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炎先生行事記

太炎先生行事記
作者:黄侃
1913年8月
本作品收錄於《神州叢報

先生初名學乘,字枚叔,後更名炳麟。慕昆山顧君,又易名絳,自署太炎。浙江余杭人,家世儒修。先生生而徇敏,幼讀《東華錄》,憤異族之君中國,即立志不仕進。年十七八,從德清俞君受經學,又嘗從仁和譚仲修游,文采斐然,有所述作。治《左傳》,為《春秋左傳讀》數十萬言,始顯名於世。

戊戌,撰文於上海《時務報》館,去之臺灣,又遊日本。閔中國之將亡,知清室不可為治,始昌言光復之義。浙自晚村、紹衣以來,明夷夏之防,志不帝清者,世未嘗絕。輓近如戴子高、譚仲修,猶有微言,載於集錄,傳於鄉之後進。先生受之,播諸國人,發聾振聵;蒙難艱貞,曾不渝改。今革命之功克成,推厥所元,孰非斯人之力乎?

始先生為《訄書》數十篇,中多革命之論;又作《駁康有為非革命書》,又為巴縣鄒容序《革命軍》行世,又撰文《蘇報》,力主急激之說。清室既深忌之,癸卯,乃以《蘇報》事,逮之上海,將致諸大辟,而租界西人不肯移送清吏,卒以為文詆誹清室故,與鄒容判系租界獄三年。鄒容死獄中,先生以丙午出獄,東適日本。時革命党方撰《民報》於東京,先生至,遂主其事。《民報》之文,諸為先生所撰述者,皆深切峻厲,足以興起人。清室益忌之,然不可奈何。後革命黨稍渙散,党之要人或他適,《民報》館事獨委諸先生。日本政府受言於清廷,假事封《民報》館,禁報不得刊鬻。先生與日本政府訟,數月,卒不得勝,遂退居,教授諸遊學者以國學。睹國事愈壞,黨人無遠略,則大憤。思適印度為浮屠,資斧困絕,不能行。寓廬至數月不舉火,日以百錢市麥餅以自度,衣被三年不浣。困厄如此,而德操彌厲。其授人以國學也,以謂國不幸衰亡,學術不絕,民猶有所觀感,庶幾收碩果之效,有復陽之望。故勤勤懇懇,不憚其勞,弟子至數百人。可謂獨立不懼,暗然日章,自顧君以來,鮮其倫類者矣。

先生懿行至多,著述尤富。文辭訓故,集清儒之大成;內典玄言,闡晉康之遺緒;博綜兼擅,實命世之大儒。今年先生裁四十余歲,造詣正未有極,仁民利物,事方在於後來。茲篇所述,但取其系於革命者,餘不贅焉。弟子黃侃記。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