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百六十五

卷之六百六十四 太平御覽 卷之六百六十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六百六十六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六十五

 道部七

     劍解

太極眞人石精金光藏景録形神經曰制劒之法上宰惣

眞西城王君昔授之於紫陽公施行道成揔眞昔用劒解

之道又授九轉丹方於長里先生此即周人也

東鄕序云漱龍胎而死決服瓊英先師王西城此是飲丹

後用劒解而不言服九轉者當是雖授而不遂合用後以

付門弟子茅君亦是受而不用故云付耳茅君傳南岳魏

夫人傳楊君故安妃云可尋劒解之道但不知遂用不耳

許長史旣服SKchar石或當不必爲其事SKchar從鎭南夜解則又

非此法SKchar許長史子也若是太淸解及單用劒者應不得

反望故鄉而SKchar遊處方臺還本居邦也神劒用之而解化

則能遊宴太極採五星之靈軌煥七元之威光以儀烈

映眞氣故軒轅喬山之葬劒舄在焉王子渤海之家劒鳴

空槨王喬有京陵之墓劒飛冲霄斯實眞驗九𤣥精應太

靈神方靈致威劒之妙化也諸以劒尸解者以劒代身五

百年之後此劒皆自然還其處諸以劒解者不必止是用

丹書者空劒亦可幽響無閒恍惚難尋不可得言矣不可

得爲之者見之者惟當應之於心耳神奇歘怳變動無方

非復物理所期正當心任化卽事從冝耳爲之者亦不覺

其所以見之者固莫測其所然軒轅採百山之銅以鑄鼎

虎豹百禽爲之視火參鑪鼎而軒轅疾崩葬喬山五百年

後山崩寶劒赤舄在焉一旦又失王子喬者曾詣鍾山獲

九化十變經以隱遁日月遊行星辰後一旦疾終營冢渤

海山夏襄時有發王子墓者一劒在北寢上自作龍鳴人

無敢近後亦失所之王子喬墓在景陵戰國時復有發其

墓者見一劒人適欲取視其劒忽然上飛去王子喬事舊

說浮丘公擕與乘鶴共登嵩山此事不同解化時年五十

五六耳故戴逺遊冠者昔葛洪云陰君授鮑靚尸解之法

後死埋石子崗有人發其棺見一大刀冢左右有人馬之

聲遂不敢取此似劒解法而不能飛去此是用靈寶太𤣥

陰生符朱書刀矣太清之下故得生者而已按玉清靈傳

說揔眞帶劒揚君說桐柏帶劒此並應是先解劒化也眞

人用寶劒以尸解蟬蛻化之上品也夫尸解之法多如蟬

蛻今此劒非蛻也故云上品明變遁之髙道營造劒之時

先齋戒百日乃於幽隱處近淸泉立西向屋作竈口亦西

向善鍜人鍊好鐵生鋌合鍊成令得八斤爲足也若欲窮

其精理當用竹炭又以銅錫柔澳如此用歲月功夫殊多

所以古人作劒三年然後成也薛燭云甌冶鑄劒赤鍾之

山破而出錫若耶之溪涸而出銅今以此合燒則煉多而

不燥剛利而銷其鍜人亦須温良新衣沐浴造劒之日尢

不得飲酒食肉及遊履淹穢用七月庚申日八月辛酉日

使長三尺九寸廣一寸四分厚三分半謂背脊上近柄閒

令厚三分半也至兩刃際可減一二𨤲耳又向刃邊先殺

背二分乃立刃至杪亦以漸令簿也杪九寸爲左右刃處

當從鐶項定度整三尺刻背爲刃亦廣三分八𨤲必使中

脊餘六分也杪九分合殺兩邊令尖殺杪鋒令有兩稜如

戟杪殺鋒也其柄用長短適令鐶髙二寸四分身長二尺

