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四百四十一

卷之四百四十 太平御覽 卷之四百四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四百四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四十一

 人事部八十二

     貞女下

列女傳曰張氏妻者丹陽魯輝之女名潛旣適張氏㑹其

家門伏誅以潛女弱姑老故得不死然資産没官單罄壁

立昏晨力作供養甚謹猶應配適士伍之限無妻者國有

常法知終不免毎與姑言有必死之志姑曰夫亡改適悠

悠皆是人當隨時之冝何至於此潛曰悠悠之爲非妾心

也後至當配果自經死

又曰代趙夫人者趙襄子之姊也襄子誘代王殺之因舉

兵平代取地而迎夫人夫人曰吾受先君之命事代之君

今代巳亡吾將奚歸吾聞婦人之義無二夫欲迎我何之

以弟慢夫非義謂慢棄不爲立節以夫怨弟非仁也自殺於磨笄

之地

又曰沛王母王陵之母也陵始爲縣邑豪豪俊及髙祖起

沛陵亦聚黨數千人屬漢王項羽與漢爲敵國得陵母置

軍中漢使至則東向坐陵母欲以招陵陵母私送使者泣

曰爲老妾語陵善事漢王漢王長者也必得天下無以妾

故懷持二心言妾巳死也乃伏劔而死

又曰蜀朱叔賢妻者張氏之女字昭儀賢爲郡督郵軍襲

郡城城門閇賢兄弟謀踰城出事泄伏誅乃配嫁昭儀泣

曰誅我夫而逼嫁我此寜夫婦平生之願乎乃𥨸刀割咽

而死

又曰巴趙娥者趙萬之妻郡縣遭亂萬得足疾不能行爲

賊所殺賊欲將娥娥守䘮不去賊舉矛指娥欲以怖之娥

知賊必欲刼略乃以身赴矛貫心逹背而死

又曰九江王孝謙妻者同郡𡊮氏之女字貴女與母俱流

移共止孝謙好酒兇悖無子𦕓之禮貴女毎涕泣諌喻不

能匡改母怨孝謙之爲貴女輙悲哀不食言於鄰人曰爲

子致母於辱非孝也事無道之人非義也昔秋胡之妻不

忍見不義之人我何爲於世間哉乃自殺

又曰沛周明都妻有衛尉趙長平之女也名阿長平德行

純粹海内知之阿少習儀訓長閑婦道而都驕滛暴躁不

式上命都父衛謂阿曰新婦賢者女也當以禮法匡𦕓都

之不改新婦之過也阿旣拜命退謂左右曰我無樊衛二

SKchar之行故君以責我我言而不用君必謂我不奉教則罪

在巳爲生如此亦何願哉乃自殺

劉向列女傳曰楚昭貞姜者齊侯之女楚昭王之夫人也

昭王出遊留夫人漸臺之上而去王聞江水大至使者迎

夫人忘持符使者至謂夫人出夫人曰大王與宫人約命

召宫人必以符今使者不持符妾不敢從使者而行妾聞

之矣貞女之義不犯約勇者不畏死守節而巳矣妾知從

使者必生留必死也然妾不敢弃約越義而求生水大至

而死乃號曰貞姜

又曰楚白貞SKchar者楚白公勝之妻也白公死其妻紡績不

嫁呉王聞其羙使人操金百鎰白壁一𩀱以娉焉因以輜

軿三十乗迎之將以爲夫人妻辭曰白公無恙之時妾幸

得充後宫執箕帚衣裳履拂枕席爲妃今白公不幸而死

妾願守其墳墓奉其祠祀以終天年今王賜金璧之娉夫

