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 太平御覽 卷第二十一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二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一

 時序部六

     夏上

爾雅日夏爲朱明孫炎日夏氣赤而光明

又曰爲昊天

又曰夏爲長嬴

又曰夏祭日薦薦上帝魚初薄也夏時百穀未豋可薦者薄也

釋名曰五月謂之㽔賔㽔者下也賔者敬也言陽氣下陰

氣上極陰氣始賔敬之也

書曰夏暑雨小民亦唯曰怨嗟

又堯典曰申命羲叔宅南交申重也交言夏與春交平秩南訛訛化也掌

夏之官平序南方化育之事日永星火以正仲夏永長也謂夏至之日也蒼龍之中星舉中

則七星見可知也厥民因鳥獸稀革因謂老弱因就在田鳥獸毛羽稀少

詩曰四月秀葽不榮而實日秀葽草也

又曰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正月夏之四月建巳之月純陽用事面霜多急𢘆寒若之異傷

害萬物故心爲之憂傷民之訛言亦孔之將

又曰綢繆束楚三星在戸三星五月中直戸也箋云心星在戸謂五月之節六月之中

今夕何夕見此粲者

又曰維此六月旣成我服我服旣成于三十里

又曰六月食鬱及薁鬱棣屬薁嬰薁也

又曰六月莎雞振羽

又曰四月維夏六月徂暑徂往也六月火星中暑盛而往矣箋云徂猶始也六月乃始盛

暑與人爲惡亦有漸非一朝一夕

又曰無冬無夏值其鷺羽

又曰冬之夜夏之日百歲之後歸于其室

傳曰龍見而雩龍角亢星也建巳月昏見東方

禮日四月之節曰在昴立夏爲四月之節昏翼中曉牽午中斗建

巳位之初其日丙丁丙丁屬人主夏故云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融

昔炎帝神農氏以火德繼大而王故爲夏帝火正曰祝融爲火神任炎辛其蟲羽南方朱鳥羽蟲之長

凡有羽之𩔖皆屬於火故曰其蟲羽其音徵宫去一以生徵徵數五十四屬火以其徵清事之象也夏

氣和則徵聲調樂記曰徵亂則哀其事勤律中仲吕四月氣至則仲吕之律應仲吕者無射之所生三分

益一管長六寸六分立夏之日螻蟈鳴後五日蚯蚓出後五日王𤓰

生盛德在火迎夏於南郊迎夏爲祀亦帝命樂正習盛樂爲將大雩先習

盛樂自鞞至祝皆作日盛樂中氣日在畢小滿爲四月中氣昏𨋎中曉須女

中斗建巳位之中小滿之日苦菜秀後五日靡草死後五

日小暑至挺重囚出輕繫挺猶寛也重囚寛之至秋方決輕繫出而捨之無起土

功無發大衆無伐大樹爲妨蠶農之事天子初衣暑服論語曰當暑袗絺綌

謂暑無大田獵恐傷生𩔖以含桃先薦寢廟含桃櫻桃也先薦寢廟後乃食之

蠶事旣登后妃獻繭后妃獻繭進其成功也天子飲酎用禮樂酎之言醇

也春酒至此始成與群臣飲之

又曰五月之節日在參芒種爲五月節也昏角中曉危中斗建午

位之初律中㽔賔五月氣至則蕤賔之律應蕤賔者應之所生三分益一管長六寸三分其日

其音其數並同孟夏芒種之日螳蜋生後五日鵙始鳴後五日反舌

無聲縶騰駒恐相蹄齧班馬政馬政謂掌十二閑養馬之政教聚蓄百藥因草木蕃

廡之時則採聚百藥中氣日在東井夏至爲五月中氣昏亢中曉營室中斗

建午位之中夏至之日鹿角解後五日蜩始鳴後五日半

