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三十六

卷之五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三十六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三十七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三十六

 禮儀十五

     封禪

河圖眞紀鈎曰王者封太山禪梁父易姓奉度繼興崇功

者七十二君

尚書中候曰維歳二月𠉀在東舘鄭玄注曰維辭也侯齊桓公舘舎嘆曰

於戲仲父寡人聞古霸王封太山刻石紀號立顯象今寡

人名爲何君

管子曰衛困于狄案兵湏㓕乃存之仁不純名爲霸君昔

古聖王功成道洽符出乃封太山今比目之魚不至鳯凰

不臻麒麟遯未可以封

禮記禮噐曰是故因天事天天髙因髙者以事也因地事地地下因下者以

因名山升中于天名猶大也升上也中猶成也謂巡守至於方嶽燔柴𥙊天告以諸侯之成

功也孝経說曰封乎㤗山考績燔燎禪乎梁甫刻石紀號也升中于天而鳯皇降龜龍

功成而太平隂陽氣和而致象物禮記逸禮曰三皇禪云云盛意也五

帝禪云云特立於身也三王禪梁父連延不絶父死子繼

也〇春秋漢含孳曰天子受符以辛日立號帝宰奉圖帝

人共觀九日悉見後丗之過方來之害以告天受符謂應期之人當

起者之符代行其録運者也曰請封禪到岱宗晝期過數告諸命封封太山

禪禪梁父〇孝經鈎命決曰封乎太山考績燔燎禪乎梁父刻

石紀號煥炳巍巍教化顯著〇五經通義曰易姓而王太

平必封太山禪梁父何天命巳爲王使理羣生也或曰封

以黄金爲泥以銀爲繩經無明文以義說之所以正封岱

太山者五嶽之長羣神之主故獨封於太山告太平於天

報羣神之功也禪梁父者太山之支屬能配太山之德也

史記封禪書曰齊桓公旣霸會諸侯於葵丘而欲封禪管

仲曰古者封太山禪梁父者七十二家而夷吾所記者十

有二焉昔無懷氏封太山禪云云宓羲封太山禪云云神

農封太山禪云云炎帝封太山禪云云黄帝封太山禪亭

亭顓頊封太山禪云云帝嚳封太山禪云云堯封太山禪

云云舜封太山禪云云禹封太山禪㑹稽湯封太山禪云

云周成王封太山禪社首應劭曰山名在愽縣晉灼曰在鉅平南卜三里也皆受

命然後得封禪桓公曰寡人北伐山戎過孤竹西伐大夏

渉流沙束馬懸車上卑耳之山南伐至邵陵登熊耳山以

望江漢兵車之㑹三而乗車之㑹六九合諸侯一匡天下

諸侯莫違我者三代受命亦何以異乎於是管仲相桓公

不可窮以辭因設之以事曰古之封禪鄗上之𮮐北里之

應邵曰鄗上山也鄗音曤蘇林曰鄗上北里皆地名所以爲盛江淮之間一茅三

脊所以爲藉也東海致比目之魚西海致比翼之鳥然後

物有不召而自至者十有五焉今鳯皇麒麟不來嘉榖不

生而蓬蒿藜秀茂䲻梟數至而欲封禪無乃不可乎桓公

乃止

又曰始皇旣并天下即位三年東巡狩郡縣祠邹嶧山頌

𥘿功業於是徴齊魯之儒生愽士七十人至於太山下或

議曰古者封禪爲蒲車惡傷山之土石草木掃地而𥙊席

用𦵔稭言其易遵也始皇聞此議各乖異難施用由此絀

儒生而遂除車道上自太山陽至巔立石頌𥘿始皇帝德

明其得封也從隂道下禪於梁父其禮頗採太祝之祀雍

上帝所用而封藏皆祕之丗不得而記也始皇之上太山

中阪遇風雨𭧂至休於大樹下因封其樹爲五大夫

又曰今天子即位尤敬鬼神之祀元年漢興以六十餘歳

矣天下乂安搢紳之屬皆望天子封禪改正度也而上郷

儒術招賢良趙綰王臧等以文學爲公卿欲議古立明堂

城南以朝諸侯革巡狩封禪改暦服色事未就㑹竇太后

治黄老言不好儒術諸所興爲皆廢是時李少君亦以祠

竈榖道却老方 見上上尊之少君言上曰祠竈則致物

致物而丹砂可化爲黄金黄金成以爲飲食器則益壽益

壽而海中蓬萊僊者乃可見見之以封禪則不死黄帝是也

上與公郷諸生議封禪封禪用希曠絶莫知其儀禮而群

儒采封禪尚書周官王制之望祀射牛事上於是乃令諸

儒習射牛草封禪儀羣儒旣不能辯明封禪事又牽拘於詩

書古文而不能騁於是上盡罷諸儒遂東幸緱氏禮登中

嶽太室從官在山下聞(⿱艹石)有言萬歳云於是以三百户封

太室奉祠遂東巡海上四月還至奉髙上令諸儒及方士

言封禪人人殊不經難施行天子至梁父禮祠地主乙夘

令侍中儒者皮弁薦紳射牛行事封太山下東方如郊祀

太一之禮封廣丈二尺髙九尺其下則有玉牒書書秘禮

畢天子獨與侍中奉車子侯上太山亦有封其事皆禁明

日下隂道丙辰禪太山下趾東北肅然山如祭后土禮天

子皆親拜見衣上黄而盡用樂焉江淮間一茅三脊爲神

藉五色土益雜封縱逺方竒獸蜚禽及白雉諸物頗以加禮

兕牛犀象之屬不用皆至太山祭后土封禪祠其夜(⿱艹石)

