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百八

卷之二百七 太平御覽 卷之二百八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二百九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八

 職官部六

   司徒下      司空

     司徒下

晉書曰王渾字𤣥冲遷司徒仍加兵渾以司徒文官主吏

不持兵持兵乃吏屬絳衣自以非是舊典皆令皂服論者

羙其謙而識體

又曰石苞爲司徒奏州郡農桑未有賞罰之制冝遣SKchar

循行皆當均其土冝舉其殿最然後黜陟焉詔曰農殖者

爲政之夲有國之大務也雖欲安民興化不先冨而教之

其道無由而至今四海多事軍國用廣加承征役之後屬

有水旱之患倉庫不充百姓無積稼穡樹藝司徒掌之今

雖登論道然經國立政唯時所急故陶唐之丗稷官爲重

今司徒位當其任有毁家紓國乾乾匪躬之志其使司徒

督察州郡播殖其増置SKchar屬十人聽取王官更練事業者

苞在位稱爲忠勤帝每委任焉

又曰何劭曽之子也永康初遷司徒趙王倫SKchar位及三王

交爭劭以軒冕而遊其間無怨之者

又曰何曽字頴考以太保侍中領司徒曽固讓詔曰司徒

舊丞相之職自古及今揔論人物化治之夲以君𢎞道故

選於衆而復盤桓非所聞也

又曰魏舒爲司徒不持激厲不課人短陳留周震爲諸府

所辟書旣下公輒亡僉號震曰殺公SKchar舒辟之果無患

又曰王戎代王渾爲司徒髙選長史西曹SKchar委任責成戎

狀短陋而目明徹威儀不足常畜馬轝無日不岀親𩔖

之亡無不弔也常以象牙笇晝夜笇計家財遠及田牧性

又至儉不能善自奉飬財不出外天下之人謂之膏肓之

又曰山濤爲司徒固辭勑斷表卧加章綬曰豈可以垂没

之年汙宦乎逕出歸家

又曰魏舒字陽元爲司徒年過致仕有遜讓意而無居宅

乃漸以俸秩之餘爲第一所舒素爲人先行而後言故未

曾語親踈言當遜位九年正月整法服入殿朝㑹罷逕還

奉送章綬内外莫有知舒此情者

曹嘉之晉紀曰王戎再至司徒委事SKchar屬乗小馬從便門

出見者不知是台司也

晉諸公讃曰司徒𫝊祗疾遜位不許板轝上殿

晉中興書曰劉隗從兄疇字王喬有重名司空蔡謨每歎

曰若使劉王喬得南渡司徒公之羙選也

又曰蔡謨字道明遷司徒謨固讓曰若我作司徒將爲後

代哂義不敢拜詔數十下謨章表十餘上陳以疾篤帝臨

軒自朝至申而徴不至公卿以蔡公慠無人臣之禮奏送

謨廷尉謨率子弟詣闕稽顙詔免爲庶人

齊職儀曰司徒品秩冠服同丞相郊廟服冕同太尉漢哀

帝從朱愽議始置三司改丞相爲大司徒以孔光爲之魏

以華歆爲之

北齊書曰孫騰初北境亂騰亡一女及貴推訪不得疑其

爲人婢及爲司徒婢訴良者皆免之願免千人兾得其女

神武知之大怒遂解司徒

隋書曰王𧨏爲大司徒⿱⺾⿰𩵋禾威立議以爲户口滋多民田不

贍欲減功臣之地以給民𧨏奏曰百官者歷丗勲賢方蒙

爵土一旦削之未見其可如臣所慮正恐朝臣功徳不建

