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虧為宰臣乞退表

太陽虧為宰臣乞退表
作者:蘇頲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55

臣某等言:伏見今月朔旦太陽虧,陛下啟輟朝之典,有司尊伐社之義,臣等伏自尋繹,無任惴恐,臣某中謝。臣聞官或迷象,必犯先王之誅;辰弗次舍,必貽上公之責:此迺邦有常刑,聖有明訓。頃者論道任重,袞章猶缺,端揆位隆,鼎台是亞,所以熙帝之載,代天之工,調六氣之和,法三光之度。則大化為本,非小才所宜,崇替率由,咎徵斯屬。伏惟應天神龍皇帝陛下光被四海,對越二儀,人祇宅心,俊賢翹首。但置之左右,以為輔弼,自忠言啟沃,功臣保乂,用作霖雨,格於皇天,臣何人斯,而敢叨擬議?臣等智能素薄,經術殊陋,望不過於掾史,名不達於州閭,徒以遭逢盛明,頗皆履曆,參廟堂之機密,為宗族之光寵者,十數年於今矣。忠肅恭懿,遠謝八元之名;進善退惡,近慚二君之美。陳平有言,常則不稱;賈詡延誚,居然已得。光陰久馳,年禮俱逮,自應屏黜,以清彝序。而徘徊聖恩,萬一希效,僶俛殘歲,甲子空多,遂超總領之司,愈失具瞻之望,將何以匡翼庶政,儀刑師屬?且視事而老,才愧千秋之賢;待罪安歸,憂深萬石之裔:久知塵穢,寧虞負乘。所以素餐加責,聚喧於下;薄蝕生災,見昭於上。天之所戒,臣不可逃,陛下矜而宥之,未致於理。伏乞收其印綬,賜以骸骨,則知胡廣罷位,抑有前聞:徐防免官,複自茲始:臣竊其幸,物誰不宜?懇到所祈,惶怖交集,無任迫切之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