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越人曰:陽維、陰維者,維絡於身,溢畜不能環流灌溉諸經者也。故陽維起於諸陽之會,陰維起於諸陰之交。陽維維於陽,陰維維於陰,陰陽不能自相維,則悵然失誌,溶溶不能自收持。又曰:陽維為病苦寒熱,陰維為病苦心痛。溶溶緩慢貌。

張潔古曰:衛為陽,主表。陽維受邪為病在表,故苦寒熱;營為陰,主裏。陰維受邪為病在裏,故苦心痛。陰陽相維,則營衛和諧矣。營衛不諧,則悵然失誌,不能自收持矣。何以知之?仲景雲:病常自汗,是衛氣不與營氣和也。宜桂枝湯和之。又雲:服桂枝反煩不解,先刺風池、風府,卻與桂枝湯。此二穴,乃陽維之會也。謂桂枝後,尚自汗發熱惡寒,其脈寸浮尺弱而反煩,為病在陽維,故先針此二穴。仲景又雲:臟無他病時,發熱自汗出而不愈,此衛氣不和也,桂枝湯主之。

又曰:陰維為病,苦心痛,治在三陰之交。太陰證,則理中湯;少陰證,則四逆湯;厥陰證,則當歸四逆湯,吳茱萸湯主之。

李瀕湖曰:陽維之脈,與手足三陽相維,而足太陽、少陽則始終相聯附者。寒熱之證,惟二經有之。故陽維為病,亦苦寒熱,蓋衛氣晝行於陽,夜行於陰,陰虛則內熱,陽虛則外寒。邪氣在經,內與陰爭而惡寒,外與陽爭而發熱,則寒熱之在表而兼太陽證者,有汗當用桂枝,無汗當用麻黃,寒熱之在半表半裏而兼少陽證者,當用小柴胡加減治之。若夫營衛惵卑而病寒熱者,黃芪建中及八物湯之類主之。潔古獨以桂枝一證屬之陽維,似未擴充。至於陰維為病,主心痛,潔古獨以三陰溫裏之藥治之,則寒中三陰者宜矣。而三陰熱厥作痛,似未備矣。蓋陰維之脈,雖交三陰而行,實與任脈同歸,故心痛多屬少陰、厥陰、任脈之氣上沖而然。暴痛無熱,久痛無寒,按之少止者為虛,不可按近者為實,凡寒痛,兼少陰及任脈者,四逆湯,兼厥陰者,當歸四逆湯,兼太陰者,理中湯主之。凡熱痛,兼少陰及任脈者,金鈴散、延胡索散;兼厥陰者,失笑散;太陰者,承氣湯主之。若營血內傷,兼夫任沖手厥陰者,則宜四物湯、養營湯、妙香散之類,因病藥之。如此,則陰陽虛實,庶乎其不差矣。

王叔和《脈經》曰:寸口脈,從少陰斜至太陽,是陽維脈也。動苦肌肉痹癢,皮膚痛,下部不仁,汗出而寒,又苦顛仆羊鳴,手足相引,甚者失音不能言,宜取客主人。在耳前起骨上廉開口有空,乃手足少陽陽明之會。

又曰:寸口脈,從少陽斜至厥陰,是陰維脈也。動苦癲癇,僵仆羊鳴,又苦僵仆失音,肌肉痹癢,應時自發汗出,惡風身洗洗然也。取陽白金門、見前,仆參見陽蹻。


瀕湖曰:王叔和以癲癇屬陰維、陽維。《靈樞經》以癲癇屬陰蹻、陽蹻二說義異旨同。蓋陽維由外踝而上,循陽分而至肩肘,歷耳額而終行於衛分諸陽之會。陰維由內踝而上,循陰分而上脅至咽,行於營分諸陰之交。陽蹻起於跟中,循外踝上行於股外至脅肋肩髆,行於一身之左右,而終於目內眥。陰蹻起於跟中,循內踝上行於股內陰氣行於一身之左右,至咽喉,會任脈而終於目內眥。邪在陰維、陰蹻則發癲;邪在陽維、陽蹻則發癇。癇動而屬陽,陽脈主之;癲靜而屬,陰陰脈主之。大抵二疾當取之四脈之穴,分其陰陽而已。

王叔和曰:診得陽維脈浮者,暫起目眩。陽盛實者,苦肩息灑灑如寒。

診得陰維脈沉大而實者,苦胸中痛,脅下支滿心痛。其脈如貫珠者,男子兩脅下實腰中痛,女子陰中痛如有瘡狀。

《素問腰痛論》曰:陽維之脈,令人腰痛。痛上怫然腫,刺陽維之脈與太陽合腨間,去地一尺。

王啟玄曰:陽維起於陽,則太陽之所生,並行而上至腨,下復與太陽合而上也,去地一尺,乃承山穴也。在銳腨之下分內間陷中,可刺七分。

肉裏之脈,令人腰痛,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刺肉裏之脈為二痏,在太陽之外,少陽絕骨之後。

王啟玄曰:肉裏之脈,少陽所生,陽維脈氣所發,絕骨之後,陽維所過分肉穴也。在足外踝,直上絕骨之端,如後二分筋肉分間,刺可五分。飛陽之脈,令人腰痛。痛拂拂然,甚則悲以恐。

啟玄曰:此陰維之脈也,去內踝上五寸腨分中,並少陰經而上也。刺飛陽之脈,在內踝上一寸,少陰之前,與陰維之會,築賓穴也。

《甲乙經》雲:太陽之絡,別走少陰者,名曰“飛陽”。