人之位非遇妾之所妾聞之忠臣不借人以力貞女不假

人以色豈獨事生(⿱艹石)此哉於死亦然妾旣不位位猶仁也不能

從死今又去而嫁不亦大甚乎遂辭娉而不行呉王賢其

節而有義SKchar曰楚白貞SKchar

又曰魯陶寡嬰者魯陶門之女少寡養㓜孤無強昆弟紡

績爲産魯人或聞其義將永焉嬰聞之恐不得免乃作歌

明巳之不二也其詩曰悲黄鵠之蚤寡𠔃十年不𩀱宛頸

戢翼𠔃不與衆同時則非鳴𠔃獨行惸惸天命令然𠔃愧

獨永傷感鳥愠巳兮淚下成行嗚呼悲𠔃死者不可忘飛

鳥尚然兮何况貞良雖有賢雄兮終不重行魯人聞之曰

斯女不可得也遂不敢復求之嬰寡終身

又曰衛寡夫人者齊侯之女也嫁於衛至城門而衛君死

保母曰可以還矣女不聽遂入行三年之䘮畢弟立謂曰

衛小國也不容二庖請願同庖唯夫妻爲同庖夫人不聽

衛君乃使愬於齊兄弟皆欲與後君使人告女女終不聽

乃作詩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又曰邵南申女者申人之女也旣許嫁於豐夫家禮不備

而欲迎之女蓋與其人言以爲夫婦者人倫之始也嫁娶

者所以傳重承業繼續先祖爲宗廟主夫家輕禮違制不

可以行遂不肯徃夫家訟之於理致之於獄女終以一物

不具一禮不備守節持義必死不徃而作詩曰雖速我訟

亦不汝從言夫婦之禮不備足也君子以爲得婦道之冝

與詩說異故再出

又曰蔡人之妻者宋人女也旣嫁於蔡夫有惡疾其母將

改嫁之女曰夫之不幸乃妾之不幸也奈何去之適人之

道壹與之醮終身不改夫不幸遇惡疾不改其意且夫采

芣苢之草雖甚臭惡猶始於將采之終於懷頡之浸以益

親况於夫婦之道終不聽其母而作芣苢之詩

又曰魯秋㓗婦者魯秋胡子之妻也秋胡子旣納之五日

而去官於陳五年乃歸未至家見路傍有一羙婦人方採

桑秋胡子下車謂曰苦𭧂採桑吾行道逺願託桑隂下餐

婦人採桑不輟秋胡子謂曰力田不如逢年力桑不如見

郎今吾有金願與夫人曰嘻夫採桑力作紡績織以衣食

奉二親飬夫子而巳矣吾不願人之金也収子之資與子

笥金秋胡還家奉金遺母母使人呼其婦婦至乃向採桑

者婦曰君辭家逺仕五年方還當乍驅楊塵疾至今也乃

恱道旁婦人是忘母不孝好色滛佚是汙行也妾不忍見

不義不孝之人子改娶矣妾亦不嫁遂去東走自投於河

而死

又曰梁寡髙行者梁之寡婦榮於色敏於行早寡不嫁梁

貴人争欲取之不能得梁王聞之使相娉焉髙行曰妾之

夫不幸先犬馬塡溝壑妾冝以身薦其棺槨守養㓜孤

得專意妾聞婦人之義壹徃不改以全貞信之節今忘死

而趨生是不信也見貴而忘賤是不貞也棄義而從利無

以爲人乃援鏡操刀以割其鼻曰妾巳刑矣所以不死者

不忍㓜嗣之重孤也刑餘之人殆可釋矣王髙其節乃復其

身號曰梁髙行

皇甫謐列女傳曰天水姜叙母者同郡楊阜之姑也阜爲

州吏馬超殺刺史太守叙屯歷城阜徃見之歔欷悲悵叙

曰何爲乃爾阜曰守城不能完君亡不能死何以視息於

天下乎君擁兵專制而無討賊之心此趙盾所以書弑也

叙母慨然勒叙從阜計遂起兵於鹵城超聞之襲歷城得

叙母母罵之曰(⿱艹石)背父之逆子殺君之桀賊天豈乆容(⿱艹石)