夏生祀皇地祗於方丘夏至之日祀皇地祇於方丘以髙祖神堯皇帝配坐以岳瀆等神從

日長至陰陽爭死生分夏至之日漏刻長陽氣欲衰陰氣欲興陽日生陰日死至之日

相與君子齊戒以陰陽相爭之時務欲安靜薄滋味無致和謂陰氣始興身尚靜

味尚SKchar慾定心氣㣲陰扶精不可散無用火於南方陽氣盛又用火於其

方害微陰可以居髙明可以逺眺望可以升山陵可以處臺榭

是月暑氣方盛可以登髙逺望順陽居上

又曰六月之節日在東井小暑爲六月之節昏氏中曉東壁中斗

建未位之初律中林鐘六月氣至則林鍾之律應林鍾者黃鍾之所生三分去一管長六寸

其日其音其數並同孟夏小暑之日溫風至後五日蟋蟀居壁後五日

鷹乃學習中氣日在柳大暑爲六月中氣昏尾中曉奎中斗建未

位之中大暑之日腐草爲螢後五日土潤溽暑後五日大

雨時行命有司入山行木無有斬伐爲其未堅成也中央土火休

德在其日戊巳戊巳屬土故云其日戊巳其帝黃帝其神后土昔黃帝軒轅氏

以土德繼天而王故爲黄帝土官之神曰后土其蟲倮無毛羽麟介之𩔖其音宫始於宫宫數

八十一屬土以其最大樂記曰宫亂則荒其君律中黃鍾之宫黃鍾主十一月土在林鍾夷則

之閒各有分主不可假借故引黃鍾之清宫以爲土律其管半黃鍾之管長四寸五分則黃鍾之清宫也故季夏十

八日已後土王氣至則黃鍾之宫應之也其祀中霤祭先心中霤猶中室也祭中霤之禮爲祀先

進心

又曰樂正崇四術立四教春夏教以詩書春夏陽也詩書者聲亦陽也

又曰凡學春夏學干戈干盾也戈句子戟也干戈萬舞象武也用動作之時學之

又曰春誦夏絃太師詔之誦謂歌樂也絃謂以絲播詩陽用事則學之以聲

又曰春作夏長仁也

又曰明堂位曰季夏六月以禘禮祀周公於太廟朱干玉

戚冕而儛太武皮弁素積禓而舞大夏

周禮曰㽔賔午之氣五月建焉而辰在鶉首

又曰山虞以仲夏斬陰木鄭衆曰陰木秋冬生者鄭玄曰陰木生山北者冬斬陽夏斬陰

堅濡調也

又曰凌人掌冰凌冰室也夏頒冰暑氣盛王以冰頒賜也

又曰祚氏掌攻草木及林麓夏日至令刊陽木而火之

又曰夏見日宗宗尊也義取主火大行人云夏宗以陳天

下之謨

穀梁傳曰四時之田皆爲宗廟之事也夏田曰苗因爲苗稼除害

故曰

皇覽逸禮日夏則乗赤輅駕赤駵載赤旗以迎夏於南郊

其祭先黍與雞居明堂正廟啓南戸

尚書大傳曰南方者何也任方也任方者物之方任何以

爲之夏夏者假也吁荼萬物養之外者也故曰南方夏也

又曰主夏者火火昏中可以種黍菽上告乎天子而下賦

之民

三禮義宗日夏大也謂萬物長大也夏謂南者南任也

又曰火正曰祝融者祝甚也融明也言夏時物氣甚明也

又曰南岳謂之霍霍者護也言陽氣用事盛夏之日護養

萬物故以爲稱

又曰六月小暑爲節者此以相刑爲名刑大暑故謂之小

暑六月之初暑氣𤍠未極故以小爲名大暑爲中者自十

一月一陽爻生從地下而出至此之時方始上徹陽氣併

出地上大暑旣極故大暑爲中

大戴禮日夏以教士車甲士執伎論力循四衛强股肱質

射御才武聽慧治衆長平可以爲儀綴於國出可以爲率

誘於軍旅四方諸侯之游士國中之賢者䦧焉方夏三月

養長莠蕃庶物於時有事享于皇考爵士之有慶者七人

以成夏事

易通統圖曰夏日月行東南赤道曰南陸

尚書考靈耀曰火星爲夏期專陽相助同精感符

詩含神霧曰曹地處季夏之位土地勁急音中徵其聲淸

以急

春秋繁露曰夏樂氣故養也

孝經說日斗指午爲夏

鶡冠子曰斗柄南指天下皆夏

