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三十四

卷之四百三十三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三十四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三十五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三十四

 人事部七十五

     勇二

漢書曰韓信數以䇿干項羽弗用漢王之入蜀信亡楚歸

漢未得知名爲連敖楚官坐法當斬其疇十三人皆巳斬

至信信乃仰視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而斬壯士滕公

竒其言壯其貌釋弗斬與語大恱之漢王以爲治粟都尉信

謂漢王曰臣嘗事項王請言項王爲人也項王意嗚叱咤

千人皆廢然不能任屬賢將匹夫之勇也

又曰齊哀王弟章髙后封爲朱虚侯章年二十有氣力忿

劉氏不得職嘗入侍醼飲髙后令章爲酒吏章自請曰臣

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髙后曰可酒酣章進歌舞巳而

曰請爲太后言耕田髙后兒子畜之𥬇曰顧乃父知田耳

(⿱艹石)生而王子安知田乎章曰知之太后曰試爲我言田意

章曰深耕種立苗欲䟽非其種者鋤而去之太后嘿然

頃之諸吕有一人醉云酒章追拔劔斬之而還報曰有云

酒一人臣謹行軍法斬之太后大驚已許其軍法母以罪

也因罷酒

又曰江都易王非二年立爲汝南王吴楚反時非年十五

有才氣上書自請擊吴景帝賜非將軍印擊吴吴破徙王

江都治故吴國以功賜天子旌旗

又曰李廣爲上谷太守數與匈奴戰典屬國公孫昆耶爲

上泣曰李廣才氣天下無𩀱自負其能數與虜硧恐亡之

或曰硧音角上乃徙廣爲上郡太守廣以郎中令將四千𮪍出

右北平愽望侯張騫將万𮪍與廣俱異道行數百里匈奴

將四万𮪍圍廣軍士皆恐廣乃使其子敢徃馳之敢從數

十𮪍直貫胡𮪍出其左右而還謂廣曰胡虜易與耳軍士

乃安爲圜陳外郷胡急擊矢下如雨漢王兵死者過半漢

矢且盡廣乃令持滿母發而廣身自以大黃射其禆將

曰黃間弩殺數人胡虜益解㑹暮吏以無人色而廣意氣自(⿱艹石)