何患民田有不足上然之竟寢威議

唐書曰大和四年守司徒裴度上表辭𠕋命言臣此官巳

三度受𠕋有靦顔目從之

九州春秋曰靈帝賣官廷尉崔烈入錢五百万以買司徒

烈子均亦有時名烈問曰吾作公天下人謂何如對曰大

人少有髙名不謂不當爲公今登其位海内嫌其銅臭烈

舉杖擊之均走烈曰子授父撾而走可謂孝乎均曰舜之

事父小杖則受大杖而走不䧟父於不義烈曰尓以吾爲

瞽叟耶

華陽國志曰自建武之後羣儒修業開案圖緯漢之宰相

當出坤郷於是司徒李公屢登七政太傅于堅弈代論道

荀氏家傳曰組字大章中宗爲晉王時將徴爲司徒問太

常賀循循曰組舊望清重勤勞顯著遷訓五品以統人倫

實充人望詔以組爲司徒

江氏家傳曰江統字應元時太𫝊從事中郎𢈔子嵩以風

韻見重亦雅敬君德每云當今可以居司徒允民望者江

生其人也

管子曰昔者黃帝得祝融辨南方故使爲司徒

符子曰魯侯欲以孔子爲司徒將召三桓而議之乃謂左

丘明曰寡人欲以孔丘爲司徒而授以魯政焉寡人將欲

詢諸三子左丘明曰孔丘聖人與夫聖人在政過者離位

焉君雖欲謀其罪弗合乎魯侯曰吾子奚以知之丘明曰周人

有愛裘而好珍羞欲爲千金之裘而與狐謀其皮欲具少

牢之珍而與羊謀其羞言未卒狐相率逃於重丘之下羊

相呼藏於𭰹林之中故周人十年不制一裘五年不具一

牢何者周人之謀失之矣今君欲以孔丘爲司徒召三桓

而議之亦以狐謀裘與羊謀羞哉於是魯侯遂不與三桓

謀而召孔丘爲司徒

典略曰契爲司徒百姓和親夔主賔客逺人畢至

蔡邕中鼎銘序曰惟建寜四年春三月進公登于王前廷

乃制詔曰其以司空橋𤣥爲司徒公拜稽首三讓然後受

曹植輔臣論曰辨愽通幽見𫝊異度德實充塞于內知謀

從横於外解疑釋滯剖散盤結者主司徒

荀朂荅詔曰咸寜四年司徒何曽遷太宰詔問勗司徒處

當得人副逺近之望并治事見才誰可也朂表三公具瞻

之望誠不可用非其人昔魏文帝用賈詡爲公孫權𥬇之

尚書令李胤忠亮髙㓗應處台輔

朱謝莊爲北中郎謝兼司徒章曰臣聞爕理隂陽夤亮天

地弗惟其官無人則闕司徒掌敷五典職擾兆民豈悟乾

靈罔遺光渥方闡不次之任殊絶蕃岳豈可權尸三事假

備六符慙震周廻顧歩交悸

     司空

尚書曰舜曰咨四岳有能𡚒庸熈帝之載奮明也載成也僉曰伯

禹作司空帝曰俞咨禹女平水土惟時懋哉帝曰然嗟禹女有平水災

之功惟是勉之哉遂委以政也

又曰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時地利冬官卿主國空亡以居士農工啇四民使順天

時分地利也

禮記王制曰司空執度度地司空冬官卿掌邦事者也度丈尺也量地逺近

制邑井之處也興事任力事謂築邑宿市

春秋昭四年曰爽鳩氏司空也

續漢志曰司空爲冬官掌邦事凡營城起邑復溝洫修墳

防之事則議其利建其功四方水土功課歳盡則奏其殿

最而行賞罰凡國有大造大疑諌諍與太尉同

春秋元命苞曰危東六星兩兩而比曰司空主水金木守

之天下憂水

韓詩外傳曰山陵崩陁川谷不通五榖不殖草木不茂則

責之司空

尚書大傳曰溝瀆擁遏水爲民害田廣不墾則責之司空

