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十二

卷之五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五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五十二

 地部十七

     石下

西京雜記曰竇太后在家嘗有白鷰䘖石大如指墮后績

筐中后取石剖爲二其中有文曰母天地后乃合之遂不

復開後爲皇后常并置璽中爲天璽

又曰五鹿充宗受學於弥成子弥成子少時常有人遇巳

授以文石大如鷄𡖉成子吞之遂大明悟爲天下通儒成

子後病吐出此石授充宗充宗復吞又爲明學

又曰漢武昆明池養魚往往飛去後刻石爲鯨魚致水中

乃不飛去毎至當雨魚當鳴吼

顧凱之啓蒙記曰零陵郡有石鷰得風雨則飛如眞

潯陽記曰石鏡山東一圓石懸崖明浄照人毫細必

幽明録曰宫亭湖邊傍石間有石數枚形圎(⿱艹石)鏡明可鑑

人謂之石鏡後人過以火燎一枚今不復明其人眼遂失

𢈔仲雍湘州記云應陽縣蔡子池南有石臼云是蔡倫𥿄

王歆之南康記曰歸美山山石紅丹赫(⿱艹石)采繪峩峩秀上

切霄隣景名曰女媧石大風雨後天澄氣靜聞絃管聲

拾遺記曰貟嶠山東有雲石廣五百里駮落如錦扣之片

片蓊然雲起

又曰魏明帝時太山下有連理文石髙十二丈狀如枯樹

其文色彪發似人雕鏤自下及上皆合百餘歩及魏明帝

之始稍𮗜相近如𩀱闕也土石隂𩔖魏爲土德斯爲靈

交州記曰有浮石山在海中虛輕可以磨脚煑飲之止渇

洞𡨋記元鼎中條支國貢馬石以和九轉丹有髪白者以

此石拭之應手而黒

顧野王瑞應圖曰石華者石生華也

劉澄之江州記曰興平縣蔡子池南有石穴深二百許丈

石青色堪爲書硯

蜀中記云隗叔通𣗥人也性至孝母毎食必湏江水通每

汲江中石爲之出今江中有石號孝子石

十洲記曰流洲在西海中上多積石名爲昆吾石治其石

成䥫作釰光明照洞如水精狀割玉物如切泥𡈽焉

益州記龍盤山有一石長四十丈髙五丈當中有户及扉

(⿱艹石)人掩閇古老相傳爲玉女房

石虎鄴中記曰孟津河東去鄴城五百里有濟北郡榖城縣

糓城山是黄石公所葬處有人登此山見崩土中有文石

石文鮮明虎使採取以治宫殿又免榖城令不奏聞故也

㝷陽記曰落星石在宫亭湖中周廻百餘歩髙五丈上生

竹木

武昌記曰陶太尉廟東有盤龍石舊傳云龍盤於此石

梁州記沔陽城泝漢上十五里有諸葛武侯所鎭在漢水

南背山向水門前累石以爲陣

荆州圖曰冝都有穴穴有二大石相去一丈俗云其一爲

陽石一爲隂石水旱爲災鞭陽石則雨鞭隂石則晴即廪

君石是也但鞭者不壽人頗畏之不肯治也

丹陽記曰石頭城西有唐頽石王敦害周伯仁之所

又曰湖熟縣晉惠帝永寧二年湖中有大石去渚二百歩

浮來登岸百姓驚觀咸曰石來明年果有石氷入楊州

裴淵廣州記曰甘泉縣平野中孤石挺起峯秀入雲連石

相接無異棟宇

安城記曰石室中有素石數斛狀如雀頭甘(⿰氵閠)虚脆殆可

曹叔邪異物志曰豫章有石黃白色而理踈以水灌之便

熱以鼎加其上炊足以熟冷則灌之雷煥以問張華華曰

