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七十二

卷之八百七十一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七十二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八百七十三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七十二    休徴部一

  叙休徴  日  月  星  風  雨

  雲  霧  露  雷  氣  光  人

  神

     叙休徴

書曰休徴叙美行之驗曰肅時雨(⿱艹石)君行敬則時雨順之曰乂時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艹石)

政治敗時暘順之曰哲時燠若君能照哲則時煖順之曰謀時寒若君能謀則時寒

曰聖時風(⿱艹石)君能通理則時風順之○禮曰國家將興必有禎祥

又曰用民必順不奪農時故無水旱昆蟲之災民無凶飢妖孽

之疾言大順之時隂陽和也〇又曰四靈以爲畜故飲食有由也何

謂四靈麟鳯龜龍謂之四靈

又曰天降膏露地岀醴泉山出器車河岀馬圖鳯凰麒麟

皆在郊棷典藪同也龜龍在宫沼其餘鳥獸之𡖉胎俯而闚

也則是無故非有他事使之言也先王能脩禮以逹順故此順之實

又曰𦫵中于天而鳯皇降龜龍假功成而太平隂陽氣和而致象物假音格

又曰享帝於郊而風雨節寒暑時五行木爲雨金爲陽火爲燠水爲寒土爲風

黄帝太階六符經曰三階平則隂陽和風雨時社稷咸獲其

冝天下大安是謂太平

韓詩外傳曰成王之時有三苗貫桑而生爲一秀大幾滿

車長幾充箱成王問周公曰此何物也周公曰三苗同爲

一秀意者天下殆同一也此期三年果有越裳氏重九譯

而至獻白雉於周公曰道路悠逺山川幽深恐使人之未

逹也故重譯而來周公辭曰吾何以見賜也譯曰吾受命

國之黄髮日乆矣天下之不迅風疾雨也海之不波溢也

三年於兹矣意者中國殆聖人蓋徃朝之於是周公乃敬

其所來故小雅云有黭淒淒興雲祁祁以是知太平無飄

風𭧂雨亦明矣

又曰祥者福之先見者也風角占日福先見日祥

春秋繁露曰王者人之始也王正則元氣和順風雨時景

星見黄龍下

又曰五帝三王之理云天下不敢有君民之心什一而稅教

以愛使以忠敬長老親親而尊尊不奪民時使民不過歳

三日民家給人足無怨望忿怒之患故天爲下甘露朱草

生醴泉出風雨時嘉禾興鳯凰騏驎遊于郊

     日

孫氏瑞應圖曰君賢得土地則日有黄抱

又曰楊光者人君不假臣之權則日楊光

又曰王者動不失日楊光也

符瑞圖曰日二黄人守者外國人方自來降也

又曰少皥氏邑於窮桑日五色牙照窮桑

說曰日者至陽之精象君德玄黄照耀五色無主

春秋潭潜巴曰君德應陽君臣得叶度則曰含王字含王

字者曰中有王字也王者德象日光所照無不及也

春秋考異郵曰黄帝將興有黄帝雀赤頭立於日傍黄帝

曰黄者土精赤者火榮爵者賞也余當立大功乎黄雀者

桑也

禮斗威儀曰君承土而王其政太平則日五色無主宋均

曰五行之色不王於一也

又曰君乗木而王其政昇平則黄中而青暈乗火而王則

黄中而赤暈乗金而王則黄中而白暈乗水而王則黄中

而玄暈

孝經援神契曰黄氣抱日輔臣納忠徳至於天曰抱載

日載在旁日抱

     月

漢書曰元后生成帝夢月入懷吴志云孫弟生

京房易飛𠉀曰正月有偃月國必有喜

禮斗威儀曰君乗上而王其政太平則月黃而多輝

禮瑞應圖曰昔太清之治丗也昭明于日月

禮含文嘉曰人君政尊則日月貞明

春秋潜潭巴曰君臣和得道叶度則日月大光明天下和

平上下俱昌延年益壽

     星

孫氏瑞應圖曰景星者大星也狀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

爲明玉者不私於人則見

又曰王者徳至幽微則景星見

又曰景星者星之精也先後月岀於西方王者不私人以