何不早死敢以面目視人乎超即殺之超敗隴右平定魏

武令曰姜叙之母明智乃爾雖楊敞之妻蓋不過也

又曰留子直妻者歷陽人漢末擾攘隨夫之從父客居豫

章從父通郡牧族之妻年少有色太守客請以爲妻守死

不從十餘日客以還太守夷殺之臨死不變口無言郡吏

及客憐之更還救請旣得活乃自割耳乆之太守聞其夫

在遂還其妻

又曰下邳陳悝妻者同郡呉氏之女漢末喪亂流寓東城

東城令戚竒欲北就吕布焚城疊虜人衆聞女有容色善

史書能彈琴瑟遂殺悝住車令僕者接女上車女謂竒曰

君隳壞都城虜略士女殺人之夫欲以人婦爲妻何酷逆

之甚願守志而死不願無行而生遂自刎竒猶有哀慙殯

葬乃去

又曰戎士陳南妻丹者戴氏之女羙而早寡事舅姑恭篤

同伍之人咸樂其賢色求者甚多守死不嫁後之娉者告

其軍主軍主命之知不得巳乃自經死

韓詩外傳曰魯公甫文伯死其母不𡘜季孫聞之曰公甫

文伯之母貞女也子死不𡘜必有方矣使人問焉對曰昔

是子也吾使事仲尼仲尼去魯送之不出魯郡贈之不以

家珎且吾聞君子貴義而賤利是子病不見士來視死不

見士之流涕死之日宫女縗絰從者十人不足於士而有

餘於婦人吾是以不𡘜

陳壽益部𦒿舊傳曰廣漢德陽王上妻者同縣𡊮氏女也

名福年二十適上舅姑旣没復遭上喪悲傷感切不妄言

𥬇有二子養育遺孤執心純篤及叔父愍其窮困私以許

張奉掩迫合婚其旦計欲殺奉恐禍及母叔孤兒永棄死

讎必生忼慨流涕自殺而死

益部𦒿舊傳曰犍爲楊鳯珪妻者蜀郡臨卭陳氏女也名

SKchar珪早亡時SKchar産子適生六月躬喪事育㓜孤三年喪訖

兄弟宗親哀其子少年壯謀議更配以許蜀中豪姓SKchar

仰天歎息引刀割咽幾死於是九族驚愕遂敬從其節

又曰犍爲南安周繕紀妻者同縣曹氏女也名禁字敬SKchar

年十七適周氏二年而夫亡隕時禁懷姙數月後産子元

餘喪事闋遂移居依託父母欲必守義育養孤弱父愍其

年少子稚黙以許同縣狐賔遣車馬衣服來欲迎禁父乃

告禁勃然作色悽愴言曰依近父母夲不圖此因流涕忼

愾乃自投舎後流水於是舉家競赴救出而氣息已絶積

二日一夜乃復蘇息二親由是知其至誠謝賔解婚禁欷

歔長歎乃更將子還依夫第居止㓗身執操非禮不動

又曰廣漢新都便敬妻者同縣王氏女也名和年十七適

敬敬亡和育養遺孤闔門守節不隨宗家宴樂嘉㑹居理

甚脩蜀郡何玉因媒問和兄著取和遂相聽許著𭰹曉其

夫死子小冝有改圖加貧衰無以自立何氏公族必據福

祚和自陳說斷計決分守全孤弱辭言未訖忼慨涕淚哀

慟左右然著終受玉幣因欲迫脅和乃斷耳示著以信至

見聽請以死謝舉宗敬重哀其大義

又曰巴三貞者閬中馬眇新妻義西充國王元憤妻SKchar

䦘中人也閬中趙蔓君妻華西充國人也SKchar早失夫介然

守操中平五年黄巾餘𩔖延益州賊帥趙蕃據閬中城抅

迫衣冠令人婦女爲質義SKchar華等隨比入城後賊𩔖爭勢

攻破閬中時人或死或奔家室相失義SKchar華隨𩔖出城走

傳聞後賊或抅略婦女於是三人自度窮迫恐不免於據

逼乃相與自沈水而死郷黨聞之莫不感傷號曰三貞

又曰蜀郡廣都公乗士㑹妻者同縣張氏女也㑹早卒年

壯無嗣欲有問者親戚將以許之發憤忼愾斷髮割耳事

姑盡禮肅恭供養養族子以承宗廟列女傳爲熊氏女断髪割耳同

又曰廣漢廖伯妻者同縣殷氏女也名紀年十六適伯伯

早卒紀性聦敏逹於詩書女傳進退閑暇又有羙色見貪

割面告誠以全其節曰求生害仁仁者不爲紀生見禮義

豈獨使古人擅名者哉因作詩三章以風父母而舉縣嘉

其才麗媒介滋繁遂援刀斷指明情

邵氏家傳曰虞建武都尉邵夫人字義SKchar鴻臚之第二女

夫人少而寡虞氏及夫人之宗哀夫人辛苦欲更爲圖婚

然重夫人𪧐操慮不可以非禮逼亦知夫人潛佩刀誓以

