     光禄少卿

後魏職令曰光禄少卿第四品上第二清用肅勤明敏兼

職古典者

唐書曰柳亨拜光禄少卿太宗每誡之曰與卿舊親情素

兼𪧐卿爲人交遊過多今授此職冝存簡静亨性好射獵

有饕𭰫之名此後頗自勗勵杜絶賔客約身節儉勤於職

事太宗亦以此稱之也

     太官令

六典曰太官令供膳食之事丞爲之貳凡𥙊之日則白卿

諸厨省牲鑊取明水於隂鑑取明火於陽燧帥宰人以銮刀

割牲取其毛血實之於豆遂烹牲焉又帥進饌者實簠簋

設於饌幕之内

漢書百官表曰少府屬官有士官令一人丞一人

應劭漢官儀曰太官令兩梁官冠秩千石丞四人郡孝廉

年五十清修聦明者光禄上名迺召拜皆秩四百石三歳

爲令以供養勞苦迁左丞有湯官丞掌諸甘肥有菓丞掌

菓𤓰菜茹薪炭

漢舊儀曰太宫主飯肉湯官酒皆令丞治太官湯官奴婢各三千大

置酒皆緹構蔽膝縁幘

又曰太官上食黄釦音口金飾器器中官私官上食用白銀釦

器如祠廟器云

謝承後漢書曰魯國陳政字叔方爲太官令黄門郎與政

有𨻶因進御食以髪貫炙光武見髮勑斬政政曰臣有當死

者三黒山出炭増治吐炎燋膚爛SKchar而髪不消臣罪一也

陜出佩刀砥礪五石虧肌截骨曽不能断髪臣罪二也臣朗

月書章奏側光讀經書旦臨食與丞及庖人六目齊視黄

門一人臣罪三也詔赦之

魏略曰時苗爲壽春令迁爲太官令

後魏書曰毛循之能爲南人飲食手自煎調多所適意世

祖親侍之進太官尚書賜爵南郡公加冠軍將軍常在太

官主進御膳〇楊雄太官令箴曰時惟膳夫實司王饔祁祁

庶羞口實是供群物百品八珍清觴以御賔客以膳于王

王朗集曰朗爲大理時上主簿趙郡張登昔爲本縣主簿

值黒山賊圍郡登與縣長王携帥吏兵七十二人俱往赴

救與賊交戰吏兵散走携殆見害登手格二賊以全携命

又守長夏逸爲督郵所枉登身授拷掠理逸之罪義濟二

君冝加顯異黄𥘉詔曰登忠義彰著在職功勤名位雖卑

直亮冝顯饔膳近任當得此吏今以登爲太官令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