史記曰墨者亦尙堯舜言德行曰夏日葛衣冬日鹿裘

又曰田嬰有子四十餘人其賤妾有子名文以五月生嬰

告其母曰勿舉也其母竊舉生之及長因其兄弟而見其

子文於田嬰田嬰怒其母曰吾令若去此子敢生之何也

文頓首因曰君所不舉五月子者何故嬰曰五月子者長

及戸齊將不利其父母文曰人生受命於天君何憂焉必

受命於戸則可髙其戸耳誰能至戸者嬰曰子休矣

又曰熒惑南方夏火禮也視也禮虧視失逆夏令傷火氣

罰見熒惑逆行二舎爲不祥居之三月國有殃五月受兵

七月半亡地九月太半亡地

又曰漢武帝始幸雍郊見五帝以孟夏四月荅禮焉

又曰賈𧨏旣以謫居長沙長沙卑濕自以爲壽不得長傷

悼之乃爲賦以自廣曰單閼之歲兮四月孟夏嵗在夘日單閼

子日斜兮鵩集余舎

五行志曰秦始皇九年四月大寒人多凍死時嫪毒及大

臣二十餘人車裂以徇而滅宗放遷四千餘家于房陵

漢食貨志日朝錯曰今農人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

人其能耕者不過百𠭇百𠭇之收不過百石春耕夏耘秋

穫冬藏采樵治宫病給役使春不得避風夏不得避暑𤍠

秋不得避陰雨冬不得避寒凍四時閒無休息

漢書魏相上書曰南方之神炎帝乘離執衡司夏張晏曰火爲禮

禮者齊平故爲衡也

又曰昔魯昭公十七年六月朔日食說日正月謂周六月

夏四月正陽純乾之月也止慝謂陰爻也冬至陽爻起初

故曰復至建巳之月爲純乾亡陰爻己生侵陽爲災重故

伐鼓用幣責陰之禮劉歆爲六月二日魯分也

又漢元帝永初元年四月日色青白亡景韋昭曰下無景也景謂惟質見

正中時有景亡光韋昭曰無光耀也是夏寒至九月日乃有光

續漢書律厯志曰日行南陸謂之夏

續漢書禮儀志曰五月五日朱索五色桃印爲門戸飾以

止惡氣

又曰仲夏之月陰氣萌作恐物不茂其禮以朱索連葦以

施門戸

又曰立夏之日夜漏未盡五刻京都百官皆衣赤衣迎夏

於南郊

後漢書張純奏議禮三年一祫五年一禘禘祭以夏四月

夏者陽氣在上陰氣在下四月乾卦用事故言陽氣在上故正尊卑之義

謝承後漢書曰羊茂字季實爲東郡守夏處單板榻

又曰宋均爲九江太守五日一視事夏以平旦

晉書日魏末有孫登字公和汲郡人無家屬時人於汲縣

北山上土窟中得之夏則編草爲裳

又日肅愼國一名抱樓夏則巢居

晉書曰山濤將去選官舉嵇康自代康與濤書告絕且曰

性巧而好鍛宅中有一柳樹甚茂乃激水圜之夏月居其

下以鍛東平吕安服康髙致毎一相思千里命駕毎鍛而

向秀爲佐

又五行志云晉義熙時桓玄旣SKchar位謡曰草生及馬腹鳥

桓玄目及玄敗走至江陵時當五月中被誅

晉陽秋曰車胤字武子家貧讀書不常得油夏月則練囊

盛數十螢以夜繼日

沉約宋書云羊欣字敬元父不疑爲烏程縣令欣時年十

二王獻之爲吳興守甚知愛之嘗夏月入縣欣着新練裠

晝寢獻之書數幅而去欣本工書因此彌善

又曰劉敬宣八歲喪母四月八日入寺及下頭上金鏡爲

母灌佛因泣下悲不自勝

北齊書日僕射魏收字伯起初習武不成改節讀書夏月

坐板床隨逐樹陰諷讀累年牀爲之銳遂工辭令也

南史曰梁何逺爲武昌太守武昌俗皆汲江水盛夏逺患

水溫每以錢買人井寒水不受錢者則以水還之其他事

率多此類

陸翽鄴中記石季龍於冰井臺藏冰三伏之月以冰賜大

趙書日汲桑六月盛暑而垂重裘累茵使十餘人扇之患

不得淸涼斬扇者軍中爲之謡曰奴爲將軍何可羞六月

