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六十一

卷之四百六十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六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六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六十一

 人事部一百二

     游說

史記曰⿱⺾⿰𩵋禾𥘿說趙王王乃飾車百乗黄金十鎰白壁百雙

錦繡千純以游諸侯

又曰⿱⺾⿰𩵋禾𥘿說齊王曰齊三軍之良五家之兵戰如雷霆解

如風雨

又曰蒯通對髙祖曰𥘿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又班彪王命論曰游說之士比天下於逐鹿也

又曰漢王使隋何說淮王隋何曰臣請與大王持劒而歸

漢王

又曰蒯通爲竒䇿感通韓信佯以相人說

又曰子貢之晉謂晉君曰臣聞慮不先定不可以應卒兵

不先辨不可以勝敵今呉戰勝必以其兵臨晉晉君大怒

又曰田常欲爲亂於齊憚髙國鮑晏故移兵欲伐魯子貢

說田常曰臣聞之憂在内者攻強憂在外者攻弱今君憂

在内破魯以廣齊戰勝以驕主求以成大事難矣

又曰范陽人蒯通說范陽令曰今諸侯叛𥘿矣武信君兵

且至而君堅守范陽少年皆争殺君下武信君君急遣臣

見武信君可轉禍爲福在今矣

又曰田肯說髙祖曰𥘿形勝之國也得百二焉地勢便利

其以下兵於諸侯譬猶居髙屋之上建瓴水也

又曰漢王數困滎陽成臯計欲捐 --捐成臯以東屯鞏洛以距

楚酈生曰臣聞知天之天者王事可成王者以人爲天而

人以食爲天夫倉敖天下輸乆矣

又曰子貢一出說存魯亂齊破呉強晉而覇越也

又曰漢王數困滎陽成臯計欲捐 --捐成臯以東屯鞏洛鉅楚

酈生因曰臣願足下急復進収取滎陽據敖倉之粟塞成

臯之險杜太行之道距飛狐之口守白馬之津則天下知

所歸矣

又曰韓非知說之難爲說難書曰凢說之難在知所說

心可以吾説當之

又曰韓信旣殺龍且項恐使武渉說信曰足下右救則漢

王勝左救則項王勝項王今日亡則次取足下也

又曰蒯通說韓信曰酈生一士伏軾掉三寸之舌下齊七

十餘城案漢書曰食其慿軾下齊

又曰張儀聞⿱⺾⿰𩵋禾𥘿死乃說楚王曰今𥘿與楚接境壤大王

誠能聽臣臣請使𥘿以𥘿女爲大王箕箒之妾長爲昆弟

之國臣以爲計無便於此者楚從其計

又曰李斯說𥘿王曰自孝公以來周室卑微諸侯相兼𨵿

東爲六國𥘿之乗勝役諸侯盖六世矣今諸侯服𥘿譬(⿱艹石)