光晝有白雲起封中天子從禪還坐明堂羣臣更上壽

漢書曰公孫𢎞議欲倣古巡狩封禪之事諸儒對者五十

餘人未能有所定先是司馬相如病死有遺書頌功徳言符

瑞足以封太山上竒其書以問倪寛對曰陛下躬發聖德

統揖群臣宗祀天地薦禮百神精誠所嚮徴兆必報天地

並應符瑞帝王之盛節也冝順承天慶垂萬丗之基上然

之乃自制儀采儒術以文焉

又郊祀志曰𥘉上欲治明堂奉髙旁未曉其制度濟南人

公玉帶上黄帝時明堂圗於是上令   奉髙作明堂

汶上如帶圖及是歳脩封則祠太一五帝於明堂上坐令髙

皇帝祠坐對之公玉帶

又曰黄帝時雖封太山然風后封鮌歧伯令黄帝封東太

韋昭曰别有小太山在陰一名介山臣瓉安鄭志朱虚界中有小太山是也汾隂子推所焚故名介山也不以

介爲大也禪凡山合符然後不死天子旣令設祠具至東太山

太山卑小不稱其聲乃令祠官禮之而不封焉其後令帶

奉祠𠋫神物復還太山脩五年之禮如前而加禪祠石閭石

閭者在太山下趾南方方士言僊人閭也故上親禪焉其

後五年復至太山脩封還過祭恒山自封太山後十二歳而

周遍於五嶽四瀆矣後五年復至太山脩封武帝五脩封

又曰太𥘉元年十二月禪蒿里服䖍曰山名在太山下太𥘉三年春

正月東巡海上夏四月還脩封太山禪石閭天漢三年

計還幸北地祠常山瘞𤣥玉鄧展曰瘞埋也

又曰太始四年春三月甲申脩封丙戍禪石閭夏四月幸

不其如淳曰其音基不其山名因以爲縣祠神人于交門宫應劭曰神人蓬萊仙人之屬也

晉灼曰瑯瑘縣有交門宫武帝所造(⿱艹石)有嚮坐拜者作交門之歌師古曰如有神人景

象嚮祠坐而拜也

又曰司馬相如旣病免家居茂陵天子曰相如病甚可徃

從悉取其書(⿱艹石)不然後之矣使所忠徃而相如巳死家無

遺書問其妻對曰長卿未嘗有書也時時著書人又取去

長卿未死時爲一卷書曰有使來求當奏之其遺扎書言

封禪事所忠奏焉天子異之

續漢書𥙊志曰建武中群臣上言即位三十年冝封禪太

山詔書曰即位三十年百姓怨氣蒲腹吾誰欺欺天乎曽

謂太山不如林放何事太山汙七十二代之編録三月上

幸魯過太山太山守以上過故承詔祭太山及梁父時虎

賁中郎將梁松議封禪事上許松等奏乃求元封時封禪

故事議封禪所施用有司奏當用方石再累置壇中皆方

五尺一枚厚一尺用玉牒書藏方石牒厚五寸長尺三寸

廣五寸有玉牒十枚列於方石旁東西南北各三皆長三

尺廣一尺厚七寸檢中刻三處𭰹四寸方五寸有盖檢用

金鏤五周以水銀和金爲泥刻玉璽一枚方寸一分一枚方

五寸石四角有距石皆再累一枚長一丈厚一尺廣二尺

皆在壇上其下用距十八枚皆髙三尺厚一尺廣二尺如

小碑環壇立之去三歩距石下皆有石跗入地四尺又用

石碑髙九尺廣三尺五寸厚尺二寸立壇丙地去壇三尺

以刻書上以用石功難又欲及二月封故詔松因故封石

空檢更加封而巳松上䟽爭之以爲登封之禮今告功皇

天垂後無窮以爲萬民也丞天之敬章圗書之瑞尤冝顯

著今因舊封竄𭔃故石下恐非重命之義受命中興冝當

特異以明天意遂使太山郡及魯趣石工直取完青石無

五色時以印工不能刻玉牒欲用丹⿰氵𭝠書之㑹求得刻玉

