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百九十九

卷之八百九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八百九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九百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九

  獸部十一

     牛中

春秋潜潭巴曰宫有牛鳴政教衰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楊方五經鈎沉曰東夷之人以牛骨占事呈吉示凶無往

不中牛非含智之物骨有(⿱艹石)此之效

穆天子傳曰泰山百獸之所聚也爰有赤豹封牛

又曰天子大饗正侯諸王七萃之士于丕衍𪃋韓之人獻

朋牛三百

又曰天子飲干文山乃獻良馬駟牥牛二此牛能行沙中如

又曰天子北征舎于珠澤釣于流水因獻食馬三百牛羊

二千〇皇甫謐帝王丗紀曰黄帝於東海流波山得竒獸

狀如蒼牛身無角能走出入水中則風雨光如日月其音

如雷名曰䕫黄帝殺之以其皮爲鼓聲聞五百里

丗本曰鯀作服牛鮌黃帝臣也又云少昊時人始駕牛

孔子家語曰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

曰魯人必拯溺矣

焦贑易林曰教牛逐兎任非其人費日無功

相牛經曰牛經自寗戚傳百里奚漢丗河西薛公得其書

以相牛千百不失至魏丗髙堂生傳晉髙祖宣皇帝其後

王愷秘其書

又曰牛歧胡夀歧牽兩腋眼下分爲三去角近行駃眼欲得大眼中

有白脉貫童子最快頸骨長且大駃壁堂欲得闊壁堂病股間也

𠋣欲得如絆馬聚而正也膺廷欲得廣膺廷胷前天𨵿欲得成

天関背接骨雋骨欲得垂眷也央欲得下蘭株欲得大豐岳欲得大

SKchar垂星欲得有怒肉垂星蹄上也肉覆蹄間名怒肉力柱欲得大而成

當車骨也懸蹄欲得如八字陽鹽欲得廣陽塩者夾尾株前兩膁上常有似

鳴者有黄也洞胡無壽珠淵無壽遊毛當目下也上池有

亂毛妨主凶上池角中央也身欲得如卷大臁踈肋難飴龍頭突

目好跳豪筋欲得成就豪筋脚後横筋也毛欲得短密(⿱艹石)長踈不

耐寒氣尾不用至地尾毛少骨多者有力膝上肉欲得竪

角欲得細鼻如鏡鼻難牽口方易飴漦府方易飴

莊子曰聲氏之牛夜亡而遇夔止而問焉曰我尚有四足

動而不善子一足而起踊何以然夔曰以吾一足王於子

莊子曰夫𣯛牛其大如垂天之雲此能爲大矣而不能執

又曰魯聞顔闔得道之人使幤致焉顔闔守廬麤布之衣

而自飯牛魯君之使者問此顔闔家耶闔曰然使者致幤

闔對曰恐聽謬而遺使者罪不若審之使者還反復求之

則不得也

又曰庖丁爲文惠君解牛曰臣之刀十九年所解千牛而

刀刄(⿱艹石)新彼節者有間而刀刃無厚以無厚入有間而恢

恢乎其𭠘刃必有餘地是以十九年刀刃如新

管子曰屠牛坦朝解九牛而刀可以剃髮則刃遊於其間

又曰或聘莊子莊子應其使曰子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繍

食以芻菽及其牽入於太廟雖欲爲狐犢其可得乎

孟子曰臣聞胡齕云王坐於堂上有牽牛而過堂下者王

見之曰牛何之對曰將以釁鍾王不忍見其觳觫欲以羊

易之是見牛而不見羊也

晏子春秋曰今公之牛老於蘭罕不勝服也車蠧於瓦石不服

乗也

列子曰宋人有好行義者三丗不懈家無故而黒牛生白

犢以問孔子孔子曰此𠮷祥也以享上帝居一年其父無

故而盲牛又復生白犢其父令其子問孔子孔子曰𠮷祥

也復以𥙊居一年中其子又盲其後楚攻宋圍其城民易

子而食之折骸而炊之丁壯皆乗城戰死者太半此人父

子有疾皆免也

吕氏春秋曰昔葛天氏之樂三人操牛尾𭠘足以歌八闋

注事具樂部

又曰使烏獲疾引牛尾尾絶力單而牛不行逆也使五尺竪

子引其捲而恣所之順也

又曰亂國之妖有牛馬言

韓子曰商太宰嘗使庶子行市還云市門多車太宰召市

吏問曰市何多牛馬耶吏恠太宰是神知

又曰詹何坐弟子侍有牛鳴於門外弟子曰是黒牛也而

白在其蹄詹何曰然黒牛也而白在其頭使人視之果黑

牛而以布褁其角

尸子曰夫龍門魚之難太行牛之難以德報怨行之難也

淮南子曰牛⿰𧾷攴蹄而戴角馬𬒳髦而全足者天也絡馬之

口穿牛之鼻者人也

又曰剥牛皮鞹以爲皷正三軍之衆然爲牛計者不(⿱艹石)