然石也

漢官儀曰馬伯苐登泰山見石二枚一是武帝時石用五

車載不能上因置山中爲屋號五車石一是刻號記功德

立壇上

王昭之始興記曰勞口北有逃石一名靈石晉水和中有

二飛仙衣冠自來憩此石旬日乃去之

盛弘之荆州記曰臨賀郡有青石上有磨刀斧迹春夏明

浄秋冬蕪穢云是雷磨石

又曰築陽粉水口有一石下不測岀地尺餘圍可三尺色

極青其上如斫明可以鑒人相傳以爲殞星縣西有孤

挺出其下臨潭曠有見根者如竹根

又曰樊重母畏雷爲石室避之悉以石爲階砌今猶存

又曰臨賀馮乗縣東五里有故縣廟相傳漢淮南王安𬒳

誅其子奔迸來至一夜忽化爲石人當縣門而立百姓怪

而觀之其迫察者手足無不瘡爛

述異記曰鏡湖俗傳軒轅氏鑄鏡於湖邊今有軒轅磨鏡

石石上常㓗不生蔓草

輿地志曰㑹稽秦望山始皇刻石前有石廣數丈云是始

皇坐之石兩邊有方坐八所云是丞相巳下坐石故今有

丞相石之名

玄中記曰天下之強者東海之沃燋石焉方三萬里海水

灌之随盡故水東流而不盈

又曰玉門之西南有一國國中有山山上有廟國人歳歳

岀石子林數千枚名爲霹𮦷從春雷而減至秋

鄱陽記曰錢倉石在饒州西一百里石形如倉囷昔漁人

夜宿石下忽見石開窺其石中有錢取之盈艇而去因爲

郡國志云乞子石在馬湖南岸東石腹中岀一小石西石

腹中懷一小石故僰人乞子於此有驗因號乞子石

又曰思州金雞石每有雞金色鳴於石上

又曰仙人石曽有仙人飛下此石一曰仙人牀

又曰恊州弄棟縣蜻蛉水下有石猪峯有石猪母子數十

頭云夷人昔牧於此猪化爲石今夷人不敢於此牧

又曰儋州昌化湖明山山有二石如人形云有兄弟二人

向海捕魚因化爲石號曰兄弟石也

又曰桂州興安縣有卧石一枚其形似人而舉體青黄隱

起而謂之石人可以祈雨小舉則雨小大舉則雨大

又曰貴州有洞池周十數丈下有石牛時出池間歳旱民

殺牛祈雨以血和泥塗牛即雨盡即晴以爲恒

馬嶺山嶠多虺蛇毒殺人有泠石可以解之屑着瘡内即

又曰梁州女郎山張魯女浣衣石上女便懷孕魯謂邪滛

乃放之後生二龍及女死將殯柩車忽騰躍昇此山遂葬

焉其水旁浣衣石猶在謂之女郎山

又曰郴州城北七十里有話石山孤石特竦仙人於此處

談話

輿地志曰南陵縣有女觀山俗傳云昔有婦人夫官於蜀

屢愆秋期憂思感傷登此騁望因化爲石如人之形所牽

狗亦爲石今狗形猶存

愽物志曰鸛水鳥也伏𡖉時數入水𡖉冷取礜周圍繞𡖉

以助暖氣

華陽國志汶山有鹹石煎之得塩

異苑曰勝滕放太元𥘉枕文石枕卧忽暴雨震其所枕傍

人莫不懾而放微𮗜有聲

又曰永康王曠井上有一洗石時見赤氣後有二胡人𭔃

宿忽求買之曠恠所以未及度錢子婦孫氏覩二黃鳥闘

於石上疾往掩取變成黃金胡人不知索市逾急旣得橦

破内止有二鳥處

劉敬叔異苑曰晉武帝時呉郡臨平岸崩岀一石鼓打之

無聲以問張華華曰可取蜀中桐材刻作魚形扣之則鳴

於是如言之聲聞數十里

異物志曰夷州𡈽無銅鐵磨礪青石以作弓矢此石砮楛

矢之𩔗

物理論曰𡈽精爲石石氣之核也氣之生石猶人筋絡之

生𤓰牙也

博物志曰桃林在弘農湖縣休牛之山有石焉曰帝臺之

棊也五色而文狀鶉𡖉焉