者遂刻書書秘刻方石中令容玉牒二月上至奉髙遣御

史與蘭臺令史將工先上山刻石碑文二十二日辛夘晨

燎祭天於太山下南方群臣皆從用樂皆如南郊諸王王

者二公孔子後襃成君皆助𥙊在位畢將升封或曰太山

雖已從食於柴祭今親升告功冝有禮祭於是使謁者以

一特牲於常祠太山處告祠太山如親耕𤠾劉先農 虞

故事至食時上御輦升山日後到山上即位於壇南北面羣

臣以次陳後西上畢帝升壇尚書令奉玉牒檢皇帝以寸

二分璽親封之訖太常命人發壇上石尚書令奉藏玉牒

巳復石覆訖尚書令以五寸印封石檢事畢皇帝拜群臣

稱萬歳令人立所刻石碑乃復道下二十五日甲午禪祭

地於梁隂以髙后配山川羣神從如元始中北郊故事

東觀漢記曰中元元年正月群臣復奏言登封告成爲民

報德百王所同陛下輙距絶不許臣下不敢頌功𫐠德謹

按河雒䜟書赤漢九丗當巡封太山凡三十六事陛下遂

以仲月令辰巡岱嶽之正禮奉圖雒之明文以祈靈瑞以

爲兆民於是許焉至太山乃復議曰國家德薄災異仍至

圖䜟盖如此邪上東巡狩至太山有司復奏河圖䜟記表

章赤漢九丗尤着明者後凡三十六事

司馬彪續漢書曰河圖㑹昌符云漢太興之道在九代之

王封乎太山刻石着紀禪于梁父退省考功

典略曰建武三十年有司奏封禪詔曰災異連仍日月薄

蝕百姓怨歎而有事於太山汙七十二代編録以羊皮𮦀

貂裘何彊顔耶

晉書禮志曰魏明帝黄初中護軍蔣濟表曰夫帝王大禮

巡狩爲先昭祖楊禰封禪爲首是以自古革命受符未有

不蹈梁父登太山刋無竟之名紀天人之際者也冝下公

卿廣撰其禮卜年考時昭告上帝以副天下之望帝 詔

曰聞蔣濟斯言使吾汗出流足自開闢以來封禪者七十

餘君耳故太史公曰雖有受命之君而功有不洽是以中

間其逺者千有餘年近者數百載其儀𨵗不可得記吾何

德之脩敢庶兹乎濟豈謂丗無管仲以吾有桓公登太山

之志乎吾不敢欺天也濟之所言華則榮矣非助我者也

公卿侍中尚書侍省之而巳勿有所議天子雖拒濟議而

實使髙堂隆草封禪之儀以天下未一不欲便行大禮㑹

隆卒不復行之魏志曰帝聞隆没歎曰天不欲成吾事堂生捨我亡也

又曰武帝平吴混一區宇太康元年衛瓘等上表請封禪

詔曰此盛德之事所未議也

又表曰唐虞三代濟丗弘功之君莫不仰承天休俯恊人

志登圎丘履梁父未有辭焉者蓋不可讓也今陛下勲髙

百王德無與二茂績宏規巍巍之業固非臣等所能究論

而聖旨勞謙屢自抑損時至弗應推美不居闕皇代之上

儀塞靈祗之欵望使大晉之典謨不同風於三五臣等誠不

敢奉詔詔曰方當共思𢎞道以康庶績且俟他年無所紛


紜也

沈約宋書禮志曰永𥘉三年髙祖將北掃戎狄渾一天宇

㑹計洛陽秩禮名嶽羣臣𥨸相謂曰湏王振旅飲至隴朔

無塵當議奏封禪脩升中之禮搢紳聞者咸曰冝然自漢

光武登封之後斯絶矣

孫嚴宋書曰𡊮淑爲吏部郎太祖元嘉二十六年大舉北

討淑侍座從容曰盛王令典廢壞永乆今當鳴鑾中嶽席

卷趙魏檢玉岱宗今其時也臣逢千載之㑹願上封禪書

一篇使聲齊七十二代帝曰盛德之事何足以當之

