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七十七

卷之四百七十六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七十七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七十八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七十七

 人事部一百一十八

     施惠下

宋書曰范叔孫少而仁厚周窮濟急郷曲貴其義行無有

呼其名者

又曰劉凝之傳衡陽王義季荆州年飢義季慮凝之餒餉

錢十萬凝之大喜將錢至市門觀其飢色者悉分與之俄

頃立盡

又曰張進之少有志歷郡五官主簿永寕安固二縣領校

尉家丗冨足經荒蕪年散其財救贍郷里遂以貧罄全濟

者甚多

又曰嚴丗期㑹稽山隂人也好施慕善出自天然同里張

邁三人妻子各産子時歳飢儉慮不相存欲弃而不舉丗

期聞之馳往拯救分食解衣以贍其乏三子並得成長

又曰蕭惠開爲益州牧太始四年還至京師𥘉惠開府録

事叅軍劉希微負蜀人債將百萬爲債主所制未得俱還

惠開甚耻之輙之厩中凢有馬六十疋悉以與希微償債

其意趣不常皆如此

齊書曰劉善明平原人懷珎族弟但徐州刺史鎮北將軍

父懷民宋丗爲齊北海二郡太守元嘉末青州飢荒人相

食善明家有積粟躬食饘粥開倉以救郷里多獲全濟百

姓呼其家田爲續命田

崔鴻前凉録曰張冲字長思燉煌人散家財巨萬施之郷

閭時人爲之謡曰推財不疑張長思

又曰後燕録曰趙秋字子武汲郡朝歌人少而輕財好施

隣人李玄度母死家貧無以葬秋謂其兄曰起死生救不

足人之本也家有二牛以一與之玄度得以葬它年秋夜

行見一老母遺金一餅曰子能葬我是以相報子五十巳

後當冨貴不可言勿忘玄度也

後魏書曰祖巖字洪山於固安縣丗有積粟至數萬石自

延昌巳來北州頻經災儉巖兄弟傾家瞻遺嘗見州郡徴

租甚急巖遂以家粟萬解代輸聞者莫不唴歎

又曰張普惠不營財業好有進舉敦於故舊兾州人侯堅

固少時與其遊學早終其子長瑜普惠毎於四時請禄無

不减贍其衣食

隋書郭衍授羸州刺史遇秋霖大水其屬縣多漂没民皆

上髙樹依大塚衍親備舡栰并賫粮拯救之民多獲濟衍

先開倉賑䘏後始聞奏上大善之

唐書曰孟簡性俊拔尚義早歳交友先殁者視其孤毎厚

於周䘏議者以爲有前軰風

又曰李藩少恬淡修撿雅容儀好學父卒冡冨於財親族

弔者有挈去不禁愈務散施不數年而貧年四十餘未仕

讀書楊州困於自給妻子怨尤之晏如也

又曰盧鈞爲嶺南節度使自貞元巳來衣冠得罪流放嶺

表者因物故子孫貧悴雖遇赦不能自還凢在封境者鈞

减俸錢爲營槥櫝其家疾病死䘮則爲之毉藥殯歛孤

稚女爲之婚嫁凢數百家李臯貶温州長史無幾攝行州

事歲儉州有官粟數十萬斛欲行賑救SKchar吏叩頭乞候上

㫖臯曰夫人一日不再食當死安暇禀命(⿱艹石)殺我一身活

數千命利莫大焉於是開倉盡散之以擅貸之罪飛章自

劾天子聞而嘉之荅以優詔

崔氏家傳座右銘曰無論人之短無道巳之長施人愼勿

念受施慎勿忘隱心而後動謗議庸何傷虚譽不足慕古

誡不可抗

家語曰子游問於孔子曰夫子亟言子産之惠也可得聞

乎孔子曰夫子産者猶衆人之母也能食之不能教以其乗

車濟冬渉者盡愛而無教也

又曰孔子曰好學則智恤孤則惠恭則近禮勤則有繼

尚書大傳曰老而無妻謂之鰥老而無夫謂之寡㓜而無

父謂之孤老而無子謂之獨行而無資謂之乏居而無食謂

之困此皆天民之至悲哀而無告者故聖人在上君子在位

能者任職必先施此無使失職

戰國䇿曰襄王立田單相之過淄有老人渉淄而寒岀不

能行坐渉中田單見其寒也解裘而衣之王乃賜田單牛

酒召單而揖於庭勞之乃布令求百姓之飢寒者収穀之

乃使人聽於閭里聞大夫相與語曰單之愛人乃王之教

