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十九

<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
卷之八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八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十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九

皇王部十四

   漢孝昭皇帝

   廢帝海昏侯

   中宗孝宣皇帝

   孝元皇帝

   孝成皇帝

   孝哀皇帝

   孝平皇帝

   少帝孺子

   王莾

     孝昭皇帝

漢書帝紀曰孝昭皇帝諱弗之字曰不武帝少子也母趙倢妤本

以有竒異得幸服䖍曰婕妤有竒手指不伸案外戚傳曰望氣者云比有竒女天子氣故稱竒異也

及生帝有竒異文穎曰十四月乃生遂立爲太子年八歳武帝崩太

子即皇帝位始元元年春二月黄鵠下建章宫太液池中

如淳曰謂之液者天地和液之氣所爲池案時漢用土德服色尚黄鵠色皆白而今更黄以爲土德之端故紀之也

言承隂陽津液以作之公卿上壽賜諸侯王列侯宗室金錢各有差

巳亥上耕于鈎盾弄田應劭曰時帝年九嵗未能親耕帝籍鈎盾宦者近署故往試耕爲戯

弄也案西京故事弄田在未央宫中也元鳯元年左將軍上官桀桀子驃騎一

將軍安與大將軍霍光爭權欲害之詐使人爲燕王旦上

書言光罪時帝年十四覺其詐皆伏雖後有譛光者上輙

怒曰大將軍國家忠臣先帝所屬敢有譛毀者坐之光由

是得盡忠元年  夏四月帝崩于未央宫案帝九𡻕即位十三年壽

二十二也六月葬平陵

漢書賛曰昔周成王以孺子繼位而有管蔡四國流言之

變孝昭㓜年即位亦有燕蓋上官逆亂之謀成王不疑周

公孝昭委任霍光各因其時以成名大矣哉承孝武奢侈

餘弊師旅之後海内虚耗戸口減半光知時務之要輕繇

薄歛與民休息至始元元鳯之間匈奴和親百姓充實舉

賢良文學問民所疾苦議鹽鐵而罷推酤尊號曰昭不亦冝

乎〇後漢班固昭帝述曰孝昭㓜冲冢SKchar2惟忠燕蓋譸張實

叡實聦罪人斯得邦家和同

魏文帝周成漢昭論曰或方周成王於漢昭帝僉髙成而

下昭余以爲周成王體上聖之休氣禀賢妣之胎誨周邵

爲保𫝊吕尚爲太師口能言則行人稱辤足能履則相者

導儀目厭威容之美耳飽仁義之聲所謂沉漬𤣥流而沐

浴清風者矣猶有咎悔聆二叔之謗使周公東遷皇天赫

怒顯明厥咎猶啓金縢稽諸國史然後乃窹不亮周公之

聖德而信金縢之教言豈不暗哉夫孝昭父非武王母非

邑姜養帷蓋主相則桀光體不承聖化不胎育保無仁孝

之質佐無隆平之治所謂生於𭰹宫之中長於婦人之手

然而德與性成行與體并年在二七早知夙逹發燕書之

詐亮霍光之誠豈有啓金縢信國史而後乃寤哉使夫成

昭均年而立易世而化質臣而治換樂而歌則漢不獨少

周不獨多〇魏丁儀周成漢昭論曰成王昭帝俱以襁褓之

㓜託於冢SKchar2流言䜛興此其艱險相似者也夫以發金縢

然後垂泣計日力便覺詐書明之遲速旣有差矣且叔父

兄子非相嫌之處異姓君臣非相信之地霍光罹人謗而

不出周公頼天變而得之推此數者齊本而論末計重而

量輕漢昭之優周成甚明者也成王秀而獲實其美在終

昭帝苗而不秀其得在始必不得巳而論二主余與夫始

者也

    廢帝海昬侯