四寸則餘一尺二寸六分以爲柄鐵因當中央令廣九分

厚二分與鐶相連柄操梓材近環圍四寸九分刃圍三寸

九分皆以釦竟爲正若作劒裝則促扁於此也劒頭可安

籙鐶謂發始鍊剛仍使鐶身相連勿别作模合作釘連之

都使外形大小厚薄相似乃鑿除應空之内亦可先鑚作

數孔鑿爲易其伏基處鑿鏝之都畢令大鐶髙二寸四分

横分廣處對中徑二寸八分內方員徑四分鐶形古今多

法或正圎或狹長或如鼎耳乃有十許種今此經中所圖

亦是顯其左右法耳非正定形也謹准製古今取其合度

立圗如右又鐶之内不得正圎如竹亦不得正方如界尺

當令内面小方而外落稜角必令得刻己刃字不甚邪轉

惟使長三尺九寸耳尺寸度數厚薄形制並備如別圗尋

古今尺長短不同九章筭法皆積毫𨤲之度晉中書監荀

勗善音律伎藝常恨八音不調後有人掘地得一玉律

銘題周世短晉尺四分半以改定音律聲韻合度今冝用

此尺爲准所以尔者揔眞桐柏並以周時作劒用周尺也

籙鐶者鏤刻劒鐶鐶左右面刻之作刃字面有九刃字也

鐶背上刻作九已字也深刻字皆從刃背而下順刃謂兩

邊刃及已字皆對從刃皆邊起俱下就刃故曰順刃也順

環而刻之隨鐶曲轉故曰順鐶也謂刻處得以金銀閒之

益分明佳也劒身刻象鐶中央復有竪起如小手鐶者名

之曰伏基伏基之義謂爲日月之基隱秋光景也内鐶左

面爲日字内鐶者卽小環之中伏基也刻右面爲月字先

又圎刻日月之外爲郭也五百年還出以揮五岳入以藏

無閒謂濳靈遁迹隱影藏形也下以制九陰謂可以攝召

九陰之神也上以承𤣥冥謂北斗𤣥冥星主隱變也衛足

以逐邪魔威足以鑒七精謂控威秉𫝑鑒照七星也仰以

映五氣謂五行之氣常栖映也俯以代身化形矣欲知劒

之左右内外以劒正指南使劒背在上使劒刃在下也於

是以東面爲右西面爲左東爲内面西爲外面此劒尺度

長短廣狹厚薄刻鏤文字乃太極四眞人靈劒之模範也

上淸眞人亦皆帶劒上淸之劒並是太極所造耳故此經

爲太極之法乃四眞人定範何必須昆吾之金割玉之鋌

耶此蓋明不必須精鐵所存者模範而已王子喬劒乃凡

下之鐵耳喬山尸解之劍非昆吾之流金也此太極眞人紫陽公詞以

告王君也軒轅駕龍𤣥圃是步綱之術爲解化後乃行前眞多

有此例此劒經前章也太極上化符以飛精書𥿄盛以紫囊欲去

時以係劒鐶右以曲晨飛精書劒左面令至劒抄也又太

極藏景符飛精書紙盛以絳囊欲去時以係劒鞘右以曲

晨飛精書劒右面令至劒杪也又太極籙形符以飛精書

紙臨去之日服之身生七色之雲自有電光右以曲晨飛

精書劒背令皆兩刃之際也又太極解化符𢘆日服一符

七年化去朱書竹中帛祕要也是合曲晨丹成臨欲解化

時以題劒七年以後朱題劒亦能解化

陶隱居曰晉永嘉中劉㦎呼麥多奇識亦云是異人作此

劒乃方佛符字殊細設婁羅鐶日大乘法而䥫甚快利宋

來便𢘆供御衛名曰劉㦎鈸尚千牛刀同寶女巳易去鐶

麾刻處亦漸漸欲滅又見有四五故鐶並相似如一不知

其剱身何在東山顧居上亦造此劒諸人有同時共製者

今猶存焉大抵違謬不可具說乃有銅鑄作鐶以釘鑄着

故刀如此並可以𩔖推今此儀式惟是陶隱居所匠深搆

心解亦謂理極未知必同太極模範不耳凡試刃之利鈍

取中形芒數枚急束以一髮懸其抄繫於杖頭令一人執

之乃以刃一斫芒斷而髮猶連計芒多少爲優劣劉㦎鈸

千牛刀皆舊斫十三芒又有一百鍊剛刀斫十二芒國中

惟稱此爲絶而近造神劒斫十五芒觀其鐵色青激光采

