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五

卷之四百四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五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六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五

 人事部四十六

     賔客

尚書大傳曰舜爲賔客禹爲主人于時卿雲聚俊乂集百

工相和而歌卿雲

尚書洪範曰三八政七曰賔禮賔客無不敬

周禮天官上曰太宰之職以八統詔王八曰禮賔小宰以

官府之六聮合邦治二曰賔客之聮事凡朝覲㑹同賔客

以牢禮之法掌其牢禮委積

又曰膳夫凢王𥙊祀賔客食則徹王之胙爼

又春官大宗伯職曰以饗燕之禮親四方之賔客賔客朝聘者也

禮記曲禮上曰凢與客入者毎門讓於客客至於寢門則

主人請入爲席然後岀迎客客固辭主人肅客而入粛進也進

謂導主人入門而右客入門而左

禮記王制曰天子諸侯無事則歳三田一爲乾豆二爲賔

左傳曰襄四曰季武子無適子公彌長而愛悼子欲立之

誘於臧紇曰飲我酒吾爲子立之季氏飲大夫酒臧紇爲

爲上旣獻臧孫命北面重席新樽絜之召悼子降逆之

又昭元曰趙孟叔孫豹曹大夫入于鄭鄭伯兼享之及享

具五獻籩豆於幕下趙孟辭私於子産曰武請於冢宰矣

乃用一獻趙孟爲客禮終乃宴

又昭六曰㑹于黄父謀王室也王室有子朝亂謀定之趙簡子令輸

王粟具戍人明年將納王納王於王城也宋樂大心曰我不輸粟

我於周爲客二王後後爲賔客(⿱艹石)之何使客

史記曰孟甞君名文姓田氏父曰靖郭君田嬰使主家待

賔客賔客日進名聲聞於諸侯嬰卒文代立是爲孟甞君

孟嘗君在薛招致賔客以故傾天下之士食客數千人無貴

賤一與文等孟甞君待客坐語而屏風後甞有侍史主記

君所與客語問親戚居處客去孟嘗君己使使存問獻遺

其親戚孟甞君曽待客夜食有一人蔽火光客怒以飯不

等輟食辭去孟甞君起自持其飯比之客慙自刎士以此

多歸孟甞君客無所擇皆善遇之人人各自以爲孟甞君

親己○又曰平原君趙勝者趙之諸公子也諸子中勝最

賢喜賔客賔客蓋至者數千人

又曰魏公子母忌者魏昭王少子安𨤲王異母弟也公子

爲人仁而下士士無賢不肖皆謙而禮交之士以此方數

千里爭往歸之致食客三千人當是時諸侯以公子賢多

客不敢加兵謀魏十餘年

又曰春申君者楚人也名歇姓黄氏考烈王元年以黄歇

爲相是時齊有孟甞趙有平原魏有信陵方爭下士招

致賔客以相傾奪輔國權是時楚復彊趙平原君使人於

春申君春申君舎之於上舎趙使欲夸楚爲瑇瑁簮刀劒

室以珠玉飾之請命春申君客春申君客三千餘人其上

客皆躡珠履以見趙使趙使大慙

又曰吕不韋陽翟大賈人也𥘿太子政立爲王尊不韋爲

相國是時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趙有平原君齊有孟

甞君皆下士喜賔客以相傾不韋以𥘿之強羞不如亦招

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時諸侯多辯士如荀卿之

徒著書布天下不韋乃使其客人人著其聞集論曰吕氏

春秋

又曰單父人吕公善沛令避仇從之客因家沛焉沛中豪

傑吏聞令有客皆徃賀蕭何爲主吏孟康曰主吏功曹也主進文潁曰主

歛禮諸大夫曰不滿千錢坐之堂下髙祖爲亭長素易諸

吏乃紿爲謁曰賀錢萬實不持一錢

又曰司馬相如字長卿素與臨卭令王𠮷善𠮷曰長卿乆

客旅遊不遂可來過我舎於是相如後往臨卭中富人卓