益治軍軍中服其勇也明日復力戰而愽望侯軍亦至匈

奴乃解去

又曰王尊字子贑涿郡人爲東平相時王素驕不奉法尊

謂王曰天下皆言王勇但負貴安能勇如尊乃勇耳王變

色欲格殺之遷東郡太守河水盛溢泛浸瓠子金堤老弱

奔走至恐水大决爲害尊躬率吏民投沉白馬祀水神河

伯尊親執圭璧使巫䇿祝請以身塡金堤因止宿廬居隄

上吏民數千萬人爭叩頭救止尊終不肯去及水盛隄壞

吏民皆走唯一主簿泣在尊旁尊立不動而水波稍却廻

還吏民嘉壯尊之勇節白三毛朱英等奏其狀詔秩尊中

二千石賜黃金二十斤

又曰朱雲字游魯人徙平陵少時通輕俠借客報仇身長

八尺餘容貌甚壯以勇力聞

又曰趙充國字翁孫隴西人後徙金城令居以六郡良家

子善𮪍射𥙷羽林爲人沉勇有大略少好將帥之節學兵

法通知四夷事武帝時以假司馬從貳師將軍擊匈奴爲

虜所圍漢軍乏食數日死傷者多充國乃與壯士百餘人

潰圍䧟陣貳師引軍隨之遂得解身𬒳二十餘創貳師奏

狀詔徴充國詣行在所武帝親自視其創嗟嘆之拜爲中

又曰項羽下邳人身長八尺二寸力能扛鼎少學書劔不

成季父梁怒羽羽曰書足以記姓名劔一人敵不足學也梁

梁竒之教以兵法籍大喜遇秦始皇遊㑹稽渡浙江梁與

籍俱觀籍曰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㑹七月陳勝起兵九

月㑹稽守通謂梁曰江西皆反此亦天亡秦時也先則制人

後則爲人所制吾欲發兵使公及桓楚將梁曰桓楚亡人獨

籍知其處請召籍受命籍因擊殺數十人府中讋伏梁遂

舉郡中得八千人渡江而去至下邳軍巳六七萬邯鄲人

范曽說梁曰秦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返楚人

憐之至今(⿱艹石)立楚後亡楚必也梁然之梁於是立懷王孫心

爲楚王是爲義帝從民望也都盱眙梁自號武信君師次

定陶有驕色宋義諌曰戰勝而驕卒墮者敗今卒墮矣秦兵

日益爲君危之梁不聽秦將章邯兵至擊楚大破梁戰死

義帝以宋義有先見徴爲上將軍羽爲次將范増爲末將

北救趙至安陽留不進籍謂義曰今秦軍圍鉅鹿疾引兵

渡河楚擊其外趙應其内破秦軍必矣義曰不然夫搏

之䖟不可以破虱蝨蟣今秦攻趙戰勝則兵疲我乗其弊不

勝則我引兵鼔行而西必舉秦矣夫擊敵輕銳我不如公坐

運籌䇿公不如我因下令曰猛如虎狠如羊貪如狼強不

可令者斬之乃置酒髙㑹留四十六日不進是時天寒士

卒飢凍籍曰且國家兵新破王坐不安席掃境内屬將軍

國家安危在此一舉今不恤士卒而徇私非社稷之臣也

籍乃斬宋義於帳中左右懾伏莫敢枝梧悉發兵渡河沉

舟敗釡燒廬舎持三日粮示必死乃大破秦兵虜王離諸

將入轅門膝行而前莫敢仰視師次鉅鹿㑹戰夜坑秦卒二

十萬入𨵿屠咸陽殺子嬰自立爲西楚覇王與漢王相持

五年後漢兵大㑹垓下食盡與漢王戰不利圍之夜聞漢

軍作楚歌聲驚曰漢巳得楚乎遂與從𮪍者八百人夜潰

圍南馳漢令𮪍將灌嬰追至東城籍唯單𮪍自知智窮乃

大呼躍自刎而死遂爲五將各分一體漢王以魯公葬於

糓城諸項賜姓劉

又曰樊噲沛人也身長八尺家貧以屠爲業後爲髙祖叅

乗髙祖項羽㑹鴻門因飲范曽起出爲項莊曰汝可以劔

舞便因擊沛公殺之莊入爲壽曰軍中無以爲樂臣請以

劔舞因拔劔起舞時項伯亦起舞常以身翼蔽漢王時帳

下唯有張良噲居營門外聞事急乃持楯橦入立於帳下

項羽目之問誰張良曰漢王叅乘樊噲也羽曰壯士賜之

巵酒彘肩噲旣飲酒咀彘肩羽曰能復飲乎噲曰臣死且

不辭何憚巵酒且漢王入𨵿定咸陽曝師于㶚上以待大