官使賢者在位則見佐月爲明

又曰王者孝行之溢則斗霣精北斗七星光(⿱艹石)將霣也

又曰王者承天得理則老人星臨國符瑞圖月鎮星合房

者年榖豊熟

易坤靈圖曰至徳之萌五星(⿱艹石)連珠

尚書中𠉀曰帝尭即政七十載景星出翼景大也翼朱烏𪧐也

禮稽命徴曰出號施令叶民心制禮作樂得天意則景星

又曰外内之制各得其冝四方之事無有留滯則天苑有

徳星見

禮斗威儀曰君承土而王者其政太平則鎮星黄而多暈

又宫星黃大其餘六星耀光四起宫斗北斗魁星也

又曰君乗水而王其政太平則辰楊光乗金而王則太白

楊光

禮含文嘉曰天子崇有徳彰有道顯有功褒有行則太微

七星明少微處士有徳星應宋均云太微正教之宫也七

星衣裳正禮今施教布化儀服應禮故星明今少微處士

有徳星應則星皆有威儀矣

春秋合誠圖曰天子精耀心憤務徳則景星見宋均曰憤猶盛

春秋感精符曰王者上感皇天則景星見

春秋佐𦔳期曰虞舜之時景星出房

春秋孔演圖曰天子舉賢則景星放於天

又曰王者徳政海内冨昌則鎮星入闕闕華闕之門當帝坐

春秋元命苞曰老人星者治平則見見則主壽帝以秋分

候之南郊

又曰帝位明即畢星光大也

春秋文耀鈎曰老人星見則主安下不見則兵起

又曰王者安静則老人星見

春秋運斗樞曰王政和平則老人星臨國萬民以歌

孝經援神契曰徳至天則斗極明

又曰天子刑于四海徳洞淪SKchar八方神化則斗霣精

又曰神靈滋液百𤪙寳用有景星

又曰鎮星舎房符明道興宋均曰符驗明而道興年豊也

又曰太白合表四夷從服之象宋均曰合表從中道也太白進退主侯兵合從中道

無進退

孝經内事曰天子行孝徳則景星見

又曰王者動得天度止得地意從容中道隂陽合度則太

微五帝座星明以光也

又曰王者得禮之制不傷財不害民君臣和草木昆蟲各

象正性則三台爲齊明不闊不狹如其度宋均云君臣制

度宫室車旗多少各有科品則應也

又曰王者敬諸父有差則大角光明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宋均云諸父伯

仲叔季也斗爲帝車帝所乗也角堅剛而居帝前帝敬諸

父感天應之也

又曰王者逺嫌別微殊貴賤抑驕臣息亂子則屏星爲之

明以潤帝座章而光宋均云屏星五帝座爲之明以潤章

大也

又曰天子得雲臺之禮則五車均明河行不離其常宋均

云天子考察天氣(⿱艹石)梓愼見星之祲者也所以獲福禳災

五車主五榖民禳災得福民無飢寒之困五榖星之明以

應之河(⿱艹石)離常則有决溢之憂則九榖失所殖矣

又曰昆弟有親親之思則鈎鈴不離房宋均云鈎鈴逺房

則踈闊今昆弟相親故天相近明其友也

又曰王者厚長㓜各得其正則房心有德星應之宋均云房

心爲天子明堂布政之宫長㓜厚則政教著明房心應之

而時也

     風

史記曰黃帝行德天爲之起風從西北東必以庚辛一秋

中五至大赦三至小赦也

唐書曰肅宗在平凉未知所適㑹朔方留後杜鴻漸奉牋

迎上又河西行軍司馬裴冕勸上治兵於靈武以圗進取上

發平凉至豊寜南見黄河天壍之固欲整軍北渡以保豊

寧忽大風飛沙跬歩之間不辨人物及回軍趍靈武風沙

頓止天地廓清

尚書大傳曰王者徳及皇天則祥風起

又曰舜將禪禹于時八風脩通

禮斗威儀曰王者乗火而王其政昇平則祥風至宋均云即景風

其來長養萬物

符瑞圖曰翔風者瑞風也一名景風春爲發生夏爲長盈

秋爲収藏尽爲安寧

春秋繁露曰王者思及金石則凉風出

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徳八方則祥風至

王充論衡曰王者太平則五日一風風不嗚條

風角曰風清明髙不及地二三尺此下有聖人或清明其

來乆長而不動揺樹木枝葉此龍徳在其下

晉陽春秋曰劉𥙿平慕容超將鎭下邳聞盧循反何無忌

敗乃還次山陽造楊子江問行人曰朝廷如何對曰則尚

未至劉公(⿱艹石)還無所憂也𥙿將濟而風急衆咸難之𥙿曰

吾有天命風當自息如天不助覆溺何足可怯即命登舟

舟移而風止