有異蓋薛燭所謂渙如冰之將釋者矣頃來有作者十餘

人皆不及此作剛朴是上虞謝平鑿鏤裝怡是石尚方

師黃文慶並是中國絕手以齊建武元年甲戌歲八月十

九日辛酉建於茅山造至梁天監四年乙酉歲勑令造刃

劒形供御用窮極精功奇麗絶世別有橫法剛公家自作

百鍊黃文慶因此得免隷役爲山館道士也周禮制劒長

三尺柄居五寸是六分之一也内刃廣二寸半重古秤一

斤四兩今秤三斤十兩也今公家劒長四尺七寸柄居一尺

五寸是三分之一小減也刃廣一寸六分輕重不定此寶

劒長三尺九寸廣一寸四分而經有刀劒兩名晉武帝大

始十年中書監荀勗及張華等校定鍾律八音不與古樂

相諧由漢來用尺漸長乃更依周禮積黍法制尺以量鑄

新器募求古物得周世正玉律比之毫𨤲無差因擊古鍾

以律命之亦皆響合兼以七種古物相課皆㑹又得汲冢

竹𥳑亦長二尺四寸於是施用謂之古尺阮咸聽荀樂聲

以爲髙功非興國之音咸亡後有人掘地得銅尺長荀尺

古尺之四分半時人以阮咸之解音遂復施行謂之官尺

令司農相承以制五尺并取積寸以作㪷斛也宗元嘉中

大將軍彭城王義康製物每欲廣大又加官尺寸半民閒

復有相與用之至今謂之爲尚方御府都水材官用尺乃

復長民一分推如衆例則以古尺爲勝鍾律宫商自然嚮

㑹是合神精冥數且周世又二眞製劒之時兼荀張窮極

精功時又有束晳雷煥之徒妙貫神鬼阮咸雖善音樂而

性度縱誕不能淸切故以單緩爲好耳掘地銅尺猶應是

後漢時物也梁天監四年又更校尺以調正鍾律定用張

荀古尺半分於事合衷今施用名曰法尺又曰若欲濳遁

名山隨時觀化不願眞官隱浪自足者當修劒尸解之道

以曲晨飛精書劒左右面先逆自託疾然後當抱劒而臥

也謂先僞稱疾寢卧數日乃密脫劒靑囊拔出題書及繫

符都畢於是抱之而祝須天馬迎至解衣而遊勿令人知

𮗜也又以飛精藥密拭劒鐶呼劒名字祝畢忽見太一以

天馬來迎於寢卧之前於是上馬若女子則以輜軿來迎

古來諸仙多有託以餘物或用竹杖或巾屨惟鮑靚用太

淸刀法此神變欻怳假𩔖㑹形不可以理趣相求眞奇事

矣天馬者吉光騰黃之獸也古畫圗有此獸形皆昔眞人

所顯相傳示也吉光似鹿騰黃𩔖馬男則單騎女則駕軿

也太極眞人命太一使者賫馬執控并迎以寶衣欻忽而

來不知所以然也太一主仙變也馬去之時雖衆醫侍疾

子孫滿側則我易服束劒流景變跡而不覺我之云爲也

所謂化遁三辰巓徊月精呼吸萬變非復故形者也

又曰極上化符以飛精書紙盛以紫囊欲去時以係劒鐶

藏景符以飛精書𥿄盛以絳囊欲去時以係劒鞘諸仙人

多以竹杖不必盡得劒法或是太淸術耳假物變化不可

一𩔖求之

又曰夫修下尸解者皆不得反望故鄕上解之道名配紫

𥳑三官不得復窺其隟但畜神劒與之起居相隨十三年

自能化形不必須藥書之若不辨作藥七年之後但以丹

書劒亦能潛化也單行此法似不得反故鄕矣自不及曲

晨之妙精吉光騰黃之延控也雖單此猶賢於太淸雜法

兼得改形練化遊宴太極其用他藥得尸解非是靈丸之

化者皆不得反故鄉反故鄕三官執之也太淸尸解之法

那得比太極之化遁乎太淸尸解法五符中有太𤣥陰生

符又用牛脂煎錫藥丸兩事耳無復餘方也佩用制劒之

法具在符圖訣中其後用解化之道又非常修之事故並

不載




太平御覽卷第六百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