王今大王至而聽小人言與漢王有𨻶臣恐天下解心疑

大王也項羽嘿然噲因目揮漢王佯如厠遂與噲輕𮪍歸

營漢王即皇帝位封噲爲武陽侯後從上擊陳豨有功遷

左丞相又從上破黥布後上病惡見人群臣莫敢入噲排

闥直入大臣等隨之噲曰陛下起沛何其壯也今天下巳

定又何憊也且陛下病甚不見臣等計㑹國事獨與一宦

者處幽室中絶不見臣等陛下豈不思趙髙之事乎上𥬇

而起

又曰天漢二年貳師李廣利將三萬𮪍出酒泉擊右賢王

於天山召李陵欲使爲二師將輜重陵召見武帝叩頭自

請曰臣所將屯邊者皆荆楚勇士竒才劔客也願得一隊

到蘭于山以分單于兵無令專嚮貳師上曰將惡相屬𫆀

吾發軍多無𮪍予汝陵對無所事𮪍願以少撃衆兵五千

渉單于庭上壯而許之

又曰李敢男禹亦有勇甞與侍中貴人飲侵陵之莫敢應

後愬之於上上召禹使刺虎懸下圈中未至地有詔引出

之禹落中以劔斬絶纍欲刺虎上壯之遂無殺心

又曰季布弟季心氣盖𨵿中任俠方數千里士爭爲死中

尉郅都不敢加少年時惜其名行是時心以勇聞布以諾

聞𨵿中

范曄後漢書曰牛邯字孺卿狄道人有勇力才氣雄於邊

又曰盖延字巨卿漁陽安陽人也身長八尺彎弓三百斤

邊俗尚勇力而延以氣聞

又曰帝使王覇與馬武攻周建⿱⺾⿰𩵋禾茂救建與武戰覇曰開

營後出精𮪍襲其背茂建前後受敵驚亂敗走覇武各歸

營賊後聚挑戰覇堅卧不出方饗士作倡戯茂兩射營中

中覇前酒罇覇安坐不動

又曰中郎將張耽性勇銳而善撫士卒軍中皆爲用命遂

繩索相懸上通天山破烏桓悉斬其渠帥還得漢民獲其

畜生財物

東觀漢記曰劉伯𦫵都部將宗人劉禝數䧟陳潰圍勇冠

三軍聞更始立怒曰夲起兵圗大事者伯𦫵兄弟更始何

爲者耶更始聞而心忌之以禝爲抗威將軍禝不肯拜更

始乃収禝將誅之伯升固爭并執伯升即日害之

又曰𥙊遵爲征虜將軍將兵北入箕𨵿與弘農厭新栢華

蠻賊合戰中弩矢入口洞出舉裒掩口血流裒中衆見遵

傷却退遵呵吏士吏士進戰皆一人擊十大破之

又曰馬援曰方今匈奴烏桓尚擾北邊欲自請擊之男兒

要當死於邊野以馬革褁屍還墓耳何能卧牀上在兒女

子手中𫆀

又曰耿秉性勇壯而簡易於事軍行常自𬒳甲在前休止

不結營部然逺斥候明要誓有警軍陳立成士卒皆爲死

又曰永平中竇固擊匈奴班超爲假司馬將兵別擊伊吾

戰於蒲𩔖海多斬首虜固又遣與從事郭恂俱使西域鄯

善王廣禮敬甚備後更踈懈超謂其官屬曰寧覺廣志意

薄乎此必有北虜使來也召侍胡詐之曰匈奴使來數日

安在侍胡具服超悉㑹其吏士三十六人酒酣激怒曰不

探虎穴不得虎子當今之計獨有因夜以火攻虜使彼不

知我多少必大震怖可殄盡鄯善破膽功成事立也衆曰

善遂將吏士徃奔虜營超手格殺三人斬其使明日乃還

吿郭恂恂大驚旣而色動超知其意舉手曰SKchar雖不行班

超何心獨擅之乎恂乃恱鄯善一國震怖竇固具上超功

并求更選彼西域帝壯超詔固曰吏如班超何故不遣而

選乎今以超爲軍司馬令遂前功固欲益其兵超曰願得

夲所從三十餘人足以備有虞多益爲重煩

又曰楊政字子行京兆人甞過楊虚侯馬武武稱疾見政

去對机邊牀卧欲令政拜牀下政入户前排武徑上牀

武恨語言不懌政把武手責之曰卿蒙國恩備位蕃臣不

思求賢助國而驕天下英俊今日揺者刀入脅左右大驚

以爲見刼操兵滿側政顔色自(⿱艹石)㑹信陽侯至責數武令

爲朋友其果勇敢折皆此𩔖也

又曰賈復以偏將軍從上拔邯鄲擊青犢大戰至日中賊

陣堅不却傅召復曰吏士飢且朝飯復曰先破之後食耳

於是𬒳羽先登所向皆靡諸將咸服其勇上以復敢𭰹入

希令逺征而壯其勇節常自從之故復少方靣之勲諸將