     雨

禮斗威儀曰君乗金而王其政平則嘉雨時至

春秋說題辭曰大節二十四小節十二功徳分也故一歳

三十六雨

塩鐵論曰太平之丗則雨不破塊旬日一雨雨必以夜

符瑞圖曰周公時天下太平當此之時旬而一雨雨必以

又曰靈雨者遇歳亢旱責躬引咎理察𡨚枉退去貪殘側

身修政則降以靈雨非誠感瑞則非靈也

又曰昔殷湯之丗天下大旱以六條自責於是大

淮南子曰神農之丗甘雨以時五榖蕃殖

尸子曰神農氏治天下欲雨則雨五日爲谷雨旬五日爲

行雨萬物咸利故謂之神

     雲

史記曰(⿱艹石)煙非煙(⿱艹石)雲非雲郁郁紛紛蕭索輪囷是謂慶

雲嘉氣也

漢書曰武帝封禪夜有白雲封中出

魏書曰文帝生時有雲氣青色而圎如車蓋當其上終日

望者以爲至貴之證

宋書曰丗祖在江州起義建牙軍門有紫雲二段落于牙

唐書曰玄宗甞出畋有紫雲在其上從者望而得之

又曰肅宗自奉天而北夕次永壽有白雲起西北長數丈

如樓閣之狀識者以爲天子之氣

尚書中𠉀曰堯徳清平乃沉壁於河白雲起

禮斗威儀曰景雲景明也言雲氣光明也

又曰周成王治平觀於河青雲浮

春秋孔演圖曰黄帝將興黄雲𦫵於堂

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徳至山陵則景雲出

又曰天子孝則景雲見

孫氏瑞應圖曰景雲見者太平之應也

符瑞圖曰矞慶雲也内赤外黄一曰矞雲矞音橘也

帝王丗紀曰黄帝有景雲之瑞以雲紀官

又曰堯母慶都生而神異有黄雲覆上

漢武故事曰帝幸梁父祀地山上有白雲如蓋

又曰宣帝祀甘泉有紫雲從西北來散於殿前歸藏曰大

昊之盛有白雲出自蒼梧入于大梁

徐爰宋書曰髙祖北征至洛陽常有紫雲見於軍上

     霧

史記曰髙祖至平城匈奴圍上七日大霧漢人徃來故不𮗜

帝王丗紀曰黃帝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天大霧三日

帝之洛水上見大魚負圖書

     露

後漢書曰光武建武十二年甘露降南行唐

又曰明帝永平十七年春正月甘露降於甘陵

又曰明帝永平十七年甘露降泉陵洮陽二縣二縣属零陵泉陵城

在今永州零陵縣北洗陽故城在湘原縣西北

東觀漢記曰光武時甘露降四十五日

宋書曰文帝元嘉中甘露頻降狀如細雪

唐書曰武徳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甘露降于中華殿之桐

樹泫氷雪以示群臣

又曰貞元十年正月西川奏當管甘露降松栢竹藂等二

千四百四十二處

尚書中𠉀曰堯時甘露降

孝經援神契曰王者徳至天則降甘露

禮斗威儀曰君治政則軒轅之精散爲甘露降

又曰人君乗土王其政太平則甘露

春秋運斗樞曰天樞得則甘露濁

孫氏瑞應圖曰𦒿老得敬則松栢受甘露尊賢老不失細

微則竹葦受甘露

又曰甘露者味清而甘降則草木暢茂食之令人壽

又曰王者徳至於天和氣感則甘露降於松栢

白虎通曰甘露者美露也降則物無不盛

論衡曰甘露味如飴王者太平之應

鶡冠子曰聖徳上及太清下及萬靈則膏露下

晉中興徴祥記曰甘露仁澤也凝如脂甘如飴王者徳至

於天則降

吕氏春秋曰隂陽之和不長一𩔖甘露時雨不私一物

山海經曰軒丘鳯𡖉民食之甘露民食之所欲自從

魏明帝與東河王詔曰昔先帝時甘露屢降仁壽殿前自

吾建承露盤以來甘露復降芳林園

     雷

史記曰髙祖母劉媪甞遊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時雷電SKchar

晦見蛟龍上巳而有姙遂産髙祖河圖曰黄帝以雷精起

尚書中𠉀曰𥘿穆公岀狩天震大雷下有火化爲白雀衘

丹書集公車曰𥘿伯覇也

     氣

史記曰𥘿始皇曰有天子氣於是東遊以厭當之

又曰髙祖隱於芒碭山澤間吕后與人俱求常得之髙祖

恠問后后曰季所居上雲氣故從徃常得

漢書曰宣帝繫獄望氣者言長安獄有天子氣詔繫者殺

之内謁者令郭穰夜至郡獄邴𠮷拒使者不得入