隋書志曰封禪者髙厚之謂也天以髙爲尊地以厚爲德

増太山之髙以報天也厚梁甫之基以報地也昭天之所

命功成事就有益於天地(⿱艹石)天地之更髙厚云漢光武中

興聿遵其故晉宋齊梁及陳皆未遑其議後齊有廵狩之

禮并登封之儀竟不之行也開皇十四年群臣請封禪髙

祖不納晉王又率百官抗表固請帝命有司草儀注於是

牛弘辛彦之等創定其禮奏之帝逡巡其事曰此事體大

朕何德以堪之但當東狩因拜岱山耳十五年春行幸兖

州遂次岱山爲壇如南郊

唐書曰貞觀中房玄齡議曰漢建武中封禪用元封故事

封太山於圜臺上四面皆立石闕並髙五丈有方石再累

藏玉牒書石撿十枚於四邊括之東西各三南北各二外

設石封髙九尺上加石盖周設石距十八枚如碑之狀去

壇三步其下石跗入地數尺今按封禪者本以成功告於

上帝天道崇質義取醇素故藉用藁秸罇以瓦甒近代此

法不在經誥又乖淳朴之道定議除之按梁甫是謂梁隂

近代設壇於山下乃乘處隂之義今定禪禮改壇位於山

又曰貞觀六年文武百官以𥘉平突厥盛德𬒳於海内又

年榖累登表封太山太宗謂侍臣曰朕毎見衆議以封禪

爲盛事勸朕行之如朕本心但使天下太平家給人足雖

闕封禪之禮亦可以比徳於堯舜昔始皇爲合天心自稱

皇帝登封岱宗奢侈自矜漢文竟不登封而躬行儉約刑

措不用今皆稱始皇爲𭧂虐之主漢文爲有德之君以此而

言無假封禪

又曰髙宗麟德二年十月司禮太常伯劉祥道上䟽請封

禪丁夘將封太山發自東都三年正月戊辰朔車駕至太

山親祀昊天上帝於封祀壇以髙祖太宗配饗己巳帝升山

行封禪之禮庚午禪於社首祭皇地祇以太穆太皇太后

配饗皇后爲亞獻越國太妃燕氏爲終獻辛未御降禪壇

壬申御朝覲受朝賀改元乾封

又曰麟德三年登封太山先是皇后抗表曰封禪舊儀𥙊

皇地祗以太后昭配而皆以公卿行事詳求至理有紊徽

章望以展禮之日㹅率六宫内外命婦親奉奠獻從之至

時遂以皇后爲亞獻越國太妃燕氏爲終獻帝行𥘉獻之禮

畢執事者皆趨下而䆠者執帷皇后率六宫以升行禮登

歌帷外王公巳下就位於山足帷皆用錦繡在位者瞻望

或誚焉

又曰永淳二年上以風眩轉加停封中嶽上自東封之後

皇后盛賛行中嶽之禮毎下詔輙年飢㓂至而罷於是嵩

山之下營奉天宫以爲有事之漸時有童謡曰嵩髙凡幾

層不畏登不得但畏不得登及是禮物畢備竟以疾加而還

又曰則天后萬歳登封元年臘月甲申上登封于嵩嶽大

赦天下改元大酺丁亥禪于少室山

又曰開元登封祀昊天上帝于太山以髙祖神堯皇帝配

享上冕裘升壇奉珪璧奠獻命有司享五帝百神于山下

壇禮畢上乃飲福酒中書令張說進稱天賜皇帝太一神

䇿周而復始永綏兆人帝拜稽首山上作圎臺四階謂之

䃭王中金泥䃭際以天下同文之印封之然後焚柴燎發

群臣稱萬歳傳呼從山頂至山下振動天地鑾輅還山下

之齊宫有慶雲隨馬祥風繞輅中書令張說等賀上曰

朕以薄德恭膺大寳雲物休祐皆是卿輔弼之力君臣相

保勉副天心長如今日不敢矜怠說等又曰聖心誠

懇昨夜齋則息風収雨今朝封祀則天清日暖復有祥

風助樂卿雲引燎靈迹盛事千古未聞辛夘祀皇地祗