遊名山志曰芙蓉渚有聳石頭如初生芙蓉色皆青白

山海經曰燕山多嬰石言似玉有采嬰帶所謂燕石也

又曰錢來之山多洗石(⿱艹石)澡洗可以磢去垢也

水經注曰象林郡功曹姓區有子名連攻縣殺令自號爲

王值世亂離林邑遂立後乃襲代傳位子孫三國鼎争未

有所附呉有交𡈽與之隣接進侵夀泠以爲壃界自區連

以後國無文史先其纂代世數難詳宗胤滅絶無復種裔

外孫范熊代立人情樂推後熊死子逸立有范文曰南西

捲縣夷帥稚夷奴也文爲奴時山邊牧羊於澗水中得兩

鯉魚隱藏持歸䂓欲私食郎知檢其魚大慙懼詐云將礪

石還非爲魚也郎至魚所見是兩石信之而去文始異之

石有䥫文入山中就石治䥫鍜作兩刀舉刃向鄣因呪曰

鯉魚變化治石成刀斫石鄣破者是有靈神文當治此爲

國君王斫不入者是無神靈進斫石鄣如龍淵干將之斬

蘆藁由是人情漸附今斫石尚在魚刀猶傳子孫

又曰澧水出武陵充縣東逕臨澧零陽二縣故界水之南

岸白石𩀱丘厥狀類人髙各三十丈周四十丈古老相傳

言昔充縣尉與零陽尉共論封境因相傷害化而爲石

劉義慶幽明録曰陽羡縣小吏呉龕有主人在溪南嘗以

一日掘頭舡過水溪内見一五色浮石取内床頭至夜化

成一女子也

又曰冝都建平二郡之界有五六峯參差玄岀上有𠋣石

如二人像攘𬒮相對俗謂二郡督郵争界於此

楊雄蜀本紀曰秦王獻五美女於蜀王蜀王遣五丁迎五

女見大虵入山空中五丁引虵山崩五女上山化爲石

又曰武都丈夫化爲女子顔色美好盖山之精也蜀王娶

以爲妻無幾物故於成都郭中葬之以石鏡一枚徑一丈

髙五尺

鄧析書曰譬猶拯溺而硾之以石救火而投之以薪

說曰武昌陽新縣北山上有望夫石狀(⿱艹石)人立者傳云

昔有貞婦其夫從役遠赴國難携弱子餞送此山立望而

化爲石

兵書曰軍中地生石將可以乆居

史記曰以石投水莫之逆也

雜五行書曰婦姑闘諍取石重六十斤埋門外即罷

荀伯子臨川記云石原狀似倉廪其内可容千斛廪(“㐭”換為“面”)口開

則歳儉閉則年豊

又曰石龍山有巖其下有石形隱起似龍頭尾長一丈二

地理記云有鱗甲因號爲石龍

又曰石鼓在冝黄水邊狀如鼔形闊九尺長一丈四尺四

又云圎浄如鼓因以鼔爲名焉

又曰破石髙五尺在冝黄水邊

又云有女人水次浣濯爲蛟所牽入石中經數日雷擊石

破見死蛟及女人屍浮出因號爲破石

又曰浮石其石居汝水中心或水汎漲髙岸皆没此石居

然不没因以爲名之

又曰落峭石去飛猿館一百一十五里在飛猿水巍峩嵌

空數里可望即謝靈運詩云朝發悲猿嶠暮𪧐落峭石是

其處也

始興記云營口東岸有石四方而可髙百仞其狀(⿱艹石)臺故

名臺石又林水岀焉其臺旁有石室室前盤石上行列十

甕皆盖以青盆悉是銀製有人過者但得開𮗚而不可取

之則悶絶(⿱艹石)死封丘之奴竊二枚爲大虵所害即不知其

永嘉元云永嘉南岸有帖石乃堯之神人以破石推將入

惡溪道次置之溪側遥望有似張㠶今俗號爲張㠶溪與

天台山相接

又郡國志曰東海信郎神破石爲㠶今陳海有信郎祠即





太平御覽卷第五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