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一十三

卷之五百一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一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一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一十三

 宗親部三

   伯叔母   從伯叔   族父

   姑

     伯叔母

爾雅曰父之兄妻爲丗母父之弟妻爲叔母

禮記曽子問曰婚禮吉旣納幣有𠮷日女之父母死則如

之何孔子曰壻使人吊如壻之父母死則女之家亦使人

弔父䘮稱母父母不在則稱伯父之丗母

又𮦀記曰孔子曰伯母叔母䟽衰踊不絶地姑姉妹之大

功踊絶於地如知此者由文矣哉

家語曰孔子之舊人曰原壤其叔母死夫子將助之以木

子路曰由也昔聞諸夫子母友不如巳者過則勿憚改姑

巳如何姑且巳止孔子曰凡人有䘮匍匐救之况舊故非友

乃爲友故友非舊友吾其徃及之爲槨原壤登木曰乆矣予之不託

於音也遂歌曰狸首之班然執女手之卷然夫子爲之隱

陽不聞以過之子路曰夫子屈節而極於此失其舉矣豈

未可巳乎孔子曰吾聞之親者未失其爲親也故者未失

其故也禮記亦載稱原壤之母也

蜀志曰許靖字文休汝南平輿人也靖與曹公書曰丗路

威夷禍亂遂爾駑怯偷生自竄蠻貊成闊十年𠮷凶禮廢

涉南海循岸渚五千餘里復遇疫疾伯母殞命并及群從

自諸妻子一時略盡復相扶持前到此郡追計爲兵害及

病亡者十遺一二生民之艱辛苦之甚

晉書曰羅含字君章桂陽人也含㓜孤爲叔母朱氏所飬

少有志尚晝卧夢一鳥文彩異常飛入口中因驚起說

朱氏曰鳥有文彩汝後必有才章自後藻思日新

又曰餘杭婦人經年荒賣其子以活夫之兄子吴興太守

孔褒薦之

又曰皇甫謐字士安㓜名静安定朝郍人漢太尉嵩之曽

孫也出後叔父徙居新安年二十不好學遊蕩無度甞得

𤓰果輙進叔母任氏任氏日孝經云二牲之飬猶爲不孝汝今

年餘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無以慰我因歎曰昔孟母

三徙以成仁曽父烹豕教豈我居不卜鄰教有所闕何

爾魯鈍之甚也修身篤學自汝得之於我何有因對泣涕

謐乃感激就卿人席坦受書勤力不殆躬自稼穡帶經

而農遂愽綜典籍百家之言自號玄晏先生

又曰羊耽妻辛氏字憲英隴西人鍾㑹爲鎮西將軍憲英

謂躭從子祐曰鍾士季何故西岀祜曰將爲滅蜀也憲英

曰㑹所在縱持乆處下之道吾畏其他志也㑹果反祜

甞送錦𬒳憲英嫌其華反而覆之

又曰杜有道妻嚴氏字憲京兆人貞淑有識量生子植植

從兄預爲𥘿州刺史𬒳巫徴還憲與預書戒之曰諺曰忍

辱至三公卿今可謂辱矣能忍之三公是卿座預後果爲

儀同三司

三十國春秋曰羊祐年十五而孤事伯母蔡氏以孝聞蔡

氏毎歎曰羊叔子可謂能飬    也其諸葛孔明之

亞乎

宋書曰謝瞻字宣逺陳郡陽下人衛將軍晦弟三兄㓜孤

叔母劉氏撫育有恩同於至親

     從伯叔

爾雅曰父之從父昆弟爲從祖父

吴志曰朱異字季文爲陽武將軍孫權與論攻戰問對稱

意權謂異從父驃𮪍將軍據曰夲知季文懀烏外定見之

復過所聞

臧榮緒晉書曰王沉字處道少孤爲從叔司空昶所飬沉

事昶如父

虞預晉書曰王渾從子浚字彭祖司空王沉賤孽也少時

不爲親黨所知渾謂弟深等曰卿等莫輕彭祖此兒平丗

不減方州牧伯亂丗可爲都督三公懷𢚓之丗果爲幽兾

都督位至鼎輔如渾所說

晉書曰王彪之字叔虎從伯導曰選曹欲以汝爲尚書郎

汝幸可作諸王佐耶彪曰多少旣不足計自當任之於時

至於超遷是所不願

又曰王羲之字逸少司徒導之從子也深爲伯敦導所器

又曰魏舒字陽元任城人也身長八尺二寸姿望秀偉飲

酒石餘而遟鈍質䃼不爲郷親所重從叔父吏部衡有名

