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白齋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二十六

卷之二十五 夷白齋稿 卷之二十六
元 陳基 撰 胡文楷 撰校勘記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明鈔本
卷之二十七

夷白齋藁卷之二十六

              臨海 陳 基 著

              金華戴良 編

  記

   思善堂記

勾吳張熈載氏力田事親扵松𨹧同里有郷黨薦紳之譽嘗讀

書至公父文伯之母𠩄謂民勞則思思則善心生而歎曰羙㢤

乎其言之也孔子之使弟子志之其有以夫乃即𠩄居扁曰思

善堂且謂余曰願為之記夫人位乎兩間𠩄謂善者與生俱生

也然中人以下㦯不能不淪胥委靡而為其土𠩄遷故心之善

惡生扵民之勞逸民之勞逸原扵土之沃瘠是以䠂有桂林之

饒江湖之利其民侈靡而不務夲趙有邯鄲之冨四通之衢其

民矜飾而喜逐末唐獨以土瘠民貧其人皆勤儉而質朴憂深

而思逺故聖王之用民也有貴乎瘠土焉勾呉今之䠂趙也陸

海之産夥扵桂林𢡟遷之貨盛扵邯鄲其土盖可知矣而褐

皮冠唅菽飲水之民若熈載者頋諰諰焉曰以孝弟力田為務

若将自食其力如蟋蜶詩人之𠩄賦者噫豈聞陶唐氏二遺風

而興起乎盖不淪胥扵其土而能蚤夜乎其思此中人之𠩄難

而君子之𠩄與也使勉焉弗𦘕循之有序則近之事親逺之事

君無適而不與善者周旋扵洞洞屬屬之間而薦紳之譽将不

止扵郷黨矣易曰素履徃無咎熈載其尚念之至正十二年

十月甲子記

   鋉雪軒記

人恃五榖以生而世之SKchar茶如五榖者豈以其能蠲昬滯𥼶煩

壅亦飬生者之助乎昔陸羽既著茶經張又新之徒復祖述羽

論水之品第有二十而雪水則其殿也吳郡囙了堂上人少㳺

四方學出世聞法而嗜茶則不啻如羽焉既歸老其郷而其郷

之水冝茶且麗又新𠩄記有若虎丘松江者殆與南零恵山相

伯仲上人頋舎不耴而獨𥨸竊焉有事扵品苐之殿者以自名

其軒曰錬雪且上人SKchar茶如五榖盖不可一日輟者也然猶必

待有雪而後錬之豈命軒之意乎盖嘗従上人而論茶矣井焉

而新薪焉而火活始也爽朗乎若晴空之行浮雲終也輕盈乎

如白花之耀陽春或薄者為沫厚者為餑紛綸汹歘與雪同物

故茶之蠲煩釋滯猶雪之𨹧弭毒害也煩滯𥼶而後五榖之㓛

全猶毒害弭而後萬物之天遂也故不必虎丘松江而水之品

存斯善乎水者也不待涸隂沍寒而雪之用𠯁斯善乎雪者也

而其𠩄以䟽靈源溉舌本浸滛乎禪恱之味䇿勲乎飬生之外

斯善助五榖者也正使世復有羽将𭥍焉而心味之不暇尚奚

品苐之殿云乎㢤然此亦自有色香味者而言之尔當其未始

有色香味也真妄𠖇合名實交丧果孰為雪孰為非雪乎故即

是軒而觀謂上人𠩄錬為雪固不可謂之非雪亦不可意頋安

得六根互用舌頭具眼者與上人言之至正十二年十二月廿

有一日韋羌山人

   夲源禪院記

距黄巖州治之南五里有山曰龜山延祐間大比丘無住禪師

㝎公居之州人李竹心氏黄克仁氏許野夫氏孟𡨜菴氏皆慕

師之風往来精舎為方外逰至順二年辛未枽門契如知師雅

有延待十方雲水之意爰即舊圖新得地南隴之半而遷焉州

之信女金氏周氏徐氏黄氏施錢刻木肖圓通大士𧰼荘嚴崇

奉蔚為寳坊今𠩄謂本源禅院世以甲乙守之者也師慮衆集

而食不⿰糹⿱𢆶匹則事𮥠群居而律不嚴則業堕既買田若干畞擇其

徒㢘畏通練者主其入又𡻕推一人為衆𠩄服者居首座凡禪

誦動作威儀之則一遵百丈清規而九旬之夏脩持惟謹盖師

族居州之西橋髙曽祖皆以貴胄従學考亭朱子且𡛸而師也

生禀㳤靈㓜篤慈忍少長事祖及父兄孝且㳟旣終飬輒蟬蛻

萬縁謁方山寳公扵杭之南屏願以𥘉服而師事焉山器而度

之時年二十有八具戒首謁無涯際公扵婺之智者一言懸觧

頓造玄関⿰糹⿱𢆶匹見鐵山璚公而歸老是山𠯁不越閫者垂三十載

至正元年辛巳八月二十四日委化闍維之日珠圜玉潤名

曰舎利者無筭遂建塔山之西𪋤春秋七十有三夏臈四十五