漢書曰昌邑哀王髆天漢四年立十一年薨子賀嗣立十

三年昭帝崩無嗣大將軍霍光徴王駕典䘮王乗傳詣大

安邸夜漏未盡一刻以火發書其日中賀發晡時至定陶

行百三十五里侍從者馬死相望於道郎中令龔遂諌王

令還郎謁者五十餘人賀到濟陽求長鳴雞道買積竹杖

文頴注曰合竹作杖也過𢎞農使大奴善以衣車載女子旦至廣明

東都門遂曰禮奔䘮望見國都哭此長安東郭門也賀曰

嗌痛不能哭至城門遂復言賀曰城門與郭門等耳旦至

未央宫東闕遂曰昌邑帳在是闕外馳道北文穎曰吊哭帳未至

帳所有南北行道馬足未至數歩大王冝下車也嚮闕西

靣伏哭盡哀止王曰諾到哭如儀王受皇帝璽綬襲尊號

即位二十七日行滛亂大將軍光與群臣議白孝昭皇帝

后廢賀歸故國𥘉賀在國時數有恠嘗見白犬髙三尺其

頸似人而冠方山冠後復見熊左右皆莫見又大鳥飛集

宫中王知惡之輙以問郎中令龔遂遂爲言其故後又血汙

王坐席王問遂遂呌然號曰空宫不乆妖祥數至血者隂憂

象也冝畏愼自省賀終不改節居無何就徵旣即位後王夢

青蠅之矢積西階東可五六石以屋版瓦覆發視之青蠅

或曰惡虵矢也問遂而不用其言卒至於廢大將軍光更尊孝

武帝曽孫是爲宣皇帝

漢書曰昌邑王即位好弄SKchar闘虎使官奴騎乗遊戯掖庭

之中與孝昭帝宫人淫亂詔掖庭令敢泄言腰斬王受璽

凡二十七日有罪千一百二十七條霍光迺即持其手解

脫其璽組奏上太后扶王下殿岀金馬門群臣隨送王西

靣拜曰愚戇不任漢事起就乗輿副車大將軍光送至昌

邑邸光謝曰王行自絶於天臣等駑怯不能殺身以報德

負王不敢負社稷願王自愛

漢書曰王吉字子陽爲昌邑中尉上䟽諌曰大王不好書

術而樂逸遊馮試樽銜服虎曰樽促也或曰桂也撙音子本反馳騁不止口

倦乎叱咤手苦於轡箠身勞乎車輿朝則冒霜露晝則𬒳

埃塵夏則爲大暑之所暴炙冬則爲風寒之所偃薄偃靡也遇

疾風而靡也薄迫也數以耎脆之玉體耎柔而兖切犯勤勞之煩毒非所

以全壽命之宗也又非所以進仁義之隆也夫廣厦之下

細氊之上明師居前勸誦在後上論唐虞之際下及殷周

之盛學仁聖之風習治國之道忻忻焉發憤忘食日新厥

德其樂豈不長哉大王誠留意則心有堯舜之志體有喬

松之壽美聲譽發而上聞則福禄其臻而社稷安矣

     中宗孝宣皇帝

漢書帝紀曰孝宣皇帝諱詢字次卿詢之字曰謀武帝曽孫戾太子孫

也太子納史良娣生皇孫納王夫人生宣帝號曰皇曽

孫生數月遭巫蠱事太子良娣皇孫王夫人皆遇害曽孫

坐繫郡邸獄邴吉爲廷尉監治巫蠱憐曽孫之亡辜使女

徒乳養私給衣食至後元二年望氣者言長安獄有天子

氣上遣使者皆殺之内署令郭穰夜至郡邸獄吉拒閉不

得入曽孫賴吉得全因遭大赦吉乃載曽孫送祖母史良娣

家後有詔掖庭養視上屬籍宗正時掖庭令張賀嘗事戾

太子哀曽孫奉養甚謹以私錢供給教書旣壯爲取暴室

嗇夫許廣漢女曽孫因依𠋣廣漢兄弟及祖母家受詩於

東海澓仲翁澓音髙才好學然亦喜遊俠闘雞走馬具知

閭里之姧邪吏治得失周遍三輔常困於蓮芍鹵中尤樂

鄠杜間率常在下杜劭應曰下杜杜陵之下時㑹諸朝舎長安尚冠

里身足下有毛遍身及足下皆有毛卧居數有光曜毎買

餅所從買家輙大售亦以此自恠元平元年昭帝崩無嗣霍

光徵昌邑王賀賀淫亂廢七月光奏遣宗正得至尚冠里

舎沐浴賜御府衣太僕以軨獵車奉迎曽孫就齊宗正府

封爲陽武侯群臣上璽即皇帝位甘露三年匈奴呼韓耶

單于皆來朝賛謁稱藩臣而不名黃龍元年帝崩於未央

宫在位二十五年

漢書曰宣帝始立謁見髙廟大將軍光叅乗上内嚴憚之(⿱艹石)