王孫程鄭相謂曰令有貴客爲具召之

戰國䇿曰汙明見春申君𠉀間三月而後得見談卒春申

君大說之汙明欲復談春申君曰僕己知先生悉矣汙明

慨然曰臣請爲說之君之賢實不如堯臣之能不及舜夫

以賢舜事聖堯三年而後乃相知也今君一旦而知臣是

君聖於堯而臣賢於舜也春申君曰善乃召門吏爲先生

著客籍五日一見

漢書曰蒯通見曹相國曰婦人有夫死三日而嫁者有幽

居守寡不嫁者足下即欲求婦何取曰取不嫁者通曰然

則求臣亦猶是也彼東郭先生梁石君齊之俊士也隱居

不嫁未甞卑節下意以求仕也願足下使人禮之曹相國

曰敬受命以爲上客

又曰公孫弘徒歩數年至宰相封侯於是起客館開東閣

以延賢人與叅謀議弘身食一肉脫粟之飯故人賔客仰

衣食奉禄皆以給之家無所餘其後李蔡與石慶爲丞相

府客館丘墟而己

又曰⿱⺾⿰𩵋禾建甞責大將軍至尊重天下之賢士大夫無稱焉

願將軍觀古名將所招選者勉之哉青謝曰自魏其武安

之厚賔客天子常切齒彼親待士大夫招黜賢不肖者人

主之柄也人臣奉法遵職而己何與招士

又曰大將軍旣益尊姉爲皇后然汲黯與抗禮或說黯自

天子欲群臣下大將軍大將軍尊貴誠重君不可以不拜

黯曰夫以大將軍有揖客反不重也大將軍聞愈賢黯

軍衛青也

又曰樓護字君卿爲人短小精辯論聽之者皆竦然與谷永

俱爲五侯上客

又曰成都侯王啇子邑爲大司馬貴重啇故人皆敬事邑

唯樓護自安如舊節邑亦父事之不敢有闕時請召賔客

邑居樽下稱賤子上壽坐者百數皆離席伏唯護獨東向

正坐

又曰鄭當時爲太子舎人毎五日洗沐常置驛馬諸郊請

謝賔客以夜繼日常恐不遍年少官薄然其知交皆天下

名士

又曰鄭當時始與汲黯列爲九卿中廢賔客益少當時死

家亡餘財先是下邳翟公爲廷尉賔客亦填門及廢門外

可設雀羅後復爲廷尉賔客欲往翟公大署其門曰一死一

一生乃知交情一貧一冨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廼見

又曰陳遵SKchar酒毎大飲賔客滿堂輙関門取客車轄投井

中雖有急終不得去

又曰張竦免官以列侯居長安貧無賔客時時好事者從

之質疑問事論道經書而巳

又曰張楷治嚴氏春秋古文尚書門徒常數百人賔客慕

之自父黨𪧐儒皆造門

謝承後漢書曰𫝊賢遷廷尉賢素廉正自掌法官無私

賔客

𡊮山松後漢書曰陳蕃遷䂊章在郡下接賔客獨坐一室

唯徐孺子來爲置對榻去則懸之及徴爲尚書令送之者

亦不岀郭門

東觀漢記曰崔瑗愛士好賔客盛修殽膳殫極滋味不問

餘産

張璠漢記曰孔融拜太中大夫雖居家失𫝑賔客日滿其

門愛才樂士常(⿱艹石)不足每歎曰坐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

吾無憂矣

英雄記曰𡊮紹居雒陽西北陬不妄通賔客非海内知名

不得相見

魏略曰劉備屯於樊城諸葛亮見備備以諸生意待之坐

集旣畢衆賔皆去而亮獨留備亦不問其所言備性好毦

時適有旄牛尾與備者備因手自結之亮乃進曰明將軍

當復有逺志但結毦而巳備知亮非常人乃投毦而荅由

此知亮乃以上客禮之

魏志曰蔡邕貴重朝廷常車騎填巷賔客盈里坐聞王粲

在門外倒屣迎之

蜀志曰簡雍字憲和涿郡人少與先主有舊隨從先主至

荆州雍與麋笁孫乹共爲從事中郎常爲談客

吴志曰孫權以魯肅諸葛瑾等爲賔客

又曰諸葛融每㑹賔合鐏促席問衆客所能或有愽

或有樗蒲投壷於是甘菓繼進清酒徐行融周流觀之終

日不倦

王隱晉書曰嵇喜爲太僕廐長馮陵知其英俊待以賔友

之禮以狀表上

宋書曰𡊮粲字景倩陳郡人閑黙寡言善吟諷獨酌園

庭以此自適居負南郭時䇿杖獨遊素寡往來門無雜客