尚書形德放曰禹長於地理水泉九州得括象圖故堯以

爲司空

家語曰度量不審舉事失理都鄙不修財物失所曰貧貧

則飭司空飭謂整攝

又曰魯定公以孔子爲司空乃別五土之性五土山林川澤丘陵墳衍

原隰而物其所生之冝咸得厥所

漢書曰成帝綏和元年始更名御史大夫曰大司空初改爲司

空議者又以縣道官有獄司空故復加爲大司空亦所以别大小之文

又曰彭宣字子佩爲大司空而王莽爲大司馬專權宣上

書曰三公鼎足承君一足不任則覆亂羙質臣老病願上

印綬

又曰何武字君卿爲司空事後母不篤詔以其舉措煩碎

不合衆心孝聲不聞惡名流行其上大司空印綬遂𠕋免

東觀漢記曰杜林代張純爲大司空務於無爲第五倫爲

司空奉公不撓言事無所依違

後漢書曰王梁初爲野王令丗祖議選大司空而赤伏符

曰王梁主衛作𤣥武帝以野王衛之所徙史記曰衛文君自濮陽徙於野

𤣥武水神之名司空水土之官也於是擢拜梁爲大司

又曰竇融拜兾州牧十餘日又遷大司空融自以非舊臣

一旦入朝在功臣之右召㑹進見容貌辭氣卑㳟巳甚帝

以此愈親厚之

又曰陳寵爲司空府故事以計吏至時自以下皆屬籍不

通賔客以防交𨵿寵去籍通客以明無所不受論者大之

又曰張𡚒字穉通父純臨終勑家丞曰司空無功於時猥

𮐃爵土身死之後勿議傳國𡚒兄根少𬒳病光武詔𡚒嗣

爵𡚒稱純遺勑固不肯受帝以𡚒違詔勑収下獄𡚒惶怖

乃襲

又曰第五倫章帝立徴拜司空奉公不橈言議果決後自

陳老病以二千石禄俸終厥身

續漢書曰張𡚒爲司空時歳災旱祈雨不應乃上表即時

引見復口陳時政之冝帝召太尉司徒幸洛陽獄録囚徒

大雨三日

華嶠後漢書曰第五倫雖峭直然常以中興巳來二主好

吏化俗尚苛刻政化之夲冝先以寛和及爲三公值章帝

長者多恕屢有善政倫上䟽褒稱盛羙因以勸成德風也

又曰伏恭爲太僕常臨辟雍於行禮中拜恭爲司空儒者

以爲榮

𡊮宏後漢紀曰第五倫爲司空有人與倫千里馬者倫雖

不取每三公有所選舉倫心不忘也然亦終不用

漢官解詁曰下理坤道上和乾光謂之司空

魏志曰景初元年司徒司空並𡙇散𮪍侍郎孟康曰夫宰

相者天下之所瞻效誠冝得秉忠履正夲德伏義之士足

爲海內所師表者竊見司𨽻校尉崔林禀自然之正性體

髙雅之𢎞量論其所長以比古之人忠直不回則史魚之

儔也清儉守約則季文之疋也遂爲司空封安陽亭侯三

公封列侯自林始也

又曰徐邈拜司空歎曰三公論道之官無其人則𡙇豈可

以老病忝之哉固辭不受

晉書曰裴秀爲司空刪定官制損益多善當禪代之際揔

納言之要其所裁當禮無違者又案禹貢山川地名古有

今無者皆隨事注列作禹貢地域圖十八篇事成奏上藏

於祕府秀在位四年爲當丗名公

又曰鄭袤字林叔爲司空天子臨軒遣就第拜授袤謂使

曰魏以徐景山爲司空徐公曰三公上應天心苟非其人

實傷和氣固辭見許

晉起居注曰武帝太始七年詔光禄大夫鄭袤體行純正

履道冲粹退有清和之風進有素絲之節冝齊三階之曜

𥙷衮職之闕明弼朕躬匡其不逮其以袤爲司空

晉中興書虞玩字士瑶王道郄鑒𢈔亮相繼薨遷玩爲司

空給羽林四十人玩比陳讓不聽旣拜歎息謂賔客曰以