芒刺在背後張安丗代光叅乗天子從容肆意甚安及光身

死而宗族竟誅

漢書賛曰孝宣之治信賞必罰綜核名實政事文學法理

之事咸精其能至于𠆸巧工匠器械自元成間鮮能及之

亦足以知吏稱其職民安其業者也遭值匈奴乖亂推亡

固存李竒曰宣帝能朝呼韓而固存走郅支使遠遁是推亡也信威北夷單于慕義稽

首稱藩功光祖宗業垂後嗣可謂中興侔德殷宗周宣矣

東觀漢記曰光武下詔曰唯孝宣皇帝有功德其上尊號

曰中宗〇帝王丗紀曰宣帝廟名樂遊

後漢班固宣帝述曰中宗明明寅用刑名時舉傳納聽斷

惟精柔遠能邇燀燿威靈龍荒朔漠莫不來庭丕顯烈祖

尚於有成

    孝元皇帝

漢書帝紀曰孝元皇帝諱奭之字曰盛宣帝太子也母曰共哀

許皇后昔微時生民間及即位壯大和仁好儒見宣帝所

用多文法吏以刑名繩下大臣楊惲等坐刺譏辭語而誅

嘗從容言陛下持刑太𭰹冝用儒生宣帝作色日漢家自

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理之奈何純任德教且俗儒不逹

時冝好是古非今使人眩於名實何足任乃歎曰亂我家

者太子也由是踈太子而愛淮陽王明察好法冝爲吾子

而王母張婕妤尤幸上欲代太子然以少依許氏故終不

背焉宣帝崩太子即位頻年行幸甘泉河東郊祀大畤祠

后土幸長楊射熊舘布車騎大獵竟寧元年崩於未央宫

在位十六年時年四十三

班固漢書賛曰臣外祖兄弟爲元帝侍中應劭曰元成帝紀皆固父彪所

作臣班彪自說外祖言金敝也語臣曰元帝多才藝善史書鼓琴瑟吹

洞簫自度曲𬒳歌聲分忖節度窮極要妙少而好儒及即位

徴用儒生委之以政薛貢韋匡迭爲SKchar2相而上牽制文義優

遊不斷孝宣之業衰矣然寛𢎞盡下岀於恭儉號令温雅

有古之風烈

應劭漢官儀曰孝武時天子以下未有幘元帝額上有壯

髮不欲使人見乃始進幘羣寮隨焉

帝王世紀曰孝元皇帝廟名長夀

    孝成皇帝

漢書帝紀曰孝成皇帝諱驁字太孫元帝太子母曰王皇后元

帝在太子宫生帝於甲觀𦘕堂如淳曰甲觀館名𦘕堂堂名爲世嫡皇

孫宣帝愛之字曰太孫常置左右及爲太子好經書爲人

寛博謹愼𥘉居桂宫上嘗急召太子出龍樓門不敢絶馳

應劭曰馳道天子之道西至直城門𣈆灼曰黄圖西出南頭弟二門得絶乃度上遲

之以狀對上於是大恱乃著令太子得絶馳道其後幸酒

醼樂幸酒好酒也上不以爲能而定陶恭王有才母傅昭儀又

愛上以故欲以恭王爲嗣頼侍中丹護太子家輔助有功

上亦以先帝尤愛故得無廢元帝崩太子即位頻年幸甘

泉汾隂郊祠綏和二年崩于未央宫在位二十六年時年

四十五

漢書曰成帝好爲微行從期門郎及私奴宫客多至十餘

人皆帯持刀劒或乗小車御者在道上或皆騎出入市里

郊野逺至旁縣谷永曰今陛下棄萬乗之冨貴樂人家之

賤事厭髙美之尊稱好疋夫之卑字如淳曰稱張放家人是卑字買私