後八年己丑師之上首弟子一恒不逺千里介其従文煥以院

之始末師之出䖏大梁徵文為記勒諸貞石以昭示方来按龜

山即委羽山俗𠩄謂俱依山者也道家者流號為天下第二洞

天云有真人嘗輕舉扵此今師以世家舊族即有入空懐寳厥

躬退蔵扵蜜始也捋以滅迹韜光終也遂以順縁闡化扵是崇

基易構宅勝面陽佛燈照大有之天梵宇廓空明之境凡挈瓶

錫背笈篋由天台鴈蕩而来者至是如歸人謂俱依之兆職此

可徴吁夫豈偶然而巳㢤為其後者服師之服居師之居尚知

培夲濬源蹈䂓迪矩使無上福田利益羣品則甲乙之傳其未

艾乎庸囙恒之請而為之書若夫工之鉅細費之多寡其末也

茲可以略云是𡻕七月既望

   省委官河南杜君政蹪記

至正十二年壬辰春海㓂𥫄SKchar運汝㓂䧟湖㐮蔓延江東西江

浙行中書省出師捕禦選材略素著者𬾨瀕海要害地嘉興為

郡負海控江左拱錢唐右連吴㑹而其地若海塩舊邑澉浦黄

灣境接島夷商通卉服大艘鉅舶與醜類鯨鯢相出沒有司防

禦雖不敢SKchar尚慮勢庳事緩思得勇果有器局者捴之而行省

難其人河南杜君由吉安路緫管府知事寓杭慷慨論海事其

言剴切行省聞之大說遂命君乗傳涖澉浦往来黃灣䓁地以

警非常凡以海為事者皆𨽻焉君入郡擇能吏自随甫至首誅

𠒋殘無頼素為民患者海昌群盗怙终捻𢙣已乆至是亦殄㓕

逺近聞夙莫不慴伏平章㝎㝎公多其為勞以名酒錫以束帛

金帶君念習海之民貧不安業則易變今欲弭盗而不知息民

知息民而不知减塩筴之正薄商旅之稅猶治疦而不察其端

雖有善藥無如之何也乃條其事以聞行省従之未㡬㓂入杭

湖常三路相⿰糹⿱𢆶匹失守浙右騷動㓂退生民塗炭者十八九君𠩄

涖之地綿亘三百里獨晏然無𢙢民父兄相語曰生我者父母

衛我者杜君也君曽大父元帥公䇿勛先朝開閫河南河北大

父嘉議公湖南宣慰使司同知元帥府事父儒林公河南行中

書省左右司貟外𭅺剖符授龯奕世載徳君伯仲鳴玉曵紱後

先踵武今君扵此特以行省之命折衝一時保𨤲一境而能

㳟給興利除害使民不忘若是有如執干戈以衛社稷俾克配

其前人則其大書特書屡書不一書者豈不卓然偉丈夫㢤故

既述民父兄之意又推夲君先世大略并勒之石庶上之人欲

知君者扵此有徴焉君名字 云  十三年癸巳 月

 日記

   天恵賢首教寺記

吳門天恵賢首教寺郡沙門如山安公之𠩄建也公世居松𨹧

家本士族父吴伯熈甫隐居奉佛毋王氏崇信惟謹及公之生

母感異夢爰在稺𡻕性禀殊倫少長出則服膺世典入則䔍意

真乗父母察其不群聴以出家愽訪名師不計寒暑徧SKchar祕義

尤嗜華嚴理暢心融殆若天授間讀大報㤙䓁篇而嘆曰吾佛

𠩄說廣大悉備眷求其端實在孝敬扵是食粗衣菲而心專扵

色飬錙積寸累而志扵報本既由儉勤得致饒益則以其贏購

地扵郡城之東廣袤若干歩度材庀工作菴以居日益月増廓

而為寺經始扵  年  月落成扵  年  月門闥閎

麗殿𥨊(“爿”換為“丬”)𮟏深講堂言言東西有序以至栖經之閣選物之場方

丈之室與凡齋庖庫𢈔其法𠩄冝有者靡不備完公扵此身先

戒律率徒閲蔵經梵並宣雜華芬郁荘嚴殊勝士民具瞻前僉

行宣政院事  張公嘉乃休績為請扵 帝師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今名俾

為十方禮聘清鿌䟽主之嫡傳者開山演教既竣事尋以寺之

顛末徵文以為記世言浮圖氏善以小致大以難致易盖用力

勤者其㓛愽刻意專者其効速矧其心懷頋復嗇巳厚親肇開

圎頓之門永表追逺之地迓續華嚴之奥學紹隆賢首之正宗

且未始持簿赱民間資銖𮮐之𦔳扵人若安公者非用力勤而

刻意專者乎為其徒而居其居者皆知以弘道報夲為務囙其

𠩄以成嗣而繕葺之則無福田仰以衍 無彊之丕祚俯以荅

罔極之𥝠㤙而吴門之有天恵天恵之宗賢首将與東南列刹

競爽無窮𠩄謂㓛之愽者日以興効之速者日以固此盖公之

志而余之𠩄樂道也故為之書使勒貞石云至正十二年

月  日記





夷白齋藁卷之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