江表傳曰全琮罷東安郡還錢唐修𥙊墳墓麾幢節蓋曜

於舊里請㑹邑人平生知舊宗族六親施散惠與千有餘

萬本土以爲榮     司馬徽字德操人有臨蠶

簇者徽便與之自弃其蠶或有難之者曰凢人有損巳以贍

人謂彼事急巳事緩耳今彼此正等何爲急之 以與人

邪徽曰人不當求耳人巳求拒之將慙何有以財貨令人

慙者也

董卓別傳曰太常張奂將師北征表卓爲軍司馬從軍行

卓手斬購募羌酋拜五官中郎賜縑九十疋卓歎曰爲者

則巳有者則士悉以縑分與兵吏

葛洪神仙傳曰焦先日日入山伐薪以布施從西村頭一

家起周而復始

𥘿書曰尚書令符雅爲人樂施乞人塡門嘗曰天下物何

常吾今日冨後日貧耳忽一日不施則意不泰時人爲之

語曰不爲權異冨寕作符雅貧

賈𧨏新書曰楚昭王當房而立愀然有寒色是日也出府

之裘以衣寒者出倉之粟以賑飢者二年呉襲郢當房賜

者請還戰死闔閭曰昔吾徒當房之德也

三輔决録曰摰茂字子華以茂才爲郡去治財致大冨悉

散以分宗人先從貧始以壽終

虞預㑹稽典録曰駱俊字逺孝靈皇帝擢拜陳相汝南葛

陂盗賊並起與接境四靣受敵俊整厲吏人爲之保鄣出

倉見糓以贍貧乏

劉邵人物志曰中材之人財隨損益是故籍冨貴則貨財

充於内施惠周於外見贍者求可稱而譽之見援者闡小

美而太之雖無異材猶行成而名立也

英雄記曰王匡字公節泰山人輕財好施以任俠聞辟大

將軍何進府使匡於徐州發強弩五百詣京師㑹進敗匡

還郷里

劉義慶丗說曰頋榮在洛嘗應人請覺行炙人有欲炙之

色因輟巳施焉後遭亂渡江每經危急常有一小人左右

問其故乃受炙人也

顔延之庭詰曰善施者豈唯發自人心乃出天財

裴啓語林曰大將軍王敦尚武帝女此主特所重愛遣送十

倍諸主主旣亡人就王乞始猶分物與之後乞者多遂指

庫屋間數以施

孔藂子曰衛公子友饋馬四乗於子思爲賔主之餼焉子

思曰伋𭔃命以來度身以服衛之衣量腹以食衛之粟且

又朝夕受酒脯及𥙊膰之賜衣食巳優意氣巳足以無行

志未敢當車馬貺禮雖有爵賜人不踰父兄今重違公子

之盛指則有䧟禮之愆焉(⿱艹石)何公子曰友巳言於君矣

又曰季桓子以粟千鍾餼夫子受之而不辭旣而以班門

人之無者子貢進曰季孫以夫子貧故致粟夫子受之而

以施人無乃非季孫之意乎子曰受人財不以成冨與季

孫之惠於一人豈若惠數百之人哉

列子曰衛端木叔者子貢之丗父也藉其先資家累萬金

奉養之餘先散之宗族次散之邑里乃散一國行年六十

氣幹衰棄其家事都散其庫藏珎寳車服妾媵一年之中

盡焉及其病也無藥石之儲及其死也無理葬之資一國

之人受其施者相與賦而藏之及其子孫之財焉金屈𣯛

聞之曰端木叔狂人也辱其祖矣段干生聞之曰端木叔

逹人也德過其祖矣

莊子曰青青之麥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爲

孟子曰子産聽鄭國之政以其乗輿濟人於溱洧

孟子曰惠而不知爲政歳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

民未病渉

韓子曰呉起爲魏將而攻中山軍人有病疽者呉起跪而

自吮其膿傷者母立而泣人曰將軍於若子如是何爲泣

對曰昔呉子吮其父傷而殺之涇水之上今又將安知

不殺是乎

吕氏春秋曰𥘿繆公乗馬車敗右服失公自往求馬見野

人方將食之於𡵨山之陽繆公𥬇曰食馬肉而不飲酒余

恐其傷生也遍飲而去居一年爲韓原之戰晉人以環繆

公之車矣嘗食馬肉者三百餘人疾闘車下遂大尅晉反

獲晉公以歸

吕覽曰魯國之法魯人爲人臣妾於諸侯有能贖之者取

其金於府子貢贖魯人於諸侯來辭不受其金孔子曰賜

失之矣自今以往魯人不贖人也

淮南子曰爲魚德者非挈而入淵也爲猨賜者非負於縁

木也縱其所之利之而巳矣



太平御覧卷第四百七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