田於民間畜私奴車馬北宫挺身與群小晨夜相隨烏集

醉飽吏民之家亂服共坐混淆無別典門户奉𪧐衛之臣

執干戈守空宫公卿百僚不知陛下所在積數年矣

漢書賛曰臣之姑晉灼曰班彪之姑後宫爲婕妤父子兄弟得侍

帷幄數爲臣言成帝善脩容儀升車正立不内頋疾言親

指臨朝淵嘿尊嚴(⿱艹石)神可謂穆穆天子之容矣博覽古今

容受直辭公卿稱職遭世承平上下和睦然躭于酒色趙

氏亂内外家擅朝言之可爲於邑建始以來王氏始執國

命哀平矩祚莾遂簒位蓋其威福之所由來者乆矣

帝王世紀曰成帝廟名池陽

楊雄酒賦叙曰漢孝成皇帝好酒雄作酒賦以諷之

    孝哀皇帝

漢書帝紀曰孝哀皇帝諱欣欣之字曰喜元帝庶孫定陶㳟王之

子也母曰丁SKchar好文辭法律入朝上令誦詩通習能說說

帝稱其才時王祖母𫝊太后私賂遺上所幸趙昭儀及

帝舅主根根及昭儀見上無子亦欲預自結皆勸帝以爲

嗣乃立爲太子成帝崩太子即帝位建平二年待詔夏賀

良等言赤精子之䜟漢運中衰當再受命今冝改元易號乃

赦天下以建平二年爲太𥘉元年號曰陳聖劉太平皇帝

漏刻以百二十爲度八月詔曰夏賀良等言皆違經背古

不合時冝甲子制書非赦令也皆蠲除之賀良等皆伏辜元

夀三年帝崩于未央宫在位六年時年二十五

漢書曰孝哀皇帝性不好音及即帝位下詔曰孔子不云

乎放鄭聲鄭聲滛其罷樂府官郊祀樂及古之兵法武樂

在經法非鄭衛之樂者條奏別屬他官

又曰董賢少爲太子舎人美麗自喜上即位見幸岀則叅

乗入侍左右旬月之間賞賜巨萬貴震朝廷嘗與上晝寢

籍上䄂上欲起賢未覺上不欲動揺之乃斷䄂而起又召

賢女弟爲昭儀更名其舎爲椒風以配椒房武庫禁兵尚

方珎寳上第盡在董氏乗輿乃其副也賢爲大司馬衛將

軍年二十二上置酒從容視賢曰吾欲法堯禪舜何如侍

中王閎曰天下乃髙皇帝天下非陛下天下也統業至重

天子無戯言上乃黙然不恱

    孝平皇帝

漢書帝紀曰孝平皇帝諱衎之字曰樂元帝孫中山孝王之子也

年三𡻕時爲王哀帝崩迎中山王即位元始五年爲王莾

所酖而崩有司議禮臣不殤君皇帝年已十四冝以禮歛

加元服

漢書賛曰孝平之世政自莾出襃善顯功以自尊盛觀

其文辭方外百蠻無思不服休徴嘉應頌聲並作至乎變

異見於上民人怨於下莾亦不能文也

     少帝孺子

漢書曰孝平皇帝崩無子嗣絶宣帝曽孫有五人王莾惡

其長也兄弟不得相後乃徴宣帝𤣥孫廣威侯嬰年二𡻕

記以卜相最吉莾遂居攝如周公故事改曰居攝元年

月立嬰爲皇太子號曰孺子建國元年乃䇿命孺子以爲

安定公莾執孺子手流涕曰今予迫皇天威命不得如周

公哀歎良乆孺子下殿北靣稱臣百寮莫不感慟莾勑阿

乳母不得與語常在四壁中至於長大不能名六畜後莾

以女孫妻之

帝王丗紀曰嬰爲孺子三年而廢爲安定公十五年而失

國始二年平陵方望等將嬰聚衆爲天子數月更始乃殺

