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一十三

卷之六百一十二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一十三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一十四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十三

 學部七

     教學

禮記王制曰天子命之教然後爲學小學在公宫南之左

太學在郊

又學記曰古之教者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術當爲遂

周禮五百家爲黨万二千五百家爲遂也一年視離經辨志三年視敬業樂群

五年視愽習親師七年視論學取友謂之小成九年知𩔖

通逹強立而不反謂之大成

又曰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知困知不足然後能自反也

知困然後能自強也

又曰君子知至學之難易而知其美惡然後能愽喻能愽

喻然後能爲師能爲師然後能爲長能爲長然後能爲君

又曰大學之法禁於未發之謂豫當其可之謂時不陵節

而施之謂孫相觀而善之謂摩此四者教之所由興也發

然後禁則扞格而不勝時過然後學則勤苦而難成雜施

而不孫則壞亂而不修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燕朋

逆其師燕譬廢其學此六者教之所由廢也

又曰學者有四失教者必知之人之學也或失則多或失

則寡或失則易或失則止此四者心之莫同也知其心然

後能救其失也

又曰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牽強而弗抑開而弗逹道而

弗牽則和強而弗抑則易開而弗逹則思和易以思可謂

善喻也

又曰教也者長善而救其失者也善歌者使人繼其聲善

教者使人繼其志其言也約而逹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謂

繼志也

又曰太學始教皮弁𥙊菜示敬道也宵雅𨽻三官其始

也入學鼓篋遜其業也檟楚二物收其威也未卜禘不視

學游其志也時觀而不語存其心也㓜者聽而不問學不

躐等也此七者教之大倫也

尚書說命下曰惟學遜志務時敏厥修乃來允懷于兹道

積于厥躬惟斆學半念終始典于學厥德修罔覺

周禮師氏以三德教國子一曰至德以爲道本二曰敏德

以爲行本三曰孝德以知逆惡

糓梁傳昭公曰子旣生不免於水火者母之罪也羇貫成

童不就師父之罪也羇貫謂交午剪髪以爲飾成童八歳巳上者也就師學問而無方

心不通師之罪也

漢書曰景帝未文翁爲蜀郡守修起學官吏民大化蜀地至

於京師者比齊魯焉至武帝乃令天下皆立學校自文翁

爲之始

又曰踈廣字仲翁東海蘭陵人少好學明春秋居家教授

學者逺至

又曰韋賢子𤣥成明經至丞相鄒魯諺曰遺子黄金滿嬴

不如一經

東觀漢記曰永平九年詔爲四姓小侯置學

又曰樊准見當丗學者少懼先王道術陵遟乃上䟽曰光

武受命中興之𥘉群雄擾於兾州旌旗亂於大澤然猶投

戈講學息馬論道孝明皇帝尤垂意於經學即位刪定乖

疑稽合圖䜟封師太常桓榮爲𨵿内侯親自制作五行章

句每享射禮正坐自講諸儒並聽四方欣欣是時學者尤

盛冠帶縉紳遊辟SKchar2觀化者以億計

後漢書曰樊儵字長魚刪定公羊嚴氏春秋丗號樊侯教

學門徒三千餘人

又曰延篤字叔堅南陽犨人能著文章有名京師後以病

免歸居家授教不倦

又曰任安字定祖學圖䜟究竟其術還家教授諸生自逺

而至

又曰張興字君上拜太子少傅顯宗數訪問經術聲稱著

聞弟子自逺至者著録且萬人

又曰樊英字季齊善風角占筭河洛七緯推歩災異隱於

壷山之陽受業者四方而至

又曰鄭𤣥弟子河内趙啇等自逺方至者數千人

又曰孫期家貧事母至孝牧豕大澤中賣之以奉供養逺

方人從遊學者皆執經追於澤畔

又曰歐陽歙爲司徒坐在汝南𧷢下獄中濟隂曹重字伯

山從歙受尚書門徒三千人

又曰丁恭字子然學義精明遷少府諸生自逺方至者數

千人當丗稱爲大儒

又曰杜撫字叔和少有髙才定韓詩章句後歸郷里教授

沉静樂道弟子千餘人

又曰劉昆王莽丗教授弟子𢘆五百餘人毎春秋饗射常

備列典儀以素木瓠葉之爲俎豆桑弧蒿矢以射莬首

又曰馬融常在髙堂施綘紗帳前授生徒列女樂弟子相

次傳授鮮有入其室者

晉中興書曰范寧字武子解褐爲餘抗令興學校養生徒

㓗巳志德行之士莫不來宗自中興巳來崇學敦教未有

如寧者也

崔鴻十六國春秋後秦録曰涼州胡辯者河西大儒也前

秦建元末東徙洛陽隨講受弟子千有餘人関中後進多

赴之姚興勑関尉曰諸生諮訪道義修巳厲身往來出入

勿拘常限於是學者咸勸儒業盛矣

國語曰晉文公學讀書於臼季三日臼季 臣曰吾不能行也

咫咫尺間聞則多矣對曰然而多聞以待能者不猶愈乎使

者行之猶愈於不學

尚書大傳曰古之帝王者必立大學小學使公卿之太子

大夫元士之適子十有三年始入小學見小節焉踐小義

焉年十五入太學見大節焉踐大義焉入小學知父子之

道長㓜之序入太學知君臣之義上下之位

墨子曰墨子勸弟子學曰汝(⿱艹石)學吾當仕汝弟子學朞年

就墨子求仕墨子曰汝不聞魯人乎昆弟五人父死長子

SKchar酒不肯預葬其四弟曰尓(⿱艹石)送葬吾當爲汝沽酒葬訖

就弟求酒四弟曰子葬子父豈獨吾父乎吾恐人𥬇子故

欺子以酒耳今子不學人自𥬇子故勸子也

孫卿子曰逹師之教使弟子安焉樂焉往焉游焉肅焉藏

焉嚴此六者得其學則邪僻之道塞矣

楊子曰愽學者所以求爲君子也求而不得鮮矣未有不

求而得之者也夫觀書者譬猶登東岳而知丘陵之嵔㠥

也浮滄海而知江河之不廣也見日月而知衆星之照微

也仰聖人而知衆說之少觀也

尸子曰學不倦所以治巳也教不厭所以治人也夫蠒舎

而不治則腐蠧使上女繰之爲美錦大君朝而服之身者

蠒也舎而不治則知行腐蠧使賢者教之以爲丗士則天

下諸侯莫敢不敬

任子曰學所以治已教所以治人不勤學則無以爲智不

勤教無以爲仁

郭林宗別傳曰㤗以有道君子徴同邑宋子俊勸使往㤗

遂辭以疾闔門教授

鍾㑹母傳曰夫人明於教訓㑹雖童稚勤見䂓誨年四歳

受孝經十五入太學謂㑹曰學猥則倦倦則意怠吾懼汝

之怠故以漸訓汝今可以獨學矣

王粲儒史謂曰古者八歳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

十五入大學學君臣朝廷王事之紀然則文法典蓺其存

於此矣

⿰氵専厲學曰文學諸生皆冠帶之流年盛志美如渉學庭

講脩典訓此成大業立德之基也夫聖人之道淡而寡味

故學者不好也及至期月所觀弥愽所習弥多日聞所不

聞日見所不知然後心開意朗敬業樂群忽然不覺大化

之陶已至道之入神也夫學者不患才不及而患志不立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一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