郡縣夫以𥘿之強大王之賢如老嫗竈上掃除足以滅諸

侯成帝業今怠而弗急諸侯復強相聚約從雖有黄帝之

資弗能并也𥘿王聽其計

又曰李左車說成安君陳餘曰臣聞韓信渉西河虜魏王

擒夏恱新喋血閼與今乃輔以張耳議欲以下趙此乗勝

而逺闘其鋒不可當臣聞千里餽粮士有飢色今井陘之

道車不得方軌𮪍不得成列其勢粮食必在其後願足下

假臣竒兵三萬人從間道絶其輜重彼前不得闘退不得

還吾竒兵絶其後野無所掠不至十日兩將之頭可致麾

又曰酈食其說齊王曰知天下所歸乎齊王曰天下何歸

曰歸漢何以言之日漢王與項王戮力西面擊𥘿約先入

咸陽者王之項王負約不與而王之漢中又還殺義帝漢

王聞之起蜀漢之兵責義帝之罪降城即以侯其將得財

即以分其士蜀漢之粟方舡而下項羽有背約之名殺義

帝之負於人之罪無所忘天下之士歸於漢王可坐而觀

今以據敖倉之粟塞成臯之險守白馬之津杜太行之陵

距飛狐之口天下後服者先亡王疾下漢王齊國社稷可

得而保不下漢王危亡可立而待乃聽酈生

又曰髙祖使陸生賜尉他印爲南越王陸生進說它曰足

下中國人親戚昆弟墳墓在真定今反天姓棄冠帶欲以

區區之越與天子抗衡禍且及身乃欲以新造未集之越

屈強於此漢一偏將將十方衆臨越則殺王降漢如反覆

手耳

漢書曰張耳陳餘北略地燕界趙王爲燕軍所獲燕因留

之欲與分地趙有厮養卒乃走燕壁問曰知臣何欲燕将

(⿱艹石)欲得王耳曰君知張耳陳餘何人也燕將曰賢人也

曰其志何欲燕將曰欲得其王耳趙卒嘆曰君未知兩人

所欲也夫武臣張耳陳餘杖馬箠下趙數十城亦各欲南

面王夫臣之與主豈可同日道哉兩人亦欲分趙而王時

未可耳今兩人名爲求王實欲燕殺之此兩人分趙而王

夫以一趙尚易燕况以兩王右提左挈而責義殺王㓕燕

易矣燕以爲然迺歸趙王養卒爲御而歸

又曰陸賈說尉他他賜賈橐中裝直千金張晏注曰珠玉

之寳裝裏也

又曰魏豹叛漢王漢王謂酈生曰緩頰往說

又曰蒯通知天下權在於韓信欲說令背漢日臣願𬒳

腹隨介肝膽效愚忠恐足下不能用也曰夫功者難成而

易敗時者難值而易失時不再來願足下無疑臣之計信

猶豫不忍背漢遂謝通通乃陽狂爲巫

又曰漢三年與項羽相距京索間上數使使勞苦丞相鮑

生謂蕭何曰數勞苦君者有疑君今爲君計遣君于孫昆

弟能勝兵者悉詣軍所上益信君於是何從其計漢王大

又曰項羽擊陳留外黄不下數日降羽悉令男子年十五

以上詣城東欲坑之外黄令舎人兒年十三往說羽曰彭

越強刼外黄恐故降以待大王大王至又皆坑之百姓豈有所

歸心哉從此以東梁地十餘城皆恐莫肯下矣羽然其言

迺赦外黃當坑者而東至睢陽聞之皆争下

又曰漢王至雒陽新成三老董公遮說漢王曰臣聞順德

者昌逆德者亡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故曰明其爲賊敵乃

可服項王爲無道放殺其主天下之賊也夫仁不以勇義

不以力三軍之衆爲之素服以告諸侯爲此東伐四海之

内莫不仰德此三王之舉也漢王曰善非夫子無所聞於

是漢王爲義帝發䘮哀臨三日發使告諸侯

又曰婁敬齊人也漢五年戍隴西過雒陽帝在焉敬脫輓