文士過見不過一兩人

南史曰謝瞻兄晦時宋臺右衛權遇已重 於彭城還都

迎家賔客輻湊時瞻在家驚駭謂晦曰吾家以逺退爲業

汝遂𫝑傾朝野此豈門户福耶

蕭子顯齊書曰謝超宗坐公事免詣東府門自通其日風

寒𢡖厲太祖謂四座曰此客至使人不衣自暖矣超宗旣坐

飲酒數甌辭氣横岀太祖對之甚欣抜爲驃𮪍𧫎議及即位

轉黄門郎

後魏書曰崔道固爲劉義隆諸子叅軍事使向青州募人

長史已下皆詣道固道固諸兄逼道固所生母自致酒炙

於客前道固驚起接取謂客曰人家無力老親自執劬勞

諸客皆知其兄等所作咸起拜謝其母母謂道固曰我不

足以報貴賔汝冝荅拜諸客皆歎美

三國典略曰周獲梁俘王褒王克劉㲄宗懔殷不害等至

長安太祖喜曰晉氏平吴之利二陸而已今定楚之功羣賢

賢畢至可謂過之矣乃謂褒及克曰吾即王氏甥也卿等並

吾之舅氏當以親戚爲情勿以去郷分意皆厚禮待引爲

賔客

尹文子曰康衢長者字僮曰善搏字犬曰善噬賔客不過

其門者三年長者恠而問之人以實對於是改之賔客復

淮南子曰客有見人於孚子者客出孚子曰子之客獨有

過望我而𥬇之是慢也談論而不稱師是叛也交淺而言

深是亂也客曰望君而𥬇是公也談論不稱師是通也交

淺而言𭰹是忠也故客一體也或以爲君子或以爲小人

從視之異

說苑曰魏文侯與大夫飲酒使公乗不仁爲觴政曰飲不

子曜者浮以大白文侯飲而釂公乗不仁舉白浮君君

視而不應侍者曰不仁退君己醉矣公乗不仁曰前車覆

後車誡蓋言其危爲人臣者不易爲君亦不易今君己設

令令可不行乎君曰善白而飲之以公乗不仁爲上客

又曰燕昭王問於郭隗曰寡人地狹民寡齊人削取八城

匈奴駈馳樓煩之下以孤之不肖得承宗廟恐亡社禝存

之有道乎隗曰帝者之臣其名臣也其實友也覇者之臣

其名臣也其實僕也危國之臣其名臣也其實虜也今王

將東面目指氣使以求臣則厮役之臣至矣南面聽朝不

失揖讓之禮求臣則人臣之臣至矣北面等禮相亢下之

以色不乗𫝑以求臣則朋友之臣至矣西面拘指逡廵而

退以求臣則師傳之才至矣王誠欲興道隗請爲天下之

士開路於是燕王常置郭隗爲上客

三輔決録曰頻陽游殷字季齊𥘉爲郡功曹有童子張旣

者時末知名爲郡書佐殷察異之勑旣過家具設賔饌及

旣至妻𥬇曰君甚㪍乎張徳容童昬小皃何異客哉殷曰

卿勿怪乃方伯之器也殷遂與論霸王之事饗訖以子楚

託之

列女傳曰孟甞君食客三千人厨有三列上客食肉中客

食魚下客食菜齊市中有乞食人馮煖經冬無袴面有飢

色願得上厨

又曰漢中楊子拒妻字大英子仲珎有高名常請客母盛

爲供具從牎中窺客罷讓之曰吾視汝所交皆不及己此

自損之道也後歳餘復請賔客皆𦒿德秀士母觀之喜

曰吾無憂矣

華陽國志曰任熈字伯逺開門待賔客朝無少長必有供

陸績別傳曰孫策在吴張紘爲上客共論四海未安當用

武治而平之績年少未坐遥大聲言曰昔管仲相齊桓公

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不用兵車孔子曰逺人不服修文徳

以來之今論者不務道徳之術而唯當用武績雖童蒙竊

所末安

說曰孫長樂兄弟就謝公𪧐言至駿𮦀劉大夫在壁後

聽之具聞其論謝公明還問劉昨客何以劉荅曰亡兄未

有如此賔客謝深有愧色

郭子曰桓大司馬病篤桓温字子元也謝公省病謝安字安石也從東門

入桓遥瞩而歎曰吾門中不乆復見如此客

⿱⺾⿰𩵋禾州志曰通賢橋東有吴丞相頋雍宅自雍至孟名著四

代常居此宅門無雜賔投刺攝齊者不過一時英俊

俗說曰謝僕射陶太常詣吴領軍坐乆吴留客作食曰己

申使婢賣狗供客比得一頓食殆無復氣可語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