毎論功復未曽有言上輙曰賈君之功我自知之

又曰張歩攻耿弇營合戰飛矢中弇股以佩刀截之左右

無知者

又曰邳彤爲遼東太守有勇力能貫三百斤弓虜毎犯塞

常爲士卒先鋒數破之

又曰温序爲護羗校尉行部爲隗囂將苟宇所拘刼序素

有氣大怒叱宇等曰虜何敢迫脅漢將因以節撾殺數人

衆爭欲殺之宇止之曰此義士死節可賜以劔序受劔銜

鬚於口顧左右曰無令鬚

又曰朱暉字文季南陽人暉早孤有氣决年十三莽敗天

下亂與外氏家屬從田間奔入宛城道遇群賊賊操兵弩

欲倮奪婦女衣物昆弟賔客皆惶迫伏地莫敢動暉抜劔

前曰財物皆可取諸母衣不可得今日朱暉死日也賊見

其小壯其志𥬇曰童子内刀遂舎之

謝承後漢書曰彭脩字子陽㑹稽人年十五時父爲郡吏

得休與脩歸道爲盜所刼脩困迫乃拔佩刀前持盗曰父

辱子死盗相謂曰此童子義勇士也不冝逼之遂辭謝而

魏志曰龐德將所領與曹仁共抜宛遂南屯樊討𨵿羽樊

下諸將以德兄在漢中頗疑之德常曰我受國恩義在効

死親與羽交敵射羽中額時德常乗白馬羽軍謂之白馬

將軍

又曰曹仁從平荆州以仁行征南將軍留屯江陵拒呉周

瑜瑜將數萬人來攻遣部曲將牛金逆與挑戰賊多金衆

少遂爲所圍仁望金等垂没左右皆失色仁氣𡚒怒甚將

壯士數十𮪍直前衝入賊圍等金乃得解餘衆未盡出仁

復直還突出金兵賊乃退

又曰臧覇字宣髙太山人父戒爲縣獄SKchar據法不聽太守

所欲殺太守怒収戒詣府送者百餘人覇年十八將客數

人於南山中奪之送者莫敢動因與父俱亡命東海由是

以勇壯聞

又曰曹真字子丹太祖族子也少孤召飬與諸子同使與

文帝共止嘗獵爲虎所逐顧射之應聲而倒太祖壯其鷙

勇使將虎𮪍討虚丘賊拔之封靈壽亭侯

又曰劉曄字子楊淮南成德人也鄭寳張多許慶之屬各

擁部曲寳㝡驍果才力過人一方所憚曄時年二十餘㑹

太祖遣使詣州有所案問寳從數百人齎牛酒來𠋫使曄

令家僮將其衆坐中門外爲設酒飯與寳於内宴飲密勒

徤兒令因行觴而斫寳寳性不甘酒視𠋫甚明觴者不敢

發曄因自引取使刀以斫殺寳斬其首以令其軍

魏書曰吕布字奉先五原人也董卓爲都尉誓爲父子遷

至中郎將卓毎以布自衛布嘗小失於卓卓拔㦸擲之布

趫捷得免布由是隂怨於卓布後應王允於門刺殺卓卓

將李𠐶等阻兵布自南陽投𡊮術自術又投𡊮紹紹與布

擊張燕布嘗御良馬號赤兎能馳城飛壍遂突張燕軍陣

一日或至三四皆斬首而出遂破燕軍布乃𭧂橫紹患之

布不自安求還洛陽後復從𡊮術攻劉備於沛破之曹公

自將至下邳擊布降之見曹公曰今日巳後天下定矣公

曰何以言之布曰明公所患不過布耳今布將𮪍明公將

歩天下不足定顧謂劉備曰玄德卿爲坐客我爲降虜繩

縳我急獨不一言乎曹公𥬇曰縳虎不得不急遂縊殺之

又曰張遼字文逺爲蕩㓂將軍陳簡梅成叛太祖討之簡

入潜山中有天柱山遼遂進軍斬簡成首太祖論功曰登

山履峻險遼之功也増封假節孫權率十萬衆圍合肥遼

募其敢死者八百人登鋒䧟陣大破之太祖遣遼屯合肥

給遼母車輿兵馬遂詣屯所勑遼母至所在令道從迎觀

者榮之江東小兒啼恐之曰遼來遼來無不止矣

又曰許禇字仲康長八尺大十圍勇力絶人太祖𥘉見曰

此樊噲也即日拜都尉太祖征韓遂馬超等單馬㑹語禇

從行馬超負其力欲前突素聞禇勇乃問太祖曰公有虎

侯安在太祖指禇瞋目眄之超不敢動數日㑹戰大破超

等軍遷武衛中郎將武衛之號自此始也

又曰典韋形皃魁梧膂力過人好持大𩀱㦸與長刀軍中

爲之語曰帳下壯士有典君手提𩀱㦸八十斤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