     王莾

漢書曰王莾字巨君孝元皇后之弟子也父及兄弟皆以

元成丗封侯輔政凢九侯五大司馬唯莾父曼早死不侯

五侯侈靡莾獨孤貧因折節爲儉受禮經勤身博學事母

及寡㛐孤兄子行甚整又外交英俊内事諸父丗父鳯疾

莾侍病亂髮垢靣鳯且死以託太后及帝拜黃門郎永始

中封爲新都侯遊者爲之談說虚譽隆洽太后姉子淳于

長爲九卿先進在莾右莾隂求其罪因大司馬白之長伏誅莾以獲忠直遂

擢爲大司馬輔政欲令名譽過前人遂克巳不倦𡻕餘成帝

崩哀帝即位傅太后丁SKchar皆稱尊號丞相朱博奏莾前

不廣尊尊之義請免爲庶人乃遣就國杜門自守吏民怨訟

莾者以百數元夀元年徴莾𡻕餘哀帝崩莾爲大司馬平

帝即位太后臨朝皆委政於莾群臣奏莾定䇿安宗廟賜

號安漢公莽以女配帝欲擅權帝母衞SKchar及舅並留中山

莾子宇恐帝大後見怨與師吴章夜持血灑莾門吏發覺

之莾執宇送獄死莽因作書八篇以戒子孫冝班郡國令

學官以著官簿比孝經吏人止書者八千餘人咸曰伊尹

爲阿衡周公爲太宰帝採伊周稱號加公爲宰衡又加九

錫鸞輅龍旂莽又増法五十條犯者徙之西海徙者以千

萬數民始怨矣平帝疾莽作䇿請問願以身代藏䇿金縢

平帝崩莽惡立長乃選子嬰年三𡻕託以卜相最吉是月

前煇光謝SKchar奏武功長孟通浚井得白石下有丹書文曰

告安漢公莽爲皇帝符命之興自此始矣羣臣奏安漢公

居攝踐祚服天子黻冕南面朝群臣車服岀入如天子郊

祀天地賛者曰假皇帝民臣謂之攝皇帝自稱曰予改元

居攝二年東郡太守翟義立嚴郷侯劉信爲天子移檄郡國

衆十餘萬莽惶懼抱孺子告禱郊廟倣大誥作䇿班於天

下莽旣滅翟義自謂威徳巳盛遂謀即眞之事矣莽母功

顯君死意不在哀令太后下詔議其服莽奏太后下詔議

其服莽母太后稱劉京上書言臨淄縣昌興亭長辛嘗夢

曰吾天公使我告亭長曰攝皇帝當爲眞即不信此亭中

當有新井旦起視誠有新井入地且百尺梓潼人哀章即

作銅匱爲兩撿其上書言莽爲眞天子昬時衣黄衣持匱

至髙廟付僕射以聞莾至髙廟拜受金匱還坐未央前殿

下書即眞天子位號曰新以十二月癸酉爲建國元年莽按

符命求得王盛從布衣登用百官並改名又改長安爲常

安立祖廟五親廟四又更作小錢與前大錢爲二品百姓

不便農商失業民人至泣於市道遣五威將王竒班符命

四十二篇五威將乗乾文車駕坤六馬背負鷩鳥之毛服

飾甚偉長安狂女子碧呼道中曰髙皇帝大怒趨歸我國

不者九月必殺汝莽捕殺之更名匈奴爲降奴是時有用

方技待詔黄門者或問莽形皃待詔曰葬所謂鴟目虎吻

豺狼之聲故能食人亦當爲人所食問者告之莽誅待詔

後常翳雲母屏風非親近莫得見也更名髙句驪爲下句

驪五年丈母皇太后崩立廟長安新室丗丗獻𥙊先帝配

食坐於床下又明六筦之令犯禁者至死臨淮𤓰田儀𤓰

田名爲盗賊琅耶女子吕母亦起莽之南郊鑄作威斗(⿱艹石)