輅見齊人虞將軍曰臣願見上言便冝虞將軍入言上召

見賜食敬說曰陛下都洛陽豈欲周室比隆哉上曰然敬

曰陛下取天下與周異周之先積德累善十有餘丗武王伐紂成

王即位周公之屬傳相焉乃營成周都雒陽以爲天下中諸

侯四方納貢職道里均矣有德則易以王無德則易以亡

今陛下與項籍戰滎陽大戰七十小戰四十使天下之民

肝䐉塗地哭泣之聲不絶傷疾者未起而欲比隆成康之

時臣𥨸以爲不侔矣且夫𥘿地𬒳山帶河四塞以爲固卒

然有急百萬之衆可具夫與人闘不搤其肮張晏曰亢喉嚨拊其

背未能全勝今陛下入関而都按𥘿之故此亦搤天下之

肮而拊其背也高帝即日西都𨵿中

又曰陳狶反上自將至邯鄲而韓信謀反關中吕后用蕭

何計誅信上巳聞信誅便拜何相國益封五千户令卒五

百人一都尉爲相國衛諸君皆賀邵平獨弔謂何曰禍自

此始矣上𭧂露於外而君守内非𬒳矢石之難而益君封

置衛者以今者淮隂新反於中有疑君心夫置衛君非以

寵君也讓封勿受悉以家私財佐軍何從其計上喜恱

又曰齊悼惠王時曹叅爲相禮下賢人請蒯通爲客𥘉齊

王田榮怨項羽謀舉兵叛之齊處士東郭先生梁石君在

刼中強從及田榮敗二人醜之相與入山𭰹隠居客謂通

曰先生之於曹相國拾遺舉過顯賢進能齊國蔑(⿱艹石)先生

者先生知梁石君東郭先生士俗所不及何不進於相國

乎通曰諾臣之里婦與里諸母相善也里婦夜亡SKchar姑以

爲盗怒而逐之婦晨去過所善諸母語以事而謝之里母

曰汝安行我今令而家追汝矣即束藴請火於亡SKchar家曰

昨暮犬夜得SKchar争闘相殺請火治之亡SKchar家遽追呼其婦

故里女非談說之士也束藴乞火非還婦之道也然物有

相感事有適可臣請乞火於曹相國曰婦人有夫死三日

而嫁者有幽居守寡不岀門者足下即求婦何取曰不取

嫁者通曰然則求臣亦猶是也彼東郭先生梁石君齊之

俊士隠居不嫁未甞卑節下意以求仕也願足下使人禮

之曹相國曰敬受命皆以爲上賔

又曰𡊮盎逢丞相申屠嘉下車拜謁丞相從車上謝盎還

媿其吏廼之丞相舎上謁求見丞相曰且陛下從代來毎

朝郎官者上書䟽未甞不正輦受其言言不可用置之言可

採未甞不稱善何也欲以致天下賢士日聞所不聞以益

聖今君自閉鉗天下之口而日益愚夫以聖主責愚相君

受禍不乆矣丞相乃再拜曰嘉鄙人迺不知將軍幸教引

與之坐爲上客

范曄後漢書曰更始尚書令謝躬留魏郡太守陳康守鄴

自率諸將擊五萊賊丗祖因躬在外乃使呉漢襲其城漢先

令辯士說陳康曰蓋聞之上智不處危以僥倖中智能因

危以爲功下愚安於危以自亡之智在人所由不可不察

今京師敗亂四方雲擾公所聞也蕭王兵強士附河北歸

命公所見也謝躬内背蕭王外失衆心公所知也公今據

孤危之城待㓕亡之禍義無所立節無所成不(⿱艹石)開門内

軍轉禍爲福免下愚之敗収中智之功此計之至者也康

然之於是開門内漢

又曰𡊮紹奔兾州董卓購募求紹時侍中周秘城門校尉

伍瓊等隂爲紹說卓曰夫廢立大事非常人所及𡊮紹不

識大體恐懼岀奔非有它志今急購之勢必爲變𡊮氏樹

恩四丗門生故吏遍於天下(⿱艹石)収豪傑以聚徒衆英雄因

之而起則山東非公之有也不如赦之拜一郡守紹喜於