軛也

又曰城上視牛如羊如豕所居髙也

又曰戴角者無上齒無角者膏而兊前豕馬之屬前小有角者脂

而兊後牛羊後小

又曰季春之月乃合騾牛騰馬游牝于牧

又曰取牛膽塗熱釡即鳴矣

又曰牛膽塗目莫知其誰注曰取八歲黃牛膽桂二寸着

膽中百日以成因使巧工刻象人丈夫着目下爲女子着

頭上爲小児着頥下盛以五綵囊先𪧐齋無令人知也

尹文子曰語曰好牛不可察也好則物之通稱牛則物之

定形以通稱隨定形不可不察也重白而憎黒嗜甘而逆

苦能定名則萬事不亂也

卞子曰郭林宗謂仇季智曰子嘗有過否季智曰吾嘗飯

牛牛不食搏牛一下

說𫟍曰𥘿穆公使賈人載鹽徴諸賈人百里奚以五羖羊

之皮將車之𥘿𥘿穆公觀鹽見百里奚牛肥也對曰臣飲

食以時使之不以𭧂有險先後之以身是以肥也穆公知

其君子也乃以爲上卿

張温自表曰昔百里奚賢𥘿繆公欲干之繆公好牛奚因

賃官以養牛蹄上乗肉三寸公使禽息行牛息入言之公

不信怒息復言之公又怒吏曰再怒其主罪當刖使守門

公出禽息跪而請之曰夫養牛者願君勿忘也公乃問百

里曰臣之長非養牛者也乃養民也公視牛察之則賢人

也遂與同車而出謝禽息息曰所以不死者君未知客也

今巳知之矣乃觸門而死

抱扑子曰南方水牛無冬夏常卧雪中

又曰智禽銜蘆以逆網水牛結陣而却虎矣

說𫟍曰齊桓公岀獵逐鹿入山谷中見一老父問曰此何

谷也曰愚公之谷曰何也曰畜牸牛子大賣之買駒少年曰

牛不能生馬遂持駒去旁人聞以臣爲愚因以爲谷也管

子曰此臣之過也使堯在上臯陶爲大理者安有取人駒

論衡曰十圍之牛爲牧竪所驅

又曰牡馬見雌牛不相合者異𩔖也

風俗通曰賣牛勿握角令不售按恐觸人人不取也

又曰𥘿昭王使李冰爲蜀守開成都兩江漑田江神𡻕取

童女二人爲婦冰自以其女與神爲㛰徑至神祠勸神酒

抷但澹淡不耗冰厲聲責之因忽不見良乆有兩蒼牛闘

於岸旁有頃冰還流汗謂官屬曰吾𨷖大極不當相助也

南向要中正白者我綬也主簿㓨殺北面者江神遂死

又曰丁壯小犢跳梁弄角飲水數石生芻十束當風露夜

至死不曲

愽物志曰介葛盧聞牛鳴知生三犢盡爲犧牲嵆叔夜以

爲無此皆先儒妄說

又曰蜀牛不施繩右前曰排左側曰促而牛解人語

又曰九眞有神牛生谿上里時時共闘即海沸而昏或出

𨷖岸上人家牛皆怖人或遮捕即霹靂號曰神牛

洞林記曰義興叔保得傷寒垂死令郭璞占之不吉令求

白牛厭之求不得璞爲致之即曰白牛從西來逢叔保大

驚遂病差

語林曰宋岱爲青州刺史禁淫祀著無鬼論有一書生葛

巾修刺詣岱曰君絶我軰血食二十餘年君有青牛髯奴

所以未得相困耳奴巳叛牛巳死今日得相制矣言絶而

失明日而岱死

郭子曰蒲奮字武林髙平人畏風在晉武帝坐北䆫有琉

璃扇實密似踈奮有難色帝乃𥬇之奮曰臣猶呉牛見月

而喘

述異記曰牛之不角者呼犝牛

金樓子曰東海中有牛剥其皮貫之潮水至則毛起潮去

則毛弭

葛亮集曰木牛者方膓曲頭一脚四足頭入領中着於

腹載多而行少則否冝可大用不可小使

杜預奏事曰臣前在南聞 魏興西北山有野牛野羊牛

之大者二千斤羊之大者千數百斤

𡊮喬江賦注曰呉時有錢約釣於牛渚獲一金鎻引之則

金牛汎然而出約懼而捨因以爲名

束晳延遊賦曰乗露車以偃蹇賀蘭單之疲牛連縋索以

爲鞅結斷綆而爲鞦

臧彦駃牛賦曰殊相允備名不虚假偉質魁梧骨竒形雅

(⿱艹石)驚鹿駔(⿱艹石)奔馬





太平御覽卷第八百九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