北斗欲以厭勝衆兵莽見盗賊起乃命 太史推三萬六

千𡻕曆紀六年一改元布天下大募天下丁男及死罪囚

吏民奴名曰猪突狶勇以爲銳卒莽見盗賊多欲規爲自

安遂營長安城南堤封百頃親舉築三千即言符命黄帝

以百二十女致仙乃遣分行天下愽採淑女莽夢見長樂

宫銅人起立惡之使尚方鐫滅銅人膺文又令虎賁武士入

髙廟杖劒四面提擊桃湯赭鞭鞭灑屋壁又言黄帝建華

蓋以登仙乃造之百官竊言此似轜車非仙物也莽知西

方潰叛乃遣分行天下井田衆制㑹世祖與兄齊武王等

功拔𣗥陽立劉聖公爲天子莽愈恐欲外視自安乃染其

髮𩯭進所徴天下淑女立杜陵史氏女爲皇后娉黄金三

萬斤遣王邑王㝷等兵百萬號曰虎牙五威兵定山東圍

昆陽丗祖來救昆陽邑等大敗𨵿中聞之震恐命張邯稱

符命事因曰易言伏戎于莽升其髙陵三𡻕不興莽皇帝

名升謂劉伯升髙陵謂翟義封也猶殄滅不興後莽兵敗

莽憂憊不能食但飲酒㗖鰒魚讀軍書倦因慿𥧌不復就

床也但爲厭勝遣壊渭陵延陵門䍒罳曰無使民復思漢

也崔發言周禮左傳國有太灾則哭以厭之莽乃至南郊

陳符命仰天曰皇天即授臣莽何不殄滅衆賊因搏心大

哭氣盡伏而叩頭諸生小民甚悲哀及能誦䇿文者除爲郎拜

將軍九人爲九虎將漢承相司直李松與鄧曅攻京師以

王曼爲校尉略地至長門宫而茂陵董喜等並假以號稱

漢將長安旁兵四㑹城下爭欲先入城貪立本大功莽分赦

城内獄囚皆授兵殺狶飲其血誓曰大功莽分不爲新室

者社鬼記之衆兵發掘莽妻子父祖冢燒其棺及九廟明

堂火照城中少年朱第張魚等燒作室門斫敬法闥呼曰

反虜王莽何不出降火及掖庭莽避火宣室火輙隨之宫

人婦女啼呼曰當奈何莽紺祠服帶璽韍紺𭰹清袀音弋句切袀純也言

純爲紺服也韍音弗持虞帝匕首天文郎案式於前曰時加某莽旋

席隨斗而坐曰天生德於予漢兵其如予何群臣扶掖莽

自前殿南下椒除西出白虎就車之漸臺欲阻池水獨把

持符命威斗公卿大夫從官尚千餘人王邑晝夜戰罷極

入見其子侍中睦解衣冠欲逃邑叱之令還父子共守莽

軍人入殿中呼曰反虜王莽安在有羙人出房曰在漸臺

衆兵追之圍數百重臺上亦與戰莽入室下晡時衆兵上

臺臺上商人杜吴殺莽取其綬校尉公賔就見呉問綬主

所在曰室中西北陬就識斬莽首軍人爭分裂莽身支節

肌皮臠分爭相殺者數千人傳莽首詣更始懸於宛市中

百姓共提擊之或切食其舌

應劭漢官儀曰㥽本無巾如今半㥽而巳王莽無髮因爲

施巾故里語曰王莽頭秃施㥽屋

漢書賛曰王莽始起外戚折節力行以要名譽宗族稱孝

師友歸仁及其居位攝政成哀之際勤勞國家直道而行

動見稱述其竊位南面處非所據㒹覆之𫝑險於桀紂而

莽晏然自以黄虞復出迺始恣睢𡚒其威詐滔天虐民窮

凶極惡毒流諸夏亂延蠻貊猶未足逹其欲焉是以四海

之内囂然䘮其樂生之心中外憤怨逺近俱發城池不守

支體分裂遂令天下城邑爲墟丘壠發掘害徧生民辜及

朽骨自書傳所載亂臣賊子無道之人考其禍敗未有如

莽甚者也昔𥘿燔詩書以立私議莽誦六經以文姦言同

歸殊途俱成滅亡此皆亢龍絶氣非命之運紫色䵷

餘分閨位聖王之驅除云爾非命非天命也紫間色䵷邪音𡻕月之餘分爲閏言皆非





太平御覽卷第八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