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堅志/夷堅支癸序

 支壬志 夷堅志
夷堅支癸志 ·
支癸卷一 

夷堅支癸序编辑

  劉向父子彙羣書《七略》、班孟堅采以為《藝文志》,其小説類,定著十五家,自《黃帝》、《天乙》、《伊尹》、《鬻子説》、《青史》、《務成子》咸在。蓋以迂誕淺薄,假託聖賢,故卑其書。最後虞《周説》九百四十五篇,出於稗官街談巷語道聽塗説者之所造。當武帝世,以方士侍郎稱黃車使者,張子平實書之《西京賦》中。噫!今亡矣。《唐史》所標百餘家,六百三十五卷,班班其傳,整齊可翫者,若牛奇章、李復言之《玄怪》,陳翰之《異聞》、胡璩之《談賓》、溫庭筠之《乾子》,段成式之《酉陽雜俎》,張讀之《宣室志》,虞子之《逸史》,薛涣思之《河東記》耳,餘多不足讀。然探賾幽隱,可資談暇,《太平廣記》率取之不棄也。惟柳祥《瀟湘録》,大謬極陋,污人耳目,與李隱《大唐奇事》只一書而妄名兩人作。《唐志》隨而兼列之,則失矣。予既畢《夷堅》十志,又支而廣之,通三百篇,凡四千事,不能滿者才十有一,遂半《唐志》所云。支癸成於三十日間,世之所謂拙速,度無過此矣。況乃不大拙者哉!繼有聞焉,將次為三志,而復從甲始。慶元三年五月十四日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