必死故不敢生意夫人自以虞氏凶短繼丗無子常獨處

一室絶書學非𥙊祀墳墓不出紡績輙貨以供𥙊稱其多

少不求豐厚

于寳搜神記曰東越閩中有庸嶺髙數十里其下北濕中

有大蛇長七八丈大十圍常病治都尉及屬城長吏多有

死者𥙊以牛羊故不得福或與人夢或下喻巫祝欲得啖

童女年十二三者都尉令長並共患之然氣厲不息共請

求人家生婢子有罪家女養之八月朝𥙊送蛇輙夜出吞

噬之累年如此前後巳用九女尓時豫募賫未得將樂縣

李誕有六女無男其小女𭔃應募欲行父母不聽𭔃曰父

母無相生女六人雖有如無無有緹縈濟父之功不能供

養消費夜食生無所益不如蚤亡賣𭔃之身可得少錢父

母終不聽𭔃自潛發不可禁止𭔃乃行請好劔及咋蛇犬

先作數石米餈用蜜灌之以置穴口蛇夜便出頭大如囷

目如三尺鏡聞餈香氣先啖食之𭔃便放犬犬就噬咋𭔃

從後斫得數創蛇因踊出至庭而死𭔃入視其穴得九女

髑髏悉舉出緩歩而歸越王聞之娉𭔃爲后拜其父爲將

樂令母及姊皆有賜自是東冶無復祅邪之物其歌謡至

今存焉

杜預女記曰二寡婦者淑也昺也淑喪夫守寡兄弟將嫁

之誓而不許爲書曰蓋聞君子導人以德矯俗以禮是以

列士有不移之志貞女無迴二之行淑雖婦人𥨸慕殺身

成義死而後巳夙遘禍罰䘮其所天男弱未冠女㓜未笄

是以僶俛求生將欲長育二子上奉祖宗之嗣下繼祖禰

之禮然後覲于黄泉永無慙色仁兄德弟旣不能厲髙節

於弱志發明德於闇昧許我他人逼我于上乃命官人訟

云簡書夫智者不可惑以事仁者不可脅以死晏嬰不以

白刄臨頸改正直之辭梁寡不以毀形之痛忘執節之義

髙山景行豈不思齊計兄弟備託學門不能匡我以道愽

我以文雖曰旣學吾謂之未也

祖冲之述異記曰晉元興末魏郡民陳氏女名琬家在查

浦年十六飢疫之歳父母相係死没唯有一兄傭賃自活

女容色甚艶隣中士庻見其貧弱竟以金帛招要之女立

操貞槩未嘗有許後值盧循之亂賊衆將加凌逼女厲然

不迴遂以𬒳

杜預女記曰大女緱玉者陳緱氏之女也夫之從母兄弟

殺其父玉乃爲父報讎其殺巳至親縛玉付吏獄竟當行

刑有名士申徒子龍者緱玉同縣人也嘉其義勇奏記於

縣曰伏聞大女緱玉爲父報讎獄巳決不勝感悼之情敢

陳所聞昔太原周黨感春秋義辭師復讎當時論者猶髙

其節况玉女弱耳無所聞心無所激内無同生之謀外無

交遊之助直推父子之情𡚒發怒之心手刄刺讎僵尸流

血當時聞之人無勇怯莫不強膽増氣輕身殉義攘𬒮髙

談稱羡今聞玉幽執牢檻罪名巳定皆心低意沮悵恨長

歎蟠雖愚竪以爲玉之節義歷代未有定足以感無恥之

孤激忍辱之子假玉不值明時尚望追旌閭墓顯異後嗣

况事在清聽不加八議哀矜之貸誠爲朝廷痛之申屠蟠字子龍

又曰新野公主者光武皇帝姊也少有節行姿容嫁爲新

野人鄧晨妻生一男三女王莽地黄三年光武起兵攻破

𣗥陽至小長安爲莽兵所敗弃車走時天大霧還永室家

道得小妹伯SKchar與共𮪍前行復見新野公主命使上馬主

以手麾上曰行矣文叔努力早建大功追兵方至不能相

救無爲兩没也上駐馬重呼之主曰不駃馳但志免我更

當三人死也且急自脫我身何在㑹追兵至上遂驅馬而

去主即遇害

裴啓語林曰王經少處貧苦仕至二千石其母語之汝夲

寒家兒仕至二千石可止也經不能止後爲尚書助魏不

忠於晉𬒳牧流涕辭母曰恨昔不從勑以致今日母無戚

容謂曰汝爲子則孝爲臣則忠有可負

虞預㑹稽典録曰孟淑上虞人也父質中郎將淑年十七

當出適聘禮旣至爲盗所刼淑祖父操刄對戰不敵見害

淑思慕哀慟憔悴毀形以致盗由巳乃喟𠇍歎曰微淑之

身禍誠不生以身害祖茍活何顔於是遂自經而死



太平御覽卷第四百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