免罪必無患矣卓以爲然乃遣授紹渤海太守

又曰𡊮紹以書要公孫瓉以襲兾州収韓馥紹乃使外甥

陳留啇幹及頴川荀堪等說馥曰公孫瓉乗勝來南而諸

郡應之𡊮車𮪍意未可量也竊爲將軍危之馥懼曰然則

爲之柰何堪曰君自料寛仁容衆爲天下所附熟與𡊮氏

馥曰不如也臨危叱决智勇邁於人又孰與𡊮氏馥曰不

如也世布恩徳天下之蒙其恵又孰與𡊮氏馥曰不如也

諶曰今將軍資三不如之勢乆處其上𡊮氏一時之傑必

不爲將軍下也且公孫提征伐之卒其鋒不可當夫兾州天

下之重資(⿱艹石)兩軍並力兵交城下危亡可立而待也夫𡊮

氏將軍之舊且同盟當今之計莫(⿱艹石)舉兾州以讓𡊮氏厚

徳將軍公孫瓉不能復與之争矣是將軍有讓賢之名而

身安於太山也願勿有疑馥性怯因然其計

又曰沮授說𡊮紹曰將軍累葉台輔丗濟忠義今朝廷播

越宗廟殘毀觀諸州郡雖外託義兵内實相圖未有匡正

社稷䘏民之意且今州城粗定兵強士附西迎大駕即宫

鄴都挾天子令諸侯畜士馬以討不庭誰能禦之

又曰曹操與𡊮紹相持於官渡紹遣人求助劉表許之而

不至亦不助曹操且欲觀天下之變從事中郎南陽韓嵩

別駕劉先說𡊮曰今豪桀並争兩雄相持天下之重在於

將軍將軍(⿱艹石)欲有起乗弊可也如其不然因將軍所冝從

豈可擁甲十萬坐觀成敗求援如不能助見賢而不肯歸

此兩怨必集於將軍恐不得復中立矣

又曰曹操軍至新野蒯越韓嵩𫝊選等說劉琮曰逆順有

大體強弱有大勢以人臣拒人主逆道也以新造之楚御

中國必危以劉備敵曹公不當也三者皆短欲以抗王師

之鋒必亡之道也將軍自料何與劉備琮曰不(⿱艹石)也選曰

誠以劉備不足禦曹公則雖保全楚不能以自存也誠以

劉備足禦曹公則備不爲將軍下也願將軍勿疑琮乃請

又曰閻忠說皇甫嵩曰將軍指揮足以展風雲叱咤可以

興雷電

東觀漢記曰隗SKchar將王元說SKchar曰昔更始四方響應天下

喁喁謂之太平一旦壞敗今南有子陽北有文伯江湖海

岱王公十數而欲牽儒生之說棄千乗之基計之不可者

也今天水完冨士馬最強北取西河東收三輔案𥘿舊迹

表裏山河元請以一丸泥爲大王東封函谷關此萬丗一

時也(⿱艹石)計不及此且畜養士馬據隘自守曠日持乆以待

四方之變圖王不成其弊猶足以覇SKchar然其計

又曰更始大司馬朱鮪守洛陽呉漢諸將圍守數月不下

世祖以岑彭甞爲鮪校尉令彭說鮪曰赤眉巳得長安今

公誰爲守乎蕭王受命平定燕趙百姓安土歸心賢俊四

面雲集今北方清浄大兵來攻洛保一城欲何望乎不如

亟降鮪曰大司徒公𬒳害時鮪與其謀又諌更始無遣上

北伐自知罪𭰹故不敢降耳彭還詣河陽白上上謂彭復

徃曉之夫建大事者不忌小怨今降官爵可保况誅罰乎

上指水曰河水在此吾不食言彭奉上旨復至城下說

因曰彭徃者得執鞭待從蒙薦舉抜擢𭰹受厚恩思以報

義不敢負公鮪從城上下索曰當如此來彭趨索欲上鮪

見其不疑即曰旦蚤與我㑹上東門外彭如期徃與鮪交

馬語鮪輕𮪍詣彭降彭爲殺羊具食鮪身爲降虜未見呉

公諸將不敢食彭即令鮪自縛與俱見呉公將詣行在所

河津亭上即時解鮪縛復令彭夜送歸洛陽

又曰更始使侍御史黄黨即封世祖爲蕭王罷兵耿弇