我爲三公是天下無人矣談者以玩爲知言

齊職儀曰司空品秩官服同太宰舜以禹爲司空成王以

毛公爲司空宋以武公之諱改司空爲莫敖秦置御史大

夫省司空

後魏書曰伊馥拜司空及爲三公清約自守爲政舉大綱

而已不爲苛碎

後周書曰冬官謂之大司空卿掌邦事以五材九範之徒

佐皇帝富邦國大祭祀行灑掃廟社四望則奉豕牲

唐書曰天寳十三載𠕋楊國忠爲司空其日雨土

五代史唐書曰清㤗二年制以前同州節度使馮道爲守

司空時議以自隋唐已來三公無職事自非親王不𢘆置

於宰臣爲加官無單置者道在相位時帶司空及罷鎭未

命官議者不練故事率意行之及制出言議紛然或云便

可綜中書門下事或云湏𠕋開府及就列無故事乃不就

朝堂叙班臺官兩省官入就列方入宰臣退踵後先退及

晉天福中以李鏻爲司徒周廣順𥘉以竇貞固爲司徒⿱⺾⿰𩵋禾

禹珪爲司空遂以爲例議者不復有云

華陽國志曰趙瑶字元珪拜扶風太守未之郡司空張温

謂曰第五伯魚從蜀郡爲司空今掃吾第以待足下

荀氏家傳曰荀爽字慈明董卓徴公公到府三日䇿拜司

空爽起巖穴九十五日而爲台司丗人號爲白衣登三公

又曰顗爲司空文帝平蜀議復五等表魏朝使公定禮儀

中護軍賈充正法律尚書僕射裴秀議官制公遂刪定舊

文行正式爲一代之典書成奏藏於祕府其服色旗幟法

駕之式禮樂犧牲柴燎之典𥙿禘遷毀配食之制及於明

堂辟雍之儀皆公所議定朝廷歸其美公旣爲台輔德望

清重加以留心禮教以年𦒿多疾不數朝見詔使侍中任

愷諮問政化所冝行否

又曰蕃字大堅爲司空劉琨表於太子曰司空荀蕃朝廷之

舊臣弈丗忠勤乃心皇家具瞻之望唯蕃而巳冝増位號

授分陜之重永令臣等有所慿准

白虎通曰司空主土不言土而言空空尚主之況於實乎

環濟要略曰冬官司空掌邦事營城郭都邑立社稷宗廟造

宫宅器械監百工

典略曰禹爲司空披九山通九澤決九川定九州使各以

其職來貢

𫝊子曰荀仲豫稱禹十二爲司空

丗論曰諸葛誕爲鎮東將軍都督楊州司馬文王秉政徴

誕爲司空書至誕曰我當在王文舒後今便爲司空不遣

使者出賫書使以兵付樂綝此必綝所爲乃將左右數百

人至楊州州人欲閉門誕叱之曰卿非我故吏耶逕入綝

逃上樓就斬之

齊孔稚珪爲王敬則讓司空表曰故李通豪贍以親寵登

用王基才勇以聲華入選先帝擢臣以榮華陛下申臣以

富貴遂得北帶五州東跨六郡内亞三鼎外齊四岳蟬佩

之映則左右交暉龜組之華則縱横吐曜輕輪徐動則劒

𮪍如雲飛蓋暫停則歌鍾成列樅金龍吹鬱其前鳴笳鳯

管疊其後鄧禹若不遭漢光則南陽之SKchar史微臣若不逢

明聖則孤城之戍客豈可加以正台之席登以論道之𭔃

啓黃扉而爕五緯躡青帷而調四序

梁劉孝儀爲臨川王解司空表曰臣以庸薄謬竊隆重職

班三事任揔六條衣衮坐槐旣闕論道駝傳憇棠尤慙爲

政而俯司土地仰爕隂陽折撓之譏巳彰愆伏之咎爰著

今水蜧不躍旱魃爲灾山無薈蔚雲成煙火陛下曲𥝠未

垂䇿免臣職是當於何逃責乞責降兹台歩恊此天人



太平御覽卷第二百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