後漢書曰望氣者蘇伯河爲王莽使至南陽遥見望春亭

郭唶曰唶音子夜切氣佳哉鬰鬱葱葱然

東觀漢記曰和帝時十一月夜白氣長三丈起圖東北

軍市西域象竒踈勒二國歸義

魏書曰武宣卞皇后琅邪開陽人文帝母也以漢延熹二

年十二月乙己生齊郡白亭有黄氣滿室移日父敬侯恠

之以問卜者王旦曰此𠮷祥也

晉書曰天子氣森森然感華蓋或如龍如馬

宋書曰明帝太始二年六月日入後有黄白氣東西竟天

光明潤澤也

楚漢春秋曰項王在鴻門亞父諌曰吾使人望沛公其氣

衝天五彩相繆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氣不(⿱艹石)殺之

應劭漢官儀曰丗祖封禪乆有白氣一丈東南極望正直

壇所有青氣上與天属遥望不見顛瑞命之符也

     光

漢書郊祀志曰武帝祀汾隂傍有光如降上遂立后土

祠於汾隂

又曰郊太一祠上有光

又曰宣帝祠丗宗神光興於殿旁神光又興於房中如燭

東觀漢記曰李軼等䜟言劉氏當復起李氏爲輔遂市兵

弩絳衣赤㥽歸舊廬望見廬南有若火光以爲人持火呼

之光遂盛曈曈上属天有頃不見上異之

後魏書曰太祖武皇帝母曰獻明賀皇后夢日岀室内寤

而光明属天歆然有感乃生於叅合之北其夜復有光明

又曰髙祖孝文皇帝母曰李夫人皇興元年八月生平城

紫宫神光照室天地氤氲和氣充塞

尚書中𠉀曰堯沉壁於河榮光岀

符瑞圖曰玉燭者瑞光也見則四時之色洞如燭也

又曰景者光也亦曰象也光而可象應行而臻故茂徳内

彰則瑞光外燭

又曰昌光者瑞光也見於天漢髙受命昌光出𨋎

又曰榮光者瑞光也其光五彩焉出於水上

又曰五光彩者天見五色三光重輝輝于地也

春秋合誠圖曰五光垂彩天下大嘉

     人

尚書中𠉀洛師謀曰吕尚岀遊于戊午有赤人雄出赤人水神

授吾簡丹書曰命遊吕吾我也由用也

禮含文嘉曰禹卑宫室盡力乎溝洫百馨用成神龍靈龜馴

伏玉女降

魏志曰咸熈二年晉太子襲位襄武縣言有大人見長丈

餘跡長三尺一寸白髮著黄單衣黄巾柱杖呼民  語

云今當太平

瑞應圖曰真人者黄帝時遊於池王者有茂徳不貪貨利

則金人垂舡遊王後池

     神

龍魚河圖曰黄帝攝政蚩尤兄弟八十一人並獸身人語

銅頭鐡額食沙石造兵杖威震天下誅殺無道不仁不慈

黄帝行天下事仰天而歎天遣玄女下授黃帝兵信神符

而令制伏蚩蚩尤歸臣因使鎮兵以制八方

尚書中𠉀曰堯使禹治水禹辭天地重功帝欽擇人帝曰

出爾命圖爾乃天言天使汝治水非我禹臨河觀有白靣長人魚身

岀曰吾河精也表曰文命治滛表安也言曰文治治滛决之水臣河圖

去入淵河圖謂括地象

漢書曰武帝太始四年三月幸不其如淳日其音基不其山名因以爲縣

神人于交門宫應劭曰神人蓬萊仙人之屬也晉灼曰琅邪縣有交門漢武帝所造(⿱艹石)有嚮

坐拜者作交門之歌

山海經曰有人首蛇身長如轅左右有首衣紫衣冠名曰

延維人主得而食之伯天下即于虵也

瑞應圖曰黄帝時西王母使乗白鹿來獻白環一本云帝

舜時西王母遣使獻玉環

又曰二羙母者蓋神女也周穆王時持酒來酌之

管子曰桓公北征孤竹未至卑耳溪十里援弓將射未敢

發見人物具焉右祛不走馬管仲曰臣聞登山之神有俞

兒者長尺人物具焉覇王之君與走馬前道也祛衣其前

水右祛示從右渉至溪如所言公拜焉曰仲父之聖(⿱艹石)

莊子曰齊桓公遊於澤管仲御公見鬼仲曰澤有委虵其

大如轂其長如轅紫衣朱冠見人則舉其首而立見之者

殆乎覇公曰此寡人之所見也

墨子曰鄭繆公晝日處廟有神入門而左鳥身素服面狀

正方繆公乃懼神曰無奔帝享汝明徳使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汝壽十年使

君國昌公問神神曰予爲勾芒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七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