重茵被狐裘不識寒暑斷人頭

三十國春秋燕王暮容熙后符氏嘗季夏思凍魚膾仲冬

須生地黄皆下有司切責之不得加之以辟焉

隋書曰煬帝大業十二年五月上幸玉華宮徵求螢火得

數斛夜出遊於山而放之光遍巖谷

續㑹要曰貞元六年五月朔御紫宸殿受朝先是上以五

月一陰生臣子道長君父道衰非善月也因創是月朝見

之儀也

國語曰魯宣公夏濫於泗淵潰罟於泗水之泉以取魚里革斷其罟而

棄之曰古者大寒降土蟄發寒氣下謂季冬建丑之月土蟄發謂孟春建寅之月

虞於是乎講罛罶取名魚登川禽而嘗之寢廟行諸國人

助宣氣也水虞漁師也罟魚網罶笱也言陽氣起魚負氷故令國人取之今魚方别孕不

教魚長又行網罟貪無蓺也公曰吾過矣蓻猶極也

吳越春秋日越王念吳之復夏則握火○說苑日趙𥳑于

謂陽虎日樹李春夏得休息秋得食樹蒺藜者夏不得息

秋得刺今子種樹蒺蔾耳

太公金匱曰紂常以六月獵於西土發民逐禽民諌曰今

六月天務覆施地務長養今盛夏發民逐禽而元元懸於

野君殘一日之苗而民百日不食天子失道後必無福紂

以爲妖言而誅之後數月天暴風雨發屋折木

六韜日武王伐殷得二大夫而問之曰殷國常雨血雨灰 -- 灰

雨石小者如雞子大者如箕常六月雨雪深丈餘武王曰

大哉妖也其一人日是非大妖也殷國大妖三十七章雨

血雨灰 -- 灰 雨石盛夏雨雪臣不爲妖災武王踧然而問三十

七章之妖對曰殷君好射人以餧虎喜割人心喜殺孕婦

喜煞人父孤人之子上數事皆三十七章之事

又曰夏不操扇冬不服裘天雨不張蓋名日禮將

又曰冬冰可折夏條可結

傅子曰夏令披裘冬令披褐雖有嚴令終不從者逆也

世說日郗嘉賔三伏之月詣謝公炎暑方盛雖復當風交

扇猶沾汗流離

又日周鎭罷臨川還都泊淸溪時夏暴雨舡舫狹小而漏

殆無坐處丞相王導曰胡威之淸何以過此

又日劉眞長始見王丞相時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彈棊

局曰何如乃渹吳人以冷爲渹也音楚敬反劉旣出人問見王公如何

劉曰未見他異唯作吳語耳

又曰胡廣本姓黃五月生父母惡之乃置之甕投於江胡

翁見甕流下聞有小兒啼聲往取因長養之以爲子遂七

登三司流中庸之號廣後不治其本親服云我本親以己

爲死人也世以爲深譏焉

又曰謝遏按謝㓪小名遏夏月常仰卧謝公淸晨卒來未暇著衣

跣出屋外方躡履問訊公曰汝可謂前踞後恭

語林曰何平叔美姿儀而絕白魏文帝疑傅以粉夏月與

𤍠湯餅旣啖大汗出隨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

又曰陸機夏在洛忽思東頭竹篠飲語劉寶曰吾思鄕轉

深矣

公孫尼子曰孔子有病哀公使醫視之醫曰子居處飲食

何如孔子曰春居葛籠夏居密陽秋不風冬不煬飲食不

饋飲酒不勤醫日是良藥也

太玄經曰蒙南方也夏也物之脩長也皆可得而載也

出向上也

括地圖曰天毒國最暑𤍠夏草木皆乾

白虎通曰六月謂之林鍾林者衆也萬物成熟𩔖衆多也

蔡邕月令章句曰百穀各以其初生爲春熟爲秋故麥以

孟夏爲秋

祠令曰季夏土王日祀黃帝於南郊帝軒轅配后土從之

又曰季夏迎氣日祀中霤





太平御覽卷第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