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齊四皓優劣論

夷齊四皓優劣論
作者:蘇頲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56

論曰: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恥當年而節莫睹,故發義以立誌,從道以成功,激清一時,流譽千古。然立誌者必義也,成功者必道也,資於義而誌可明,徵於道而功可見。誌以立節,功以成名:名之成,昭其道也;節之立,昭其義也。能潔其身,後代有準,非夷、齊歟?能利其國,當時翳賴,非四皓歟?揆而度之,憂而柔之,循其事而理於是乎在,考其功而論於是乎著。藎周德既廣,則夷、齊讓國而歸焉;漢業既興,則四皓受命而出焉。天之棄商矣,諫武王。正臣禮也;人之戴漢矣,護太子,忠主道也:忠之所存者大,則正之所行者高。高而能行者節,所謂立也;大而能行者名,所謂成也:若夫誌士仁人,將合而已。進足以成,退足以立,用足以兼濟,否足以獨善。不辱其身。則安食其粟?不降其誌,則言采其薇:墨胎氏之子不屈也。嬴之德衰,則岩穴全生;劉之德盛,則衣冠就列:夏黃公之徒知時也。舉其成事,各同乎其成矣;究其立事,各異乎其立矣:深惟終始,敢無優劣:統而論之,其美也一;別而敘之,其跡也二:棄身以遂誌,夷齊之烈矣;愛國以屈身,商皓之行矣。曰若稽古,以質乎今,四皓見賢於子房,夷、齊稱仁於宣父。與其稱仁於宣父,不猶愈於見賢於子房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