當丗亦不之知使守水碓毎歎曰舒堪數百戸長願畢矣

舒亦不介意後遷至司徒劇陽子

又曰檀慿之字慶子髙平人少有志力閨門邕肅爲丗所

孤從兄子歆兄弟五人皆稚弱慿之撫飬(⿱艹石)巳所生

又曰荀崧從弟馗早亡二息序廞許金年各數𡻕崧迎與

其共居恩同其子太尉臨淮公荀顓 廢絶朝廷以崧属

近欲以崧子襲封崧哀序孤微乃讓封與序論者稱焉

宋書曰謝景仁陳郡陽夏人也衛將軍晦從叔父也祖據

太𫝊安弟父兄宣城内史景仁愽聞強識玄每與之言不

倦也

又曰王誕字茂丗琅瑘臨沂人也少有才藻晉孝武崩從

叔尚書令珣爲哀䇿文乆而未就謂誕曰猶少序節物一

句因出夲示誕誕攬筆便益之接其冬秋代變後云霜繁

廣除風廻髙殿珣嗟歎清㧞因而用之拜秘書郎

宋齊語録曰梁特進沈約撰史王希𨈭甞問約曰從叔太

常何故無傳約戯之曰賢從叔者何可載荅曰從叔唯忠

與孝君當不以忠孝爲羙約有慙色

愽物志曰蔡邕有書近萬卷末年載數車與王粲粲亡後

粲子預魏諷反𬒳誅邕所與粲書悉入粲從子景字長緒

崔鴻前凉録曰范績字弘基績㓜有名稱族叔上洛太守

毗拊其首曰汝吾宗千里駒也歴仕三朝士友服其清亮

舉秀才爲郎中遷中都謁者

     族父

爾雅曰釋親曰父之從祖昆弟爲族父

後漢書曰侯覇字君房河南宻人族父淵以官宦有才辯

任職元帝丗佐石顯等領中書號曰太常侍

蜀志曰費禕字文偉江下鄲人也鄲音孤依族父

益州牧劉璋母也

晉書曰顧和字君孝侍中衆族子也曽祖容吴荆州刺史

祖相臨海太守和二歳䘮父㧾角便有志操族叔榮雅重

之曰此吾家騏𩦸興吾宗者必此子也時宗人球亦有令

問爲州別駕榮謂之曰卿速歩君孝超卿矣

陳留志曰阮武字文業魏末爲清河太守族子籍方惣角

未知名武見而偉之以爲勝巳明於知人皆此𩔖也

    姑

釋名父之姉妹曰姑姑故也言於巳爲乆故之人也

廣雅曰姑謂之威威故也

說文曰威姑也

爾雅曰父之姉妹爲姑王父之姉妹爲王姑曽祖王父之

姉妹爲曽祖王姑髙祖王父之姉妹爲髙祖王姑父之從

父姉妹爲從祖姑父之從祖姉妹爲族祖姑

毛詩曰泉水衛女思歸也問我諸姑遂及伯姉父之姉妹稱姑先生

曰姉箋云寜則又問姑及姉親其𩔖也先姑後姉尊姑也

禮記曲禮曰姑姉妹女子子巳嫁而返兄弟不與同席而

坐不與同噐而食

又檀弓曰姑姉妹之薄也盖有受我而厚之者也

左傳僖上曰𥘉晉獻公筮嫁伯SKchar於𥘿遇歸妹之睽史⿱⺾⿰𩵋禾

占之曰不𠮷歸妹睽孤冦張之弧姪其從姑六年其逋逃

歸其國而棄其家明年其死於髙梁之虚震爲木離爲火火從木生離爲

震妹於火爲姑謂我姪者吾謂之姑謂子圉質於𥘿也

漢書曰成帝班婕妤彪之姑也

後漢書曰桓曄字文林姑爲楊賜夫人父鸞卒姑赴哀將

至止於傳舎整飾從者而後入曄心非之及姑勞問終無

所言號𡘜而巳賜遣吏祠因縣發取祠具曄拒不受後毎

至京師未甞舎楊氏

晉書曰阮孚母祖姑家胡婢也父咸通之生孚咸遺姑書

曰不意今日遂生胡兒姑荅曰靈光殿賦云胡人遥集於

上楹便可以遥集爲字咸從之

列女傳曰魯義姑者魯野人之婦也齊攻魯至郊遥見一

人携一兒抱一兒及軍至乃棄抱者而抱携者將欲射之

遂止而問曰所抱者誰之子對曰兄之子所棄者誰之子

子也妾見大軍至不能兩全遂棄所生之子軍曰子之

於母甚痛於心何棄所生而抱兄子對曰子之於母私愛

也姪之於姑公義也夫背公而向私者妾不爲也於是齊

軍遂止曰魯郊有婦人猶持節行况於朝廷乎遂廻軍不

伐魯君聞之賜束帛號曰義姑

又曰梁宣節姑者梁之婦人也其室失火兄子與巳子三

人在内入取兄子輙得其子及火盛不復得入婦人將赴

火其友曰夲取兄子卒誤得巳子至於中心亦巳足矣何

至赴火婦曰梁國豈可以戸告人暁也𬒳不義之名何面

見弟兄吾欲復投吾子又失母情誓不生遂赴火而死

君子曰可謂節姑也

先賢行狀曰蔡伯喈母𡊮曜卿之姑也

又曰鍾元皓妻李膺之姑也生子覲與膺齊名


太平衘覽卷第五百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