曰今使者來欲罷兵不可聽也兵一罷不可復㑹也上曰

國家巳都長安天下大定何用兵爲弇曰青徐之賊銅馬

赤眉之屬數十軰軰數十萬衆皆東至海所嚮無前聖公

不能辯也敗必不乆帝起坐曰卿失言我擊卿弇曰大王

哀厚弇如父子故披赤心爲大王陳事上曰我戲卿耳何

以言之弇曰百姓患苦王莽苛刻日乆聞劉氏復興莫不

欣喜望風從化而去虎口就慈母倒㦸横矢不足以喻明

公首事南破昆陽敗百萬師今復定河北以義征伐表善

懲惡躬自克薄以待士民發號嚮應望風而至天下至重

公可自取無令他姓得之上曰卿(⿱艹石)東得無爲人道之弇

曰此重事不敢爲人道也

又曰馮異因間進說曰天下同苦王氏思漢乆矣更始諸

將縱横暴虐所至虜掠百姓失望今專命方面施行恩德

夫有桀紂之亂乃見湯武之功民人飢渴易爲充飽冝急

分遣官屬狥行郡縣理𡨚結布惠澤上納之

又曰隗囂旣立便聘平陵方望爲軍帥望至說SKchar曰足下

欲丞天順民輔漢而今起立者乃在南陽王莽尚據長安

雖欲以漢爲名其實無所受命將何以見信於衆冝急立

髙廟稱臣奉祠所謂神道設教求助民神者也且禮有損

益質文無常削地開兆茅茨土堦陛下以致其肅敬雖未

備物神明其舎諸嚚從其言

又曰蜀郡功曹李熊說公孫𫐠曰方今四海波蕩疋夫撗

議將軍割據千里地方十城(⿱艹石)奮發盛德以投天隙覇王

之業成矣冝改名號以鎮百姓述曰吾亦慮之公言起我

意於是自立爲蜀王熊復說述曰今山東飢饉人民相食

兵所屬㓕城邑丘墟蜀地沃野千里土壤膏SKchar果實所生

無榖而飽女工之業覆衣天下名材竹幹不可勝用又有

魚塩銀銅之利浮水轉漕之便北據漢中杜褒斜之塗東

守巴郡拒扞關之口地方數千里戰士不下百萬見利出

兵而略地無利則堅守而力農東下漢水以窺𥘿地南順

江流以震荆楊所謂用天因地成功之資也君有爲之聲

聞於天下而名號未定志士狐疑冝即大位使逺人有所

依歸述遂自立爲天子

又曰荆邯東方漸平兵且西向說公孫述日兵者帝王之

大器古今所有不能廢也昔𥘿失其守豪桀並起漢祖無

前人之迹立錐之地於戰陣之中躬自奮擊兵破身困數

矣然軍敗復合創愈復戰何則死而功成踰於却就於㓕

亡臣之愚計以爲冝及天下之望未絶豪傑尚可招誘急

以此時發國内精兵令田戎據江南之㑹𠋣巫山之固築

壘堅守傳檄呉楚長沙巳南必隨風而靡今延岑岀漢中

定三輔天水隴西拱手自服如此海内震揺兾有大利

又曰鄧禹聞上安集河北即杖䇿比渡追及於鄴上欣其

至禹進說曰更始雖都關西今山東未安赤眉青犢之屬

動以萬數三輔假號徃徃群聚更始旣未有所挫而自聽

斷諸將皆庸人屈起志在財弊争用威力朝夕自快非有

忠良明智𭰹慮逺圖欲尊主安民者明公雖蕃輔之功猶

恐無所於今之計莫如覽延英雖務恱民心立髙祖之業

救萬民之命以公而慮天下不足定也上大恱因令左右

號禹曰鄧將軍常𪧐止於中與定計議

又曰光武以冦恂爲河内太守行大將軍事恂同門生董

說恂曰上新即位四方未定而君以此時據大郡此䜛人

所側目怨禍之府也冝思功遂身退之計恂然其言因病

不視事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