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羹賦(以宗本誠敬遺味由禮為韻)

太羹賦(以宗本誠敬遺味由禮為韻)
作者:施肩吾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9

至敬尚潔,在禮惟恭。饗異四時,大饗以先王為祫;羹重五味,太羹以無味為宗,薦既殊於禘,禮乃變乎秋冬。則知此祭不數,此羹不混。法明水以成功,惡鹹鹺而是損。義由反古,類稿秸之無文;道尚全真,喻恬淡而為本。故宜輕八簋,黜三牲。其味惟德,其色惟清。若謂我在物;則物不在於鹽菜;若謂我在水,則水不在於汙行。小周人之尚臭,哂殷家之貴聲。雖無形而可挾,務展禮而由誠。觀乎一鼎無包,百王是慶。法君長以為尊,事鬼神而聽命。既陳既酌,彌重乎精誠;不絮不調,莫先乎聖敬。聿修前典,不可度思。因七獻以成禮,約三歲而為期。饗宴既終於勿勿,禮容方盛乎遲遲。且在有名而可重,孰雲無味而見遺。是以不饗甘苦,不由饔餼,雖假於一烹,用不因乎多味。澄渟在潔,惡薑桂以為滋;蚃降靈,歆明德以為氣。是以禮因羹而克舉,羹因禮而允修。乍同西伯之礿,寧比東鄰之牛。一以表專一而不二,一以表通微而闡幽。豈徒不和而為貴,亦以明反本之所由。懿夫!其名類餗,其正在禮。下以敘人倫,上以親祖禰。苟傾覆之無虞,諒威儀之由體者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