于社首之太折壇睿宗皇帝配享藏玉𠕋於石䃭如封

祀壇之儀𥘉上登山至齋宫其夕隂雲慘冽勁風四起


裂幕折柱寒氣功骨上露立祈請仰天自誓曰某身有

過請即降罰萬人無福亦請某爲當罪應時風上天地清

晏及升壇休氣四塞登封飄(⿱艹石)天外及禪社首五色雲見

日重輪

又曰開元十三年登封太山上因問玉牒之文前代帝王

何故秘之賀知章曰玉牒本是通於神明之意前代帝王

祈求各異或禱年筭或思神仙其事微密故外人莫知之

上曰朕今此行皆爲蒼生祈福更無秘請冝將玉牒出示

百寮其詞曰有唐天子臣某敢昭告于昊天上帝天啓李

氏運興土德髙祖太宗受命立極髙宗升中六合殷盛中

宗紹復繼體不定上帝眷祐錫臣忠武厎綏内難推戴聖

父恭承大寳十有三年祗(⿱艹石)天意四海晏然封祀岱嶽謝

成于天子孫百禄蒼生受福

風俗通曰封禪必於岱宗者長萬物之始隂陽交代觸石

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遍雨天下唯太山乎封禪之制石

髙丈二尺刻之曰事天以禮立身以義事父以孝成民以

仁四夷八蠻咸貢其職也

白虎通曰封禪王者易姓而起必升封太山何敎告之義

也始受命之時改制應天天下太平功成封禪以告太平

也所以必於太山何萬物之所交代之處也必於其一何

因髙告順其𩔖也故升封者増髙也下禪梁甫之基廣厚

也刻石記號者著巳之功迹也天以髙爲尊地以厚爲德

故増太山之髙以放天附梁甫之基以報地明天之所命

功成事就有益天地(⿱艹石)髙者加髙厚者加厚矣或曰封者

金泥銀繩或曰石泥金繩封以印璽故孔子曰升太山觀

易姓而王可得而數者七十餘君

風俗通曰封太山禪梁父說岱宗上有金篋玉䇿能知人

年壽脩短武帝探得十八倒讀曰八十其後果用考長

桓譚新論曰太山之上有刻石凡千八百餘處而可識知

者七十有二

𡊮准正論曰封禪之言唯周官有三大封之文齊桓公欲

封禪聞管仲言而止焚燎𥙊天皆王者之事非諸侯之所

爲也是以學者疑焉後𥘿一主漢二君脩封禪之事其制

爲封土方丈餘崇於太山之上皆不見於經𥘿漢之事未

可專管仲云禹禪㑹稽告天則同𥙊地不得異也㑹稽而

可禪四嶽皆可封也夫洛陽者天地之所合嵩髙者六合

之中也今處天地之中而吿於嵩髙可也奚必於太山

王嬰古今通論曰太山上爲天門值户户爲明堂聖帝受

天官之宫也王者即位三十年功成治定則告成於天登

封太山刻石紀號

張華封禪議曰臣聞肇自生民則有后辟載祀之數莫之

能紀立德濟丗楊暉仁風以登封太山者七十有四家其

謚號可知者十有四也

晉太康地記曰奉髙者以事五嶽帝王禪代之處也故有

明堂在縣西南四里漢武立太壇於東山以𥙊天示増髙

南史曰齊髙帝幸華林宴集使各効伎藝禇彦囬彈瑟

琶王僧䖍柳丗隆彈琴沈文季歌子夜來張敬兒舞王儉

曰臣無所解唯知誦書因跪上前誦相如封禪文上𥬇曰此

盛德之事吾何以堪之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